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讲 基督的复活

 

  耶稣在礼拜五早上九时左右被钉十字架,祂忍受身体灵魂最大的痛苦;但是祂挂念的是敌人,罪人和亲人。到了中午,祂背负人类的罪孽;因此,祂在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阿!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祂的身体灵魂渴了,所以大声呼喊:“我渴了。”到了下午三时,祂又大声说:“成了。”祂已经付清了罪价,完成了救恩;然后祂说:“父阿,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祂说了这话,气断头垂。

  基督为你为我,被钉十字架,倾倒生命,受苦受死。到了下午六时之前,门徒将祂的身体从十架上解下,埋葬在坟墓里。

  犹太人计算时间和我们不同,每日的开始是下午六时,而我们是由午夜十二时开始;所以礼拜五下午六时,就是犹太人安息日的开始,不能够作工,更不能够接触死人。阿利马太的约瑟借出坟墓,尼哥底母备香料包裹耶稣的身体埋葬。圣经载,第三日,就是七日之头一日耶稣从死里复活了。青早天使辊开墓门的大石。有时我们误会,以为天使辊开大石,耶稣才可出来;其实乃是要给人看见坟墓已经空了。耶稣复活的身体无需借助于天使便可以出来。

  当兵丁看见天使推开大石,他们怕得魂不附体,全都逃跑了。黎明时分,有耶稣的母亲马利亚,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门徒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耶稣母亲的妹妹撒罗米(雅各和约翰的母亲)四个妇女到了耶稣的墓前;看见两个天使,其中一天使对他们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她们惊喜交集。抹大拉的马利亚是个感情丰富的姊妹,她立即回家告诉约翰和彼得,当他俩先后到达,彼得胆大进入墓里,他心里猜疑;约翰也随他进去,他确信基督已经复活了。抹大拉的马利亚又折回,看见空的坟墓,莫名发生何事,不禁号咷痛哭,非常悲伤;天父打发两个天使来安慰她,她泪眼朦朦,不知道是天使也不受安慰;天使告诉她耶稣已经复活了;她毫不理会地问:“究竟耶稣的身体在哪里?”

  主复活第一次显现,我们的主柔和谦卑,满有怜悯,所以祂首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问她说,妇人,为什么哭,你找谁呢。马利亚以为是看园的。就对他说,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请告诉我,我便去取他。”(约廿15)耶稣呼叫马利亚的名,马利亚立即得着安慰,伤痛的心得着医治;她“转过来,用希伯来话对他说,拉波尼(意即夫子)耶稣说,不要摸我;因为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约廿16-17)耶稣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安慰她破碎的心,主复活第二次显现,擦干她的眼泪。

  耶稣急欲向自己的母亲马利亚显现,并要向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自己的姨母革罗米显现,(太廿八9)这是主复活第二次的显现。

  主复活第三次显现,主向彼得显现(路廿四33-35)主特别题及彼得;因彼得三次不认主,心里很难过。

  弟兄姊妹!若你曾经离开主,逃避主;好像彼得三次不认主;请记得!主仍然爱你;向你显现如同向彼得显现一样。

  主复活第四次显现,有两个门徒,面带愁容,离开耶路撒冷。主向抹大拉的马利亚,和祂母亲及几个妇女显现,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向彼得显现几乎也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在以马忤斯的路上,耶稣为两个门徒,费了整个下午的时间。从摩西和众先知起,一直讲解到祂复活;又在客店一同吃饭,饭后擘饼,而后他们才认得是耶稣。据我细研圣经,认为似乎革流巴(路廿四18)和革罗罢同系一人(希腊文这两字只差一个字母)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很爱主,当主被钉十字架,她陪着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冒着生命之险,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约十九25

  各位姊妹!若你们很爱主,应当有信心可以得着你的丈夫归向耶稣基督;若你的丈夫已是基督徒,主要向他显现,使他和你同心爱主。不过,有一条件,你当跟随耶稣,让主的爱彰显在你身上。

  主复活第五次显现(约廿19-25)主复活的身体具有两种形态:一是属灵的,所以门虽关着也可以通过无阻。一是属物的,需要食物,和常人一样。虽然圣经没明显记载,但是甚多蛛丝马迹可见。若以平常的话来说,耶稣复活的身体,是属灵和属物两者互换的……可以随心所欲,发挥属灵和属物的作用。“……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廿22)我相信,“吹一口气”是耶稣的视觉教材,让门徒增加信心,更体会圣灵的同在,圣灵住在他们里面而重新得力,把福音传开。

  主复活第六次显现(约廿26-31从这段经文,我们晓得,复活的身体有两种形像,一是本来的形像,二是完美的形像。到了天上时,成了完美的形像,原形仍在;但一切缺憾都消失了,完美的形像和原来的形像两者互换,随心所欲。感谢天父!我们将来从死里复活,到了天上与主永远同在,像主向我们复活一样。

  主复活第七次显现(约廿一1-25彼得、多马、拿但业,雅各、约翰,还有两个没记载名字的门徒。在黎明的时候,天色朦胧;门徒整夜打鱼不获,既冷又饿;主为他们预备了丰富的早餐,有鱼有饼还有炭火取暖。究竟那些东西是无中变有吗?至今我还是不知道;将来我们到天上就会明白。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又冷又饿有需要时,主为我们预备一切;虽然不晓得主如何预备;但是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难免有时饥,寒,走投无路,绝对失望,无法解决问题,请记得!虽不知道主如何供应;但知道主必定供应,如同这七个门徒在他们最需要之时,爱他们的主预备妥一切。说“小子,你们来吃吧!”主耶稣用意志的爱问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用感情的爱说“主阿,是的,你知道我爱你。”彼得只用感情爱爱主,忽高忽低,如波浪起伏。第二主又问彼得能否以意志的爱,始终如一地爱祂;彼得说,主阿你知道我只能用感情的爱来爱你。第三次主改用感情的爱来问;彼得心里很难过。“对耶稣说,主阿!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我们只用感情的爱爱主;但主仍不丢弃我们,仍然爱我们,使用我们,如同使用彼得。彼得用感情的爱爱主,不是最好的,虽非主所愿:但主仍不丢弃他,把喂养小羊的重任交给他;并告诉他,要趁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为祂作伟大的工。或者我们起初只用感情爱主,但是将来可以进到意志的爱;起初充满感情随意往来为主工作;但将来面对着可怕的环境,甚至须殉道而死,却以意志的爱爱主。我非良才,有许多弱点,许多不配为主作工之处;主仍然用我,祂不丢弃我。求主恩待!让我们看见,复活的主爱祂的门徒,爱你爱我;虽我们有弱点,不完整,但主仍然要大大使用我们。

  复活的主第八次显现,主在加利利山上向五百多弟兄显现(可能包括姊妹在内也可能姊妹除外)当时主有重要任务交给门徒。(太廿八16-20)(参林前十五6),有两件重要的事或者你以前不留心,“还有人疑惑”(17)耶稣复活之后,曾多次向门徒显现,但十一个门徒之中还有人疑惑,正如你我明明一再看见主耶稣活的见证;可是仍然常有许多疑惑。感谢主,虽然如此,祂仍不丢弃有疑惑的门徒和基督徒,有疑惑的仆人和使女仍然有用。我们不能够永远带着疑惑;虽有弱点有不完满之处;交在主手中主要使用。“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廿八19)“万民”英译“万国”,一九六九年柏林福音会议还有个新的翻译,不单“万民”“万族”“万国”,还有“所有的文化群体”很多圣经学者都同意;所有的国家,民族之中,又可分为很多不同的文化团体。这个新的意义是柏林福音会议,根据希腊文圣经,这字可以译为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所有的群体,或可谓把三个意思合一,成为希腊文最完满意思。

  圣灵在全球各宗派,各堂会,各群体神的子民中兴起,使人看见新的异象。求主使教会的领袖和弟兄姊妹,都能遵主吩咐,奉这大使命把福音传给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更进而传给所有的文化群体,让他们不但接受主为救主,作信徒,且遵主教导作门徒。作信徒是领受恩典,作门徒乃服事他的主人,服事他的老师;为他的老师为他的主人工作,这是大使命的意义。

  主耶稣把大使命交给五百多弟兄姊妹,不只是交给牧师传道长老执事,乃是交给众弟兄姊妹同心协力领人归主。

  复活的主第九次显现:“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林前十五7)到底何时显给雅各看则未详。

  主复活第十次显现(徒一3-8耶稣基督提醒门徒,“……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6-8)几乎全体圣经学者都相信,研究这段经文,明白希腊文的意思,是说四处目标必须同时进行;并非逐一进行。今日神要差遣基督徒,拣选基督徒,在本城,在邻国,在本国;直到地极,四管齐下为祂作见证。

  当我读高中时,蒙天父呼召我作传道作牧师,我不大敢接受。虽然我愿意,但心里惧怕;特别是我的中学时代,大家怀极大希望祖国有个美丽光辉的前景;但因新政府是无神论派,所以我的信仰被挑战。我质问自己,若我所信的耶稣基督是百分之百可靠真实的;换言之,若圣经记载的耶稣是百分之百真实可靠的;我愿意把我的生命摆上,死我也不怕。但若圣经所载只是部份真实正确,那么我就不甘摆上我的生命。我清楚明白耶稣基督之被钉十架,可是对祂的复活未免有所保留,疑惑是否合科学合理性?我从小在基督徒家庭长大,若有人问我是否相信耶稣的受死和复活,我都说是。但我心里总是对耶稣的复活有所猜疑,如果这问题不解决;我不甘一生传扬我所猜疑的事,因为是一辈子欺骗自己。感谢天父!那段时期我参阅许多有关书籍,且询问赞成者和反对者;最后,得到千真万确的结论,耶稣基督不但为我们死了,又为我们从死里复活了。我无法把我心路历程告诉你们,所以用下面的小故事藉以表明。

  有位老牧师在火车上分发福音单张,请个大学生信耶稣。他接过单张,说“耶稣为世人死在十字架上颇有道理,但是耶稣不可能从死里复活。”牧师说“不可能的事也有可能的。”那人批评老牧师的话不合逻辑。牧师拿出笔来,实地试验,说笔立在摇摆的桌子上当然不可能;但用手执笔就可能。似乎死了埋葬三天复活没有可能;但是创造宇宙天地万物人类生命主宰的手,叫耶稣基督复活。

  感谢天父!当我解决了这问题,我便欢欢喜喜踏上奉献的道路。

  戴德生牧师曾说“我若有千条命全都给中国,我若有千个金镑全都给中国。”一个英人如此爱中国;我是中国人,怎能不爱中国?于是我在49年进入神学院,53年毕业。蒙神差遣,离开我生长之地香港,到新加坡当海外宣教士,至今仍在新加坡事奉主。我本有很多抉择,疑惑,弱点;我只能以感情的爱爱主,如波浪时起时伏;但主说:“我仍然使用你,喂养我的羊。”

  有次乘飞机,邻座是位颇有绅士风度者,倾谈之间,他说他因为在香港,新加坡,台湾都有分行,故常忙于往返奔波。他追问我任职的机构,我才告诉他,我们的公司规模,可说居全世界首冠,大城市各有几十个分行,甚至小乡村也各有三五间。他问我公司的名称,我说我们是耶稣基督的教会,我任职牧师。”奉献作传道牧师并非羞耻,难过,凄惨的;乃是荣耀之至!所以若蒙主呼召,请将自己摆上!

  求主使你清楚明白祂的旨意。──  麦希真《渴慕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