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义

 

读经:罗马书三章二十一至二十八节、三十一节

“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妤在今时显明祂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既是这样,那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用何法没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吗?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

 

      我们每次想到我们自己是怎样得救的,我们都知道是因为神爱我们,同时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事:是神预备了一个救恩给我们,但这是很不容易预备的。为什么?因为神有神的性情,神有神的道路,就像人有人的性情,人有人的道路一样。人的道路就是人作事的方法、作事的习惯;人的道路是与人的性情发生关系的。神也有祂的道路。神作事有一定的规矩,有一定的手续,有一定的方法,这就叫作神的道路。在圣经中给我们看见,神的自己就是神的荣耀,神的性情就是神的圣洁;在圣经中也给我们看见,神的道路就是神的义。

      神的义,就是神作事的方法。每一个人作事都有他的方法,都有也的特点;你只要看他所作的事,就知道他这个人了。比方,某人作事是非常彻底的,手续是非常清楚的,什么时候你看见一件事是他作的,你就知道这件事必定不会随随便便的,必定是又可靠又清楚的。人作事各有各的特点,你一看见那一个特点,就知道这必定是某人作的事,因为别人不是那样作法。祂也是这样,神作事也有祂的特点,那一个特点就是神的道路。神的道路是与祂的自己发生关系的,是与祂的性情发生关系的。神的道路就是义。神不能作一件事是不义的。神作事非作到义不可。

 

{\Section:TopicID=192}神的救法必须合乎神的义】这样,神要拯救我们就有问题了,因为神一面要救我们,另一面祂又不能作与祂的道路相反的事。我们知道,人作一件事不能与他自己的性情相反。如果他所作的和自己的性情相反了,他就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不舒服。神作事也是这样,不能违反祂自己的性情。不错,神是爱,神知道人可怜得很,非救不可,但是,神要作得祂自己称心才行。神救我们,还得作到一个地步,就是救了我们之后,不会违反祂自己的道路。

      我们今天所得着的救恩,到底神称心不称心呢?神是称心的。这一个救恩是神看为对的。我们人得着恩典,当然是高兴的;可是,神给我们恩典,神还得叫祂自己高兴才可以。神不能因为救我们的缘故而在那里说:唉,这不是我所要作的事,不过为着他们的缘故,我姑且如此作而已。神有神的性情,神有神的道路,神作事要作到一个地步,祂自己要觉得满意,祂自己要说不错,祂自己要说好。我们知道,神在修造地天的时候,除了造空气的那一天,因有别的原因,祂没有说好之外,祂对于每一天所作的,祂自己都说是好的。如果不好,那就算不得神作的了。神作事有一个特点,神有一个特殊的手续、特殊的道路,就是无论作什么总是完全公义的;如果不义,祂就不喜欢。

      神是公义的神,因此,神要定一个人的罪是容易的事,神要赦免一个人的罪却不是容易的事。比方:有一个很公义的人,他看见某人有罪,他按着公义审判某人,这是很容易的事;如果他要赦免某人,这可不容易。谁有罪,谁灭亡,这样作,神的性情能够显明,神的义能够显明;谁有罪,神要赦免他的罪,这样作,神的性情就很难显明,神的义就很难显明。一个人到神面前去,神问他有罪没有,他如果说有罪,那他就应该灭亡,这是很公义的。如果神随随便便的赦免了他的罪,这公义不公义?这是不公义,神不能这样作,神不能作不义的事。

      我们必须记得,当神替我们预备救恩的时候,好像神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一面要叫人的罪得着赦免,另一面祂所作的事又要与祂自己的性情相合。这可难了。神如果不按着公义,那快得很,赦免就是了;神如果不赦免我们的罪,那也容易,叫我们灭亡好了,简单得很。神在这两条路中间拣选任何一条,都很容易。可是神不走这两条路。我们有罪,应当灭亡,神要救我们,又不可不义,这四者合在一起就难了。神要救我们,但是神又不能将祂的义放松一点。一面神要救我们,另一面神又要作得公义;一面神要怜悯我们,另一面神又要审判我们的罪;一面神要救我们,另一面神自己又要持守公义。按着我们人的话来说,神是立法的,神又是执法的。我们想想看,这样一位既是立法者、又是执法者的神,要怎样作,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既救了人,而又是公义的?所以神在为我们预备救恩的时候,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合乎祂的义。祂要给我们看见,祂赦免我们是完全公义的,祂不是随随便便让我们过去的。

 

{\Section:TopicID=193}赦罪的合法】为此,神必须有一个方法,一面能赦免我们,另一面又是合乎祂的公义的。神能守祂自己的法,神能执法,同时神又能赦免我们,这就叫作神的恩典。神的恩典就是说,神的律法都遵守了,而我们还是得救的。救恩就是神仍然公义,罪人还是得救。我们要知道,神不只要拯救我们,并且要很公义的拯救我们。神不肯替人作一件事,叫人口里虽然不说,心里却在那里批评祂。神不愿意把人救来了,却叫人批评祂这件事作得不公义。无论如何,神作事是公义的,神要救人救得顶公义,救得叫人无可批评,叫人没有话说。还不只,神拯救我们,不只要给我们人看见祂是公义的,祂也要叫魔鬼没有话说。如果神救了人,魔鬼看为不对,魔鬼看为神是不义,神就不能这样作。所以神拯救我们,必须叫我们人没有话说,也必须叫魔鬼没有话说。还不只,神还要救人救到一个地步,叫祂自己也没有话说。我们作事,要作到别人没有话说,自己也没有话说,那才是真的没有话说。神拯救我们也是这样,祂要叫人没有话说,叫魔鬼没有话说,叫祂自己也没有话说。神拯救我们,要叫我们看是对的,要叫祂的仇敌魔鬼看是对的,也要叫祂自己看是对的。神拯救人并不难,问题就在要拯救得公义。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神拯救人是拯救到一个地步,叫得救的人没有话说,叫不得救的人没有话说,叫魔鬼没有话说,连神自己也没有话说。这一个叫作救恩。救恩就是神用祂的公义来救人。所以救恩是神的杰作。

      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因着恩典得救的。我们更要知道,神的恩典是受神的义的支配的,可以说,神的恩典是从神的义的管子里流出来的。不错,人需要得救,因为人有罪;但是,有罪就应当受罪的刑罚,神不能随随便便赦免人的罪。我们想想看,假如有人捉了一个罪犯,送到法院里去,审判官能不能说:“为着他母亲年老的缘故,放他走吧。”或者说:“为着他家里有三岁的孩子,所以放他走吧。”如果这个审判官是这样的话,他的心也许是好的,但是他不义。他用不义的方法来作“好事”,那是不对的。神是要公义的来作好事。不错,我们需要神赦免我们的罪;但是神不能作不义的事。神必须有一个方法,一面叫我们得着好处,一面祂自己又没有不义。我们的神没有一件事可以不义,在救人的事上也不能不义。所以,神必须用公义来拯救我们。那么,神怎么作呢?神用十字架。我们要记得,如果神没有公义,十字架是累赘的东西。神爽爽气气的赦免人好了,为什么要用十字架?不讲公义,就用不着十字架。但是,神是公义的神,所以非有十字架不可。十字架的意思就是说,神知道我们有罪,神也知道我们的罪应当受审判,受刑罚,神知道祂要救我们还得满足律法的要求,所以神藉着十字架替我们满足了律法的要求,十字架就是神替我们所出的代价。

      二十年前,有一个传道人向一班女学生传福音,他讲到神的义。他说,神爱我们,神喜欢赦免我们,神喜欢拯救我们,但是神的拯救总得公义才可以。人有罪,有罪应当用受刑罚来赔偿。神要我们用十字架向祂的律法赔偿,祂才能很公义的救我们。多数的学生听了这话不懂,他就说一个比喻:在那里的桌子上有一个很大的花瓶。他就问那个校长说:“你们学校里如果有人打破了公用的东西,怎么办?”她说:“要赔。”他说:“这个花瓶总值得五块钱吧,如果有一个学生把这个花瓶打得粉碎了,学校要不要她赔?”她说:“学校的章程是非赔不可。如果有人打破了花瓶可以不赔,那么以后有人打破了玻璃窗也可以援例不赔了;这样,章程就等于具文,没有用处了。”这就是说,不只学生有遵守章程的责任,并且校长也有遵守章程的责任。不要让学生打破东西,是校长的责任;打破了东西要赔,也是校长的责任。那个学生把花瓶打破了,她就必须照章赔偿。但是,假如那个学生经济的力量有限,赔不起,这样,校长怎么办?要她赔,她赔不起;不要她赔,又不公义。如果校长一面要爱怜她,赦免她,另一面又要顾到公义,遵守学校的章程,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拿出五块钱来送给她,并且对她说:“你打破了花瓶,你必须赔,你把这些钱拿去赔好了。”这样,按着公义来说,打破了东西要赔,现在赔了钱,就满足了章程的要求;按着爱来说,挍长甘愿拿出钱来给她赔,这是校长爱的流露。这就是十字架的意义。神的义是要求说,犯罪必须受刑罚。我们呢,好像那个学生一样,罪犯了,赔又赔不起。神呢,不能不义,不能随随便便让你去。所以,神预备了一个十字架,十字架就是我们犯罪的人当受的刑罚。凡肯藉着十字架来到神面前的人,都可以很公义的得救,像那一个学生很公义的得着赦免一样。

      我们的神一面要拯救我们,一面又不能不义,所以祂将祂的儿子赐给我们,叫祂的儿子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我们犯了罪该受刑罚,但是,我们有十字架,我们可以把十字架拿来给神。神没有给我们十字架的时候,神如果要刑罚我们,我们没有话说;但是,神已经将十字架给了我们,神就不能不赦免我们的罪,神就不能不悦纳我们。我们要记得,自从有了十字架之后,我们的得救乃是凭着神的义。没有十字架,我们就不能得救,因为神不能不公义;有了十字架,无论如何,神没有法子不救我们,因为我们的得救是公义的,完全是公义的。因着主耶稣为我们受了当受的刑罚,所以我们的罪就得着了赦免,这是完全公义的。神不随随便便的赦免我们的罪,神是按着公义的手续来赦免我们的。

 

{\Section:TopicID=194}坦然无惧来到神前】一个基督徒作得好不好,就在乎他明白不明白神的义。许多人作基督徒作得不清楚,就是因为他以为他的罪得着赦免只是神怜悯他,神看他没有办法所以赦免他,却不知道是神的义叫他得着赦免的,所以他有的时候觉得神是赦免了他,有的时候又不觉得神是赦免了他。但是,我们要记得,神已经将祂的儿子赐给我们,叫祂替我们受了罪的刑罚。所以圣经说,我们靠着祂的血,能够坦然无惧的来到神面前(来十19)。我们感谢神,赞美神,因为祂将祂的儿子赐给了我们,神没有将拿撒勒人耶稣赐给我们的时候,神赦免我们或者不赦免我们,有祂的自由。但是,神既然将拿撒勒人耶稣赐给我们了,我们靠主耶稣基督到神面前去,神就不能说这算不得数,神就不能不赦免我们。凡靠着基督耶稣到神面前来的人,神是没有办法不赦免的。阿利路亚!凡靠着基督耶稣到神面前来的人,神没有办法不赦免。神既然将基督耶稣赐给了我们,我们靠着祂到神面前来,神高兴也得赦免,不高兴也得赦免。阿利路亚!我们今天到神面前来,不只是因着神的爱,并且是因着神的义。

      我们必须记得义的紧要,义叫我们在神的面前有胆量。我们今天不是看神高兴不高兴赦免我们,我们今天不是看自己的感觉觉得神赦免不赦免我们,我们今天乃是靠着神不能改变的义。神已经将基督耶稣给了我们,我们现在靠着主耶稣来到神面前,神就没有法子不赦免我们,因为神不能不义。我们凭着神的话敢说,凡靠着基督耶稣到神面前去的人,神没有法子不赦免。在拿撒勒人耶稣没有死的时候,也许还可以想象神要赦免就赦免,不要赦免就不赦免。但是,拿撒勒人耶稣已经替我们死了,我们靠着基督耶稣到神面前去,神就不能不赦免我们,神总得赦免我们。我们凭着义来到神面前,神没有法子不赦免。

      我再说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主日学的先生,问两个小姊妹是怎样得救的。姊姊站起来说:“感谢神,因着神的恩典,我得救了。”接着妹妹就站起来说:“感谢神,因着神的公义,我得救了。”姊姊用手臂碰妹妹一下,说:“不,要说因着神的恩典我得救了。”妹妹圣经很熟,就背了一节圣经,就是约翰一书一章九节:“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神的话告诉我们,我们的罪得着赦免,我们的不义得着洗净,是因着神的公义。这个妹妹的见证是很有胆量的。

      我们要说,从来没有一个认识主的人到神面前去是发抖的。我们想想看,挪亚会不会在方舟里面发抖,还怕方舟会沉到水底去?以色列人的长子会不会在涂血的房子里发抖,还怕天使弄错了会杀他?我们要记得,神一点不是随随便便的赦免我们,神乃是很公义的赦免我们。这一个赦免与神的性情是相合的,这一个赦免是完全公义的,这一个赦免摆在人面前是没有话说的,这一个赦免摆在魔鬼面前也是没有话说的,这一个赦免摆在神面前,神自己也没有话好说。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能欢喜快乐,能有把握,能一点都不惧怕。凡藉着十字架来到神面前的人,是脱离了定罪、也脱离了审判的人。不管是刚信的人也好,是早信的人也好,我们每一次想到救恩,每一次想到义,我们都能够立刻赞美!神是很公义的救了我们,我们要赞美祂!

      感谢神,我们是因着神的义得救,我们是因着神的义得着赦免。我们靠着主耶稣来到神面前,一点都不必惧怕。我们要记得,是神的义救我们,是神的义叫神不能不接受我们。我们要说:“神,我感谢你,赞美你,因为主耶稣的缘故,你不能不接受我。你如果不将主耶稣给我,我只能站在门外求;你现在已经将主耶稣给我,我就非进到里面来不可。”神将主耶稣给了,我们,阿利路亚,主耶稣基督已经是我们的了,所以圣经说,要坦然进入至圣所。所有疑惧的态度都是错的。所有接受主耶稣基督的人,都要对神说:“神,我感谢你,赞美你,因为你是公义的,你的公义叫我得着了赦免。”我们作基督徒能不能作得好,就看我们对义是怎样看法。我们要彻底看见,神赦免我们不只是恩典,并且是义。我们要感谢神,赞美神!

一 当我有罪充满痛苦,

   正义要求我受审判;

  当主流血为我救赎;

   正义要求赐我平安。

二 乃是正义将我救主

   赶上十架忍受审判;

  也是正义将众罪徒

   赦免,称义,并赐平安。

三 正义要求帐须清偿;

   当帐已经清偿之后,

  正义又求已偿的帐

   不得再偿,不得再收。

四 自从我主一次流血,

   神不能再要祂受钉,

  也不能再要我解决,

   只能将我赦免洁净。

五 从前我听神是正义,

   我便害怕逃匿不迨;

  现今正义一被提起,

   我反感觉宝贝可爱。

六 自从我识神的正义,

   我更明白神的恩典;

  前者使我何等安息,

   后者使我充满安慰。

―― 倪柝声《基督是我们的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