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26}主钉十字架与复活

 

经文  使徒行传二章卅至卅六节

  今日所讲的题目,就是见证人的见证大网。说到见证的大纲最要的有三,在使徒行传二章卅至卅六节其中一段,就是见证大纲之一;也是传道宣言之大纲,惟此大纲不是人人所喜听的。虽然不为人所喜听,但我们是神所选立的见证人,那就不当求悦于人,只要求悦于神;若得见悦于神,其余就没有问题了。

  见证的大纲是什么呢?就是主钉十字架与复活。今时与昔日有什么分别呢?我信是大同小异。若是说有差别,这差别就在今日的人心较昔日的人心离神更远。也许有人说,这流血赎罪的道,太不合时宜了。但我总不明那些人为什么会说此道是不合时宜的道;也许他以为今时是科学昌明的世代,所以要劝我们顺潮流,不要说主钉十字架与复活之道。各位,这样的话,我实在不敢苟同。而今在美国也有些牧师不敢说此道;他们以为今日传道要变更计划,所以他们只用十五分钟讲道,讲道后便开跳舞会;你看他们顺潮流是顺得何等十分呀!想他们原不是这样的;初时也好像罗得一样,初向所多玛去,后便渐渐入了所多玛城。回想我初来中国学话时,不明白渐渐这二字是什么意义,后来才知一步进一步就是渐渐。而今主的见人顺潮流,也是渐渐。撒但用这个渐渐才能成就他的诡计;否则人就不上他的当了。

  从前有一神学生问他的教授说:“主血实有赦罪的权否?”教授不答他,只在粉板上写一废字,他的意思以为主血是废的。唉,这样言论,随处都有,我们总要小心,今日我愿各位认定主流血赎罪之道,就是我们见证人的见证大纲。

  或问主流血赎罪的救法,是从何而来的呢?这话我可直捷的回答说,此不是从人脑来,也不是从犹太人来,而是从神来的。我们若读创世记三章,就知人的始祖在乐园犯了罪后,神就宰一羊,以羊的皮作衣服而盖他们的羞。又读创世记四章,就知有二兄弟献祭,一草地的出产为供物献给神,神不看中他的供;一宰羊而以羊的脂膏献给神,神便看中。为什么?这就是因一照神所设的法而献,所以神就悦纳。今我们既知主流血赎罪的救法,就是神所设立的救法,我们就当知所应取的态度了。我想对此道大约有三种人:一是遗忘了此道;二是故作不知此道;三是藐视此道。各位试想这样的人,又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前有一乡妇在医院里留医,因而闻道信主,但惜医生总不能医好他:有一日他问医生说:“我尚有几许生命呢?”医生回答他说:“尚有六个月”;他听了便想返乡,同房的人就劝阻他说:“你若回乡,就只有三个月命”,他听了就回答那同房的人说:“我宁愿生三月而传主流血赎罪之道;耶稣为我一生,难道我给回三月与他就不得么。”今在座有这么多传道的人,我想问你,一年中有多少次讲及此道。

  我问为什么要主流血,人才得救赎呢?原来这就是因人犯了罪。人既犯了罪,神不设别法救人,只要主被挂在木头,流他的血;人靠着他的血才能得救。为什么人要靠着主血才能得救呢?这问题我以为只可等到与神面对面时问神。照圣经所说,我们就知主若不流血,神就不以恩典给人;神向人所施的恩典,乃由主出。我感谢主,我因主的怜恤而得拯救,我若没有了神的恩,而今我不知在哪里。主若不流他的血,不把神的恩给人,那就败坏的人,不知成了怎样更败坏的人。无怪印度有一烈士,曾有人请他演说,他只说“我今日得为这样的人,全靠着耶稣”这一句话,说了便坐下。真的,我们败坏的人,若要成为新人,不靠耶稣,还有谁可靠呢?

  各位,你们若注重说主血的道,就必得人来听;若说诙谐,那就你们真不及那些讲古的人。我曾见一位传道人讲谐谈,听了叫我几乎要呕;惟是我也曾见一讲古的人说谐谈,和那传道人比较起来,胜过万万。若是叫我讲谐谈,那就无暇了,若讲主血的道,那就日夜也讲,这因为主血大有能力。就我来说,我初也是魔鬼家里的人,嗜好烟酒和各样的恶。忽一日受感,我就献身给主,当时我望天,也觉天为之新;其实不是天新,是祁理平新。感谢主,当我入堂时和出堂时前后真是两人。

  从前有一人曾对我说:“不知主血能不能洁净我的罪。”说这话的人,家里有九个偶像,他为巫有五十余年。后来他归了主,他又说:“我寻真道五十余年也寻不到,而今才知主血的道”。他嗜吸雅片烟,当他烟瘾发作时就入祷告室祷告,有一日之久,大呼主血救我,他就在这次恳切的祷告中得主释放。又有一在北方的同事对我说:“在他那里有一有三百万家财的吸烟富人,因他不理生产,后来他的家财不知怎样的竟散尽了,他处困苦中便把儿子买去,后来连妻子也买了,一切都卖了,不过只他一副不值钱的骨头还未买去。他既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便投海自尽,后竟遇救,有一牧师见了他,便对他说:“耶稣能释放你”,他听了便接受了血的道,后三月便信主,不数月便重了数十斤。由此可见,主血的道是何等的有能力,惜许多传道人只对人说当择善,当行善,却不对人说主流血救赎的道。──  祁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