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一篇  基督是道路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往那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多马对祂说:主阿!我们不知道你往那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1-6

 

祷告:主阿!我们感谢赞美你!因我们是奉着你的名在这里聚集。我们知道你在我们中间,我们愿意俯伏在你的面前。我们要对你说:主阿!请说:仆人们敬听。但愿你的圣灵点活你自己的话语,叫你的话真是在我们里面成为灵、成为生命,使荣耀能归给神。我们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们最终的目的地—父的家

在那一天的晚上,我们的主与祂的门徒吃最后一次的逾越节的筵席。那个时候,我们的主告诉他们,祂要离开他们。虽然在过去,祂也曾向他们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在那一天晚上,当我们的主告诉他们说祂要离开他们,他们心里非常的忧愁。因为他们跟从主已经有三年多的光景;现在主要离开他们,难免他们里面觉得非常的忧愁。

所以主就对他们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的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主安慰他们,不是用虚空的话语。祂安慰他们,是给他们一个非常荣耀的事实。祂说:“在我父的家里”,我们的主提到“父的家”。

这个“父的家”是什么意思呢?

“父的家”就是父、子和圣灵同住的地方。在那个家里面,我们看见有一个绝对的合一。父、子和圣灵,祂们同享一切的本质,没有高低、没有上下,也没有多和少。父、子、圣灵,完全是一个。在那个家里面,实在是非常的和谐。那一种的爱,是不能描写的;但是我们的主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的住处。”虽然在父的家里,本来就是父、子和圣灵同住的,但是祂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的住处。”这个“住处”,按原文可以翻作有“许多的套房”。这不是说,在我父家里有许多一个个单独的房子。父的家只有一个大的家,但是这个家里面有许多的套房。

主说:“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换一句话说:本来在这个家里面,只有父、子和圣灵,这个家实在是一个美的家。但是因着神的爱的缘故,祂愿意把许多的人都带到父的家里来,作祂家里的儿女;所以祂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的套房。”许许多多,无数的人,每一个人有一个套房在那里。虽然每一个人有一个套房,却是在一个家里面。

主说:“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们的主来到这个世界,祂来寻找拯救失丧的人。祂不但在地上活着的时候,把祂的父完全宣告出来。祂告诉我们,祂的父是怎样的一位父;并且我们的主走上十字架,为我们流血舍身。因着祂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恩,祂就开了一条路,能把我们带到父的家里去。现在祂要离去了,祂的工作在地上已经完成,所以祂要回到祂的父那里去。但是,祂回到祂的父那里去,是为我们预备地方,祂为祂的门徒预备这一个套房。祂今天在父神的右边,作我们的大祭司,祂在那里不住地,昼夜不息地为我们祷告,祂把圣灵差遣到这个地上来,住在我们这一班信的人里面。祂在父的右边为我们祷告,圣灵在我们里面,响应祂的祷告,在我们里面作预备的工作。

因为我们知道,父的家不是一个物质的家,父的家是一个属灵的家。所以祂为我们预备的套房,也不是一个物质的套房;这些套房乃是住在套房里头的人。那就是说,我们的主在那里预备地方,就是预备我们,叫我们能住在神的家里面。我们的神是怎样的神,祂自己的性格必须要造成在我们的里面。否则,当我们来到父家的时候,我们实在配不上去,我们也实在会觉得不安。

我们的父、我们的神是怎样的神,凡是住在父家里的人,必须要像我们的神一样,要有祂的性格组织在我们里面。神是荣耀的神,所以住在神家里的人,也必须要荣耀。我们的神是圣洁的神,所以要住在父家里的儿女,也必须圣洁。我们的神是公义的神,所以住在父家里的人,也必须公义。这一个就是圣经所说的,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今天主在我们里面,继续不断地在那里预备我们,叫祂自己的性格能被作在我们的里面。祂在那里叫我们一直在那里变化,从荣耀到荣耀,直等到我们能被模成祂儿子的形像。使祂的儿子能作长子,独生子能变成长子,祂要率领许多的儿子进到荣耀的里面。主就用这些话来安慰祂的门徒。我想如果我们真是懂得这些话,没有什么能安慰我们,比这一个更能安慰的了。

主说:“等我预备好了之后,我要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你们也要在那里。我到那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当我们的主在那里说:“我去那里,你们知道;我去的路,你们也知道。”这一个“知道”,原文的意思是“里面的知道”,不是客观的、外面的知道,那是主观的、灵里面的知道。

主说:“你们知道我要到那里去。世界上的人,不知道我到那里去,但是你们知道我现在要到那里去;你们也知道这一条路。”但是可惜,多马在那里问说:“主,你要到那里去,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那一条路。”这表明门徒们还是活在肉体的里面,他们没有活在灵的里面。如果他们活在灵里面,他们应当知道,那一位从父那里来的,当祂工作完成了,就要回到父那里去。但是门徒们心里迷糊,他们不知道主到那里去,他们也不知道那一条路;所以主就对他们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就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弟兄姊妹!我们如果要知道那条“道路”,我们必须先知道我们要往那里去。如果我们不知道往那里去,我们无从来讲那条道路。如果今天你要到洛杉矶来,那么你就可以知道怎样才能到洛杉矶。如果你根本不知道你要往那里去,那么这条道路不是问题,因为你不知道往那里去。我们的目的地,要定规我们的道路。

所以,我们如果要讲到道路的问题,首先要知道我们究竟往那里去?主说:“我就是道路。离了我,你们不能到父那里去。”亲爱的弟兄姊妹!究竟我们人生的目的地在那里?我们知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寄居的、是客旅。我们在世界上过的日子,不过几十年,一百岁,或者稍为多一点。这是不是就是我们人生的意义呢?

传道书第三章十一节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我们看见神所创造的万有,每一个被造的东西,都有它一定的时候。当它们的时候到了,它们就过去了。好像你在家里种花一样,如果你种了一盆花,你培养它,花长出来了,但过了不久,它就凋谢了。我们看见了,觉得很可惜。

我的父亲非常爱花,所以我们家里种有牡丹花。当花凋谢的时候,我父亲把这牡丹花埋葬起来;我想今天我们也有许多人会有这样的感觉。最近有一个姊妹,她的一只狗死掉了。唉呀!她心里很是忧愁,走来问我,说:“这只狗在永世里面会不会再复活呢?”在两三个礼拜之前,有一个姊妹打电话给我。她有一只小鸟,她非常爱牠,这只小鸟也会说“yes”或“no”的。但这只小鸟死掉了,她伤心痛哭,打电话给我,问将来在天堂里,这小鸟会不会复活?我怎样安慰她呢?我对她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这朵花也好,这只鸟也好,牠已尽牠所能的了。神造牠,就是为着这一些,所以牠满足了,你不必为牠忧愁了。”

但是,人却不是这样,神把永生放在人的里面。所以,人就是活到一百岁,他里面还是不满足。因为我们(人)不是为着暂时而造的,神造我们是为着永生,神把永生放在我们里面。我们今天活在地上,不过是一个过路的人。我们的目的地,不是在今世。那么,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呢?圣经说:我们的目的地是我们父的家。有一天,我们要到我们的父那里去。有一天,我们要回家去。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知道了这是我们的目的地,那末我们应当注意道路的问题。

主耶稣就是到父那里去的道路

究竟我们怎样到父那里去?我们如何能去住在那个父为我们所预备的套房里面?主耶稣在这里告诉我们,祂说:“我就是道路……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记得在旧约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名字叫作“雅各”。他用诡诈的手段,把他哥哥长子的名分和祝福夺过来。虽然他拿到了这长子的名分,也得着了他父亲这个长子的祝福,但是,因为他哥哥要杀他的缘故,所以他只好离开他的父家。当他飘流在旷野的时候,是很疲倦,就拿一块石头,作为枕头,他就睡着了(创第二十八章)。如果今天用一块石头作你的枕头,我不知道你睡得着吗?但如果你实在疲倦了,恐怕也会睡着的。

当雅各睡着的时候,神给他一个异梦。他看见有一个梯子立在地上,天使在这梯子上去下来。神站在这梯子的上面,雅各睡在梯子的下面。神在那里给他许多应许。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心里非常的惧怕;因为他说:我不知道神在这里,他知道自己不配。他说:“这是神的家,这是天的门。”他就称那个地方为“伯特利”。这一个是历史。

当我们读到约翰福音第一章,主耶稣看见拿但业的时候,祂说:“你是一个没有诡诈的,真的以色列人。”拿但业说:“你从那里知道我呢?”主说:“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大概因为“无花果树”是代表“以色列人”,拿但业是很爱国的人;大概他在无花果树下,他在思念以色列的将来;他也许在那里盼望弥赛亚快来到,那么以色列就要成为世界上第一等国家。

主说:“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已经看见你了。”主已经知道他在那里所想的是什么;所以拿但业马上说:“你是神。”主就对他说:“你要看见比这个更大的事,你要看见天使上去下来在人子的身上。”拿但业不过想着以色列国,他只想着弥赛亚来复兴以色列的。不错,有一天我们的主要来,祂要复兴以色列国,因为祂的应许是决不落空的。但是主在这里给拿但业看见,祂来是要作一件更大的事。祂来是要把人带到父的家里去,祂就是那个梯子,借着祂,我们能到神那里去。

世人寻找的路

弟兄姊妹!如果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我们的神,如果我们的目的地是在父的家里,那么,我们的道路究竟在那里呢?

我们知道在这世界上,人想要回到神那里去。在人的天性里面,神已经在我们里面。祂给我们的这个天性,会叫我们渴慕能碰到神。如果我们得不着神,我们里面就没有安息。奥古斯丁曾说过这样的话:“我这个魂,是为着你神创造的。如果我不安息在你的里面,我就永远得不着安息。”所以我们知道,在所有人的里面,都有一个天性,都在那里要寻找这一位神,都要寻找我们的源头;因为我们的源头,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但是,当人在那里寻找的时候,却想出各种各样的道路来。

1. 各宗教的路

第一,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在那里寻找一条回到天的路。任何宗教的来源,都是因为人的天性觉得自己不够,人知道他自己是不完全,他知道自己必须寻找一位在他以上的。这个宗教的观念,是全世界无论那一个民族都有的。

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曾读过这样的东西,说有一个心理学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对世界各民族作过调查,从最文明开化的,一直到最野蛮的那个民族。他发现一件事说:“无论你是多么的文明、多么的野蛮,都有宗教的观念。而宗教的观念,只有人类才有的,动物是没有的。无论那种动物,是怎么高等的动物,都是没有宗教的观念。”所以,在人的天性里面,都知道有一个目的地是我们的家。如果我们能回到神那里去,我们就回家了。因此,世界许多的宗教就产生出来。

但是,不论是那一个宗教,都是人在那里要想爬到天上去。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它的路都是这一条路。佛教也好、回教也好、印度教也好,都是殊途同归。一般人说,宗教都是殊途同归;如果是宗教,那的确是,实在是异途同归。但是这个同归,不是归到神那里去,是归到火湖里头去。所以弟兄姊妹!你在那里看见,各宗教都在那里找一条路,找一条到父那里去的路,但是他们所找的是人所创造的路。总括来说:都是要用自己的功德、自己的工作,来回到神那里去。

旧约创世记记载有兄弟二人,一名该隐,一名亚伯。一天,该隐和亚伯都要献祭给神,他们有一个敬拜神的心。我想大概(这是我的猜想),他们跑到伊甸园的门口;因为在伊甸园的东边,神设立了嶋口伯和转动的火剑,所以他们不能进到伊甸园,去摸这个生命树。大概他们要献祭的时候,就在这个门外最近神的地方。他们不能越过这个门,因为有嶋口伯和转动的火剑在那里。该隐就把他地里的土产最好的来献给神。这是他劳苦的工作,他把他最好的来给神,他以为说:这样就能讨神的喜悦;但神看不中他的祭物。他的弟弟亚伯,则杀了一只羊,流了血,结果神看中了亚伯的祭物。也因着看中了他的祭物,神就悦纳了亚伯。

该隐的路是什么样的路呢?该隐以为说到神那里去的路,是靠着他自己的工作,我把我最好的工作带到神面前。

我曾参加过两次犹太人的丧事。他们丧事的时候,犹太拉比在那里说:“某某人,他现在死了,他的功德已经献到神那里去了。”弟兄姊妹!人都以为说:我们积功积德,我们如果修路铺桥,如果我们能作一点好事,就能将功赎罪了,我们就能回到神那里去,这是世界各宗教的路。但是我们都很清楚,此路不通。恐怕我们从前都走过这条路,但是我们都走到一个尽头了。感谢主!祂把我们转回来了,叫我们像亚伯一样,能献上神的羔羊。

2. 古人的遗传

第二条路,就是古人遗传的路。在犹太教里面,有父老的教训。当神领他们离开埃及,带他们来到西乃的山下,在那里神对他们说话,把十条诫命赐给他们,又给他们会幕的那个异象,为他们设立了祭司制度。神说:“你们如果遵守这些,你们就要活。你们要作我的百姓,我要作你们的神。”在那个时候,他们得着的是启示;他们所看见的是异象;他们的信心是一个活的信心。

但是年代长久的时候,出现了许许多多所谓父老的遗传。因为在历世历代兴起了许多的拉比、许多的教师,他们起来解说这个神的话;他们告诉百姓,守安息日是怎么样守法。神说:在安息日,你不能作工,你要安息。但什么叫“作工”呢?什么才是“安息”呢?那些拉比就起来解说了。他们解说了之后,后来又兴起一批一批新的拉比,都来解说从前那个拉比的解说。这样解说又解说,再解说;解到后来,就变成古人的遗传了。

那些遗传是那么的多,就把神的命令埋葬了。所以,人只遵守古人的遗传,而违背了神的命令。因此主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以人的教训来代替了神的命令。神说要孝敬父母、神说要供养父母,但是你们说:如果把供养父母的奉献了,从此你就不必顾到你的父母,这是你用人的遗传来废掉神的命令。你们用嘴来亲近我,你们的心却远离我。”所以我们看见古人的遗传,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是从神那里来的一个活的信心,是神的话语,但是经过人许许多多的解说,就偏离了神的命令,完全变成人的教训。那么,古人的遗传能带我们到父那里去吗?我们看见,他们不但不能到父那里去,并且他们离开父越来越远。

那末今天在我们新约的时代,在基督教的里面,亲爱的弟兄姊妹!是不是我们也走上了这样的路呢?当我们的主,在地上为我们完成救恩的时候,祂升天,把圣灵保惠师赐下来;我们在使徒行传看见在那个时候,那个信心是何等的活。他们与主的关系是那么的密切,圣灵在他们里面的引导是那么的清楚,这是一个活的东西,是从启示而来。主说:“不是属肉体的指示你们,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们的。”亲爱的弟兄姊妹!在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活的信心。

但是基督教经过二千年的历史,我们看见有许多父老的教训进来了,人甚至于称他们为fathers,这就是teaching

of the church

father。那一些第二世纪、第三世纪的人,他们在那里解说主的话,这里加上一点,那里减去一点。后来,另外一代又一代,所谓的教师出来了,他们都在那里解说圣经,又有人在那里解说教父的话语,所以今天我们看见在基督教里面,也进来了许多古人的遗传。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今天看见各宗各派在这个地上,都是在跟从一个人的教训,结果我们变成四分五裂。我们的主是告诉我们说:“你们要合而为一,像我与父合而为一一样。”今天这些的各宗各派从那里来的呢?我们只有一本圣经,只有一位主,为什么我们有各宗各派呢?这就是因为有许多父老的教训进来了,我们就是照着这些遗传,继续在那里作。我们自己没有从神那里得着启示,我们是从我们的前代来接受他们所得着的启示。他们是出了代价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需要出代价,我们就进到那个遗传里面去了。我们在那里作,但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作。我们没有把我们一切所作的带到神的话语里去,我们没有把它带到主的面前去。许多我们所谓基督徒的生活,我们在那里所作的,实在是人的遗传。有的比较接近圣经,甚至有远离圣经的,我们还以为是属于圣经的。因为我们是走在这条古人的遗传的路上,这样能把我们带到父那里去吗?

弟兄姊妹!我生长在基督教的家庭里,从小就受基督教的教育。我也曾发过热心,但是我没有得救;我与主之间,没有直接的关系。在我没有得救的时候,我也讲过道,我也领过祷告聚会。如果我把那时的祷告聚会告诉你们,你们都要发笑的。因为我的父亲是作牧师的,他有许多的书。所以当我领祷告聚会的时候,我就在我父亲的书籍里面,找出一本祷告的书来,看看里面的几个见证,神怎样听祷告,把这些记住,就去领祷告聚会了。我告诉他们:神是听祷告的,你看某某人,他怎样祷告,神怎样听了。讲完了,我说:大家跪下来祷告。但是没有一个人祷告,因为那时我们都没有得救。

结果不但没有祷告,有人开始发笑了。我是带人祷告的人,便很郑重地对他们说:“我们在神面前祷告,不能这样子。”这是遗传,有敬虔的外貌,但是没有敬虔的实际。弟兄姊妹!古人的遗传能把我们带到神那里去吗?不能带我们到神那里去,这一条路不通。如果今天你还是在这条路上,我告诉你说:走这条路是绝路,因为我曾走过了;盼望你早一点回头。

3. 圣经字句的路

我们再进一步来看圣经字句的路。弟兄姊妹!我们相信圣经是神的话,是神吹气写成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我相信圣经的话,我相信圣经每一句话,我相信圣经是神吹气而写成的。我们常常听见有人告诉我们说:你这样作有什么圣经的根据?你若能把圣经那一章那一节指出来,我就相信了。

弟兄姊妹!你有没有听见这样的话:你们这样作,并没有圣经根据,给我圣经章节,这样我就接受。我想没有比这个更牢靠了。但是你要知道,你如果把圣经的章节断章取义,可以证明任何的事情。一段经文如果不根据它的上下文,你可以证明任何的东西。弟兄姊妹!没有一件比神自己的话语更可靠,我们如果照神的话语作,一定是不会错的,是不是呢?你敢不敢把你所作的一切,都用圣经来对照一下。如果你这样作,恐怕你要发现,许多你所认为是基督徒的东西,其实都不是。

弟兄姊妹!你记得主耶稣对犹太人怎么说呢?在约翰福音第五章里面,主说:“你们查考圣经,以为内中有永生,但是为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当初的法利赛人怎样研究圣经?记得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怎么说的:“你们把这个经文放大了,把你们衣棠的繸子加长了。”我们知道神吩咐以色列人,在他们衣棠繸子底下,要加一条蓝颜色的东西,证明他们是属天的。所以法利赛人把这个加长一点,非常属天。但是主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人。”主说:“我的话是灵,是生命。”哥林多后书第三章告诉我们:“字句是叫人死,惟有灵是叫人活。”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就是照着圣经的字句来作,虽然这是神的话,你所作的是准确的;但这是死的,这不能领我们到父那里去。过去些年,“新约教会”的说法很兴盛,人都在那里说:“我们要设立新约教会。”什么是设立“新约教会”呢?就是照着新约里面的教训来设立了。那么新约的教训是什么呢?新约说:教会里头要有长老、要有执事;所以人就去组织新约教会。

比方说:他们有十个人,设立三个长老,设立六个执事,那还有一个就是平信徒,那我们有新约教会了。弟兄姊妹!这是新约教会吗?字句是叫人死。我不是说,我们不要遵守圣经的话,圣经是神的话,是永远不变的。但是,如果圣灵没有把神已经说的话对你说;那么对你来说,这是死的。

圣灵说话,是根据祂在圣经里已经说的话,这一个神的话(Logos)是正确的,是永不改变的;但是,这个Logos必须变成Rhema,就是说:圣灵再一次向你个人说话。神曾说了一次,现在神再说一次,神现在对你说了,这个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启示”。启示不是在圣经启示之外,在圣经启示以外的都是异端。但是,启示乃是圣灵把祂已经启示的话,再次点活在你里面,这个时候能带你到父那里去。

我相信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你在那里读圣经,你看见这一段圣经,不知道读了多少次,但是这段圣经在你身上没有能力。有一天,当你在那里读的时候,圣灵把这一句圣经的话发光了,马上在你里面就得着能力。你与主就有一个接触,你不是接触一个字句,你不是接触白纸上的黑字,你是在那里摸着了这位活的主。这一个写出来的道,就成了活的话,成了人位的基督。弟兄姊妹!这一个才是道路。所以,就是我们说我们所行所作都是按照着圣经字句所写的,如果我们在灵里面没有与主相遇,这些不能带我们到父那里去。主说:“我就是道路。”

在灵里经历主是唯一回父家的路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在那里说:“我就是道路。”道路不是道理,不是一种教训。道路乃是有人位的,道路是我们的主耶稣。你务要与主耶稣自己有了接触,你得着了主耶稣在你的灵里面,你与祂相交;那个时候,祂的话就变成活的话。凡你所祈求的,神要为你成就,这是约翰福音第十五章告诉我们的。所以,弟兄姊妹!到父那里去的,只有这条路。我们不要说:今天要到父那里去,有各种各样的路可以走。只有一条路,这条路就是我们的主耶稣。不光是祂的教训,也不光是祂的作为,乃是祂的自己,这个是道路。

弟兄姊妹!如果你有爱主的心,我相信你一直在那里寻找道路。我觉得在神儿女中间,有许多已经走投无路。他们跟从主多年,他们以为这个路是正确的,却不知这不过是古人的遗传;他们准确地照字句行,却因为在灵里并没有摸着主,所以在他们灵里很枯干。他们渴慕能找到一条路,能达到父那里去,能回到父的家里去。

弟兄姊妹要记得:都不在这些话语的里头,不在那些外面的东西,只有一条路—主耶稣是你的路。你去跟从主、你去追求主,你在里面去经历主,祂是你的路,能带你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第六章记载,有些人因为主用五个饼二条鱼叫五千人吃饱,就来追上主耶稣,他们要主耶稣。主就告诉他们说:“我是生命的粮,你们如果不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没有永生。”这些人听见了这样的话,听不懂,连许多的门徒也说:“这话太难!”他们就都离开,不再与主同行。主耶稣就对祂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请便,你们要去,也可以去。”只有彼得说:“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们已经相信了,我们还到那里去呢?除了你之外,我们没有路可走。”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在你的里面,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你还有许多的路可走,还有路可以拣选。如果你要到父那里去,除了主之外,你没有第二条路。你如果跟从主,你必须跟从祂到底;因为没有别的路。愿神怜悯我们。

 

祷告:主阿!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你!因为你告诉我们说:你就是道路。如果你不是这样说的话,我们东找西找,我们各人偏行己路,我们永远得不到你。但是感谢赞美你!因为你清楚的告诉我们:

你就是道路。主阿!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除你之外,我们没有其它的路,可以来到父神的面前,能回到父的家中。主阿!求你把这个意念,真正种在我们心里面,叫我们起来跟随你。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江守道《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