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四篇  基督是教会的道路

 

“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徒九1-2

在我们中文的翻译,这里或者给我们一点的问题;因为“信奉这道”,在我们的观念里,就是信奉这个道理的人;其实这一个道乃是道路的道,就是说走那一条道路的人。

“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神国的事,劝化众人。后来有些人,心里刚硬不信,在众人面前毁谤这道,保罗就离开他们,也叫门徒与他们分离,便在推喇奴的学房,天天辩论。”(徒十九8-9

第八节那个“讲道”,原文没有“道”字。那么第九节“毁谤这道”的“道”,是道路的道,不是道理的道。

“那时,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小。”(徒十九23

这里的道,不是道理的道,乃是道路的道。

“保罗说:我原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门下,按着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事奉神,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我也曾逼迫奉这道的人,直到死地,无论男女都锁拿下监。”(徒二十二3-4

这里“逼迫奉这道的人”,也不是道理的道,乃是道路的道。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徒二十四14

这个“异端的道”,原文只是“异端”,没有“道”字。底下的“我正是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这一个“道”乃是道路的道,不是道理的道。

教会是一条道路—初期教会

1. 听从主的话—回耶路撒冷—等候从上面来的能力

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祂在那里呼召门徒。然后,我们的主上了十字架,第三天从死里复活,祂有四十天的工夫,向祂的门徒显现。当祂要离开祂的门徒,要上升到天上去的时候,祂对祂的门徒说:“你们要回到耶路撒冷去,在那里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圣灵。”虽然那一次有五百个信主的弟兄姊妹看见我们的主,但是回到耶路撒冷在那楼上的,只有一百二十个人。有一百二十个门徒,他们听从主的话,就回到耶路撒冷,在那一个楼上,他们同心合意琱薊祷告。

我们的弟兄昨天晚上已经提过,这一百二十个人,实在可以说,乃是所有主的门徒的精华。这些人都跟从主耶稣有了一段的时间,也许有三年多的光景;这些人都听过主许多的话,也看见主所作的许多美事;他们也看见主钉十字架,而且也看见主从死里复活,以及也看见主升到天上去。实在说来,这一百二十个人,对主的经历,可以说是很完全的,是最认识主的人。这样的人如果出去传扬基督,为主作见证,那一定是大有功效的。我想如果我是其中的一个人,我亲眼看见了主这样的死而复活、显现和升天,我会觉得我很有资格马上往普天下去,传扬福音。

但是很希奇,主没有叫他们立刻出去为祂作见证,反而叫他们回到耶路撒冷去,在那里等候从上面来的能力。所以这一百二十个人,有十天的工夫,同心合意琱薊祷告。到了五旬节的那一天,忽然好像从天上有一个气吹到他们中间,好像一个人在那里呼气一样。神在那里吹气,满了那屋子,然后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圣灵也像火焰的舌头一样,降在各人的头上。他们都在那里述说神的荣耀。

2. 五旬节圣灵从天上降下—在圣灵里被浸成一个身体

我们常常注意五旬节的经过。但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所注意的,乃是那个声音和那个火焰的舌头,我们都是被那一些声音和看见的东西吸引,以为这就是五旬节。我们的弟兄也已经说过了,这些不过是一点外面的现象。五旬节最大的成就,是圣灵从天上降下来。圣经告诉我们:“他们在一个灵里面,浸成一个身体。不拘是犹太人或是希尼利人,他们都在一个灵里面浸成一个身体,他们都饮于一位圣灵。”所以,五旬节最大的成就,乃是那一百二十个的个人,在圣灵的里面被浸成一个身体。这一个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

当主到地上的时候,祂从童女马利亚取了一个身体。在那身体里面,祂说话,祂行事,祂完成了救赎的工作,又升到天上去了。在五旬节的那一天,祂又在地上取了一个身体,那是一个团体的身体;这一百二十个人成为祂在地上的身体,祂要在这一个身体里面继续的说话、继续的作事。所以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告诉我们说:他曾写过一本福音书,把主耶稣当时所说的所作的记录下来;现在他要继续把我们的主在地上所说的所作的,再写下来。祂在使徒行传里头,乃是继续祂在福音书里面所说的所作的。不过在福音书里,是从马利亚取来的那个身体,在使徒行传里面,祂是用圣灵在地上把一百二十个人浸成的一个身体。而这一个身体,是继续在那里长大。在这一个身体里面,祂说:“你们要去,为我作见证。

”只有在这个身体里面,祂要继续祂所说的话和祂所作的事。我们都知道,这个身体就是教会。所以,以弗所书第一章告诉我们:“神立祂作万有之首,为着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这一个身体是教会在地上的开始。

我们看见,当初教会—基督的身体,在耶路撒冷开始的时候,那一种光景是何等荣耀的光景。当时,这一百二十个人在那里用各种的方言述说神的作为;因为那时候正是五旬节,所以犹太人从世界各地前来,都聚集在那里,神就用各种的方言来传达给各种人。创世记告诉我们:方言本来是神用来扰乱他们,叫他们都分散了。现在神用方言,把这些人再集合在一起。

在那一天,彼得起来传主的福音,十一个使徒与他一同站立。虽然彼得一个人说话,但是十一个门徒与他站在一起,表明这不是个人的事,乃是团体的事情。当彼得传福音后,有三千个人得救了。这三千人不但信主得救,他们也受了洗,并且领受了神所应许的圣灵。所以,这个身体在一天之间,就长了三千个肢体。这三千一百二十个人,他们每一个人里面都有同一个生命,同一位圣灵,因为他们是一个身体。

3. 过身体的生活—彼此相爱—主的生命流露

圣经告诉我们:“他们就琱萷磽u使徒的教训,和使徒的交通。”他们擘饼,他们祈祷,他们立刻在那里过身体的生活。他们像一个人一样是同心合意的,是彼此相爱的。没有一个人说:这个东西是属于我的。他们凡物公用,他们天天在家里用饭,他们心里欢喜快乐,他们聚集在所罗门的廊下,他们一同聚集。

弟兄姊妹!这身体的生活不是人教训出来的,乃是生命在他们里面自然的表现。也不是使徒们把他们组织起来的,如果要组织,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你看这些人,一开始就很自然的像一个人一样,很自然的合而为一,很自然的不分彼此,很自然的彼此相爱。这个不是人教训出来的,也不是人把他们组织起来的,这个是从里面身体那个生命里头所流出来的。

因着他们有这样一种光景,所以许多的人就受了感动;神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祂的自己。过去读到这里的圣经,总以为说:“神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教会。”因为中文圣经是这样说的。其实在原文里,乃是“神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主”,把人加给主,不是加给教会。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我们说“把人加给教会”,我们会有一种印象,教会是一个组织。但是“天天加给主”,我们就看见这个身体在天天的增长。

所以,你在那里看见,当初他们在那里能有这样一种生活,不但在耶路撒冷是这样,当福音传出去的时候,我们看见在福音传到的地方,那里信主耶稣的人,都显出这一种光景来。到了第十一章,福音传到外邦去了,福音到了安提阿,有许多外邦人信了主。这个消息传到耶路撒冷,他们就打发巴拿巴前去看望他们。他们没有打发一个使徒到他们那里去,不是彼得和约翰去,乃是一个巴拿巴去;因为巴拿巴是一个希利尼的犹太人,不是在犹太地的犹太人。所以他们就叫巴拿巴去。

巴拿巴是一个好人,称为安慰之子,满了同情心。他不是去代表耶路撒冷的教会,把安提阿的教会放在耶路撒冷教会的底下。好像耶路撒冷是母会,安提阿的教会现在要来作女儿教会么?不是的。他们差巴拿巴差,目的是交通,不是控制。巴拿巴看见这一班人信了主,他看见神的工作,他心里非常高兴,他勉励他们要琱萿漲b基督里面。

然而,他觉得这个工作太大了,不是他一个人所能担当的。他就到大数,把扫罗找来了。他们有一年的工夫,天天在那里与他们一同聚集,把神的道告诉他们。所以圣经说:“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开始。”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当初教会开始的时候,在耶路撒冷的时候,那一些信主的人,都是犹太人,若不是希伯来的犹太人,就是希利尼的犹太人。虽然也有一些外邦人在里头,但是这些外邦人都是已经归化了犹太教。因此当初那班信主的人,都是犹太人。那么,从罗马帝国的眼光看来,他们认为说:这些信主的人人不过是犹太教里头另外一个宗派而已,好像法利赛的教派、撒都该的教派,现在又多了一个耶稣的教派。这是那时世人的领会。

后来,有外邦人信了主。世人不能称这一班人为犹太的一个教派;当时的人也不知道这班人是那种人。人都有一个天性,对任何的人、任何的事、任何的物,我们都要知道它的名字。如果你不知道它的名字,好像你捉不住它的一样。所以,当时世界的人看见这班信主耶稣的人,不知道他们是那种人;因看见他们与众不同,既与犹太人不同,又与外邦世界上的人也不同;他们的生活与犹太人不同,也与外邦人的生活不同;他们好像另外有一种的生活,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一回事情。

在“基督徒”这个名词还没有来到之前,基督徒乃是一个绰号,是世界上的人加给我们的。这绰号在他们的眼光里面,乃是个讥讽的话。当读使徒行传,你知道这班信耶稣人是什么人呢?这一班人是门徒,他们是跟从主耶稣的,所以当时的人就加给他们这一个名字。他们说:这些人是the

way,他们是那条路上的人。刚才所读的那些圣经,都给我们看见“信奉这道”的人,走这条路的人,因为他们的路与别人的路都不同,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世界完全不同。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今天乃是一条路。教会是一条路,我们所有的人都走在这条路上面。

教会的道路—是基督自己

因为神的旨意,不是要我们每一个人作一个单独的人;神的旨意,也不是要我们每一个人走我们自己个人的路;神的旨意,乃是要我们有一个团体的生活,要我们有一条同一的路;所以教会也是一个道路。教会不是一个道理,我们可以接受教会的道理;但是,如果你不走在这路上,教会在地上并没有出现,我们也没有活在教会的里面。教会有她一个特别的道路,我们是行走在那条路上的人。

究竟这条路是什么路呢?犹太人有他们犹太人的那条路。我们知道犹太教有他们特别的情形,他们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就是耶路撒冷;他们有一个固定的房子,就是圣殿;他们有一套律法,不单是神给他们的诫命,又加上了许多古人的遗传。他们也有祭司的制度,作为他们敬拜神的媒介;所以,他们有他们的一条路在那里行走。

1. 在身体里面,互相连络作肢体

但是,你看这班信主耶稣的人,他们没有固定的地方。我们的主耶稣不是对那个撒马利亚的妇人说吗?“你们敬拜神,不是在耶路撒冷,也不是在基利心的山上。你们要用心灵和诚实来拜神。”所以,他们并没有地点的;他们也没有一个建筑物,大家聚集在那里。当时在耶路撒冷都有过万的基督徒,他们怎么作呢?他们就在家里聚会。这里一家,那里一家,他们天天在家里聚集,用饭感谢主。

此外,他们也没有说,因为在家里聚会,所以每一个家就成了一个单位。若是这样,就把身体分开了;所以他们有的时候到所罗门的廊下去聚会。他们分开在各家,但他们是一个身体。他们虽然在家里聚会,他们还是一同聚在所罗门的廊下;因为他们是一个,他们不是分开的。耶路撒冷的教会是一个,耶路撒冷的教会不是许多的家,他们都是在一个身体的里面,互相连络作肢体。他们没有一个建筑物作他们礼拜的地方,他们也没有什么律法和规条,使徒们也没有告诉他们说:这是第十一条的诫命。没有这一些的规条。

很希奇,圣经里没有告诉我们应当怎样聚会;只有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给我们看见一点,教会是聚会的,常常聚会的。但是怎样聚会?没有规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律,就是圣灵生命的律。圣灵生命的律在我们里面,祂在凡事上带领我们。所以你就看见,我们与犹太教的那条路又是不同的。

同时,在教会里面,每一个人都是祭司,我们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是祭司,我们都可以直接到神那里去;我们都应当事奉神,我们没有居间的阶级。这个又与犹太教不同了。所以犹太人看着这些的人,便说:你们的脸,是犹太人的脸;但是你们的路,不是犹太人的路。你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所以,当时的犹太人就逼迫走在这一条路上的人;因为他们的路与犹太教的路,是完全不同的。

那么外邦人呢?外邦人有他们外邦人的路。以弗所书第四章十七至二十四节,保罗写信给以弗所的圣徒说:“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的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他们心地昏昧,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如果你们听过祂的道,领了祂的教,学了祂的真理,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所以我们看见外邦人的道路,乃是一个放纵私欲的道路。但是这一班信主的人的道路,不是这样,他们已经脱去了旧人和旧人的行为,他们的心志已经更新而变化,他们穿上了新人,他们是照着主的形像在那里变化。他们不是走属地的路,他们是走属天的路。他们不贪爱这个世界,他们是思想天上的事。这班信主的人的道路,因为与世界上的人的道路完全不同,所以世界的人要起来逼迫走这道路的人。正如圣经说:“因为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世界恨他们,逼迫他们。”

2. 基督是教会的道路—基督是教会的元首

弟兄姊妹!你在这里看见教会有一条的路,教会有一种生活的方式。这一个方式,是从生命里头出来的。这一个生活,乃是一个身体的生活,不是每一个人单独地过他基督徒的生活,乃是我们一同过一个同样的生活。这不是教训出来的,乃是从生命里头长出来的。不论在耶路撒冷也好,在安提阿也好,在以弗所也好,在洛杉矶也好,如果我们真正活在圣灵里,我们都是走同一的道路。这条路是属灵的,是属天的,是生命的;不是组织的,不是效法的,不是跟从人的。因为什么?因为基督是我们的道路。

所以你看见,当时的人为什么称这班信奉这道的人为基督徒了;因为他们开口是基督,闭口也是基督;他们聚集是基督,他们祷告也是基督,他们唱诗也是基督;他们活着是为着基督,不但为基督,是基督在他们里面,一切都是基督。因为大家都是基督,所以有一条路出来了。世界上的人看见这一班奇怪的人,又不属犹太,又不属外邦,这些人是什么人呢?他们说:这些是基督徒,是基督迷,他们完全被基督得着了,除了基督,他们什么都不在乎。

弟兄姊妹!这一个乃是基督徒,这一个是教会的道路。教会的道路,不是外面的,教会的道路是里面的;教会的道路,不是组织的,教会的道路是生命的;教会的道路,不是外表,教会的道路是实际。基督成为我们的一切,祂是我们的头;持定元首,全身就联络得合式,百节就各按各职,在爱中建立自己。这一个就是教会,这是教会的道路。

神在地上一直维持教会的道路—历世历代神在教会中作恢复的工作

当初的时候是如此,但很可惜,渐渐地,世界的东西进来了,犹太教的东西也进来了。当保罗在地上的时候,无论到那里去设立教会,他最大的难处,就是一班犹太化的人一直跟着他,一直跟到罗马的监狱,在那里告诉人说:“你们不单要信耶稣,你们还要行割礼,你们还要守律法,这样你们才是得救的,你们才是属于主的。”哦!弟兄姊妹!你看犹太教的东西,就进到教会里来了;后来世界的东西也进到教会里来了。

到第四世纪的时候,君士坦丁作了罗马的皇帝,他就采取基督教作国教,鼓励人受洗。如果他的兵丁受洗,要送他二套衣服和多少银子。那么谁不去受洗呢?既讨皇帝的喜欢,又得着衣服和白银;所以许多的人进入所谓的教会去。面对这么多人拥进教会来,怎么办呢?他们根本没有信主、根本还未得救、根本不认识主,有了那么多的人,那怎么办?惟有培养一班圣品人出来,好替他们包办一切属灵的事。

在异教里面,有许多节期,是他们大吃大喝的时候。现在这些所谓信了主,所谓进了教的人,看见在基督教里面什么节期都没有,也不守逾越节,就觉得无趣了。所以当时罗马教就把外邦的节期,都替它受一个洗,把那些外邦的节期变成基督教的节期,那样他们有机会可以大吃大喝了。弟兄姊妹!你就看见说教会变质了,也变形了,我们看见世界也进来了,犹太教也进来了,失去了主的见证。

但是感谢赞美主!虽然是这样,在历世历代,神仍在地上维持教会的道路,仍在维持教会的见证,如果你仔细读教会历史便可看见;从普通官方的教会历史,你看不见,你所看见的,反而是说:这个是异端,那个是异端。但是你仔仔细细去查这些异端的时候,你要看见他们其实是忠心于主话语的人,他们在那里维持着教会的道路(当然也有真的异端)。今天读历史,不要把所有的异端,都当作真的。那些所谓正统的、官方的教会历史,常常提到有一些的人,他们说这些人是异端;其实我们今天发现这些人,乃是承受当时使徒的教训和交通的人。

到了十六世纪,教会进入最黑暗的时候,人在教会里根本不知道基督。人以为说:要靠着自己好行为,才能上天堂。在那个时候,神就在地上作祂恢复的工作。这是历史上的改教,神使用马丁路得这一些改教的人,给他们看见人是因信称义。所以,“因信称义”的道理,就恢复过来。

到了十七世纪,在天主教的里面,也在所谓基督教的里面,有一班的人觉得说:今天教会都变成外面的一个组织了,他们失去里面生命的东西。所以,他们起来追求里面的生命。这是历史上一班被称为“奥秘派”的人。他们安静的,在他们里面与神交通。他们祷告不再念祷告文,不再念祷告珠,乃是从心里面来祷告。

到了十八世纪,又有新生铎夫和摩尔维亚这班人。他们乃是一班受逼迫的人,新生铎夫把他自己的房子打开,接待这班人。他们来自各种不同的背景,都爱主,但是合不起来。有一天,当他们在一起擘饼的时候,忽然神的灵充满他们,他们都被主的爱熔化,彼此相抱认罪。从那天起,福音就从他们中间出到全世界去。他们四个人中间,就有一个到外面去传福音;他们带着职业去,供养自己,来传主的福音。甚至有人把自己卖身作奴隶,以致能在奴隶中间传主的福音。

在十八世纪,有韦斯利约翰兄弟二人和怀特腓,这些人把“因信成圣”的真理恢复过来。怎么能成圣呢?不是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是靠着相信我们的主。

到了十九世纪,神就借着“弟兄们”起来一个大的运动。他们放下他们自己的地位,大家都称“弟兄”,他们中间只让圣灵带领他们。圣灵在那里,那里就有自由。神许多的真理,就重新恢复过来。教会的真理是从他们恢复的,耶稣再来的真理也是他们恢复的。在那个时候,“开西的聚会”也开始了。那是讲到得胜,怎样过得胜的生活。

到了二十世纪,在二十世纪初叶的时候,五旬节派就起来了,把圣灵的恩赐恢复过来。虽然有许多的混乱,因为不认识十字架。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是在那个时候把圣灵的恩赐恢复过来。

到了六十年代,“新灵恩运动”起来了。我们也不能不承认说:这一个是神的一个恢复工作。但是很可惜的,也是因为不认识十字架,所以产生许许多多的混乱。前几年,在这个新灵恩里一位领袖与我交通,他告诉我说:他们中间的难处,就是因为他们不讲“十字架”。

在二十世纪的时候,神在英国借着史百克弟兄,把“神永远的旨意”向我们显明,把“教会属天的原则”向我们打开。我们也不能不说:在中国神借着倪柝声弟兄,把教会在地上实行的道路指示我们。

弟兄姊妹!在每一个世纪里面,虽然外面已经落到世界里面去了;但是,神总为着自己,维持祂的见证。总有一部分少数的人,在那里得着启示,肯出代价,要回到圣经里去,要回到主里面去,他们在那里为主作见证。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些真理的恢复,不过是外面的事。

什么是“真正的恢复”呢?当这些人看见一个真理的时候,不是他们发现一个道理,乃是他们遇见了主,主遇见了他们。当主遇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看见了一个真理,他们就传扬这一个真理。但很可惜,人总是接受这个真理,却没有碰到基督。所以结果,在他们那一代,乃是活的见证,到了下一代,就变成了一个遗传。在他们乃是有启示的,在下一代乃是听来的;在他们那一代,乃是出代价的,在下一代,不需要代价的。

在他们那一代,乃是碰到基督,这个真理对他们来说,是基督,不是道理,所以在他们生命上面是有转机的。但是后来的人,只是接触这些恢复的真理,他们没有接触真理背后的主。所以,一个运动起来,这个运动不久就变成一个遗传。所以真正的恢复,乃是重新发现基督是谁。真正的恢复,乃是重新发现基督。

当你重新发现基督的时候,基督是你的,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都是你的。当每一次,你发现祂的时候,在你里面就有一个生命的变化,在你前面就有一条可走的路。今天许多弟兄姊妹没有路走,走投无路,是为什么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教会的真理,乃是因为他们守住真理的字句,他们没有碰到基督,他们没有看见:不是外面这些的教训,不是外面的作法,乃是里面的基督。如果他们能与基督接触一下,如果他们能追求基督自己,忘记外面这些东西,追求主自己,与主相交,让圣灵把这位基督向他启示,他怎么说没有路走呢?基督就是道路。

教会的道路,乃是基督自己。感谢赞美神!我们有路可走,我们也蒙神的怜悯,愿意走在这条的路上。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一个是神在末后的时代,祂要继续维持祂的见证,愿神怜悯我们,我们乃是走在这条路上的人,我们没有许许多多的路,没有韦斯利的路,我们也没有加尔文的路,我们没有史百克的路,我们也没有倪柝声的路;我们的路,乃是基督自己。个人是如此,教会也是如此。愿基督成为一切的一切。

 

祷告:主阿!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你,因为你说:你就是道路。主阿!我们何等愚昧,我们总是在那里找路。为我们个人属灵的生活,我们在你之外找路。为着教会的生活,我们也在你外面找路。主阿!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我们要回到你那里,你是我们的道路,感谢赞美主!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一九九七年七月在洛杉矶所释放的信息

── 江守道《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