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八、从四福音里看旧约的基督

 

  (太十五17-20;路二十四26-27;约一45,五39

  以上经文,可简单的看见整个旧约的中心,是耶稣基督。四福音乃记载耶稣基督,来世的生活与行事;祂是旧约的律法,和先知所预言的那一位。两者在比较上而言,四福音和新约的书信较易了解,所记述的的是以主为中心,而旧约则较难了解,而又不大明显。所以在我们心中,有时会混乱,到底我们以什么态度来读旧约呢?对旧约之律法应否遵守呢?律法既是神的话语,神的话是不能废的,又怎能不遵守?那么是遵守一部份,还是全部呢?其实我们不可能遵守全部的,假如要遵守,则现在就该到耶路撒冷去献祭了。既是不能,那么是否该遵守一部份?但圣经的要求又非如此,因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就是犯了众条,这是雅各书说的。这可证明,神对我们遵守律法的要求是全部。主说:“莫想我来是废掉律法,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到底是谁成全?是我们还是基督?主如此说是要我你成全吗?抑或是祂成全呢?祂又说:你们的义若不胜过法利赛人和文士的义,断不能进天国。”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我们能胜过吗?法利赛人一个礼拜禁食两次,请问你一年有否禁食两次,如没有,则不能胜过法利赛人,则亦不能进天国了!到底是凭我们的义可以得救,抑或是接受耶稣基督的义?感谢主!不是我们成全律法,乃是主基督成全。我们并非凭守律法而来的义,可以称义得救;乃因信基督而有的义,故这义是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如没有这义,则断不能进天国。

  路加廿四章记载主复活后,向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两门徒实在不明白主为何受害,主既是要来的弥赛亚,但为何会被人钉十字架,他们实在不明白。所以主当时就把摩西与众先知所讲的,凡是经上指着祂的话,都给这两门徒讲解。摩西与众先知所讲的中心题目是什么?就是耶稣基督,亦即整个旧约的中心是耶稣基督。

  当腓力向拿但业介绍耶稣时,他说:“摩西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这可见摩西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都是向着“那一位”为中心而写,故旧约和新约都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

  圣经被称为新旧约全书,十分有意思。圣经是名称,新旧约则将其主要内容表明出来,因内里包括了两个主要的约:一是旧约(出十九24)中,神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出二十四章)是神与以色列人立旧约的经过。摩西自己上山领受神的话,然后向百姓宣布;百姓愿意表示,然后摩西回复神,再下山杀了羊,然后把血一半洒在约书上,一半洒在百姓身上;旧约就是如此成立了。那么旧约的内容,就是许多的律法和条例,这都是表明和说明耶稣基督,为何旧约时代要人献燔祭?因燔祭是属耶稣基督的,祂把自己献上,得蒙神的喜悦;故我们在祂里面亦可靠祂将我们献上,成为神所喜悦的祭。为何要献素祭?素祭乃描写基督在世上的生活,是圣洁的,是为我们受苦的,是神所悦纳的。为何要献平安祭,赎罪祭……?每一个祭都是预表耶稣基督。为何要守安息日?在旧约每个以色列人在安息日时不作工,是否藉此就可将安息日的意义完全表达清楚?其实这不过是外表守安息,心里却没有守安息。按先知以赛亚书,我们可以知道,安息日不单不可作自己的工,变亦不能随自己的私意,讲自己的私话,那才是真正守安息。故安息日的意思,乃是在耶稣基督里,才有真正的安息。为何神用第七日安息?乃因祂创造的工作完了。以色列人将这日作为安息日,以纪念神如何带领他们出埃及;但神在这日子,是表明我们在耶稣基督里面,使我们成为新造的;祂从死里复活,使我们因祂而与祂同死而复活。我们归信祂时,祂就在新造里,使我们造成,我们在祂里面可以享受。为何旧约中不许人吃血?利未记十七章解释说:血里有生命可以赎罪。请问这血是什么血?可以有生命和可以赎罪呢?是牛羊的血吗?如果说血内有生命,单凭血而言,你吃了使身体有生命,那么,面包不也可以维持我们的生命吗?所以血内有生命和赎罪的意思?就是耶稣基督的血有生命。为何旧约不可吃血,乃是教导以色列人要尊重这快要来的耶稣基督的宝血,这是不可吃血的主要原因。在旧约时代有许多仪式,规条,人物,都是要表明那要来的耶稣基督,神是否偏待人而拣选以色列人呢?不;其实神拣选以色列人,不过是将他们作例子,证明人不能靠守律法得救。一方面为要成就阿伯拉罕的应许,另一方面以色列人被拣选出来,有神的训练,祂差遣先知特别教训他们,有祭司的制度知道如何去事奉。假如世上有一民族,他们凭守律法称义的话,那该是以色列人了。因为他们是受神特别训练,有特别优越的条件,有特别的教导;但以色列人尚不能好好地,遵守神的律法,那么那些未受过神教导的其它外邦人,就更不行了。故神选以色列人,乃证明了在祂自己之外,另寻求一个救法;这救法乃是要来的耶稣基督,故整个旧约乃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为何会有祭司之制度,乃是证明不是世上每个人都能事奉神,只有蒙拣迁的人才能事奉神;只有亚伦的子孙才可作祭司,只有我们这位属天的大祭司耶稣基督,我们是祂子孙,我们可以事奉祂。故今天我们到祂面前,不是到旧约所表明的那光景去事奉神,因旧约是一种l述,是描写,是要表明以后来的一位;正如希伯来书十章说:律法目的并非要人遵守,或靠守律法得救,只是要表明以后要来的而已。旧约不是有十诫吗,内里有十个“不”,我们的神是否充满了“不”?这是神的目的吗?神的“可以”在何处?乃是在耶稣基督里,祂先将“不可”的告诉我们,然后又给我们一条可行的路,这路就是耶稣基督。故整个旧约的目的是将我们带到耶稣基督面前。保罗说:“我们能承P职事,不是凭字句,乃是凭着精义。”保罗所说的并非教会的执事,乃是说从神所领受的职份,(林前三章),他能在神前领受属灵的职份,可事奉他的主他的神,非凭字句;如凭字句,保罗没有资格作事奉神的人。因他虽是希伯来人,但他是属便雅悯支派而不是属利未支派的,他也不是亚伦子孙。按字句他不能事奉神,你知我也不能。保罗说凭“精义”,“精义”乃是旧约律法中所表明的那一个,那表明的是谁?就是主耶稣基督。今日我们在基督里,就可承P职事,有权利可事奉祂。因我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有君尊祭司的职份;这身份在旧约中得不着,但在新约中在耶稣基督里,就可以得到的,故在新约耶稣基督的恩典下,可享受这福份。从旧约中的许多的应许和预表,可以看见耶稣基督,乃是旧约和新约的中心。神岂不是在咒诅蛇的时候应许说:“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要伤他的脚跟。”女人的后裔是指耶稣。亚当犯罪后,圣经就开始预表这位要来的耶稣基督。为何亚伯拉罕如此宝贵要得着以撒?乃因他看重神的应许,因神应许他子孙要如海边的砂,天上的星那么多。神应许说万国要因他得福,如果他没有儿子,那又怎能呢?所以他盼望得着以撒。在创二十二章18节中说:“万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加三16)解释这“后裔”并非指众子孙,面是指那一位子孙,就是基督,故保罗在(加三章)中解释了神的话。在(约八56)主对犹太人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就快乐。”犹太人听了就生气说:“你还没有五十岁怎会见到亚伯拉罕?”主告诉他们说:“未有亚伯拉罕以先,已经有了我。”犹太人就想用石头打耶稣。亚伯拉罕所信和所盼望的是什么?主说他所盼望的是祂,亚伯拉罕是欢欢喜喜仰望他的日子。神岂不也应许大·说:“他的宝座直到永永远远。”但我们知道所罗门的宝座并没有到永远,可是所罗门是预表基督,主才是真正坐宝座的王(太一1)中说及大·的后裔,这“后裔”二字,原文指基督。耶稣基督是大·的儿子,因所罗门预表基督。故在旧约中的一切好像是偶然地记载,其实并非如此,因历史向来是挑选过才记载。圣经亦然,可以表明耶稣基督的才记下来,以及那能说明神救赎计划的事也记下。故旧约的记载乃指向耶稣基督。亚当不就是祂的预表吗?有许多人以为预表的讲解,乃是乱讲圣经,其实神对预言也有祂自己的解释,是不能乱讲的。亚当预表耶稣基督,乃是罗马书中明说的(罗五14)林前十五章中也有提及,耶稣基督乃是末后的亚当。在(弗五章)中保罗说及基督与教会的关系,用夫妻相待来说明;说及丈夫如何爱妻子,妻子如何顺服丈夫。到最后结论就说:我是指基督与教会而言,这是极大的奥秘。夫妻怎么可成为一体?这是指基督与教会而言,是属灵的奥秘;我们如何去领受,就用夫妻来表明。以夫妻之关系,帮助我们明白基督与教会之关系;但这关系仍是奥秘,这要我们到主面前才能完全明白。故亚当,以撒也是预表耶稣基督。摩西在申命记中,神对他说,我要在你弟兄中兴起一位先知像你;这一位先知就是在(约一45)中摩西在律法上,和先知上所记载的那一位。施洗约翰在施洗时,有人问说:“你到底是谁?是否那先知呢?”意思就是说:他是否神所应许摩西所兴起的“那先知”呢?这可证明耶稣基督就是旧约所预言要来的“那一位先知”。在(约三章)中,耶稣与尼哥底母论及重生的道理,后来引证以色列人在旷野举铜蛇的事。祂说:摩西怎样在旷野举铜蛇,人子也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摩西领以色列人在旷野中前行,他们心中所相信的是谁?他们仰望铜蛇,铜蛇的背后是说耶稣基督,这是耶稣自己讲的,是圣经自己的解释。大致上可说:所有预表皆指基督而言。有时我们用一件事象征一种教训,严格而言“预表”这名词好像不大合式,我们可说是一种象征。因圣经内的预表,都是在基督与教会内。在圣经内也见到许多信心的伟人,他们所信的是谁?乃是基督。我们已提过亚伯拉罕及以色列人,那摩西信的是什么?(希十一章)中说:摩西看为基督所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难道摩西去到旷野不单是为了杀一个人,而是他心中有一盼望;就是盼望那一位要来的耶稣基督。所以他看为基督所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

  犹大书说,亚当的第七世孙以诺,曾预言耶稣基督要带千万的圣者降临,在那时要审判那些存刚愎的心背叛的人,假师傅,和教会中的假基督。那么,亚当的第七世孙以诺的心中所信的是谁?他既预言及耶稣基督的第二次降临,则他心中所信的当然是耶稣基督。全并非已来的,而是仍未来的耶稣基督。故犹大书中说,以诺与神同行,不单是信靠神而已,其实他还有传道和说预言的。如按时间而言,他可称为最早的先知。按圣经所记载的次序,创世记并无提及他说预言,但犹大书却有记下。按时间来说,是比亚伯拉罕更早的,故整个旧约都是向着一个目的,就是描写耶稣基督如何来。

  今日我们在这里面可以凭恩典得救,那么我们和旧约的关系是什么?旧约对我们有何用处?律法的用处,并非要我们靠着它得救。在罗马书和加拉太书说得很清楚,例如有病时照X光,可以知道我们身体有何病症,只可知是病得深或浅?但X光并不能医我们的病。这就是律法的功用,它不能使我们得救,但却使我们知道是个无盼望,罪恶深重,要灭亡的人;不能靠自己得救,而要在自己之外,找寻一救法。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说: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导我们到耶稣基督面前。我们明白自己有罪,不能自救,神要刑罚罪恶,那我们怎办呢?神就为我们预备救法,就是耶稣基督。故整本旧约,无论是十诫,或献祭之规矩,或神吩咐以色列人的各种生活规条;皆有一共同作用,就是必需要寻求自己以外的救法。

  (雅各二10)说:“我们所遵守的,犯了一条,就是犯了众条。”在上下文是提及凡是凭外貌看人的就是被律法定为犯法的,这就是犯了全律法,该被审判。按外貌待人,在十诫是无的,但却是一样,因全律法都有同一功用,必在律法外寻求救恩。保罗在(罗十4)说: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祂的,都得称义,整个律法有一个总目的,就是将基督介绍出来。律法将许多路都拦阻了,让我们只走一条路,就是到耶稣基督面前。我们今日既已蒙恩,应在祂的恩典底下,将祂的形像和荣美活出来,把实际的属灵活出。所有律法所要求及描写,都是仪式的;而这仪式的目的,是要我们进入实际,这实际是基督。故耶稣基督来了,在新约之下的人,所要遵守及所要生活的,不是单凭字句,或做到仪式所要求的;而是要耶稣基督活在心中,让生命实在活出来,才能满足主的心意。旧约只要求把牛羊献上,但在新约中,希伯来书已说: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你为我预备了身体,为了什么?该知道单拿牛羊的血赎罪而心里不悔改,人又不归主;你身体又不分别为圣,难道神也会被你欺哄吗?我犯了罪该怎办呢?多捐些钱吧!难道神会悦纳吗?神的要求是如此吗?旧约的教导是属于较严谨的一类,不可这样,不可那样,但新约的要求,是要我们将心献给祂。在思恩典之下没有“不可”,但其实神向我们的要求更多,且道德更高,祂不是要我们表面上去遵行,而是实际地遵行。非要我们付容易的代价,而是实际的代价。故今日活在新约之下的人有一种律法,就是无形的律法;是爱的律法,凡是违背爱的律法的,我们就不可作,有圣灵在我们心中,在凡事上教导我们怎样行神的旨意。让神教导我们活在新约的律法下,而不是旧约的律法下。──  陈终道《四福音书中之耶稣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