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章  你话是真理

 

.

关于三位一体的耶和华,有两件事实,圣经中每一段经文若没有明说,也已蕴含了。第一是:神是王——宁宙的绝对君王,安排一切事情,籍一切发生的事完成他的旨意。第二是:他说话一一用话语说出他的旨意,使它成全。第一个神统管的主题,前面已论述了。现在要讨论第二个主题:神的话语。事实上,研究第二个主题会促进了解第一个主题;因为神的主权如何使我们明白神和他与世界的关系,圣经所说关于他的话语,也同样帮助我们明白他的主权。

像古代所有的君王一般,一位绝对的君王通常会在两个层次上说话,以达致两种目的。一方面他会制定规则和律法,来直接规范庶民生活的必须环境——法律的、经济的、文化的。另一方面,他会公开演讲,以尽力建立他和庶民的个别关系,争取他们对他所做的事最大的支持和合作。圣经也描绘神的话语有类似的双重性质。神是王;我们是他的造物,他的庶民。他的话关乎我们周围的事,也直接关乎我们:神的说话已决定我们的环境,也要我们全心全意去遵从。

前一项关系属于创造和安排的范畴,神的话就成为至高无上的命令——“要有”。在后一种关系,神的话向我们个别的说,就成为君尊的律例(希伯来文torah,在旧约圣经中译作律法,实意是指各种不同的“训词”)。从神王( God the King)而来的律法有三方面意义:有些是律例(狭义的指命令,禁戒,附带刑罚);有些是应许(好的或不好的,有条件或无条件的);有的是见证(神自己,人,以及他们的行为、目的、本性、希望等所提供的数据)。

神直接向我们说的话(像君王的演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是统治也是交往的工具。因为神虽然是伟大的君王,却不愿意远离庶民而居。相反的,他造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和我们永远在爱的关系中同行。但这样的关系,只有双方彼此有相当认识时才存在。创造我们的神,在我们未开口之前已完全认识我们(诗一三九14);但除非神向我们说话,我们却不能认识他。因此,这就是神向我们说话的另一个原因,他不但要促使我们按他的旨意而行,也使我们认识他,才可以爱他。因此,神传给我们的话语,具有传授知识和邀请两种特性。他的话像情话,叫我们神魂颠倒,也对我们谆谆劝导,他不但给我们看见神做了什么或在做什么,也邀请我们和亲爱的主自己有个别的交往。 

.

在圣经头三章,就看到神的话语有不同的陈述。先看创世记第一章创造的故事。这章圣经一部份目的,是要保证在我们的自然环境中,每一项目都由神命定。第一节就陈述了这一章以后要阐明的主题:“起初神创造天地。”第二节则描绘创造时的景象,以便进一步详细分析神的创造奇功。那景象是:地是一片荒废,没有生命,黑暗,完全被水淹没。然后第三节说,神怎样在这混乱和荒芜中说话。“神说,要有光。”结果呢?立刻“就有了光”。另外七次(691114202426节),神都说了创造的话“要有”,万物就逐步存在且井然有序。画与夜(5节),天与海(6节),海与地(9节)都分开了。绿色植物(12节),天体(14节),鱼和飞禽(20节),昆虫和动物(24节),最后人自己(26节),都出现了。一切都是神的话语完成的(参诗卅三69;来十一3:彼后三5)。

这记载又带我们进入另一阶段。神向他所造的男人女人说话,“神对他们说”( 28节)。神这时直接向人说话;因此神人之间的交往开始了。注意后来神向人说的话属于那一类。神向亚当夏娃说的第一句话是命令,召唤他们从事人类统管被造物的事业。(“要生养众参治理这地。”(28节))随后有见证的话(“看哪”(29节)),是神解释说,一切菜蔬、五谷、果实都造来给人和动物吃的。后来又有一个禁戒,附带刑罚:“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l7)最后,人堕落以后,神临近亚当夏娃,再向他们说话,这次却说出了应许,有好的有不好的——因为他一方面要使女人的后裔打伤蛇的头,另一方面他命定夏娃有生产的痛苦,亚当要艰苦操劳,而两人都必定死(1520节)。

在这短短三章圣经的指引之下,我们看见神的话语对世界和世人一切的关系——一方面规范了人的景况及环境,另一方面也命令人要顺服,邀请他信靠,向他敞开造物者的心意。圣经其它部份记载很多神的话语,但这些话语,再也不能归纳出神和被造物的关系的新类别了。它们只重申和证实了创世记第一章至第三章中神所说的话而已。

因此,整本圣经一方面坚持说,神的话——创造者那无所不能的“要有”——已命定世上所有环境和事物。圣经描述一切发生的事,从天气的变幻(诗一四七1518;一四八 8)以至邦国的兴衰,都在成就神的话语。神呼召耶利米做先知的时候,第一个教导他的功课,就是神的话语实在决定世事这个真理。神对他说:“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一10

这怎可能?神呼召耶利米并非去做政治家或世界君王,而是做先知,做神的报讯小童(7节)。一个毫无官方地位,职责是传授说话的人,怎能成为神所派是辖制列国的统治者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口中有主的话(9节):任何神赐给他讲关于列国国运的话语,都必兑现。为使这个深印耶利米心中,神给他第一个异象。“耶利米你看见什么?”“一根杏树枝(原文:shaqed)。”“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保守(原文:Shoqed)我的话,使得成就。”(耶一11等节)

神藉以赛亚用以下象征宣告同一真理:“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赛五十五10等节)全部圣经坚持这立场说,神的话是成就一切世间事情的工具。诚然只有他,而非别人,所说的才会去。神的话真的管治世界,这就决定了我们的祸与福。

另一方面,圣经一致的记载,神直接给我们的话,像伊甸园所说的一样,有三重性质。有时它以律法出现——如在西乃山,和先知很多的讲章,基督的教训,叫人悔改布道性的命令(徒十七30),叫人相信主耶稣基督(约壹三23)。有时它以应许出现——像给亚伯拉罕使他后裔繁盛和与他立约的应许,(创十五5;十七1等节),拯救脱离埃及的应许(出三7等节),弥赛亚的应许(参赛九6等节;十一1等节),和神国度的应许(但二44等节;七13等节),和新约给信徒称义、复活、得荣耀等应许。

有时又以见证出现——有关信心的事实和敬虔的原则等属天的训示,有历史的叙述、神学的辩论、诗篇、智慧文学等形式。圣经常常强调,神的话语对我们来说是绝对的,我们必须接受、相信、和顺从,因为是神王的话。不敬虔的本质,就是“这恶民,不肯听我的话”(耶十三10)这种骄傲的意志。相反,真正谦卑和敬虔的标记,是“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六十六2)的表现。

.

但神的话语在我们身上的权柄,不单视乎我们和他的关系,作他被造物和子民。我们要相信、顺服他的话,不仅因为他要我们这样做,主要因为那是真话。它的作者是“诚实的神”(诗卅一5;赛六十五16),“有丰盛的诚实”(出卅四6)。他的“诚实,达到穹苍”(诗一04;参五十七10),即宇宙性、无止境的。因此他的“道就是真理”(约十七17)。“神话是真实是永远长存。”(诗—一九160)“惟有你是神,你的话是真实的。”(撒下七28

圣经中所说的真理,主要是人的本质之一,其次才是道理的本质。它是指稳固、可靠、坚定、可信,是一个完全不自相矛盾、坦诚、实在、不诈骗的人的本质。神就是一个这样的位格。上述的真实是他的本性,此外并无别的。因此他不会扯谎(多一2;参民廿三19;撒上十五29;来六18)。因此他所说的话是真的,全无虚言。他的话是真相的指数:指出事物真正的现状,并根据我们是否听神的话而指出将来的情景。

这可从两方面讨论。

1、神的命令是真的。

“你一切的命令尽都真实。”(诗—一九151)为什么?首先,神的命令稳定琱[,颁布了神所要求、每世代的人应有的生活;其次,它说明了关于我们自己的本性不变的真理。因为这是神律法的一部分的目的:给我们对真正的人性有一个可行的定义。它告诉我们人被造成什么,教导我们如何做真正的人,警告我们不要在道德上自我毁灭。这事极其重要,现在就要详细讨论。

我们常常说,人体想机器,需要适当、固定的食物、休息和运动,才能有效的运作;若盛满了错误的“燃料”,如酒精、药物、毒品,就会失去健康的功能,最终必致“一命呜呼”,身体死亡。神也要我们同样对待灵魂;或许,这是我们了解的较为迟钝的。神造我们为有理性的人,是要佩戴他道德的形象——即是说,我们被造的灵魂,是要借着崇拜神、守律法、真实、正道、纪律、自制、服事神和人而运作的。如果不做这些,不但在神的面前有罪,也逐步毁灭自己的灵魂。良心萎缩了,羞耻感干涸了,真实、忠诚、和正直的本能也腐蚀了,个性也崩溃了。人不但可怜得无可救药,也渐渐失去了人性。这是属灵死亡的一面。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提出“非圣人即禽兽”(A Saint

——or a Brute)的说法是对的:归根结蒂,这是唯一的选择,每个人或迟或早,或有意或无意,都在选择其中一种。现今有人会假借“人文主义”(Humanism)之名,说“清教徒”(Puritan)本乎圣经的性道德,实在有害于达到真人性的成熟,稍为放松一下,可使生活更丰富。对于这种论调,我只能说,它更贴切的称谓倒不是“人文主义”,而是“禽兽主义”(Brutism)。性开放并不使你更象人,却是更不象人;它使你变成禽兽,把你的灵魂撕成碎片。漠视身任何一条诫命时,也是如此。只有当我们努力遵行神的诫命时,才真正过着人的生活,此外别无他途。

2.神的应许是真的:因为他守诺言。

“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来十23)圣经用最超级的字眼宣告神的信实。“你的信实,达到穹苍。”(诗卅六5)“你的诚实,存到万代。”(诗一一九90)“你的诚实,极其广大。”(哀三23)神的信实怎样显明?永不落空的成就他的应许。他是守约的神;他从来不亏负相信他话语的人。亚伯拉罕老年时等候所应许的后裔,等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结果证实了神的信实。自亚伯拉罕以来,千千万万的人也证实了。

当众教会普遍承认圣经是“神写下的话”的时候,人都清楚明白到,圣经中记载的应许是神给我们一切信仰生活的正当基础,增强信心的方法,就是注意那些针对个别情况的特殊应许。末期清教徒克拉克(Samuel Clark)在他所写《圣经应许;又名:基督徒的产业,圣经应许分题汇编》(Scripture Promises;or,the Christians Inheritance,A collection of the Promises of Scripture under their proper Heads)一书的序言中说:

“固定、经常的注意圣经应许,并坚定相信,可以避免对今生问题的操心和焦虑。这可保持心灵在每一变动中平静而泰然,在人生各种困境中支持我们,提升消沉的心灵基督徒不信或忘记神的应许,就剥夺了自己最确实的安慰。因为没有一种极端,会在应许之外,神的应许总是丰富足够,让我们在其中憩息。”

“通晓神的应许,对祷告有最大帮助。当基督徒想到神多次应许听他祷告的时候,他在基督里向神说话,将会何等安慰!当他想到圣经应许各种恩典的经文,他向神倾诉内心已有应许的愿望,又何等满足!用这么热切的心灵、坚强的信心,他多么能够加强他的祷告,为他自己祈求各种恩典的应许!”

人对这些事都曾一度明白;但新派神学拒绝承认圣经文字是神的话,就攫夺我们默想这些应许的习惯,和根据这些应许来祷告,和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进行应许所容许的信心的经历。今天人嗤笑我们祖母们所用的“应许宝盒”,但这态度实属不智;或许会滥用“应许宝盒”,但“应许实盒”所象征的读经和祷告却是正确的。这是我们所失去而应寻回的东西。

.

基督徒是什么?他可从很多角度来描述,但根据以上所说的,可以这样一言概之:他是一位承认且活在神话语之下的人。他毫无保留的顺服那写在“真确书”(但十21)上的神的话,相信其教训、信靠其应许、服从其命令。他注目仰察圣经中的神是他的父亲,看圣经中的基督是他的救主。如果你问他,他会告诉你;神的话说服他相信有罪,同时保证了赦免。他的良心,像路德(Luther)一样被神的话俘掳了;像诗人一样,他希望整个人生和神的话完全看齐。“但愿我行事坚定,得以遵守你的律例。”“求神不要叫我偏离你的命令。”“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求你使我明白你的训词。”“求你使我的心趋向你的法度。”“愿我的心在你的律例上完全。”(诗—一九5 10 26等节, 36 80)他祷告的时候,应许都在他而前,他待人接物的时候,训词也在他眼前。他知道神的话,除了在圣经中直接向他说话之外,也创造、控制、命定他周围的事;但既然圣经告诉他万事都为他的好处互相效力,一想到神命定他的处境,只有给他带来快乐。他是独立的,因他用圣经作问路石,试验不同的观点;他不会拈手任何不能确定是否圣经所准许的事。

为什么这种描写,和我们今天很多自命是基督徒的人不符呢?你若扪心自问,让良心回答这个问题,必获益匪浅。

问题讨论:

1.神说话的两个原因是什么?

2.神的律例有哪三个特性?

3.作者说:“神传给我们的话语,具有消息和邀请两种特性。”他的意思是什么?为什么神要这样做?

4.创世记一至三章如何呈现神创造的话语、命令的话语、见证的话语、禁戒的话话、应许的话语?

5.对神的话语正确的反应是什么?什么是不敬虔的反应?

6.为什么神的命令被形容为真实的?抗逆神命令的后果是什么?

7在第四大段,作者所提供基督徒的定义是什么?这引申出来的描述,如何应用在你身上?

── 巴刻《认识神()──看你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