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廿一章  内在的试炼

 

.

有某种福音事工是残忍的。它并非故意如此,事实却是如此。它要把恩典放大,结果适得其反。它把罪的问题缩小了,又和神的旨意衔接不上。其结果有两方面:第一,把恩典低估了;第二,留给人一个不足以涵盖一切需要的福音。有一次,以赛亚用短床榻和窄被窝来描绘供源不足的可怜相(赛廿八20)——这样的“菜谱”,吃后保证有长期的不适和不满,甚至有可能感染严重的疾病。在灵性的范畴,这样的事工使所有认真相信它的人陷入悲愁。它的普遍,是目前人认识神和在恩典中长进的主要障碍。拆穿它,指出它亏缺的地方,相信对一些人会有帮助。

这是什么事工?先要说的,虽然说来可怜,这是一种福音派的事工。它的基础是接受圣经为神的话,接受圣经的应许是神的确据。它经常的主题,是因信十架称义,由圣灵重生,在基督复活的大能中得新生命。它的目的,是使人重生,带他们进入复活的生命所能有的、最丰满的经历。它是十足十福音派的事工。它的错谬,并不是那些离开福音派中心信息的人所犯的错谬。这些错谬,是只有福音派的事工才会犯的。这必须开门见山强调出来。

既然它是教义纯正的福音派的事工,又怎能错误呢?它的信息和目的这么合乎圣经,有什么严重的错误呢?答案是:一种完全关乎福音真理的事工,仍会因不准确的应用而引致错误。圣经充满医治灵魂的真理,正如药房贮满医治身体疾病的药物;但在这两种情形当中,若误用那些要正确使用才能医治的东西,效果就不可收拾。如果你不涂碘酒而饮碘酒,后果就是医治的相反!——重生和新生命的教义也可以误用,而后果是不幸的。这好象是下面所要讨论的例子所发生的。

.

我所想到的事工,它开始的时候,是在一个传福音的场合中,强调做基督徒以后会多么不同。它不但带来罪的赦免、良心的平安、以神为父的与他相交,也说借着圣灵内住的力量,人能够胜过从前辖制他的罪恶,另外神所赐的亮光和引导,就会帮助他在引导、自我满足、人际关系、内心私欲等以往一直击倒他的问题上,为他打出一条生路。一般来说,这些伟大的保证都合乎圣经而且真确——感谢神,这些实在是真的!但仍可能因为强调这些,而贬低了基督徒生活艰苦的一面——每天的管教、对罪和撒但无尽的争战、在幽暗中周期性的经历——使人以为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是一圃完美的玫瑰花,是一个花香常漫的花园,问题不再存在——或者,如果有问题的话,只要带到施恩的宝座前,就立刻冰消瓦解了。意思是说,只要是基督徒,世界、肉体、和魔鬼,就不会给他严重的困难;他的环境和个人关系,对他也不再是问题;他也不是自己的问题了。然而,这样的思想是有害的,因为它不是真的。

当然,从另一方面也可以提供同样偏差的错谬。你可以强调基督徒人生的艰苦的一面,贬低光明那一面,使人以为基督徒生活大部分是痛苦灰暗的——是人间地狱,盼望着来生的天堂!无疑有人间中会给人有这样的印象;不过现在要探讨的事工,一部分可以说是对这看法的反应。但我必须说:两种极端的错误,前一种更坏,正如虚假的希望比虚假的恐惧是更大的罪恶一样。靠着神的恩典,后一种错误只使人在发现基督徒有喜乐又有懮愁的时候,有欣悦的惊喜。但前者把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描绘成毫无困难,必迟早引人经验到苦涩的幻灭。

我以为现在要查究的事工,为了要有力地诉诸人的渴望,竟然在这方面答应了一些超过神在这地球上会完成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使这事工显得残忍的第一个特征。它用虚假的希望赚取工作的果效。当然,这残忍并无恶意。它是由不负责任的慈仁引起的。传道人要引人归主;因此他把基督徒生活说得天花龙凤,用尽一切办法把它说得多么快乐和洒脱,以吸引听众。但没有恶意,纵有好意,仍然不能减轻这夸张所造成的损害。

正如牧师们清楚知道的,其后果是这样:从前听过这类话,头脑清醒的听众,会对传道人的应许半信半疑;但一些认真慕道的人,就会绝对相信下去。基于此,他们悔改了;他们经历重生,欢天喜地的迈进新生活,确知一切过去的头痛和心痛都抛诸脑后。到头来他们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根深蒂固的脾气、人际关系、需要、驱之不走的试探等问题仍然存在——有时还变本加厉。神没有使他们的环境显著的易过一点;却是相反。对妻子、或丈夫、或父母、或儿女、或同事、或邻居等人的不满,迭次出现。似乎已被重生的经验一扫而光的试探和坏习惯又来了。常喜乐的头几个大浪,在基督徒经历的头几个星期翻滚过去之后,他们真的觉得所有问题已迎刃而解,但现在却看见并非如此,传道人所应许的、困难绝迹的生死,并未实现。在他们做基督徒之前使他们跌倒的事物,又有再度使他们跌倒的危险了。他们怎样想才好?

事实,圣经所说“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赛四十11)的这一件神,对很幼嫩的基督徒是很温柔的,正如母亲对幼嫩的婴孩一样。基督徒灵命的开始,特征往往是情感的大喜乐,突出的神的安排,明显的神听祷告的经验,初步的见证有立时的果效;因此神鼓励他们,在“那生命”上建立他们。但他们一强健起来,能够担负更多的时候,神就用更严峻的学校训练他们。神用敌对和使人灰心的势力,使他们经受他们所能够经受的试验——不多(参林前十13的应许)也不少(参徒十四22的教训)。这样,他建立我们的个件、增加我们的信心、装备我们帮助别人。这样,他凝聚了我们的价值意识。这样,他在我们的生命中荣耀他自己,在我们的软弱中成全他的力量。因此,当基督徒与神一同前进时,试探、挣扎、和压力增加,并没有不自然——实在说,如果没有,倒有问题了。但基督徒如果听说,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是没有阴影、没有困难,而缺点和瑕病等经验又纷至沓来,就只能够结论说,他一定有点不正常了。他会说:“一定有毛病,这不行嘛!”他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再“行”呢?

.

说到这里,一直在讨论中的事工第二种残忍的特征就出现了。这事工误导初信主的基督徒,使他们把一切挫折和迷惘的经验,当作次等基督教的标记,使他们备受束缚,现在又制造进一步的枷锁,开出一条万应万灵的药方,说它可以解救这些弊端。它坚持着要诊断基督徒的“挣扎”,认为这就等于“失败”,是因为没有持守“分别为圣”和“信心”的并发症。它说,初信主的人向刚找到的救主完全降服,因此有喜乐;此后,他冷淡下来、或疏忽了、或在某方面放松了顺服、或停止了时刻信靠主耶稣,这就是现今灵命光景的原因了。因此,补救的方法是找出、承认、并放弃他的退后冷淡;重新向基督把自己分别为圣,每天保持成圣的生活;又要学习在问题和试探临到时,有把这些交托给主,让他应付的习惯。他们又保证说,信徒只要如此行,就无论从神学的意义上,或就比喻的说法上,都能够再一次“胜过世界”。

实在说,基督徒如果对神疏忽了,退回到故意犯罪的道路,他们内在的喜乐和内心的安稳会减少,心灵的不安会越来越成为他们的表征。那些因与基督联合而“向罪死”的人(罗六1)——即不让罪做支配生命的原则——现在已不能在犯罪中找到好像在由重生之前所获得的、有限的罪中之乐。他们也不能沉溺在错误的道路中而不致危害到亨受神的恩惠——神会有办法的!“因他贪婪的罪孽,我就发怒击打他,我向他掩面发怒,他却仍然随心背道。”(赛五十七17 )这是神在他儿女误人歧途的时候对付的方法。未经重生而离经叛道的人,往往是乐不可支的,但背道的基督徒常常是可怜痛苦的。因此,基督徒如发现自己在问:

我最初见主面

所体尝的福气何在?

就应在继续奔走灵程之前,问自己有没有特别故意的

使你伤痛,

从我怀中驱走你的罪。

如果有,那么前面开列的药方,最少在一般情形之下,是对的药方。

但它也未必是对的;迟早每一个基督徒会有一个时刻发现它不是对的药方。或迟或早,真相会是:神现在用成年人成圣的方法去训练他的儿子一一他分别为圣的儿子——正如他训练约伯、一些诗篇的作者,和希伯来书的受信人一样,使他们经受世界、肉体、和魔鬼猛烈的袭击,以致他们的抵抗力可以增强,他们作为神的人的性格会更坚韧。前面已说过,所有神的儿女都要经历这种遭遇——这是“主的管教”(来 十二 5,呼应伯五17;箴三11)的一部份,是神使每个他所爱的儿子都经受的。如果这是发生在迷惘的基督徒身上的事情,那么上面开的药方就酿成大祸了。

它做什么呢?它使每个忠心的基督徒每天都要例行的捕捉根本不存在的失败,以为只要找到一些这样的失败来承认和离弃,就可以回复到神现在要他们离开的、从前灵命幼稚的经历。因此,这不但造成灵性的萎缩、不实际,也使他们违背了神的旨意,神拿去了他们属灵婴孩期的光采、大笑大喜、满足的被动等等正为了要带他们进人成年、更成熟的属灵经历。地上的父母喜悦婴孩,但如果在长大中的孩子想再做婴孩,父母最少会觉得悲戚,不会让孩子回到幼稚的生活方式。我们天上的父也是如此。他要我们在基督里长进,而不停留为婴儿。但一直在讨论的教训,在这一点上使我们违抗神,使我们以为回到孩提时期有绝顶的好处。我再说,这是残忍,正如古代中国女子缠足的恶习,强使双足永远变形一样的残忍,而两者都没有仁慈的动机。接受上面所开列的药方,最少的效果,就是阻抑灵命的发展——产生一大堆幼稚、只会傻笑、不负责任、自我陶醉的福音派成年人。在真诚老实的信徒当中,最坏的后果是病态的内省、歇斯底里、精神分裂、丧失信心,或无论怎样都是福音派的型态。

.

基本上,这教训错在那里?可以从很多角度口诛笔伐:它没有把握到新约圣经关于成圣和基督徒争战的教训;它不明白在恩典中长进的意义;它不明白内住的罪的运作;它混淆基督徒在地的生活和将来在天的生活。它误解了基督徒顺服的心理学(圣灵激发的主动,不是圣灵激发的被动)。但基本的批判必须是:它漠视了恩典的方法和目的。阐述如下:

恩典是什么?在新约圣经中,恩典是指神向那些只配接受爱的相反事物的人所发出爱的行动。恩典是指神惊天动地的拯救那些连一根指头也举不起来救自己的罪人。恩典是指神差他的独生儿子在十架上降到地狱,好让我们罪人能与神和好,被接纳进人天堂。“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五21

新约圣经有所谓恩典的意志和恩典的工作。前者见神拯救的永计划;后者是神“在你们心里动(的)善工”(腓一6)藉此恩召人进入与基督活泼的契合(林前一9),提升他们出死亡入永生(弗二16),用圣灵的恩赐烙印他们,成为神的儿女(弗一13等节),改变他们成为基督的形像(林后三18),最后并会在荣耀中复活他们的身体(罗八30;林前十五4754)。几年前,更正教的学者们很喜欢说,恩典是指神爱人的态度,有别于神爱人的行动;这分别却是不合乎圣经。例如在林前十五10——“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它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往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恩”这个字清楚指出神在保罗身上爱的工作,藉此使他先成为基督徒,然后成为传道人。

恩典的目的是什么?主要是复原人与神的关系。当神因我们相信他儿子而赦免我们的罪,藉此奠定复原的关系的基础,他这样做,目的是使我们今后与神可以活在相交之中,而他更新我们的性情,是要使我们能够,而且真正向神实行爱、信靠、取悦、盼望、并顺服——从我们来看,这些行动构成了与神相交的实在,而神是经常向我们启示自己的。这就是恩典一切工作的目标——更深的认识神,更亲密的与他相交。恩典是神吸引我们罪人越来越靠近他。

神在恩典中如何达成这目的?不是遮挡我们免于世界、肉体、和魔鬼的攻击,也不是护庇我们免于沉重而挫折的环境,也不是保守我们免于自己的脾气和心理所产生的困难;却使我们经受这些,使我们充分知道自己的软弱无能,逼使我们更紧密的倚靠他。对我们来说,这是神用不同的困难和迷惘充满我们人生的最终目的——确保我们学习抓紧他。圣经花那么多时间申述神是稳固的盘石、坚定的山寨、可靠的避难所、软弱人的帮助,原因是神也是花那么多时间,要我们确知我们的心灵和道德都是软弱的,不敢靠着自己去寻找或奔走正路。当我们行走一条康庄大道,觉得悠然自得的时候,如果有人牵我们的手,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多半会不耐烦的甩掉他;但当我们在黑暗的荒山野岭迷了路,风暴将到,筋疲力竭,如有人伸手扶持,我们会很感激的依附他。神也要我们觉得,人生的道路是艰辛迷惘的,以致我们学习感激地倚靠他。因此,他想办法把我们的自信拿走,好信靠他自——属神的人的人生秘诀,照圣经那不朽的讲法,就是“等候耶和华”。

这真理有很多应用。最令人惊诧的,神果真用我们的罪和错失达到这目的。他常常援用失败和过错,作为教育性的管教。圣经论到属神的人犯错误,及神为此管教他们,其篇幅之多,令人咋舌。亚伯拉罕得生子的应许,神却要他等候,他失去忍耐,犯了充当“业余神”的错误,生了以实玛利—一结果要等多十三年神才向他说话(创十六16一十七1)。摩西犯的错误,是想要用独断独行的方法拯救同胞,借用权势,杀死一个埃及人,坚持要为以色列解决私人的问题——结果自己落得被神流放到荒芜的旷野几十年之久,练得一副不像从前那么矜夸的心肠。大卫的错误接二连三——引诱拔示巴、谋杀乌利亚、忽略家庭、数点人数以示威——每次都受神痛苦的管教。约拿的错误是逃避神的呼召——结果“葬”身鱼腹。例子真是不胜枚举。但重点是说明人的错误,和立刻招来的神的不悦,都不就此停止。亚伯拉罕学会了等候神的时间。摩西的自信得到医治(实际上他后来的谦让几乎是罪恶!——参出四14)。大卫每次失败后都悔改认罪,每次结束时都比开始时更接近神。约拿在鱼腹中祷告,结果得活着完成去尼尼微的使命。神能够从我们极端的愚妄中做好事;神能够补偿蝗虫吃掉的岁月。有人说,那些从来没犯错的人也从来不会成就什么;诚然,这些人都错了,但借着他们的错,神教导他们认识他的恩典,靠近他。而这是非此不能成就的。你对困难有失败的感觉吗?知道已犯了一些可怕的错误吗?问到神那里;他复原的恩典等着你。

.

宗教若不实际,真是可咒。本章所口诛笔伐的教训,就是不实际的教训。对神不实际,是现代很多基督徒信仰的慢性病。无论对自己或对神,却需要他把我们变成现实主义者。约翰牛顿(John Newton)有一首著名的圣诗,描写到我们一直在此尝试诱导的现实主义,其中或许能教导我们的吧:

我求上主,使我长进,

在信心、爱心及各恩典中;

更多认识他救恩,

更热切寻求他面容。

 

我望有施恩良时,

他可立刻允我求,

藉他爱激励能力,

克我罪赐我安息。

 

他却使我感受到我内心隐藏罪恶;

让地狱怒吼权势,

向我灵各方侵袭。

 

他似是亲力亲为,

存心加重我痛苦;

抹消我编织一切美梦,

咒死我篦麻,使我降服。

 

“主,为什么?”我战兢呼喊,

“要把这虫杀绝么?”

主回答说:“谁祈求恩典、信心

我用此法去允应。

 

我使用内在试炼,

使你从自我和骄傲得自由;

粉碎属地喜乐所有筹算,

使你一切只向我求。”

问题讨论:

1.作者在本章批判某一种福音派事工。为什么这事工是残忍的?什么使它成为一种福合派的工作?它错在哪里?

2.根据第二大段,这事工强调人成为基督徒后,在个人生命中有什么不同??即使都是属实的,这样的强调错在哪里?

3.为什么幼嫩的基督徒所经历的,和成熟的基督徒往往有所不同?

4.这里讨论的事工,为基督徒人生的挣扎提供什么药方?

5.这药方什么时候才对?什么时候会酿成大祸?为什么?

6.恩典是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神如何达成这目的?

── 巴刻《认识神()──神若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