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死亡、苦难、害怕

 

  在基督徒的信仰中,偶然带着异教的信仰,认为敬拜神一定蒙大福;相信祂,一定万事顺利。这些想法并不在圣经之列。有个很好的例子……一天晚上耶稣吩咐门徒渡到海的那边去,途中忽然起了风暴,波浪大作,甚至船满了水,几乎下沉。虽然门徒遵主命令而行;但仍然遭遇风暴。按照地理背景,加利利海每日下午四到五时之间有风浪,到了晚间都是风平浪静的。耶稣门徒之中,有几个是渔夫,对于海事都非常熟悉;可见忽然来的风浪是他们意料不到的。

   请记得:奉献为传道,不一定事事顺利;你天天祷告,爱主,爱聚会,为主作见证,奉上十分之一,甚至超过十分之一,以为这样必行事顺利,其实不一定的;因为我们住的环境是败坏世界所管辖的;要等候主再来,世界才有平安,到末了,新天新地实现,旧的一切都过去。在你我的一生中未免遭遇忽然的风暴;所以今晚这段圣经对我们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请问:若我们坐在满了的小船上,当风浪大作,你的感觉如何?你能否欢乐高歌?我想,除了不正常的人,此情形之下一定心惊害怕,恐惧死亡临到。当那天晚上,主耶稣也同在船上,卧在船尾睡觉。人家告诉我,滕近辉牧师曾经在讲道时说过:“若有人听沈保罗讲道时睡觉,那人有睡觉的恩赐。”可是我也曾经在讲道时看见有人睡觉。耶稣当时是枕着枕头睡觉,是正式睡觉,并非打瞌睡。风浪大作之情形下,主理应不会置之不理的;难怪门徒叫醒祂,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么?”你有否这种经历,当你做生意遭遇困难,心里想主应该会保佑的;但奇怪,你祷告,主却不理,使你更加胆怯。属于主的儿女,在这败坏的世界里,环境未免使我们害怕。不久之前,新嘉坡有一条船,从加拿大运煤到瑞典,途中遇大风浪,巨浪达五层楼高;海员们不得不跳海逃生,加拿大的海防军派兵救援,他们都很有经验,尤其是队长,但是那次的惊险前所未见,他们救人之后,说:“如此风暴叫人极其害怕。”不久之前洛杉矶地震,我正在那里,从电视看见平日井然的三层公路,好像豆腐一般地塌下,非常可怕。有个医生最喜欢玻璃器具,经这次地震,全部碎烂无遗,碎片铺满地上达一尺之厚。有个人,地窖存放万罐名酒,至少每瓶值一两千美元,金部打碎,地窖简直成了酒槽。自然环境的破坏力,真是叫人触目惊心。不信主者遭遇,信主者同样遭遇,此情此景实在令人心惊胆跳。社会环境也叫我们害怕,暴乱,经济不稳定;无人知道明天将会如何,特别是现今科技进步,信息发达,将来购物不必上商店,读书不必上学校,开会不必赴会场;社会结构不断改变,将来你的职业如何?你到底作什么?弟兄姊妹;现在我们大家都在睡觉,醒来害怕,人人对于社会的不稳定毫无把握,个个心中存在黑影;因为世事变幻莫测,前认为老而死是自然现象,反而视老而不死为贼,但现在年青人一样要死。我未来港之前,经检查身体,肠子之间有个黑影;我的女儿是癌症专科医生,她认为急需详细检查;我说等我到香港讲道后才再检查;女儿认为刻不容缓,恐怕癌细胞散布,立即送我入院,服下一加仑的泻药清理肠胃,一天半不得进食。闻癌色变,真是苦呀!感谢主,检查结果没有事。自从亚当犯罪之后,人类要经过三个经历:

第一.死亡,

第二.苦难,

第三.害怕。

从心理学看,害怕是学习的行为,不是与生俱来的;学习越久害怕越多,所以老人特别害怕;因为晓得的事多。当我们无法处理,不能管制环境就害怕。风暴来了,船满了水,束手无策,就害怕起来;怕与不怕其间有很大关系,看如何处理。患癌症者,按理是老人死得快,青年死得慢;但奇怪得很,情形适得其反。人在世的日子是神管理的,环境超过你能管理的;社会,政治的改变,并非我们能管理;香港未来我们不能管理,不能管理的岂不害怕;凡有思想者都会害怕。这段圣经给我们看见很特殊的事,当主耶稣被叫醒,祂站在船头上向风说:“止住罢。”对海洋说:“平静罢。”风和海都平静了,各人大大害怕。如果有主耶稣在我们心里,当你生命中有风暴时,你会害怕;但是当主耶稣平静风之后,你不但害怕,且大大害怕;难道是信心不好吗?圣经的宝贝就在这里,你经过浪涛风暴,满心感谢我们所信的主,前后两种怕是不同的,第一个怕是恐惧的怕,当看见风平浪静时的害怕是敬畏的害怕。主吩咐风浪平静,除了神外无人有此能力权柄,乃是神在肉身中显现;他们亲眼看见神的作为,人看见神必定大大害怕;因神是圣洁公义,祂是光。让我来讲个真实的事:从前在大陆,牧师传道人不抽烟,不喝酒是自然的事,无需教导。有天我看见个慕道友迎面走来,边走边抽香烟,突然他发觉碰见我,伸手相握,熄灭香烟放入裤袋里;我紧握他的手问好表示亲热,久不放手;那知道烟头在裤袋里死灰复燃,烧得他很痛。这是他受洗之日亲口见证的。作错事见了牧师都这么害怕,难道不害怕神吗?所以这里有个结论:不敬畏神者没有见过神;若是灵里真正见过神的人一定敬畏神。害怕和敬畏同出一字;其实害怕是怕死,敬畏是尊敬。

  神的恩典常给我出外,向自己的同胞、世界各地的人讲道。我发现华人教会的失败,是弟兄姊妹在敬拜中不懂得敬畏神;有的奇装异服五颜六色,失去敬拜的体统。会见伟大人物,理应端庄整齐;会见天地之主宰,拯救我们的神,怎能随便呢?到教会来,道长说短,闲话连篇,毫无敬畏神之心。敬拜神在神前应当安静、默祷、认罪,求主赦免洁净;有苏醒的灵与祂接触,在灵里敬拜,真正存着敬畏之心。我们在生活上太随便啦!为何我们不能改变社会,不能作好见证,因为我们的生活和信仰不相称,不调和,脱节了;以为神看不见,任所欲为,真是最大的失败。我们所事奉所信的神,是鉴察人心的;教会独行其事,以为自己的方法最好,毫无敬畏神的心。我在华人教会服事多年,教会里有纷争、嫉妒、辱骂、奸淫、不诚实、偷窃,样样都有;这就是我这传道人没有好的榜样,信徒也没好的生活。服事神却没敬畏神,否则怎敢随便?你们在团契,在诗班,在长执会,在教会的专职地位上,应该敬畏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神是轻慢不得的,我服事神多年,所看见,所听到,所经历的,实在太多,若是我什么都不懂,但有件事我一定要晓得,神是轻慢不得的,祂从不以有罪为无罪。不要以为传道人犯罪不算为罪;因祂是圣洁的神,是轻慢不得的。我可以见证,沈师母有个特长,很肯帮助人,虽然我们人收入不多,她总想办法帮助人;若是我为她写见证集,书名字可以叫做“钞票可以拉长”,意即使用得很适当。有个雨天下午,她要我帮助她一起把一些食物送到某传道人家里;我替她打伞,按地址找到,邻舍说:“那传道人现住在矿场的铁板下面。”我们找到了,铁板下四周显着帐幕,四个小孩子正在吃饭,唯一的菜是酱油,实在可怜!我们把带去的食物给了他们;出了门口,沈师母问我:“你觉得怎样?”我没话回答,半天没有开口。沈师母说,传道人怎会弄到这地步。我说我也不知道。她再三追问,我说,可能有件事,听说这牧师管理整个小教会,他从来不给太太零用钱;所以这位师母常到奉献袋去拿,有次给信徒看见了,揭开此事。我说可能是为了此事,她以为人不知道,但神看见,当神的手下来,房子烧掉,无处可住。神真是轻慢不得了。切切牢记!

  圣经告诉我们,看见神的人都存敬畏的心。以赛亚看见神的异象,说:“祸哉我灭亡了,我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约伯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我在炉灰中懊悔自己。”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主,祂穿细麻布的衣服,腰束精金带,身体好像苍水玉,眼目如火把,声音如大众的声音。他看见时,浑身无力,面貌失色。不但如此;人子和他说话时,他面伏在地沉睡了,因为惧怕过度。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看见主的异象,浑身战抖,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因为有敬畏主的心。

  弟兄姊妹,让我们省察,日常生活中有否敬畏主的心,有没有敬拜神的心;若有,教会的事工进展,大家谦卑尽心尽力服事神;因祂是全能圣洁公义的神,拯救我们的神,是我们的阿爸父。

  这段圣经首先给我们看见自然的风暴,叫我们产生恐惧,连主的门徒都是这样;继之,当年平静风和海,他们肃然敬畏,因他们看见神在人中间显现。当他们有了第二个惧怕时他们第一个惧怕消失了。这就是信主者特殊之处,信与不信主的人同样在败坏的世上,但有些分别;因为我们所敬拜的是位独一的主,是位复活的主,祂是神,你敬畏祂就可免去第一个害怕。圣经上,信徒的经历可见及此。以色列民出埃及时,法老军兵追到红海边,使他们进退两难;但是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日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出十四13)摩西将离世时对约书亚和全以色列民说:“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与你同去。”(申卅一6)大·的经历,他说:“耶和华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我还惧谁呢。”(诗廿七1)一个敬畏神的人,他有第二个惧怕,没有第一个惧怕。

  新约时代,当教会成立,神特别使用彼得,一次讲道三千人悔改,因此希律要杀他,派人提他下监,用手镣铁链把他捆锁,睡在两个看守的兵丁中间,彼得竟然熟睡如常。由此可见,一个敬畏神的人没有害怕,这是所信的主赐与莫大的恩典;想到死后到主那里是好得无比的。真正的权柄在神手中,若祂不允许,连一根头发也不会掉下来,若属神的旨意,无法逃避。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非洲的英美宣教士被德军俘掳,用军舰运载要送到欧洲大陆的集中营,士兵们都难以入睡,但其中有个较年长肥胖的士兵睡得很好,人问他怎能睡得着,他说:“圣经记载:‘看顾我们的耶和华必不打盹。’因此我就要安心睡觉。”今天我能站在这里讲道,实在是个见证。我未启行之前身体检查,发现肠里有黑影,我的女儿是癌症专科医生,她非常紧张,安排入院检查,刻不容缓。结果发现肠里有个小肉瘤,因检查服泻药清肠,被肠内肮脏感染,又割除肉瘤以致发烧。预定启程香港的时日在即,真使我进退两难;儿女们为我祷告,认为应该如约赴港,只要不发烧。烧终于退了,可是身体发冷,对着冷气实在难忍。全家全教会为我祷告;最要紧沈师母为我祷告,她也说:“你应该去,凭着信心去。”感谢主!有位教会的执事李弟兄,他愿意从洛杉矶到旧金山来陪我到香港,一路照料。感谢主打发了位天使来照顾我,凡事真是看见主的旨意,我上飞机时身体仍觉得冷;接机的人看见下机时面色苍白。星期一开始讲道,我儿子写信给我说:“传道人若死在讲台上是最荣耀神的。”感谢神,发冷的感觉消失了,精神一天好过一天,讲道声音宏亮,因我晓得我们的主是活的主,祂是神,祂实在听祷告;我不是等身体好了才来,而且未痊愈就来,我相信祂作了这奇妙的事。等我作完了工,我身体更好地回到美国。我对陪我的弟兄说,“你可以回去,我已经很好了。”为何我不惧怕,因我所信是位活的主,我敬畏祂,我来不是为自己,乃是为着主要我把祂介绍给你们。我爱祂,虽然没有见过祂,我却爱祂,我晓得有天我要面对面见祂;我一生的经历,知道我们的主全然可爱,祂实在可靠。

  在美国,有一次的星期五查经班以后,一位弟兄来告诉我,教会有位老弟兄病危在医院,可能将离开世界,请我去为他祷告。平时晚间我很少出门,但为了需要,我到医院去。一进病房,看见病人已不省人事,据说从下午两点钟开始全身发抖;我到达时已是夜间十时了,一直没停过。传道人对于垂死的病人最要紧的是要他清楚得救的问题,所以我就问他,他不会说话,但眼睛能动。我就为他确实得救祷告,让他心里没有怀疑;因为这是撒但最后的工作,叫人临死时对得救怀疑,所以为此迫切诚恳祷告;祷告之中他仍不停发抖;我就对主说:“主啊!他这样很痛苦,求你让他平安离开世界。”我按手为他祷告,在旁瞪眼注视亲人,流泪地说:“这是神迹!”

  我的主是活的,我怎能不敬畏祂呢?我应当做个好传道人,作群羊的榜样,爱主到底,忠心服事祂,在行为上小心谨慎,在我生活上见证。请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为你们祷告。──  沈保罗《更认识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