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见证

 

读经:诗篇一百十九篇一百二十五节

“我是你的仆人,求你赐我悟性,使我得知你的法度。”

{\Section:TopicID=107}神的见证就是表明神的自己

我们常常说到神的见证,究竟什么叫作神的见证呢?这一个见证究竟是指什么说的呢?

“见证”这一个词,在旧约里用得比新约里更多。在旧约里有两处是我们特别要注意的。一处就是摩西五经,特别是在出埃及记里,“见证”这个词用得相当多。(“法柜”和“法版”的“法”,在原文都是“见证”。)另一处就是诗篇第一百十九篇,这一篇里的“法度”,在原文都是“见证”。诗篇第一百十九篇和摩西五经里所说的见证,能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知道到底什么叫作见证。在诗篇第一百十九茑里多次说到神的话、神的律例、神的律法、神的典章、神的命令,同时,也多次说到神的见证(法度)。见证和神的话、神的律例、典章、命令等等列在一起。我们要遵守神的话,我们要遵守神的律例,我们要遵守神的律法,我们要遵守神的典章,我们要遵守神的命令;同时,诗篇第一百十九篇给我们看见,我们也要遵守神的见证。遵守神的见证,这句话好像很生疏,好像不大能领会,但是,在神的话语中,在神的心目中,神的见证是和神的话语一样的,是和神的律例一样的,是和神的律法一样的,是和神的典章一样的,是和神的命令一样的,见证是和律例等等同样性质东西。

在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里,更给我们看见,见证不只是和神的话、神的律例同等的,并且那两块刻着律法的石版就叫作见证版,藏这两块石版的柜就叫作见证柜。神把律法写在两块石版上,同时神称它作见证的版,也把那个柜称作见证的柜。这是神自己作的。

这就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见证。见证,就是律法,换句话说,就是神的心意,就是神的要求,也可以说就是神的标准。出埃及记里的那两块见证版,给我们一幅很好图画,它摆在我们面前说,这是神的标准。什么叫作神的标准呢?神的标准就是表明神的自己,表明神是怎样的一位神。见证是神为着祂自己作的,见证就是表明神的那一个绝对的标准到底是如何。

这一个见证到人中间来,就成为律法。在神那一边是见证,在人这一边就是律法。律法和见证是同样的东西,在神那里就是见证,从神那里来到人这里就是律法。在神那一边是见证神所要求的是什么,在人这一边是定规人所应当遵守的是什么。在神手里是见证,在人手里是律法;在神手里是神的要求,在人手里是人的本分。它摆在我们人这里的时候,一面是给我们去作,一面是见证我们的不对,见证神是怎样的神。这一个见证摆在我们人手里的时候,就见证说,我们是如何不对,我们是如何够不上神的标准。神的见证摆在神手里的时候,见证神自己是怎样的一位神;摆在我们人手里的时候,这一个见证就见证说,我们是多么不好,我们也就看见自己有罪。所以见证乃是神开口说祂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位神。

到了新约,更明显了。主耶稣来是为着父的见证;圣灵来是为着基督的见证;教会藉着圣灵的能力是为着持守基督耶稣的那见证。见证基督没有别的,就是告诉人说,祂是谁,祂是什么。这个叫作见证。在神那一边,这一个见证就是祂;在我们这一边,这一个见证是很厉害的东西,它就是在我们身上的律法。这一个见证,我们得罪不得。什么时候人得罪见证,神就不让他过去。

{\Section:TopicID=108}认识神的自己才能为神作见证

我们承认见证是顶大的事。我们要记得,这一个见证的中心意义,是神说到祂自己,是神说到祂是怎样一位生命的神;祂为看见证祂的自己,来到我们人中间,告诉人说,祂是怎么样的。我们承认,这一个见证是一个属灵的事实,就是那一个最终的实际。没有摸着那一个最终的实际,也就没有摸着见证。严格说来,没有人能替神作见证,因为从永世到永世,神的见证是神自己作的,是神自己说到祂是如何。(这里所说的作“见证”和一般所说的“作见证”是不同的。)

我们有许多话说到神,我们说我们能替神作见证,我们能说神是怎样的神,但是,我们的话并没有用处。我们能够背一套的话,背十套的话,背一百套的话为着神,但是,见证不是人作的,见证是神说到祂自己是如何。所以神不说话就没有见证。你看见这里面厉害的地方吗?神若不说话,就没有见证。神若不说祂自己是如何的,就没有人能替祂作见证。我们能够在这里一直说,一直说,但是没有用处,因为是我们说的。神若没有说话,什么都是空的。比方说,我们替某人到法庭上去作证人,去替他辩护,尽管我们雄辩滔滔,可是那个当事人却一言不发,毫无表示,那我们的话有什么价值呢?神的见证乃是神说到祂自己,神自己若不说话,就没有见证。

所以,为神作见证,乃是有人摸着神的自己,能够说出神所要说的话。神的自己被人认识,神的自己被人看见,神的自己已经有了启示在人身上,人才能够说话。人摸着那个最终的实际,才能够开口,才能够为神作见证。我们如果没有摸着这一个,我们就没有话说,我们就没有见证。你可以传神的命令,你可以传神的典章,你也可以传神的律例,你也可以把圣经的话传出去,但是,见证,哦,不是这些,见证是另外一个东西。到人中间来的是律例,到人中间来的是典章,到人中间来的是命令,这一切都是到人中间来的,见证还是在神那里。那些都是外面的,见证却是那一个最终的实际,那一个实际还是在神那里。所以需要一个从神那里出来的基督,才能够为着神作见证;也照样,从基督出来的圣灵,才能够为着基督作见证;也照样,认识这一位基督的人,认识圣灵的人,才能够为着基督,为着神作见证。不是这个人的话语,不是这个人的道理,不是这个人的教训,乃是基督自己出来。见证可以变成道理,但是道理永远不能变成见证。见证可以有命令在人身上,叫人遵行,叫人顺从,但是命令并不就是见证。见证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和我们平常所想的见证是两件事。许多时候,我们说我们没有经历,我们就不能作见证;但是,请你记得,经历也好,经验也好,这样的话摆在见证里都太小,摆在见证里都不合式。见证不是经历、经验的问题,见证是摸着主。不错,按着人说是经历,但是经历或经验这些名词太小,不够大,和见证连在一起不合式。见证乃是人摸着主。只有神才能够为着自己作见证,因为没有比神更大的,只有祂自己能为着祂自己作见证。

教会最大的难处就是有太多的道理都是从人出来的。人说出许多道理来,人说出许多圣经的教训来,人告诉人必须怎么作,什么是合乎圣经的,什么是不合乎圣经的,人在那里注意这些问题;但是,真实的见证是摸着那一个最终的实际,摸着神的自己才是见证。我们不愿意说得太多,盼望大家把这一个问题摆在神的面前好好去看。弟兄姊妹,你再去读摩西五经,你再去读诗篇第一百十九篇,你看见神用见证这个词和你用见证这个词完全两样。见证实在是一个太大的东西,是我们头脑所不容易领会的。见证,乃是神在那里说话,说到祂的自己,说到祂的要求。摸着神的见证的人,必定摸着神的自己。

{\Section:TopicID=109}得罪神的自己就是得罪见证

什么叫作得罪见证?得罪神的自己就是得罪见证。凡一切摸着神的品格的,凡一切摸着神的道路的,就是摸着神的见证。神有祂绝对的品格要显出来,凡把那一个品格显得不对的,把神的品格显错了的,那就是得罪神的见证。有的事情,神一点都不让它过去,因为那是摸着神的见证的。什么时候摸着神的见证,神就不让它过去。什么事情,把神显错了,影响到神的品格,影响到神的地位,影响到神的自己,神就立刻不让它过去。

{\Section:TopicID=110}以色列人的不能进入迦南

旧约里有几件事是很厉害的。在民数记第十三章、第十四章,我们看见神不让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在加低斯巴尼亚之前,以色列人犯许多的罪,他们多少次试探神,多少次得罪神,神都赦免他们。但是,到了加低斯巴尼亚的事情一发生,神不让他们进去,就是不能进去,完了。为什么?到了加低斯巴尼亚,已经有了过去那么多的神迹在他们面前,并且已经证明迦南地果然是流奶与蜜之地,然而他们认为那地的民强壮,城邑也坚固宽大,他们看亚衲族人是伟大,看自己像蚱蜢一样,他们惧怕,不肯进去,他们哭号,不肯进去,他们那样的怕,那样的哭,是羞辱了神,是影响到神的自己。以往的时候,以色列人要吃要喝,多吵两次好像还不太严重。有一些罪,是人的软弱,神可以宽大对待。以色列人曾随自己所欲的求食物,并且妄论神说:神在旷野岂能摆设筵席吗(诗七八19)?他们这样是不是影响神的品格?不,神知道他们是动起情欲,所以神刑罚了一下,还让他们过去。但是,到了加低斯巴尼亚,就不是人的软弱问题,而是对于神的能力出问题。今天的这一个怕,这一个哭,这一个不肯进去,是以为神把他们带到死地,是对于神自己出了问题。到了这一个地步,你就看见神不能宽恕。以神的政治来说,神不能宽恕。所有到了加低斯巴尼亚不进去的人就是不能进去,完了。顶希奇,没有后悔的可能。他们第二次说情愿上去,但是神不懊悔,在神的政治方面神不懊悔,定规这样就是这样,不进去就是不进去,因为他们得罪了神的自己。这个叫作得罪神的见证。

{\Section:TopicID=111}可拉党的灭亡

在民数记第十六章、第十七章,我们还看见可拉一党的人受刑。他们攻击摩西和亚伦,说他们擅自专权,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于是神审判了可拉一党的人,地开了口把他们都吞下去。第二天,以色列全会众向摩西、亚伦发怨言,说他们杀了耶和华的百姓,神的忿怒又临到他们。后来神对摩西说,叫十二个支派的首领,把十二根杖存在会幕内见证前(民数记十七章四节的“法柜”在原文是“见证”),那一个人的杖发芽,他就是神所拣选的。在那一次很厉害的审判里面,也给我们看见一个大的原则。人如果只是争大争小,神还让他过去。像约翰、雅各弟兄两个,他们也想作大的,但是地并没有开口吞灭他们。等到主末了一次吃晚餐的时候,门徒还在那里争论谁为大,地也没有吞灭他们。为什么缘故民数记里有那样厉害的结果?只有一个缘故,因为他们得罪了神的见证。那一个见证就是说,只有复活的人才能事奉神,死的人不能。人只能藉着复活来事奉神。今天在复活之外,就没有生命。在伊甸园里的时候,我们看见有生命树,但是今天的生命是在复活里,因为已经有死进来。今天的生命是复活所代表的。所以今天人若没有得着复活,就不能到神面前来。今天的这一个生命是经过死的,这一个叫作复活。启示录一章十八节实在太好:“……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今天不只是活着的问题,乃是死过又活了。今天我们的主是站在复活的地位上,照样我们也要站在复活的地位上。今天没有一样东西不站在复活的地位上而能到神面前去。必须死过又活的才能到神面前去。许多人的口才、思想、才干、能力、聪明,都是没有经过死的,没有站在复活的地位上,所以不能到神面前去。亚伦这一件事是一个最大的见证,就是只有复活的才能事奉神。那一根发芽的杖就是说,只有复活的才有职事,没有复活就不能事奉神。这是见证!那一次的事是表明一个原则,就是今天人到神面前来,只有藉着复活。起初人被造的时候,人都能来到神面前;在人堕落之后,人就必须藉着复活来到神面前,因为有罪的人在神面前都是死的,没有一个能不藉着复活而来到神面前。复活是今天事奉神唯一的条件。当然,这一个复活不是指着接受复活的生命说的,乃是指着十字架在我们身上的工作说的。十字架在主耶稣身上是一个除去,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也是一个除去。人要把主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是说“除掉祂,除掉祂”,人都说除掉祂。十字架是一个最大的除掉,旧造都得出去。如果旧造没有出去,同时没有发芽的杖,就不能在神面前维持神的见证。换句话说,神只开一个门说,这是唯一的门,凡不是从这里进来的都是死。可拉一党的人所以受极重的刑罚,是因为他们得罪了神的见证。有些事,神可以让你过去,但是得罪神的见证的事,神不让你过去。我们要知道,神在我们身上的管教,那一个基本的目的,就是要保守祂自己的见证。换句话说,神不愿意祂自己被人误会。有许多人犯了罪,别人只能说他这个人不好,不会说到神不好。可是有的事情,你一作,别人就要说神不好,影响到神身上来了。影响到神身上来的那一件事,神不能让你过去,因为那一件事得罪见证,那一件事得罪神的自己。

{\Section:TopicID=112}摩西的不能进入迦南

在民数记第二十章,我们看见摩西在米利巴用杖击打盘石,结果神不许摩西进入迦南。后来摩西虽然恳求神说,“求你容我过去,”神还是没有应允(申三23-27),不能就是不能了。当然,我们知道摩西发脾气用杖击打盘石是不应该的,但是我们还不知道摩西有什么大错。我们不过以为摩西这个人本来很温柔,这次却发了一次脾气而已。我们也看见有许多温柔的人发过脾气,好像神没有这样重视,为什么在这里有一个人发了一次脾气,神就看得这么重?我们看神怎么说,神对摩西、亚伦说:“你们……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什么叫作“不尊我为圣”?这句话译得更准一点,就是“没有把我分别为圣”,意思就是你连累了我。把神“分别为圣”,意思就是把神分别出来,显出神的特有的性格,这样叫作把神分别为圣。如果摩西发十次脾气,人只是说摩西脾气急,那个关系还小,但是摩西这一次发脾气却影响到神的自己。神的意思是说:你这样作,把我也拖在里面,你没有把我分别为圣,你没有把我摆在应有的地位上。摩西那一次发脾气的坏处是在这里:一方面他在那里发脾气,一方面杖打下去又有水流出来,看见有神的工作在那里,这就叫人分不清到底这是谁作的事。摩西这样作,把神拖在里面了。以色列人心里也许这样想,原来神是这样的神,是这样发脾气骂人的神。神被摩西连累了。如果摩西发脾气,不过叫人看见他的脾气不好,那一个关系还比较小,神可以不那么严重的处置。神所以重视摩西那一次所作的,就是因为摩西一面是在那里行神迹,水在那里流出来,神的能力在那里彰显;摩西一面又在发脾气,以色列人分不清,也许要说,流出水来给我们喝的是神,发脾气骂我们的也是神。摩西把神拉在一起没有分别,这个叫作得罪见证。这一个关系太大,所以神不能轻轻放过他,所以结局神不让摩西进入迦南。

{\Section:TopicID=113}乌撒的被击杀

我们想到得罪见证这一件事,总不能忘记乌撒的手。乌撒伸手扶住约柜,立刻被神击杀在约柜旁(撒下六1-7)。神这样作,也是要表白祂的自己。我们常说乌撒用肉体的手来扶住约柜,但是这句话还不够清楚,这句话还不够重。我们知道约柜是见证的柜。在大·作王以前,约柜被掳,那个时候并没有一个乌撒来保护约柜,可是约柜能够自己保护自己。约柜在外邦人中间,从这一处运到那一处,没有一个乌撒,没有一个以色列人保护约柜,约柜并没有倒,约柜从来没有跌倒,人莫奈它何。现在大·把它运回来,现在约柜是在神的子民中间,反而需要人来扶持吗?在这里你就看见乌撒的罪。约柜在仇敌中间,约柜能照顾自己,今天约柜到了神的子民中间,难道还要人来照顾?神是要利未人来抬约柜,以色列人却把它放在牛车上,约柜要倒,是它自己的事,人的手想扶助神,反而破坏了祂的见证,因此神不让他过去。

哦,我们在神面前要学一个功课,就是许多事情,我们要让神去作。不认识神的人才想要帮助神。我们如果在神面前花一点工夫去看以往的人的结局,就能看见一个原则:神的见证是不能得罪的。什么时候,有一件事情,会得罪神的品格,会得罪神的权柄,会得罪神的道路,会得罪神的计划,会得罪神的见证,这一件事情你一作,神立刻有管教。神对于祂自己的见证不能放松,神要表明祂自己是一位圣洁的神,是一位有能力的神,是一位生命的神。所以我们真是要战兢恐惧的在祂面前,不能那样随便,不能那样胡涂。

{\Section:TopicID=114}得罪见证神就管教

我们相信,许多时候,神管教祂的子民,是为着一件事──神要表白祂的自己,神要对人说,神也要对鬼魔说,祂在这件事里面没有分,这是人作的事。人如果不能保守神的见证,神只得自己出来保守祂的见证。神要维持祂自己的见证,人不维持的时候神自己维持。人不维持神的见证的时候,他就要受神的管教。在犯罪里面有许多不同,有的事情只关乎我们自己的,好像神还不那么注重,但是,什么事情一得罪神,是关乎神自己的,神立刻要管教,神立刻要起来表明祂对于这件事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十分小心,所有的罪都不应当犯,得罪见证更不得了,我们要战战兢兢的求神保守我们不犯罪,更保守我们不犯这个得罪见证的罪。我们要学习认识神,不要得罪神的自己。我们要看见,每当神要显出祂自己是神的时候,祂从来不肯让一下,从来不肯把祂自己和人搅在一起。人有失败的可能,但是千万不要得罪神的见证。我们看旧约里好些人的故事,像亚伯拉罕,像以撒,像雅各,像大·,他们是神所拣选,神所喜悦的人,在他们的历史中,也有过失,也有失败,可是神审判了一下,就让他们过去。你觉得希奇吗?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他们作的那些不对的事,还没有得罪神的见证。什么时候一得罪神的见证,后果就极其严重,极其可怕。这不是旧约和新约的分别,这一个分别乃是在得罪见证呢,或者尊敬见证。得罪神的见证,是不得了的事,是可怕的事,神不让你过去。我们在这一件事上,真是要学习敬畏神。

希伯来书十二章十节说:“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神使我们受管教,是要我们得益处。这一个益处,就是我们有分于神的圣洁。神要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每一次神的管教,都有一个目的,就是神要表白祂的自己。

不知道弟兄姊妹有没有想到过一件事,就是每当神管教我们,撒但的口就停止,没有话说。神一管教我们,撒但就没有法子说话,就不能再控告。神每一次的管教,都是保全祂的自己,都是叫祂的圣洁得着保全。这样立刻叫仇敌看见,神在某一件事情上没有分。所以当我们受管教的时候,我们第一件事不是求脱离那一个管教,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满足神的表白。我们每一次受管教,要告诉弟兄姊妹们说:我这一次受管教,是因为在某一件事情上得罪神。话也许很简单,但是,表明了神对于这件事没有分。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明明作错了事情,神的管教来了,就一直在那里哭。哭什么?因为管教太厉害。哭什么?因为有难处。哦,这不是哭的事。我们要看见,神的管教是要表白神自己在我们所作的事上没有分,要表白在我们身上是有神的名字的人。祂的名字在我们身上,所以我们一不小心就把神拖进来,所以神必须表白祂的自己。当我们受管教的时候,我们要低下头来敬拜神说:我乐意接受这样管教,我乐意站在这样的地位上,我乐意让鬼魔,让教会,让世人都知道神在这一件事情上没有分,这完全是我错了。你越伏在管教的手下,越表白神,就越容易过去;你越要逃脱管教,你越要挣扎,就越不能过去。

我们相信这件事是关于神的道路的一部分,我们要学习在这件事情上认识神,这能拯救我们脱离许多费事的事,同时能让神在我们的失败里得着荣耀。我们如果作得好,荣耀神,那就感谢神的恩典;我们如果作得不好,我们就应当在神所表白的事情上荣耀神。真愿意血遮盖我们来说这样的话,来读这样的话,这是严肃的事,是我们所必须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