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宝血第六讲  喝主的血

 

约翰六章五十三至五十七节

哥林多前书十章十六节

  蒙主恩惠,今天再继续讲宝血的能力。今天是末后一次,我们默想“喝主的血”。主耶稣说:“吃我肉喝我血的有永生。”犹太人不喝血,主说这话,犹太人很难听,喝主血,是什么意思?水有两样用处:一是外用,如洗身,洗衣物;二是内用,是用来喝进里面。人用水洗身何等舒服,把水喝进里面更是要紧。不喝水不能生存,照样,主的血有两样用:一是外用,作挽回祭。使人罪得赦得称义,与神和好。不但如此,我们喝主的血,血是祂的生命,我们把主的生命接受进里面,就是主自己进到人里面,住在人心内,这不是比喻,乃是事实。主是神所以能住在人心。主不祇在外面为我们成功救赎,而且主进到人心内,成为人的经验。古时以色列人把羊宰了,用羊血涂在门上是救他们免死亡。不但如此,而且把羊肉吃进里面。主要这样与我们联合。圣经说主耶稣是教会的头。我们是他的肢体。头与身怎样联合成为一体。主与我们也联成一体。主实在住在人心里,很多人没有这样经验,所以不明白。主是在他外面,他没有开门迎接主。他与主的关系不密切。现在奉劝各位进一步:接主进心内。主耶稣说:“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的人,他在我里面我在他里面,吃我肉的人因我活着,如同我因父而活着。”食物进我们的身,成为我们的力量。没有饮食就没有力,而且饥死渴死。主与我们的关系,如同饮食,吃祂的肉,喝祂的血,是接受祂的生命。

  生命有两种:一是自然的;二是超自然的。一是地上的生命;一是天上的生命。有旧生命,有新生命。谁接受主耶稣,谁就有主的生命。请问你有没有接主进心里?前几年蒋委员长发起新生活运动。其实是不能的。他只用言语劝人,以主席的权命令人,但他不能进到人心里居住,不能以生命给人。主耶稣能给人生命。有主所赐的新生命,才有新生活。基督教才是新生活运动。人样样都能,能升官发财,能飞天沉水。样样都会,只一样事不会:不会为人。人是人,但是不会做人,人失败是因不会生活。痛苦是因不会做人。“罪人”意思是“不是人。”人不像人。神以自己的像造人,人像神,如同小神。人像神才真是人,犯罪是亏欠神的像。你照相,相很像你。人犯罪即是把神的像涂了而不像神。主耶稣降世不教人以智慧,学问,机器,只是给人以生命,是新生命,属天的生命,属灵的生命,超然的生命,这人属灵,属天,像神。主耶稣是发起新生活运动的,人有主的生命在里面,品行言语举动自然像主。各位,你有主在心吗?有八个字我常说的,就是:清清楚楚,确确实实。要经验主在你心里清楚明白,确实相信。很多次拉一个人,问他说:你是不是基督徒?他说是的,问他得救没有?重生没有?主在你心里吗?他说“不知道”。那就是马马虎虎的教友。

  座中有多少马马虎虎的教友?培灵会的目的是什么?惟愿马马虎虎的教友,都成为确确实实的基督徒。四十一年前一天晚上,我确确实实的接主耶稣进入心里。因经验过就渐渐明白主住在心里的意思。我求你不要再马马虎虎。若你们仍作马马虎虎的信徒,我请你今天晚上不要平安睡,明天不要快乐吃。你要求主进到你的心,接受主清楚明白,若是忘记我所说的话,请你们记得这八个字:清清楚楚,确确实实。这八天,一天记一个字。其实不过是四个字,就是:“清楚确实。”

  主说:“喝我血的有永生。”我有主在心如同保罗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活在我里面。”主耶稣从前怎样生活,我们现在也要像祂那样。主怎样生活?

  第一,祂对神:主的心目中常有神,不住与神交通。常觉与神同在。走路与神同行。居家,与神同住,作事常顺从神,神要祂做就做,要他去就去。祂顺服神以致于死。而且死在十字架。我们也应当这样顺服神。

  第二,主耶稣读经的生活。当时圣经不多。要到会堂去读。主耶稣能背诵圣经,所以祂和魔鬼对答,能随口引用经文。法利赛人多读圣经,但是主耶稣对他们讲论常说:“你们没有读过吗?”各位,你们有圣经吗?有读吗?你有从创世记读到启示录吗?我年轻的时候一个英国牧师问我:“你有没有读哈巴谷书,讲些给我听。”我没有读,当然说不出。他说:“你买一本圣经,里面没有哈巴谷书的,你要不要?”我说:“我不要。”他说:“那么有哈巴谷书而不读不是等于没有吗?”主耶稣常靠神的话而生活。

  第三,主耶稣崇拜的生活。祂早上晚上祷告,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都祷告。各位,你怎样祷告?一天祷多少次呢?大事小事祷告吗?很多人祷告有些毛病。一个毛病是说空话,不实际,随便说,主不是那样的。

  苏格兰每年有一次大会。各处的人都来参加,路上很多赴会的人。一个老牧师和一个少年的神学生相会而同行。中午,同坐于路旁,拿出干粮来吃。吃完了,老牧师说:我们一同祷告罢。老牧师祷告,他如同对父亲说话一样。他说:“天父啊,我年老了,耳朵听不见,求你赐我一个近讲台的座位。我的鞋破了,求你赐我一双新鞋。”那神学生听了,立刻打开眼睛说:我不赞成你的祷告。神这样忙,祂是招待员吗?祂管你的鞋吗?”但是那老牧师仍祷告,又求神赐他一个地方住宿。神学生不说亚们。

  其后那神学生祷告了,他祷告是一篇文章。牧师打开眼睛说:我不赞成,你对神讲道吗?我不说亚们。

  到了礼拜堂,人已满座,没有地方。那神学生说:“看神怎样找地方给你坐。”台前有一个太太她看见那老牧师进来,她对一个招待员说:“我这里有一个空位,是预备给我父亲坐的。他说若是到讲道时他不来,可以让别人来坐。现在请那老牧师来坐罢。”于是那招待员去请那老牧师上来坐下。祷告的时候有人站着祷告,有人跪下,那老牧师是跪下祷告的,那太太是站着祷告的,她看见那老牧师的鞋破得很,她说:“老牧师,我父亲是卖鞋的。我带你去,我送一双鞋给你。那太太问牧师在什么地方住?那牧师说“天父预备,我却不知。”太太说:“今天一个牧师预备来住的房,现在他打电说不来住了,你可以来住。”第二天,那神学生看见那老牧师,就问:“牧师,神有没有听你的祷告?”牧师把脚举起,叫神学生看他的新鞋!

  祷告,原文是到办公室接洽。人祷告,即是到神的办公处与神接洽。

  吃主肉喝主血的人,主在他们心里。他常与神接近,在座之中,已经有主住在心里的人请举手。还没有主在心里,愿意从今天起,接主进心里的人请站立。

  (全堂起立一同祷告)──  陈崇桂《基督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