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主十字架工作的伟大

 

讲道:

 

    今天我觉得有两类的圣经要读,有两个信息要传。如果时间充足,我讲两个;如果没有时间,只讲一个。

 

第一类的圣经:

    []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20)

    ......照着天上样式作的对象,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来九23)

    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壹三8)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六53~54)

 

第二类的圣经: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1~24)

    []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6~27)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

 

    相当一段时间之前,我在上海看见一件大事,是我从前所未曾看见的。我看见这个以后,心里非常欢喜。以后神就给我引导,来传这个。因为身体的缘故,我许多时候没有站讲台,但是因为里头有引导,就有一次在上海讲了这个。以后,我觉得这个信息不止是为在上海的弟兄们的,也是为在南京以及其它地方的弟兄们的。这信息就是“主十字架工作的伟大。”

    我们常常注意到主十字架的工作,但注意最多的方面,是祂在十字架上流血,解决了亚当所带来的堕落,解决了我们的罪和我们在亚当里的一切。我们的思想总是注意地的一方面,一直在地上绕圈子,没有想到天上去。总是一面想到亚当整个的族类,一面(或者说更小一点)想到我自己,因为我是亚当的后裔,在他里面我是有本罪(原罪)的,我的行为也是犯罪的。

    主十字架的工作,正好解决了亚当的问题和我的问题,我心里很欢喜。但这不过是地上的。我们看到主十字架上所流的血,只和地及个人发生关系,还没有看到天上去。我已往也是这样,并没有看见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是那样地伟大――就是和全宇宙都发生了关系。这是我最近几个月所看见的。你若看见这个,当擘饼的时候,你就要有更多更深的赞美和感谢。

    现在我要拿圣经来给你们证明:主的工作不止是在地上,也是在天上。

    <歌罗西书>一章20节:这里我们清楚地看见,撒但不止污秽了地,牠也污秽了天;撒但的工作,不止限于地和人类,在天上有一部份,牠也污秽了。所以基督所流的血,不止解决了地的问题,也解决了天的问题,使天和地都与神“和好”了。

    <希伯来书>九章23节:这处圣经证明同样的事,让我们看见撒但的工作不止在地上,也是在天上。这里说“天上的本物”是需要“洁净”的;那“更美的祭物”是指着基督十字架的工作说的。

    <约翰壹书>三章8节:撒但在天上作了事,也在地上作了事,所以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不止解决了地上的难处,也解决了天上的难处。神有两方面的难处――天上的和地上的。这两方面的难处,主都解决了。这里有一个字,我特别要弟兄和姊妹注意的,就是“除灭”。这字在英文本里是“undo”,意思是和“do”相反的。撒但在地上作了事,在天上也作了事。在天上牠作了多少我们不知道;在地上至少我们知道全人类都堕落了,撒但已经“has done()了“something(某些事),“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undo(消除)牠所作的――牠“did(作了)多少,主就“undid(消除)多少:牠“did(作了)99%,主就“undid(消除)99%;在天上牠作了多少,主就“undid”牠多少;在地上牠作了多少,主就“undid”多少。这里,撒但有一个“do”,主就有一个“undo”,正好是针锋相对的。所以主的工作是一件伟大的事。

    神创造了天和地,本来是没有罪的,像纯洁的白布一样。但是撒但污秽了它。感谢赞美神!主在十字架所流的血,是那样地伟大,把撒但所带进来的一切污秽都洗净了!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神所有的难处,借着基督所流的血,都完全解决了!这是伟大的。如果我们的眼光真是看到主的工作是这样的伟大,一切的事早已解决了。主耶稣已经解决了一切的问题,所以祂能安息地在父的右边坐下了。

    你也许要反对我所说的。你说:“在天上我们不知道,在地上至少我们看见有许多犯罪的事:国与国相争,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也在那里争哄,美国和俄国的意见不合,印回一直在那里冲突(注:指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局势),就是弟兄中间也有不和睦的事,在姊妹中间也有。你怎么说主的血已解决了一切呢?最低限度,我们就着世界来看,我们信不来。”

    现在让我说一个比方,你就会看见这问题实在是解决了。

    (本书前面)“生命要吞灭死亡”一文里,我曾用了一个比喻,就是打针的比喻。也许你们中间有人已经看到了,但为着那些还没有读过的人,我再说一下。作医生的都知道,打针是一种很有效的治疗。针一打进去,疮与疖就全好。像磺胺Sulpha一族的药,是治脓疮特别有效的药。如果我生脓疮了,也许非常痛苦,很不舒服,我就到医生那里去。医生知道这病的治法,就给我打了一针药;如果这一针药剂是够份量的,这脓疮定规会好。你若是有信心,也知道这药的功效,你看见针一打进去,你就不问这脓疮的情形如何――也许它还是痒,还是痛,还有血和脓流出来――但是你就不会害怕,因为治疗的东西已经进去了。你等三天、五天,它定规会好。

    今天在社会上,在国际间,你看见撒但所作的许多事,但这不过是三天、五天的事,因为针已经打进去了。主的血在十字架上已经流了,在宇宙中血已经打进去了――这血能洗净一切的污秽。另一方面,在血里面有生命,这生命的能力能吞灭所有撒但的死亡与权势。这血已经放进宇宙里来了。这一针打进撒但所污秽的宇宙里,是有够大的力量的。你虽然看见世界上还有许多坏的或说不法的事情,这正像疮,还是有脓有血,还是又痛又痒,但是针已经打进去了。你若是看见这个,你就要向着这一切发笑,因为几天以后,鬼就不能作什么了,不过像细菌最后的挣扎。就像主耶稣赶鬼一样――那鬼使那人抽一阵疯,但是至终牠还是要出去的。针打进去,你也许还感觉发烧,还不舒服,但这不过是细菌的挣扎,因为牠要死了,因为你就要看见痛也没有了,痒也没有了,脓血都没有了。我告诉你,有一天这世界要成为我主基督的世界,万国要成为主基督的国(启十一15),认识神的知识要充满大地,如同水充满海洋一样(赛十一9)。所以弟兄姊妹们,你若有这个眼光去看世界上一切的事,你就知道这没有什么难处了。因为主的血已经流了,这血能洗净一切的污秽,要吞灭一切的死亡,使主的生命充满万有。我们是初熟的果子,我们能先得着。

    弟兄姊妹,这是一件大事。当我看见了这一个,我就非常欢喜,因为一切都完成了,一切都解决了。在天上我们不能看见;在地上我们看见的许多事,不过是撒但最后五分钟的挣扎罢了。撒但不能再作什么――撒但最大的权势是死,但主是生命,定要吞灭死亡的。

    在“生命要吞灭死亡”一文里,是说到个人的。在我们的经历上,我们没有像主耶稣那样得胜,这就像我们的疮还在痛,还在痒,还有脓。但是我看见针已经打进去了,这痛和痒不过是三天、五天的事,神那宝贵、吞灭死亡的生命,已经在我里头,祂要从我的灵到我魂里,也到我体里――有一天,我的全人要改变形像,和主基督一样。所以,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能有永世的眼光看事情,像神那样看,我们就算看见一点痛、一点痒,还算得了什么?我们能向它发笑,能嗤笑它,因为神伟大的工作在我里面已经作成了。弟兄姊妹们,我真感觉到神对于主在十字架上的工作太满意了!不管撒但的工作有多少,主的血完全解决了它。撒但“did”,基督“undid”,全宇宙整个的问题完全都解决了。基督要充满万有,祂现在要充满我们。

    你也许说:“基督充满万有,连撒但也要充满吗?”不!主说,撒但在祂里面“毫无所有”,并且将来有一部份人要下到地狱去。你也许要问,主的血岂不是能洗净一切吗?那一部份怎么办呢?我告诉你,我今天的话是羞辱撒但。

    我给你说一个比方:在抗战的时候,日本人在南京占住了许多房子。也许他们把你的房子占了,把天花板拆了,把窗子的玻璃打破了,把地板也拿去了,把你的家弄得一塌糊涂。以后他们失败了、跑掉了。当你回来,看见了这一切,你必须要修理好才能回来住。但是有的东西能修理,有的不能修理――像垃圾一类的东西,就不能洁净,只有把它掷在垃圾筒里。这就是地狱。所以,一切能够洁净的,神都洁净;不能的,就都丢在外面垃圾筒――地狱里去。

    当我知道了这个,我心里非常安息!主,你作了这样大的事,我今天就在这里面。起初我只知道主解决了地上的事,不知道主的血也解决了天上的事;有一天撒但要到垃圾筒里去。撒但的工作那样大,把诸天都污秽了,但是主的工作更大,不止“has undone”了撒但一切的工作,主还要作到一个地步,好像撒但从来没有作过一样,同时把牠永远放在火湖里。这是基督的得胜!所以今天下午你若去擘饼,你应当有更多的赞美。你记住我所说的,就是你看见一个人被鬼附了,你要向他发笑说:“你还能作什么?不过是最后五分钟的挣扎。垃圾筒已经给你预备好了。”

 

【教会是基督的化身】另一件宝贵的事,我愿意让你们看见,就是教会是那样地高尚、圣洁、荣耀,以致我不能用话语来讲明她。真的,教会没有别的,就是神的化身,或者说就是基督的化身。你也许说:“你胆真大!”但是我说这个﹐是有证明的。让我们先看预表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亚当是先被造的,夏娃是后来造的。造夏娃的原料,就是有一天神让亚当睡了,从他肋旁取出一根肋骨造成夏娃,所以夏娃的里面是亚当。你若问夏娃:“你是从哪里来的?”她要说:“是从亚当来的。”亚当也给她作见证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教会没有别的――教会的原料就是基督。如果我们没有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能成为教会的一部份。教会就是基督的化身;主耶稣就是那一粒种子。祂在十字架上死了,祂打开祂的自己。五旬节的时候,祂在圣灵里又来了。祂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些子粒就是那一个子粒――基督――的化身。这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教会就是基督。如果你问我:“教会是什么作成的?”我要说:“教会的原料就是基督。”从这里你就要看见,教会从来没有堕落,从来没有污秽、罪恶,从永世到永世都是荣耀的。你信得来吗?我问你:“基督堕落过没有?沾染过污秽没有?”从来没有!教会从永远到永远都是圣洁的。

    那么,为什么“用水借着道”来“洗净”教会呢?污秽才需要洗。这没有别的:教会像一个小孩子,她本身是从来没有堕落过的,永远是圣洁的。这小孩子若摔倒了,她就需要洁净。但这是外面的污秽,不能污秽她的里面,不能污秽这小孩子的本身。从亚当所带来的污秽,就像小孩子在路上跑ぴ摔倒了、沾染了污秽一样。主耶稣的血洗净了这一切。我有一个水晶球,里面很清洁;外面会染上尘土,但里面仍是清洁的;外面可以洗,但所洗的不是它的本身。基督徒的外面需要洗,但是他的本质是无须乎洗的。今天那不需要洗的生命在我里面,祂要逐渐地洁净我的外面,这是主观的。在客观方面,我们在神面前已经洁净了。圣灵运行在我里面,逐渐地洁净我,到了一天我就要像主那么洁净。当我们进入荣耀的时候,个个都要像主耶稣。神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但是今天的人没有这样的眼光。

    我给你们说一个比方:蝴蝶是很美丽的,我们很喜欢它,也有人捉来玩。但是在蝴蝶没有改变的时候,你爱它不爱?它是有毛的虫,没有人爱它。我们今天也像蝴蝶作毛虫的时候一样。也许弟兄和弟兄之间有事,姊妹和姊妹之间有事;你看这个弟兄可怕,看那个姊妹讨厌,个个都像毛虫一样。如果你的眼光看到国度里面去,看到永世里面去,你就看见――个个都是基督了。个个都是蝴蝶,你还怕吗?不怕了。今天我们是近视眼;但神看过去的永世和将来的永世一样。如果你有神的眼光,你就看“毛虫”的弟兄和姊妹为美丽了,因为再过三天、五天,他们就变成美丽的蝴蝶了。今天我们会被撒但欺骗,犯罪跌倒,像毛虫一样,一点也不可爱。但是如果你有神的眼光,你就要看那得罪你的弟兄和姊妹跟别的弟兄姊妹一样了;你在弟兄身上看见的短处,你就不觉得希奇了。因为有一天,他要变成蝴蝶,要彰显基督的美丽。这是真实的教会。需要洗的,是从亚当来的;从基督来的,是无须乎洗的。感谢赞美神!那能改变我们成为蝴蝶(基督)的生命,已经在这个毛虫的里面了。就是毛虫的毛再长一点,也没有问题,因为有一天它定规要变成蝴蝶。当我看见这件事时,就叫我充满了欢喜。你若看见这个,你在擘饼聚会中的赞美和感谢,定会更多更深的。―― 俞成华《与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