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五、最奇的爱

 

读经:诗八3-4;太十29-31;路十二6-7;路廿一18

  有一件很希奇的事情,在刚才读的圣经里神对孩子们的爱,讲起麻雀的事情,将麻雀的事情拿来说明神的爱。而且圣经把麻雀与头发连在一起,来说明神的爱。

  我幼年读圣经,感觉神感动人写圣经时候,将麻雀的事情与头发连在一起,似乎是不相干的,但一定不会不相干的。将麻雀和头发的的事连在一起,很是希奇,这希奇的写法是用来说明神爱的奇妙。

  今天讲最奇妙的爱,神的爱是最希奇的,希奇到你想也想不到的,看也未曾见过的;听也未曾听过的;比方讲这一只麻雀和一根头发,就是很特别的事情。

{\Section:TopicID=168}(一)一根头发

  每一个人都有头发的,一个人的头发有多少根呢?很难计算,我的头发少,不可和各位相比,大概一般人的估计,普通的人有十万根头发至十二万根头发,一个人的头发究竟有多少?可能各人不同,很难计算,但神统统数过了,你的头发算过了没有?现在的人很聪明,发明了头发计算器能计算出多少根头发的。你们的头发,神都数过了,这包话是什么意思呢?神不是有许多时间来数你的头发,神是不是没有事做吗?不是的,这乃是说,神在你们每一个人身上,每一件小事情,最微小的事情,连一根头发也数过,任何一件最小最小的事情,神从来没有随随便便忽略过。神是关心孩子们的,关心祂孩子们的事情,从大的事情到小的事情,每一件事情,每一点,每一划,祂都是清清楚楚的,祂对祂的孩子们的爱,是无微不至的爱。从前讲父母对儿女的爱无微不至,神对祂孩子们的关心和爱心,才可说是无微不至的爱。

  如果一个人有十二万根头发,如头发跌下了一根,也不算什么,不过是十二万分之一而已,这一根头发的损失,不过十二万分损失一分而已,圣经讲:如果不得到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也不损坏,神不让祂孩子们有任何损伤,若不是神的许可,最小的损伤也不会临到的。

  若不是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也不随便失掉,这是真的。圣经告诉我们:有三个人,就是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他们不肯拜巴比伦的假神,巴比伦王放他们入火@里,那火@不是平当的火@,比平常的@加七倍火,如果泥土放进去,拿出来变成砖头;人放进去,没有一些工夫,这火很猛烈,一定变成灰,什么也没有了;奇妙得很,感谢主!这三个人被丢入火@去,旁边的人煄死了,三个人在火@里不但不烧死,在里面走来走去,有神的儿子和他们在一起,王说:“三个人掉下去,为什么现在有四个人呢?其中有一位像是神的儿子,哦!至高神的仆人,出来吧!出来吧!”他们出来的时候,连头发也没有烧焦的味道,圣经告诉我们:一根头发也不损坏,这里说:连头发也不烧焦,完全没有损坏,因神与他们同在,一点也没有损坏,人人觉得希奇,普天之下,没有别的事情比这件事希奇;其它的人也觉得很希奇,都对神存敬畏的心。各位弟兄姊妹!在地上有苦难,若是神不许可,若神不答应,连一根头发也不损坏,在神保守之下是最安全的。基督徒在神的爱保守之下,很是安全,很是希奇。我再说:若不是神的许可,连一根头发也不损坏的。神慈爱的眼睛,从来不忽略过祂孩子们的一件事,也不随便使一件事临到祂孩子们的身上。

  一根头发是很微小的,算不得什么,神却保守照顾。进一步说,人是很微小的,神却眷顾属祂的人。大卫有一次于夜间,看见月亮,并天上的星,觉得宇宙大得很,便觉自己很微小,便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阵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人虽算不得什么,但神顾念,今天要注意,人虽不算得什么,微小不足道,但神顾念这微小的人。

  有一次,我坐飞机在天空上,很大的河流看去只像一条带子,飞机飞得不高,飞机上的人说:“下面的人好像公仔(洋娃娃)。”人人都像公仔,微小不足道,从高处看,人微小得很,但神慈爱的眼睛,竟顾念他。

  以赛亚书说,“我们好像天平上的微尘。”不是许多灰尘,乃是一点灰尘,我们如果在屋子里,太阳光进来,一边是黑暗,一边是太阳光,在阳光中,有一点点的灰尘,一点点飞在太阳中。微小到平时肉眼不能见的,我们真是微小呀!人在地球上,也算不得什么,一个人在地球上好像一点灰尘,何等的微小!但神竟然顾念他,人虽然很微小,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神慈爱的眼睛从来并未忽略过这微小的人。

  以赛亚又说:“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人算得什么?不过是一滴水而已,在大海汪洋里,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一滴水算得什么,虽然人很微小像公仔,像灰尘,像一滴水,算不得什么,神竟顾念他。虽然们微小,我们身上最微小的事,神也不忽略,这就是神希奇的爱。

  大卫看见天这么大,宇宙多么大;看天,人更微小了。假如有一条铁路,由地球到各个星球去,火车的速度很快,每一点钟走二百哩,到月球去,要几天才到呢?要四十九天,培灵会只有十六天,到月球去要四十九天。如果到金星去要几天呢?许多星球中有金星,每一点钟走二百哩的火车,要十四年才到那里,比方我今年是八十岁,要到九十四岁才到,我们看火星好远啊!坐每一点钟走二百哩的火车,要走二十年才到,如果我八十岁开始坐火车去,到半路要回主那里去了。如果要到太阳那里,须要五十三年,小孩子坐火车到太阳那里,变成老人了,比方十岁的小孩,坐火车到太阳那里,已是六十三岁了。更远的星是冥王星,火车每小时走二百哩的速度,到冥王星要二千一百一十四年,由地球至冥王星要二千多年。我们太微小了,我们不过是一点点,宇宙太大了,我们不过是一点点,看不到的一点点。大卫看见天这么大,自己这么小,他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

  总之,神的爱是希奇的,你的头发不知道有多少,祂也数过了,如果人对神这样爱,能了解,心中一定有平安;里面一定有力量,神对人的爱有保险,有把握;了解神的爱,便会谦卑,不懂天高地阔的人,看自己很伟大,广州人所谓:“唔知几大”。不过一个人真真正正了解自己,便会敬虔,敬虔的人,便能认识神广大的爱;认识神无限的爱;一定会谦卑敬虔的。

{\Section:TopicID=169}(二)一只麻雀

  经上讲到一根头发,讲到一只麻雀;广东人很喜欢吃禾花雀,秋天弄禾花雀是很好的味道,价钱很贵,在犹太地也卖麻雀,买麻雀并不太贵,一分银子可买两只,圣经好像没有事情做,讲麻雀的价钱。马太福音说,一分银子买一对麻雀。路加更特别,讲五只麻雀卖二分银子,一分银子既买二只麻雀;二分银子只可买四只麻雀;路加讲可买五只,今天要注意的是那一只,在犹太有这样的规矩,有人买麻雀,买一对是一分银子;二分银子便买两对麻雀,买的人议价,卖的人便说:“好啦!便宜些吧!加多一只吧!”这样,二分银子可买五只麻雀,本来是四只,加上多给的一只,便是五只,二分银子可以多买一只,最可怜的是这一只,是多余的,一点价值也没有,二只麻雀卖一分银子,多给的那一只没有价值,那一只最可怜。

  今天要注意的,世界上有这样可怜的人,可能有一个人是像那多给的那一只麻雀一样可怜,没有人注意他,他没有价值,他算不得什么,人家看轻他,看他为没有价值的,是人所丢弃的。圣经告诉我们麻雀一只也在神记念中,连一个也不忘记,连多给的那一只也不忘记,神不忘记那被人看轻的人。

  亚伯接罕在家中发生了家庭的问题,要把夏甲赶出去,只是给她一皮袋水和一些饼,便把她赶走,很可怜,世界茫茫,不知往那里去,生命没有价值,夏甲本从埃及买来做丫头的,是卑微的,在亚伯拉罕家中很勤谨,为人很好,亚伯拉罕娶夏甲作妾,亚伯拉罕从夏甲生以实玛利,后来亚伯拉罕又听妻子撒拉的话,把夏甲赶走,因为她妻子生了以撒,便把夏甲赶出去了,人情都是如此的,人情真是薄如纸,亚伯拉罕也不能例外。一些饼,一袋水算什么呢?

  如今夏甲是被赶走的,带着一袋水和饼,并带小孩出走,一个不幸的人,她被人撇弃;她被人轻视;可怜得很,算不得什么!在茫茫旷野中,走迷了路,坐在地上哭,世界上有比她更可怜吗?有比她更不幸吗?她的人生很可怜,幸而神看顾她,叫她的眼睛明亮,看见了井,把水给孩子喝;把水自己喝,便活了。神看顾世界所有不幸的人,被人忘记,被人丢弃的人,但祂不忘记。夏甲以前曾说:“耶和华是看顾人的神。”今日更得到证实。只有一个方法,认识神是看顾你的神,你的可怜的人生才有安慰。她在绝望的时候,坐在地上哭,以眼泪洗面,神叫她眼睛明亮,便认识神,将人生交托神,当她看见爱人的神,便把一生交托给祂,因为祂是看顾人的神。真的,神也一生照顾他们。

  圣经告诉我们:拉撒路是很可怜的人,衣服破碎,周身生疮,不能走路,扶着拐杖;无亲戚,无朋友;在财主的大门口求乞,狗来餂他,吃人掉下来的东西,再没有比他更可怜,生活没有保障,一身是病,睡在地上,人生卑贱,贫穷可怜,无依无靠,可怜的拉撒路,没有价值的拉撒路,一生做乞丐做到死。他死了,天使带他安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他安息在天上好的地方,天使不看轻他;神不看轻他,神一点也不忘记他;(拉撒路的意思是神是我的帮助。)他在世界上一无所有,但有看顾人的神,有温暖地方为我存留,神派天使,天使把拉撒路带到天上最好的地方去,只要你有信心,信心的祖先的怀中是你安息的所在。这是何等动人的故事。

  撒玛利亚有一个妇人,有过五个丈夫,如果在香港,人家必说:“咁唔好既!”我到过撒玛利亚去,想要在传说是那妇人的村子拍一个照片,人家要打,不准你拍影,一千多年前的事,至今人家还觉得这妇女做的事很羞耻,圣经本来不必记这事,但圣经记了,很是希奇。这故事是发生在中午的时候,一个无面子的人,人人都有面子,但有的人无面子,那中午时候,家家都不出来打水,那无面子的妇人才出来打水,中午的时候不必看见什么人,但耶稣遇见她,祂从那里经过,原是故意来遇见她的。没有一点轻看,这是何等奇妙的爱,一个被人弃绝的人,但我们的主连不可爱的也爱,实在是希奇的爱了。这最奇的爱改变了这妇人。

  耶稣走路的时候,有一个矮仔在桑树上,他是一个税吏长,是个财主,他因为矮,看不见耶稣,所以爬到树上去看耶稣,耶稣叫他说:“撒该!下来吧!我今天要住在你家里。”撒该很觉希奇,下来,欢欢喜喜接待耶稣到他家里。人家便批评耶稣与罪人住在一起,因为撒该这人在众人眼中是罪人,是不值得与他为伍的。这是因他们不明白主的爱,那最希奇的爱。我们的主耶稣不看轻他,一点也不看轻他,撒该心里很受感动,说:“主阿!我愿将我所有的一半赒济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他自己说的,是自动的,丝毫没有勉强。因为他内心受了感动。撒该这样做是好的,信主要信到什么样呢?我们要是甘心的:乐意的,自动的,你怎么样呢?为主的缘故,我们是否甘心乐意自动呢?若有人真的受了主爱的感动,不须人家告诉他,他会自动做出来。可能今天在这里有被人轻看的,生活困难的,被人歧视的,主一定不轻看你,主说:“连一个我也不忘记。”连那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主也不忘记,何等希奇的爱。──  曾霖芳《神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