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宝血第五讲  主的宝血与奉献

 

希伯来九章十四节

  “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疵的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的心,除去你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主宝血洗净人心是为什么缘故?是要使你们事那奉永生的神。保罗说:“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旧约以色列人有五个祭:是赎愆祭,赎罪祭,平安祭,素祭,燔祭。现在用浅显的方法解说。

  一天,一个以色列人牵一只羊到圣殿门前,祭司问他来作什么?他说:“我犯了罪,心不平安,把这羊献上,来赎我的罪。”祭司把羊杀了,把血献在坛上,藉着血赦免人那的罪。他回去,心里平安了。

  过几天那人又牵牛来到圣殿门前。祭司说:“你不是前几天牵了羊来献祭吗?”他说:“前几天的羊是替我赎罪,我还是罪人,很想成为圣洁,把这牛献上,罪归牛头上。”因此他的罪得赦免,并且在神面前不算是个罪人,因为牛代他流血。他回家心里平安。感谢神,使他成圣。

  过三天他又牵羊来,祭司问他来作什么事?他说来献平安祭。那是与神交通,把一切与神交通的阻碍,与人交的隔阂挪开,所以献平安祭。羊流血象征主耶稣的血为我们开路,靠主坦然无惧到神面前和神交通。

  过几天,那人拿饼和油并香料来献祭,祭司问他来作什么?他说:“我种了麦,收成了,拿回家,太太在家作了饼,我拿这饼献上,表示我感谢神。”祭司很喜悦,于是把饼献上。

  过几天,那人再来。祭司说:“你是第五次来了,来作什么?”他说:“来献燔祭。”是把一切献上。也把身体灵魂献上。燔祭是焚烧。祭司宰牛切块洗净,摆在擅上,以柴火焚烧,表明一切献上。

  主耶稣钉十架流血,是挽回祭,使人赦罪称义,等于旧约赎罪赎愆祭;祂的血使我们和神交通,等于平安祭;人既与神有交通,心里快乐感谢,要表示感谢,于是把身体灵魂并一切献上。保罗说:神既如此爱我们,把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救赎我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献身作活祭燔祭。

  论到奉献别讲论以斯帖的事。她是犹太人,被波斯国王选她作王后。那时哈曼用计要屠杀犹太人。当时以斯帖在王宫里作王后,享福,她不告诉人说自己是犹太人,她可以保险不被杀。但是他的堂兄末底改对她说:“你莫想你做王后就不被杀。这时你若闭口不言,不以你作王后的地位来救同胞,若是你说:“我是王后,我可以平安”犹太人依然得救,只是你和你父家必遭灭亡,焉知你得作王后,不是为现在的机会么?”

  我们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之中,顶多有一百万人信主。沿海省份三百人之中有一个信主的。四川三千人中还没有一个信主的。全国平均一千人之中才有一个信主的,有九百九十九个没有信主。他们没有机会听道。千人中你信主,神是不是偏爱你一个?任凭那九百九十九个灭亡?神不是那样的神,神在万国之中拣选以色列人,不是偏心。神拣选亚伯拉罕说:“我赐福给你,叫天下万国因你得福。”现在九百九十九个因我一个人得福,正如以斯帖被选作王后,千千万万女子中她作王后,神为什么给她那个机会?神是藉着以斯帖救全犹太人。若是以斯帖说:“我当选作王后是因我体面!因我有功劳!我享福,我可以骄傲!到那天杀人是在宫外杀,谁也不敢走进宫内来杀我!”若是以斯帖那样想,就是大错!末底改说:“若是杀犹太人,查出你也是犹太人,虽然你在王宫中,也是难免一死!”

  座中各位弟兄姊妹:你有机会听福音,得救,受高等教育,四万万人之中少人有你们那样福气。你至少要叫九百九十九个得福。香港人啊!你不要以为你现在住在世外桃源,房子保险不遭灾;生命保险没有危险,没有病,今生得福,永远有福。不分福给人,不救人。神用别方法救人,但你自己遭祸。犹太全国历史证明这事:犹太人被选,自私自利,骄傲,神叫他救别人,他反而轻看别人。因此犹太人受刑罚,比各国所受的刑罚还重。现在犹太人散在天下,处处受羞辱,是因为骄傲自私,辜负神的恩惠,我很战战兢兢的说这些话,你们在香港享福,香港人有一百多万,重庆也是一样,你们几十个礼拜堂,几十个牧师,重庆一共有五个礼拜堂,有三个礼拜堂没有牧师,四川很多城市,乡村,没有人听过福音。甘肃,陕西,青海,新疆,西藏,西康,更是一片荒凉,他们没有福音,不能得救,是谁的责任?神叫你在主内享福,受教育,是为什么事?是为你自己享福吗?还是给你一个机会为同胞造福?末底改对王后以斯帖说:“莫想你在王宫强过一切犹太人,你若闭口不言,犹太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但是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你们不要以为在香港享福,若闭口不言,不帮助得听福音,神选别人作这事,但是你有祸了。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为什么?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顾自己作王后,她自私自利。若是以斯帖只顾自己作王后,她自私的罪要叫她灭亡。你作王后不是为这个机会吗?神赐你光阴,钱财,能力,焉知不是叫你藉这机会传福音救人吗?以斯帖实时明白,她就说:“叫一切同胞禁食,我去见王。”若没有王的命令擅自去见王,那就有性命的危险,若不是王伸出金圭,实时有人杀他!以斯帖说:明天我去见王,“我若死就死罢”:这六个字是牺牲的精神!她冒险去见王,王向她伸出金圭,对她说:“要我国的一半,我也给你。”以斯帖说:“请王和哈曼来赴我的筵席。”席上王问以斯帖说,你求什么?以斯帖说:“求王将我的性命并同族的生命赐给我。”王说:“谁要你的性命?”以斯帖说:“就是这恶人哈曼!”以斯帖救全族免死亡。转祸为福。若是以斯帖说:“我不敢见王!我不肯冒死牺牲;我享福,同胞死就死罢。”假若这样,杀人的杀到王宫中,王后也被杀。爱惜自己生命反倒丧失生命;丧失生命反而得着生命。

  印度一个圣人名孙达西。他和他的同伴走在西藏山路上,天气很冷,他们看见一个人躺在大雪中。孙达西对同伴说:“快去救他罢。”同伴说:“不,我们自顾不暇,不要理会那将要冻死的人。”孙达西自己一个人去救他。费很大的力背他在身上,重得很,还是尽力背他走到旅馆。他因用力多而出汗。身上的热气,传给所背负的人,彼此帮助,救人也是救了自己。他看见那不肯顾人的同伴受寒受不住,疲倦而躺在半路雪地上冷死了。他因只为己不顾人,因此丧命。救人就是救自己。属灵的道理也是这样:传道救人,令自己的灵命也丰盛;不顾别人,只求自己得福,或只求自己的妻子儿女得福,这人的灵性必定衰弱,不久要丧命。

  今天晚上特别说奉献的道理。我多见青年人,因我一生与青年人来往,现在对你们青年人说几句话:你得救没有?若还没有得救,快接受主的宝血作挽回祭。得救之后一生怎样?青年人前途远大,如何用此一生?为我自己吗?为我的名,为我的利,一切为我,我我我,凡事以我为中心,这一种人生是失败的,是痛苦的,是没有价值的。惟一的办法:我信主,以一生献给神为燔祭,以一切献上,把灵魂身体一切献给神,说:“神啊!你要我作什么事?”神对每一个人是有计划的。每一个信徒要追求神的旨意:神为我一生所定的计划是什么?神说大·是合祂心的人,遵行祂的旨意。这是最高尚最成功的人生。每个青年人请听:很多人到了中年或晚年说:劳碌空虚一生,我早知神的旨意,但我不肯遵行。我为自己的名利快乐虚费一生,错了。

  一天,我在上海,广播之前,去饭店吃饭,但是我找不到饭店,看见一条巷里面,有一个饭店,我进去坐下预备吃饭,对面有一个人坐着注意看我,看了又看。他问:“你是不是陈牧师?”我说:“是的,你怎样认得我?”他说:我听你讲道,今天我到院里找你,但是我害怕而走了。”我说:“你什么害怕?”他说:“我心很痛苦。我今年四十多岁了,当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神藉着人讲道,我受感而预备传道。那时海关招考,我考到了,进去作工三十多年,啊,心很不安!看见人传道心更不安!若早进神学,今天我不是传道人吗?我恨不得弃一切而去传道。可是又没有这样的勇气。我这样虚度一生。”你看,那人知神的旨意而不遵行,所以痛苦之极,一生失败!各位青年朋友,今天晚上听我这些话:第一要得救。第二要遵行神的旨意。无论如何受苦,受损失,不要不遵行神的旨意。

  我在前四十一年得救,第二年奉献。当时我作传道人很不容易。我在中学教英文薪金很高。传道薪金低,没有人看得起。但是我知道神的旨意要我传道,所以我撇下一切,决志一生事奉主,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其它一切东西神必加给。这是马太六章三十三节说的。当时因怕穷。所以迟延不决,但是主耶稣说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其余一切──衣食住行和所需用的,不求而白白加给。先求神的国就是先重生作天国的国民;第二是奉献自己为天国的官。作神的仆人是天国的官。多年我自信我既是天国的官,就可以享受天国的权利。天国有银行,有旅行社。我作天国官四十年受天国的供应。天国国民有时卖国;天国官也有时贪污的。若是作好国民,好官,不要卖国像汪精·那样。今年我六十四岁,做天国官四十年,可以作见证:天国王待我非常好。现在劝你们也来做,来受训练。我在重庆开神学院,训练天国官。各位青年的弟兄姊妹,你面前还有四五十年的机会,你愿不愿意奉献。中国各处失业的人很多,大学毕业也失业,神学毕业生却不失业。重庆神学今年有三个学生毕业,不知多少信来请他们。现在我看见你们这么多青年人,我相信神要差遣你们去工作。多人知道神的旨意,在乎顺从不顺从。若是香港人没有鞋,神要你做帽吗?不是的;要做鞋。中国要官吗?要医生吗?要商人吗?不是的。要传道人。谁肯去传?你知道中国的需要,你肯不肯牺牲?像以斯帖那样冒险冒死而救同胞脱离死亡?她说:“我死就死罢。”死不怕,还怕什么?青年人啊,神的旨意你肯遵行吗?你如何用此一生?凡事为我,为我,为我!这是痛苦失败的生命。一个方法是把自己献上,为神,为神,为神!为人,为人,为人!为神为人牺牲,死就死罢。请问有多少人肯奉献自己?若是神的旨意,要你作传道,受神学训练,你肯不肯?若是肯,请举手。

  (男女青年十七人举手,同上台前屈膝跪下,献身事主。)──  陈崇桂《基督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