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基督是复活和生命

 

读经:约翰福音十一章二十五节

“耶稣对她说,我是复活和生命。”(照原文直译)

 

{\Section:TopicID=159}主所作的与主所是的】约翰福音第十一章给我们看见,主耶稣如何赐生命给一个已死的人,换句话说,主耶稣如何叫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从死亡里复活过来。主能叫死人复活。主叫一个死人复活了。但是,主耶稣在这里不是说“我叫死人复活”,乃是说“我是复活”。祂说了这话,等一等祂叫人复活了。那一天马大在那里,马利亚也在那里,照着她们的心情,好像主耶稣更合适的说法是:“你的兄弟死了不要紧,我能叫他复活。”我们欢喜听这样的话。我们所羡慕的,我们所盼望的,就是神能替我们作什么。许多时候,我们的祷告,我们的盼望,我们在神面前的等候,就是要得着一句话说:主能替我们作什么。但是,主在这里特别要我们看见的,不是祂能作什么,而是祂“是”什么;祂的所能根据于祂的所是。我们看马大,她本来就相信主的能力,她对主说:“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马大相信神的能力,马大也相信主耶稣的能力,可是马大还没有看见主自己就是复活,就是生命。我们要看见,一切神所能作的,都包括在神所“是”的里面。人所以得不着神的能力,乃是因为不知道神是什么。凡来到神面前的人,应当相信神“是”,也相信神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来十一6)。因为神所有的能,都是根据于神的“是”。

      主耶稣在这里所要告诉我们的事,不是说祂能保守一个人的生命,乃是说祂自己是生命;不是说祂能叫死人复活,乃是说祂自己是复活。我们要求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能看见主是什么。我们必须看见,在神的面前,基督是我们的事物。我们有了这一种的认识,才能在属灵的事情上有真实的长进。我们要知道,在神面前没有别的事物,在神面前的事物,就是基督自己!我们能不能在属灵的事情上长进,就是看我们能不能真的摸着那一个属灵的实际,就是看我们是认识神所作出来的一件一件事呢,或者是认识神的自己。

      约翰福音第十一章不是说出主耶稣叫拉撒路复活,而是说出主耶稣在拉撒路身上是复活。弟兄姊妹,你看见这里的不同么?主就是复活。主在拉撒路身上是复活,拉撒路就复活。不是主把一件叫作复活的东西给拉撒路,乃是主在拉撒路身上成了复活。换句话说,主作了什么,那还是这件事的表面;主自己是什么,那才是这件事的实底。我们不是说主耶稣没有叫拉撒路复活,乃是说主耶稣在拉撒路身上是复活,所以拉撒路就复活。

      我们要记得,神在基督里所作的一切事,都是在这一个原则里。主在我身上是那一个,所以就有那一个;先是“是”,然后才“有”。许多基督徒把赐恩者与神所赐的恩分开来讲。可是有一天我们会找出来,赐恩者就是神所赐的恩赐。神不是把许多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神是把主耶稣自己给了我们。所以一切属灵的东西,凡神所赐给我们的,都是基督自己。神不是把零零碎碎的东西给我们,神所给我们的力是基督自己。有一天神要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一切都在基督里。我们能看见这一个就好了。

      主在这里宣告祂自己是谁,祂说:“我是复活和生命。”祂就是复活,所以其后的拉撒路复活不成问题。我们相信,主叫拉撒路复活,重点是在叫人认识主的自己。拉撒路得着复活还不是一件顶大的事,认识主耶稣是复活那才是大事。很多人能相信主耶稣是赐生命者,但是,相信主就是生命,那是另外一件事。祂不只是赐生命者,祂也就是生命;祂是赐生命者,祂也就是祂所赐的生命,祂就是那一个生命。祂不只是叫人复活的主,祂也就是那一个复活。当你摸着那一个的时候,你立刻看见,在基督里的就都是活的。神赐给人的就是基督。我们盼望,最少有一线的光照在我们里面,叫我们能认识主是一切,能认识主是这样的主:祂是赐恩者,祂也就是祂所赐的恩。我们的主说:“我是复活和生命。”复活和生命包括了全部圣经,认识复活和生命是一件大事。我们现在先要来看什么叫作生命。

 

{\Section:TopicID=160}基督就是生命】在伊甸园里,我们看见神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那一个人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得着生命,一个可能是死亡。人如果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结局就是死亡;人如果吃生命树上的果子,就得着生命。神创造的人是好的,但是还有一个需要决定的问题,就是生命和死亡的问题。在那里人会思想,人会活动,但是还没有生命。我们不是说人不是活的;以人天然的生命来说,人是活的;创世记二章七节已经说人是活着的魂了。不过以生命树所代表的生命来说,人还没有生命。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生命,就是指着生命树所代表的那一个生命说的。在创世记第二章的时候,人虽然活着,但是,人没有生命。人有好的思想,人也有好的感觉,这两个是人魂中最主要的成分,但是,人还没有生命树所代表的那个生命。所以我们就知道,生命是比感觉还要深的,生命是比思想还要深的。

      在基督教里,什么都有假冒,有假的悔改,有假的认罪,有假的得救,有假的热心,有假的爱,有假冒的圣灵工作,有假冒的圣灵恩赐,什么东西都有假冒,甚至于连生命也有假冒!有许多基督徒,以为好的感觉就是生命,以为空气顶热闹,声音顶响亮,就是满有生命。你如果问到他什么是生命,他不会把生命和感觉分开,他总是把生命和感觉连在一起。岂知生命是比感觉还要深的。另外有一班基督徒,他们不是把感觉当作生命,却是把思想当作生命,意思就是说,在讲的道里面,有够多的思想叫你去想,有够多的话语叫你发生兴趣,有够多的理论叫你钦佩,他们以为这个就叫作生命。但是有学习、有经历的人要告诉我们,生命是比感觉更深的,生命是比思想更深的。生命也不是动作。不是说人很活泼,很起劲,很会活动,就叫作生命。这不过是行为,这不是生命;这是人在那里作,不是人在那里活出生命来。我们并不是说,生命里面没有思想;也不是说,生命里面没有感觉;也不是说,生命里面没有行为。我们是说,生命不是感觉,也不是思想,也不是行为。你听见同样好的话,但是在一个人身上,你能说是生命,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你只能说是思想。你在一个人身上看见的是激动的感情,同时你在另外一个人身上能碰着生命。有许多弟兄,以为在他里面有某种感觉的时候,那就是生命,但是,有学习的弟兄就知道这不是。有许多弟兄,以为在他里面有某种思想的时候,那就是生命,但是,有学习的弟兄就要说这不是。有两个弟兄,对于同样的一段圣经,有同样的看法,有同样的解释,但是顶希奇,有经历的基督徒会觉得他们不一样──一个有思想,也有生命,一个不过有思想而已。不错,在许多时候,你碰着生命,也碰着思想,这是事实;但是,你不要以为碰着思想就是碰着生命。这完全是两件事。许多人以为你是那样说,我也是那样说,所以我们是一样的。其实不然。可能在一个人身上是思想,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不是思想,而是生命。生命比思想要深得多。生命是比好的思想还要深的东西。主说:“我就是生命。”生命是主自己。生命不是在基督之外的什么东西。如果是东西的话,就是死的,就不是生命。有许多基督徒所说的生命,都是他们自己所能拿出来的东西;但是,主告诉我们,祂自己就是生命。

      我们对于这一个问题,真是要求主施恩,我们才能够知道一点。思想,我们能说这个叫作思想;感觉,我们能说这个叫作感觉;行为,我们能说这个叫作行为;但是,什么叫作生命,我们没有法子说,我们没有话语说得清楚。我们只有求主给我们看见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弟兄姊妹,有一天主给你看见了,你就自然能知道什么叫作生命,你就自然能摸着主。

 

{\Section:TopicID=161}基督就是复活】我们再说到什么叫作复活。遇见了死而还存在的,那个叫作复活。经得起死的,耐得起死的,那个叫作复活。人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就有了死亡,人就经不起死。一切到坟墓里去的人,从来不回头,一次去,就永远不回来。在整个宇宙里,在这么多人之中,惟独有一位到死里去了又从死里出来,这一位就是我们的主。主说:“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7~18)。主是复活的主。复活就是能经过死而不被死所拘禁。圣经里用“拘禁”这一个辞来描写死亡的权势,拘禁就是扣住了不放你出来。人一到死里面就不能再出来。死亡能拘禁所有丢到那里的人,但是死亡不能拘禁祂。这个叫作生命,这个也叫作复活。复活就是经过死又起来的生命。我们的主耶稣就是生命,祂曾死过,曾到阴间去过,曾到死亡最深的地方去过,但是死亡没有法子拘禁祂,死亡没有法子留住祂叫祂一直死。祂从死里出来了!生命从死里经过而没有被死所拘禁,这就叫作复活。

      复活就是说,一个生命有死的记号,但又是活着的;是活着的,但是又已经有了死的记号,这一个叫作复活。

      有许多人问,为什么在约翰福音第二十章里记着说,当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主的手上还留了钉痕给多马去摸,主的肋旁还留了枪伤给多马去摸呢?我们要知道,就是这一个叫作复活。主耶稣不是要多马看见祂没有受伤过,主耶稣不是要多马看见祂没有死过;主耶稣是要多马看见祂受过伤,现在又活着,主耶稣是要多马看见祂曾死过,现在又活了。主耶稣身上有死的记号,但又是活着的,这就叫作复活。

      今天在我们身上也是这样。在我们身上有许多东西都没有死的记号,这就不能叫作复活。必须有死的记号,而又是活着的,这才叫作复活。你不要以为有口才,有聪明,有才干就行。你可能有口才而没有死的记号,你可能有聪明而没有死的记号,你可能有才干而没有死的记号。人在我们的口才里看得见看不见死的记号,人在我们的聪明里看得见看不见死的记号,人在我们的才干里看得见看不见死的记号,就能断定这一个有没有复活。一个弟兄可能很有才干,很能办事,好像他很活,但是,他是那样相信自己,他是那样以为自己是不会错的,他是那样以为事情摆在他手里是必定作得好的,他这个人就是没有死的记号,在他的才干里没有死的记号。这一个人很相信他自己,这一个人很倚靠他自己,这一个人很有把握,这一个人很有力量,但是在他身上没有死的记号。不是说复活的人就没有能力,乃是说在复活之人的能力里有死的印记在上面。他能作事,但是不敢倚靠自己;他能作事,但是失去了那种把握;他能作事,但是自己的那个能力变作软弱了。这个叫作复活。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教会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二3)。这是一个认识神的人所说的话。何等可惜,在基督徒中间刚强的人太多了!有把握的人太多了!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他说他“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竞”。在他的身上有死的记号,有死的印记。

      所以,复活是与十字架分不开的。十字架是有所除去。许多出乎我们自己的东西,经过十字架是不能再起来的,是已经在死里面失去的。经过死而还能存留的,有死的记号而还活着的,就是复活。复活必定经过死,经过死必定有所除去,有所失去。弟兄姊妹,你如果真看见什么叫作复活,你也就看见什么叫作十字架,看见十字架那一个除去的力量。你如果真知道什么叫作复活,你就要看见,有许多东西在你经过十字架的时候就失去。你如果真知道什么叫作复活,你这一个人要成功另外一个人,有许多东西要从你身上脱掉。只有有生命的才能复活,没有生命的就没有复活的可能。比方:我们把一根木头截作一段一段,拿一段来埋在地里,过些日子,它就朽烂了,毫无用处。我们再把一棵树的枝子剪一枝下来栽在地里,过些日子,它发芽了。你看见一个朽烂了,一个会发芽。凡是死的,就都要朽烂;凡是活的,就是经过死还要复活。所以,主耶稣的复活,是根据于主耶稣的生命。因为在祂里面有一个不能死的生命,所以死没有法子拘禁祂;因为在祂里面有一个是不能死的,所以就是把祂摆在死里,死都被祂摔掉了。我们要记得,当我们在经历上经过十字架的时候,许多东西都要留在死里没有法子出来,只有出乎神的才能复活。当你碰着十字架的时候,你就被减去。十字架是一个大减去,十字架减去了许多东西。

      有许多弟兄姊妹常常问说:“我怎么知道我死了没有?我怎么知道主在我里面用十字架作了工没有?”要知道这一个很简单。如果主在你身上作了工,你就失去许多东西。如果你自从得救以来直到今天,你就是那么一回事,就是那么富足,这就告诉你,十字架在你身上没有作过工。如果十字架在你身上真的作过工,你就要看见,主在你身上作了一次大减除的工,主在你身上作了一次大扫除的工。这样的结果是:本来你所能的,现在不能了;本来你所行的,现在不行了;本来你有把握的,现在没有把握了;本来你很大胆的,现在你怕了。这才证明主在你身上作了事。在你身上如果有复活,就必定有许多东西留在坟墓里,因为有许多东西,是经不得死的,一切在亚当里的东西,一经过死就再不能活了。复活的,就是主的生命经过了死还能再出来。有的东西在经过死的时候失去,但是,主又叫我们得着。好比你从树上剪下一根枝子的时候,它好像死了,但是你把它栽在地里之后,过些日子它又长出来了,这就是复活。我们所说有死的印记在身上,不是说从今以后不会说话,不会行事了,乃是从今以后说话行事的时候,没有那样随便,没有那样自恃了。人如果被神摸着过,被十字架对付过,就又软弱,又惧怕,又战兢,就不敢那样说“我会”、“我能”、“我行”。从今以后,他也作事,但是作的时候他惧怕神;他也走路,但这一个走是跟从神的走,像亚伯拉罕那样一步一步跟从神往前走。在这个人身上,你看见有十字架的记号。这一个人是被神扎过,被神刺过的人,这一个人不像从前那么完整,在这一个人身上已经有了死的记号了。这一个叫作复活。

      今天神是在复活里与人来往,但是,这一个复活包括了十字架。所以我们要看见,我们没有一件东西是能不经过死而与神发生关系的。所有出于天然的都得经过死。你如果没有死而复活,神就不能在复活的那一边和你来往,神就不能在复活的那一边和你接触。所以我们必须经过死而复活。我们所得着的生命是复活的生命,我们所有的一切,凡与神有关系的,也都得复活。

      在属灵的事情上有一个难处,就是人常常拿天然的东西来事奉神,而很少有复活的东西来事奉神。很多人有热心,但很少人有复活的热心,就是那一个热心是经过死又活过来的。许多热心都是第一次的,不是第二次的。我们能看见许多弟兄很殷勤的作事,很有才干,但是,那一个才干是第一次的才干,不是第二次的才干,是没有经过死的。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是凭着天然的东西而活着,这不是复活。

      有的人问什么叫作基督的身体。基督的身体没有别的,就是见证基督复活的地方。换句话说,若不是复活的,就一点也不能在基督的身体上有分。教会不是你也拿一个东西到这里面来,我也拿一个东西到这里面来,你把你的小聪明拿到这里面来,我把我的巧妙手段拿到这里面来。教会不是你也贡献一点天然,我也贡献一点天然。教会是把天然的都关在外面,教会只能接受复活的东西。什么时候天然的一进来,教会就不成为教会了。在教会里,不能有不是复活的东西。有许多弟兄在那里问教会怎样才能合一。我们要知道,用人的方法来合一是不行的,必须神的儿女们认识十字架,对付肉体,对付天然,才能使教会合一。人如果不认识十字架,那就什么方法都没有用处。教会如果用手段,如果用人的方法,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教会里面不能有肉体,教会里面不能有天然;把肉体带进来,把天然带进来,教会就不成其为教会了。教会需要人有贡献,有用处,但是要有死的记号在他身上。有用处,又有死的记号在他身上的,这一个叫作复活。我们必须看见,主不只自己复活,祂还要一个复活的教会。

      我们要有这样的经历,就必须仰望神在我们身上作工。许多的道理也许我们都听熟了,但是,主如果没有在我们身上给我们一次基本的击打,我们这个人就还是老样子。有的时候,我们跌了一跤,我们觉得痛,但是只痛了几天,或者只痛了几个月。如果我们受过神一次基本的破碎,一次够深的破碎,那么就不会只痛几天或者几个月,而是一辈子都有那个伤痕,一辈子在神面前都是瘸腿的,一辈子都有十字架的记号在我们身上。保罗那一次在路上看见了异象,等到多少年之后,他还作见证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廿六19)。主如果有一天怜悯我们,厉害的击打我们,我们的自己就不能再起来,那一个伤痕就要一直留在我们身上。在复活的基督身上,还摸得出祂手上的钉痕和肋旁的枪伤;在今天所有认识主的人身上,在那得着主作个人复活的人身上,这一个伤痕也不能过去,这一个伤痕叫他再没有胆量来自夸,再没有胆量来自信,再没有胆量说有把握,再没有胆量说有能力。一次被主打倒了,就再也不能爬起来。盼望在我们身上,越过越看见十字架的痕迹。不是伪装、不是假作,伪装、假作没有用处。凡是自己在那里作的,作了一下就忘记了。如果有一次摆在祭坛上,被刀杀过,那就不能再起来了。你如果经过一次基本的击打,你就会真的看见你不能,你没有,你完了。在你身上如果有一个死的记号,那一个记号就说明你认识复活。认识十字架,就认识复活。经过十字架还能留着的,那一个叫作复活。哦,有许多许多的东西,一经过十字架,再也不能起来了,过去了,永远过去了。能够经过十字架的,那个叫作复活,那个才有属灵的价值。有许多东西,进到坟墓就留在坟墓里,那是死的东西;可是有许多东西经过了坟墓又被带到这一边来,身上带着十字架的记号,这就叫作复活。

      我们要求主叫我们真认识基督作我们的复活;求主叫我们不只认识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并且认识基督作我们的复活。但愿主把我们自己许多的东西都减去。但愿主不只叫我们得着生命,多得着那出乎主的,并且减去我们所不该有的。许多时候,我们还循着天然活着,我们还没有受到神的破碎,我们还没有看见神的管教,我们还没有认识十字架。所以要求主怜悯我们,但愿在我们身上,天然的越过越减去,复活的越过越彰显。但愿生命和复活在我们身上是事实,而不是理想。什么时候,当我们自己的手伸出来的时候,但愿主给我们看见,这里面没有复活,这里面所有的是天然,是肉体。求主藉着复活给我们看见肉体。如果我们不能看见,求主怜悯我们,施恩给我们。阿们!―― 倪柝声《基督是一切属灵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