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章  神成为人

 

.

有思想的人觉得耶稣基督的福音难以置信,这是不足为奇的,因福音所牵涉的事实,超越人的理解。但很多人在鸡蛋里找骨头,把信仰弄得不必要的困难,却是可悲的事。

以赎罪为例吧。很多人深感困难。他们问:怎能相信拿撒勒人耶稣之死——一个人,在一副罗马刑具上断气——就能解决全世界的罪呢?那一次死亡怎能影响到今天神赦免我们的罪呢?或以复活为例——这又是很多人的绊脚石。他们问:怎能相信耶稣肉身从死里复活呢?既使很难否定坟墓是空的——一但要相信耶稣从空坟墓出来,进人不死的肉身的存在,岂不更难?耶稣昏晕后暂时复苏,或盗尸等理论,岂不比基督教复活的教义更可信?或以童女生子为例;这是本世纪很多基督徒所否定的。人又问:怎能相信如此谬于生物学的东西?或以福音书的神迹为例;很多人又觉得困难重重。他们说,即使耶稣真能医治人(凭表面证据很难怀疑他的医治,因为历史上也有其它能医病的人),怎能相信它行在水面上、喂饱五千人,使死人复活?这样的故事实在难以置信。今天很多人就在信仰的边缘上,被这些和类似的问题困惑着。

其实,因着福音所给我们至高的奥秘,真正的困难完全不在这里。困难不在受难节赎罪的信息,不在复活节复活的信息,而在圣诞节造成肉身的信息。基督教真正惊天动地的宣言,是拿撒勒人耶稣是神成为人——神三位一体中的第二位成为“第二个人”(林前十五47),决定了人类的命运,成为全人类第二位代表,它有了人性,却不失其神性,以致拿撒勒人耶稣全然是真神,又全然是真人。这其中两个奥秘可说“买一送一”——一位神有多元位格,而在基督的位格中,神性和人性契合为一。第一个圣诞发生的事,就是基督教最超绝、最深不可测的启示的所在。“道成了肉身”(约一14);神成为人;神子成为犹太人;全能的神变成地上一个无依无靠的婴孩,除了躺着、瞪着眼睛、蠕动、吵闹之外,什么也不会,像其它孩子一样,要人喂奶、换尿布、教他牙牙学语。这里面并无错觉或诈骗:神的儿子的婴孩期全然属实。你越想它,就越觉惊心动魄。虚构小说中也没有比道成肉身的事实更令人拍案惊奇的了!

这才是基督教真正的绊脚石。这是犹太教徒、回教徒、神体一位论者(Unitarians)、耶和华见证人、及很多不能相信童女生子、神迹、赎罪、和复活等困难的人觉得最为难的地方。误通道成肉身,或最低限度信得不够,往往对福音故事产生其它方面的困难。一旦把握道成肉身是事实,其它困难就冰消瓦解了。

如果耶稣是一位很奇特神圣的人,空相信记载关于他一生言行的新约圣经,困难就真是高如泰山了。但耶稣若真是永生的道,是父神在创世时的媒介,“籍着他创造诸世界”(来一2),那么神的创造力使它进入世界、活在世上、离开世界等新的行为也无甚希奇了。生命的创造者从死里复活也不是为怪。如果他真是神的儿子,他死了而不复活会比复活更令人震惊呢!韦斯利说:“真神竟死,何等奥秘!”但真神复活,更是不可比的奥秘。如果神永存的儿子的确顺服亲尝死味,则死对灭亡的人类有救赎的意义,也不足为怪。只要接受耶稣的神性,在任何教义中找困难就变得不合理;一切都息息相关,不可分割。道成肉身本身是深不可测的奥秘,却能解释新约圣经所记载一切其它的事。

.

马太和路加福音颇详细的记载神的兄子如何进入世界。在罗马帝国的盛世,它降生于一个隐晦的犹太村庄的一间客店外。每逢圣诞节重述这故事,我们总把它美化了,它实在是颇可怕和残忍的。耶稣生在客店外,因为客店住满了人,没有人肯腾出一个床位给这临产的妇人,以致他要在马棚里生孩于,用马槽权充摇篮。圣经作者记载这故事,颇为冷漠,不评一语。但细心的读者,必可从故事的描述看出世态的炎凉和无情,而不胜战栗。但福音书作者记载这故事,却不是要藉此勾出道德的教训。对他们来说,故事的焦点不在降生的环境(唯一的例外是因为这事发生于伯利琚e参太二16〕,而应验了预言),乃在婴孩的身份。这一方而,新约圣经有两大思想,是前面已提过的,现在要详细来看:

—、在伯利畯陞耵婴孩是神。

用圣经的术语确切点说,它是神的儿子,或用基督教神学的惯用语说,是神那儿子( God the Son)。请注意,是“那儿子”( the Son),不是一个儿子”( a Son):这是约翰在他的福音书首三章中重复四次说的,务使读者明白耶稣的独特性,它是神“独生”的兄子(参约一14 18;三 16 18)。因此,基督教信条说:“我信人父神我信我主耶稣基督,天父的独生子。”

基督徒护教学者,有时把“耶稣是神的独生儿子”这句话,说到好象是有关他身份一切问题的最后、最完满的答案。情形却非如此,因为这话本身也产生问题,易被误解。“耶稣是神的儿子”意思是说其实有两位神吗?基督教像犹太教徒和回教徒所说,是多神主义吗?抑或“神的儿子”一词,暗指耶稣虽然在一切被造物中自成一类,在位格上却不像父神一样神圣呢?初期教会的亚流派(Arians)持有此见,现代的一元神论者(Unitarians),耶和华见证人,基督兄弟派(Christadelphians)及其它教派也持同一见解。对吗?圣经称耶稣为神的儿了,意思到底是什么?

这些问题迷惑了好些人,但新约圣经却不把我们留在不知如何回答的疑惑中。原则上,在使徒约翰的福音序言中,问题不但提出了,也同时解答了。显然,他是写给有犹太和希腊两种背景的读者。他说,他写的目的是要叫他们“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并且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在整本福书中,他把耶稣以神的儿子的身份呈现出来。然而,约翰知道“神的儿子”一词会在读者心中引起误解的联想。据犹太神学的用法,这字是指期待中的(肉身的)弥赛亚的名衔。希腊神话中却有很多‘神的众子’,是一个神和女人结合而生的超人。在这两种情形中,这名词者并不能表达出位格的神性(Personal deity)的观念;事实上,两者都摒除了这神性。约翰务求他每次提到耶稣是神的儿子时,不被读者这样理解(即误解),也首先清楚耶稣所宣称及基督徒所说神子的地位,是不折不扣有位格的神性。每年圣诞节,英国圣公会把这个当作福音来诵读,我想是对的。新约圣经没有其它地方,比这一篇把耶稣神性的儿子身份解释得更清楚。

且看约翰如何小心而全面性地阐释他的主题吧。

他并不开门见山就提到“子”;他先谈[]。这就绝无误解的危险了;熟识旧约的读者立刻就会意。在旧约,神的道是他创造时的发言,是他能力的运行,以完成它的旨意。旧约圣经描写到神的发言,它旨意的实际陈说,本身就有成事的能力。创世记第一章说,在创造万事时“神说,要有就有了”(创一3)“诸天籍耶和华的命而造因为他说有,就有。”(诗卅三69)因此,神的道就是神的工作。

约翰就借题发挥,进一步说明关于神的“道”的七件事:

(1)“太初有道”( l节)。这是道的永琠吽]eternity)他本身无始;其它事物开始时,他——已有。

(2)“道与神同在”(l节)。这是道的位格(personality)。那成就神旨意的能力,是一位有独特性格的个体的能力,在永琱升O神有不断交往的关系(这是这句话的意思)。

(3)“道就是神”(1节)。这是道的神性(deity)。它的位格虽与父的截然不同,却非被造物;它本身是神,正如父是神。这句经文的奥秘,是在神性的统一中有不同位格的奥秘。

4)“万物都是籍着他被造的”(3节)。

这是道在创造(creating)。它是父用来进行每一创造过程的媒介。凡被造的都是借着他造的。(这进一步证明他和父一样是创造者,而不属于被造之列。)

5)“生命在他里头”(4节)。这是这在道在赐生命(animating)。在被造物的范畴内,只有在他里面及借着他才有物质生命。这是坚持对一切生命的起源及延续问题的答案:生命乃由道所赐和维持。被造物本身没有生命,只有在道——神的第二位—体中才有。

6)“这生命就是人的光”(4节)。这是道在启示( revealing)。他赐生命,也赐亮光;换言之,每个人因为活在神的世界中,就从神得启示,这正是道的工作,而人活着也是因道工作的缘故。

7)“道成了肉身”(14节)。这是道成为人(incarnate)伯利马槽里的婴孩并非别人,正是神永琲犒D。

约翰叙述完道是谁是什么一一是神性的一位,万物的创造者——之后,就揭露其身份。他说,道是藉降生而彰显出来的神的儿子。“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14节)。第18节也证实了这身份:“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这样,约翰就建立了他一直要建立的论点。他现在已交代清楚称耶稣为神的儿子是什么意思。神的儿子是神的道;我们已知这道是什么了:因此,道是什么,子也是什么。这就是约翰福音序言的信息。

因此,当圣经宣称耶稣是神的儿子时,意思是在说明他截然不同、有位格的神性。圣诞节的信息全系于这惊天动地的事实:马槽里的婴孩是——神。

这只是故事的一半。

二、在伯利畯陞耵婴孩是神变成人。

道成了肉身:的确是人的婴孩。他没有停下做神;它不比从前更不是神;但他却开始做人。他现在不是神减去了神性的某此原素,却是神自动的加上了他自已所造的人性。那迷人的神,现在开始体验做人的味道。神会造那天使,今日已沦为魔鬼了,现在他也处在可受魔鬼试探的境地——他诚然不可避免受试探——他人性的生活,只有与魔鬼交战才得完全。希伯来书的作者,在仰望他那天上的荣耀后,也从这事实获得莫大的安慰。“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他自已既然被试探你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因我们仍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极弱。它也曾这么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二l718;四1516

道成肉身的奥秘是深不可测的;不能诠释,只能陈述。好的陈述,要算亚他那修信经( Athanasian Creed)的措词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是神又是人;完全的神,完全的人:他虽是又神又人,却不是两个,而是一位基督;是一位,非把神性变成肉身:乃把人性放进神里面。”我们不能完全了解。我们在马槽所见,诚如韦斯利查理(Charles Wesley)所说:

缩成六尺是我神,

超乎人智成肉身。

超乎人智——紧记这个是明智之举,可免除臆测,可满足地敬拜他。

.

怎样思想道成肉身呢?新约圣经并不鼓励我们去忖测它所引起肉体上和心理上的问题,却要我们因它所影显神的大爱而敬拜神。那是降卑和自谦的伟大行动!保罗说:“它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作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译注:此段经文原作者引自腓力斯(Phillips)译本,特别强调把末句意译成:“它的死是一位普通罪犯之死”  and the death he died was the death of a common criminal)这一切都为了拯救我们。

有时神学家的猜想:道成肉身最初、基本的目的,是为了完成创造秩序,它的救赎意义,不过是神事后的主意。然而,邓尼(James Denney)说得对:“新约圣经中,没有一种道成肉身,是可以与救赎脱离关系而得到解释的。启示录的焦点不是伯利琣茯O加略山。任何基督教建立事工,若忽略了或否定了上一点,都会来曲基督教,使它模糊不清。”(参邓氏着《基督之死》(the Death of crust )一九0二年版第二三五页。)在一连串把神的儿了引到加略山十字架的梯阶上,伯利琲摇篮所占的地位,才是它重要意义的所在;若不这样看就不会明白它。因此,新神圣经诠释道成肉身的镳节,就不是约翰福音一章14节那简单的说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而是哥林多后书八章9节说:“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这里除了说明道成肉身的真理外,还说明它的意义;保罗给我们看到,我们对神子变成人子这事实应有的态度——不但看作是自然界的奇观,却看作恩典的杰作!

.

现在要暂停下来,思想一下有些人对上面所引保罗的话另一种不同的应用。腓立比书二章7节中那一句被腓力斯(JBPhillips)译作“剥夺自己所有的权利”(“stripped Himself of all privilege’),和钦定本( Authorized Version)英文圣经译作“使自己默默无闻”(“made himself of no reputation)的话,原文乃“倒空自己”(emptied himself)之意,乃修订本( Revised Version)的译法。(译注:亦为中文圣经新译本的译法。)有人就问,这句话若和哥林多后书八章9节所言耶稣“成为贫穷”并列来看,岂不更照亮了道成肉身的本质?这岂不暗示说,神的儿子成为人,他的神性有某种程度的递减?

这就是所谓“虚己论”(Kenosis Theory), Kenosis这希腊字意即“倒空”(emptying)。这理论无论以什么形式出现,其中心是:为了成为完全的人,神的儿子必须放弃它一些神性的特性,否则它在空间、时间、知识,意识这些重要的、真实的人性生活中,不能享有受到限制的经验。这理论有不同陈述的方法。有的说神子只舍弃那些“形而上”(metaphysical)的特性(全能、全在、全知),保留“道德”的特性(公义、圣洁、信实、慈爱);另一些人说当他成为人的时候,它放弃所有特有的神性的能力,包括它神性的自我意识( self-consciousness,虽然它在属世生活的过程中,后来却重新获得它神性的自我意识。

在英国,虚己论最早在一九八九由哥尔主教(Bishop)提出,以解释为什么我们的主如十九世纪高等批判学者所说的,竟然对旧约的所谓错误茫无所知。哥氏的理论:神子成为人的时候,放弃了它神性中对事实的全知,但对道德的问题却保留着完全的、神性的无误。在历史事实这个范畴,他受当代犹太思想所限制,向他不知道这些并非全对,就未经批判的接受了。因此他认罪旧约圣经在字句上是神默示的,乃全然真实,而且认为旧约五组乃摩西所写,诗篇一百一十篇乃大卫所撰——这些都是哥尔不予以拥护的主耶稣的观点。很多人就步哥尔的后尘,到处寻找拒绝耶稣对旧约圣经的观点的理由。

可惜虚己论却不能成立。首先,它所根据的经文,完全不能支持它。保罗论到神了倒空自己变成贫穷,每次上下文的意思都是说到他搁置一旁的不是神性的能力和属性,而是神性的荣耀和尊严,就是基督在那伟大的大祭司祷告中所说:“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 。”(约 十七 5)腓力斯和钦定本,都正确地译出腓立比书二章7节保罗的原意。神子舍弃神性中某些特质的说法,是没有圣经根据的。

而且,这理论本身引起很大、不易解决的问题。如果基督耶稣失去一些神性的本质,怎能说它是完全的神呢?如果父的一些权能和属性不在他里面,又怎能说他完全影显父呢?再者,如这理论所说,在地上其人性不能和其神性共存,在天上也应同为此理了。那么,那“在荣耀中的人”就永远失去了一些神性的能力了。设若,如圣公会信条第二条所说,“神性和人性”在道成肉身时“结成一体,永不分开”,那么根据虚己论,不能避免的推论是:神的儿子在道成肉身时失去了某些神的属性,永难收复。但新绘圣经颇为清楚强调复活的基督的全能、全在、和全知(参太廿八1820;约廿一17;弗四10)。照此看来,虚已论的支持者若否定这些神性的特质在天上不能和真人性共存,他们又凭什么理由说在地上这些也不能共存呢?

再者,哥尔用这理论去解释基督一部份教训的所谓错谬,而维护其它教训的属大权柄,这是不可能的。基督曾详尽概括的宣告,它所有的教训都从神而来:他一直只是神的差役。“我的教训不是我自己的,乃是那差我来者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什么,讲什么。故此我所讲的话,正是照着父对我说的。”(约七16;八28;十二49 50)他宣称他自己“将在神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约八40)。

面对这些宣称,只有两个选择:要就接受这一切,承认耶稣一切的教训都有完全、属神的权柄,包括他对旧约圣经的启示和权威的宣告;要就拒绝这一切,质疑他每一点教训的属天权柄。如果哥尔真的要维护耶稣道德和属疑的教训,他就不应该质疑耶稣对旧约的教训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如果他真的决定不赞成耶稣对旧约所言的,他就应该前后一致,既认为不能接受耶稣所宣称的教训,也大可不必同意耶稣任何的教训。如果虚己论要作为哥尔所运用的用途,它就证明太多事了:它证明了耶稣既摒弃了神性的知识,就在每一件事上都可能有错,而当它宣称它所有的教训都源于神的时候,他欺骗自己,也欺骗我们。如果要根据耶稣的宣称而维护他做教师的属天权柄,就必须拒绝虚己论,或无论如何拒绝这谬论的应用。

事实上,福音的记载也提出反对虚己论的证据。的确,耶稣对人类和灵界的知识有时是有限的。他暗中会问——“谁摸我的衣裳?”“你们有多少饼?”(可五30 ;六38)他承认他和天使一样不知道神预定要他回来的日子(可十三32)。但另有一些时候只显示有超自然的知识。他知道撒玛利亚妇人暧昧的历史(约四17等节)。他知道彼得若去打鱼,第一条打上来的,在口中会有一块钱(太十七27)。没有人告诉他,他就知道拉撒路死了(约十一1113)。同样,很多时候他在医病、喂饱、使死人复生等神迹上显示越自然的能力。福音书给我们对耶稣的印象,不是一位完全没有神性的知识和能力的耶稣,而是一位能交替运用这两者的耶稣,且大部份时间他以不运用为满足。换言之,所得印象,并非神性的递减,而是神性功能的收敛。

怎样解释这种收敛?根椐约翰福音记载得特别多的真理,原因必然是子完全顺服父的旨意。神性一部份已知的奥秘,是神的三个位格彼此都有固定的关系。子在福音书中出现,不是独立一个神性位格,而是些倚靠的,只有而且完全根据父的指使去思想和行动。“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1930)“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我没有一件事,是凭着自己作的我常作他所喜悦的事。”(约八2829)三位一体中第二位的本性,是承认第一位的权柄,顺服第一位所喜悦的事。切此他宣告他自己是子,而第一位是它的父。它虽然和父有相同的永琠吽B权能、和荣耀,但他仍然很自然的扮演子的角色,并且以遵行父仍旨意为乐,正如三位一体的第一位很自然的就计划、推动神三位一体的工作;第三位也自然地从父和子领命而去,完成“他们”共同的命令。因此,“神人”耶稣在世时顺服父,并非因道成肉身而有的新关系,而是父和子在天上永琲关系,在时间上的延续。如在天一样,子在地也完全仰赖父的旨意。

如果这是真的,一切就解通了。这位神人不能独立知道一切,也不能独断独行。就如他不做所有他想做的,因为有一些不是父的旨意(参太廿六53等节),同样他也不能知道一切他可能会知的,只知道父定意他知道的。像它其它一切的行动一样,他的知也是由父的旨意规限的。因此,例如他不知道回来的日了,不是因为他在道成肉身时放弃了知道一切的权能,乃因为父没有定意他可以在地上、在受苦前期间知道这一件事。加尔文注释马可福音十三章32节时说得很对:“在他没有完全履行中保的职份之前,这件事一直没有让他知道;但他复活后就知道了。”这样,耶稣有限的知识,不能用造成肉身的形态来解释,而要用父对子在地上的旨意来解释。因此结论是:福音书有一些事实与虚己论互相矛盾,若没有虚己论,所有事实就容易解释了。

.

神的儿子倒空自己、变为贫穷的意义,现已明白。它意思是把荣耀搁置一旁(真正的虚己);自动收敛权柄;接受困难、孤独、苦待、恶毒、和误会;最后,惨痛的死——灵魂的痛苦更甚于肉体的痛苦——以致它几乎心力交瘁(参路十二50和客西马尼园的记载)。它意思是爱那不可爱的到底;使他们“因它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圣诞节的信息是,破毁的人性有希望了——赦免的希望、与神和好的希望、荣耀的希望—一因为在父的定义下,耶稣基督变为贫穷,降生于马房,这的是在三十年后,被挂在十字架上,这是世界所能听到空前绝后最奇妙的信息。

我们轻言“圣诞精神”,不外是指家庭快乐吧。世上所说的清楚显明这句话实上有极重大的含义。它应指在第一次圣诞节为我们变成贫穷的基督,其件情往人世间繁衍的过程。而圣诞精神本身,应是每个基督徒从岁首到年终的标记。

可耻而又可悲的是,今天有很多基督徒——一我愿更确实的说,很多最坚固最正统的基督徒—一以主的比喻中祭司和利未人的精神,经过这世界,看见周围人的需要,却(只许个敬虔的愿,或祷告说神会满足他们的需要)转移目光,拂袖而去。这不是圣诞精神。精神也不属于那些基督徒,他们只为建立中等家庭、结交中等基督徒朋友、用不等基督教教育养育儿女,离开中下阶层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让他们自生自灭。(噢,这样的基督徒多得很。)

圣诞精神是不会在装腔作势、摆架子的基督徒身上照耀出来的。圣诞精神是属于那些学主榜样的基督徒,一中活着的原则只为变成贫穷——只付出和被付出——使别人富足,用尽办法投资时问、任劳任怨、关心、关怀、善待别人——不只对自己的朋友。表现这精神而真有表现的人太少了。如果神怜悯复兴我们,它会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我们的心中和生命中多运行这种精神。如果要个人灵性突飞猛进,应该走的一步就是培养这种精神。“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它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它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你开广我心的时候,我就往你命令的道上直奔。”(诗—一九32

问题讨论:

1.什么是“福音给我们至高的奥秘”?

2.请举具体实例,阐明相信道成肉身如何化解基督教教义引起的其它困难。

3在伯利畯陞耵婴孩是神。使徒约翰如何建构他福音书的序言,以说明神的儿子这称号的意义?关于道成肉身,他告诉我们哪七件事?

4.虚已论是什么?它曾被人用什么方法来陈述?为什么道理论站不住脚?

5.“所得印象,并非神性的递减,而是神性功能的收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如何解释这种收敛?

── 巴刻《认识神()──认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