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永在的父(大儿子与小儿子)

 

经文:路加十五章廿八至卅二节

(短歌)

  父亲啊,父亲啊,

    我向你认罪,

  我得罪了我的天父,

    也得罪了你。(归家吧,调)

  在路加十五章内,记载三个比喻。

  (一)一百只羊失却一只。

  (二)十块银子失却一块。两比喻表示罪人悔改,天上有快乐。

  (三)浪子回头,平常讲都是注重小儿子,现在所讲乃两方面同时注意,就是大儿子和小儿子。

  在浪子快要回到家的时候,心中已定规要说认罪的话,“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十八,十九节)但慈祥的父亲,一见这儿子,跑去抱着他的颈项,在他未认罪的时候,已经赦免了他,而且连连与他亲嘴。原来这一个比喻,并不同上两个比喻,论罪人悔改,乃是对信徒讲的,论一个退后的基督从回转,在灵性冷淡远离神的时候,再复兴转回,到主面前认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一点,就是主耶稣所讲的比喻,其中有一个秘诀,就是要找到耶稣基督在这比喻中的地位,因在每一比喻中,主都站在一个重要的位置,而且很清楚的显明,在本章三比喻中,第一个失羊的比喻,牧人就表主耶稣,第二个失钱的比喻,妇人就表主耶稣,但第三个比喻,要找出耶稣的地位,却要用思想:许多人讲浪子回头向父亲认罪,即代表罪人向神悔改,若果父亲,表示天父,那么浪子说:我得罪了天,那“天”字是指谁呢?所以父亲,是指耶稣,不是指天父,得罪了天,这“天”字是表天父,又得罪了你,“你”字指耶稣,认识主真不容易,这一个比喻的要旨,是论主的爱,好像父亲爱儿子,一样的亲切。

  耶稣怎能代表天父呢,在以赛亚九章六节中,可以找到一个耶稣的名字,是“永在的父”,真奇妙,耶稣是永在的父,有时他预表,兄长,或朋友,这里是预表父亲,小儿子不只得罪了“父”,更得罪了“天父”,就是预表基督徒离开主,得罪了耶稣,和父神。

  一个基督徒为什么会离弃神,因为被世界的恶力吸引,而想办法在世界寻找快乐,不祷告读经,也不到礼拜堂聚会,以为在教会太拘束不自由,谁知一个小孩子想自由反被捆缚,要真正的自由,只有在主里才得着,闻说在广州培灵奋兴时候,有一个信徒去请他的朋友来听道,但他不愿意来因为怕听了就会信,信了道就不自由,他所说的自由,乃是自由犯罪,谁知犯罪就是罪的奴仆,更受捆绑,好像澳门有赌博场,许多人赌输钱,典当对象,甚至跳楼吊死,但参加赌博的人,仍然很多,问他们赌钱好不好,他知道不好,仍是要去,因为被魔鬼捆绑,毫不自由,好像不去就怪难为情的,没有法子脱离,一个只能称为教友的基督徒,到礼拜日,上午到礼拜堂,下午回家打麻将,以为也乐舒服,所谓“骨牌一响,眼目明亮”后来赌输了,心中懊悔,甚至有人斩手指,表示戒赌,但内在的罪根未除,创伤愈后,三个朋友一拉,又再搓起来了,他被罪捆绑,没有自由,但许多不信的人,反谓我们没有自由,天气这么热还去聚会,何不到游乐场去玩玩呢,他们说我们造人没有意思,我们却可怜他们造人没有盼望。

  一个好母亲,他看见小孩子拿着一把刀的时候,他一定不去抢夺,因为争抢反转害了小孩,她立刻去买一只萍果,和他交换,放下了刀才要萍果,从前我们在罪恶中,好像拿着刀,会伤害人,现在尝到主的爱,好像甜的果子,就放下罪担而接受爱主的爱了,甜密的爱,这真是太奇妙,一个人睡得熟,睡得好,也叫造睡得香甜,没有噩梦,没有烦扰,甜睡在主的爱里,一定精神爽快,亲尝主爱的奇妙,巴不得每一个远离主的人都转回来,主必定很宝贝的爱你。

  浪子回来的时候,父亲不但亲咀,而且把上好的袍子给他穿上,袍子表示义袍,是圣洁的,浪子当时满身污秽,不像一个富家之子,照样一个远离主的人,也不像基督徒,别人一看就知道谁是神的儿女,金戒指──表示荣耀,丰富的生活,鞋子──预表传福音,复兴以后的传道工作,但缺少一件,就是冠冕,一个认罪悔改的基督徒,主仍然爱你,但已经失去了冠冕,所以我们中间的基督徒,我劝你千万不要中途离开了主,以后虽然悔改蒙恩,也受大的亏损了。

  希伯来一章说喜乐的冠冕,在天上永远享快乐,现在有人在世界受苦炼,流眼泪,有一天神把他眼泪擦去,换上喜乐的冠冕,九节更说:“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就是指主耶稣,是一位快乐的主,我们将来会见他,各人头上戴着喜乐的冠冕,心中充满快乐,所以我们要小心,不可像浪子,失却将来的冠冕。

  这一个比喻,不单是讲浪子回头,更是叫人悔改。针对法利赛人和文士讲的道理(十五章二节)“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要听他讲道,法利赛人和文士,私下议论说……表示心中的不悦,所以耶稣讲这比喻的注重点,不在次子,而在大儿子,就是暗指法利赛人和文士,好像大儿子一样,拦阻别人蒙恩。

  这一位父亲,到底爱那一个儿子呢?请注意,小儿子离家以后,父亲天天等他回来,大儿子在外面工作,在聚餐的时候,父亲反不想到他,可见父亲爱小儿子,比较更关心,小儿子离了父亲,仍然承认自己是儿子,不过说不配而已,所以他说,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但大儿子又如何呢?看廿五节以下那一段,他一听见仆人的回答,就立刻“生气”弟弟回来了不快乐,反转生气,后来父亲来劝他,他竟然盛怒的发言,讲了一大堆话,“我服事你……”不给父亲有说话的机会,他忘记了自己是儿子,这些说话是不应该儿子对父亲说的,乃是仆人对主人说的口吻,而且毫无礼貌,没有规矩,不称呼父亲,反而多次论到你你你……根本儿子地位都弄不清楚,好像有些信徒,祷告的时候,也说求主垂听罪人的祷告,忘记自己已经蒙恩得救,是神儿子的地位,他又说“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我不知道这位大儿子有没有朋友,他从未请人食过饭,和他造朋友,也算孤寒倒晦了,但父亲对他说,“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是一个丰富的儿子,他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分不清主奴父子的关系,我们是“永在的父”的儿子,还有什么欠缺的呢?所以基督徒,不应该过贫穷的生活,好像老底嘉教会,贫穷赤身,因为主所有的,就是你的,所以说,买火炼的金子,就是信心,成为一个富足的信心,保罗说的很宝贵,“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的有。”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其实样样都有,凡是合于神旨,心中所求的,定必蒙应允,可惜大儿子忘了他的地位,多年贫穷勤力工作,未有杀过一只羔羊,“但你这个儿子,”(卅节)没有一点规矩,也不称呼,若果你的儿子,对你这样无礼貌的质问,你有什么反感正是父亲快乐,而大儿子不快乐,这样的儿子,增加了父亲的忧愁,今日教会中大儿子太多,小儿子亦不少,希望大家不是这两种的儿子,乃是忠诚热烈爱主的基督徒。如果你不作大儿子,就要与父亲同心,他天天等候这少年人回来,心中忧虑难过,大儿子就应该合作去找他的弟弟,安慰父亲说,你在家中等我出外去寻找弟弟回来,这才是好儿子,今日耶稣也天天等候离了主的人悔改,你是否单顾自己不顾别人,不去领人归回主那里呢?一切的亲戚朋友邻居,都是我们“领”的对像,耶和华问该隐说:你的兄弟在那里?他回答说,不知道,竟在神面前扯谎,今天的培灵布道会,也盼大家同工,带领他们回来,这是你的责任,不要以为“事不关己”,因为比方那小儿子不回来,流落在异乡死了,乃是大儿子的罪,照样你的亲朋,若未信主而致灭亡,神也要向你讨罪,所以我们要努力工作,多领人来,令父亲有快乐。

  在我国抗战的期间,我在上海,有两个妹子,一个作教员一个读书,战争剧烈,他们都到了杭州去居住,不料以后该处沦陷,消息不通,我的母亲天天挂心流泪,怪责我为什么不去领她俩回来,但交通已断,没有办法,有一天刚有一只船,要由上海至温州,我立刻搭上到温州,又转汽车到里水再到金华,去追寻她们,到了金华有路可通杭州,问一位医生,路途的情况,他叫我等候,忽然有一架伤兵列车到站,我就爬上火车头去,要上杭州,第一次坐不买票的车,天气冷煤灰多,在车顶上满脸变成黑炭,但心也快乐,以为到杭州可以找到她们,谁知前线紧急,车到半途,又退回来,正是夜半三时,又无旅馆,只有在站上跑来跑去,令身体暖热,以后忽然见一班青年是浙江大学的,我又听错了杭州之江大学,再问清楚说,他们已迁校到安徽省的藤溪去了,我立刻就到汽车站,没有车搭就跑路,同伴有一个人是去参军的,日夜同跑,路上受尽多少艰辛,困苦艰难,以后追到目的地,找到之江大学,寻到了妹子赵布光,真是喜出望外,立刻同路回家,见了母亲说:说妹妹回来了,他出来一看,只见一个妹,心中仍然难过,弟兄们,为了母亲得安慰,我愿意多克苦,多跑路,再苦的也愿意,今日你我为了主,他想弟弟回来,你有许多亲朋,还未认识主,耶稣,这“永在的父”,等候他们回来,若果你不合作去找寻,就成了大儿子,不能满足主的心,愿我们都作好的儿子,把弟弟领回来,满足主的心。── 赵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