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血与亲近神的敬拜

 

读经:希伯来书十章十九至二十五节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并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也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原文是看见)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我今天在这里,要说到一点我们当学习如何敬拜神的事。我们每一次来到神面前,有的人觉得心景太不好,有的人觉得前一礼拜作得不大好,或者违背了神的话语,或者跌倒了,因此就不能自然甘甜的来敬拜神,亲近主。

今天我们要看一件事,不只旧约是这样,就是新约也是这样,就是说,人怎样能到神面前。许多人以为是因我有好处,我的行为好,值得神的称赞喜悦,所以我才能来到神面前敬拜。有的人以为我作得不好,许多事情不能得神的喜欢,所以就不能来敬拜神。

但是,我们作得好不好,与我们来到神面前是没有关系的。请读第十九节:“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这节圣经告诉我们,来到神面前,不是靠别的,乃是靠主耶稣的血。作好、热心,或是属灵的经历,都不能使我们更有资格来到神面前,更配亲近神。惟有主耶稣的血,能叫你亲近神。你若想主耶稣的血,不够使你亲近神,我说一句顶直的话,你就不能来到神的面前,你就没有敬拜神的可能。

因为各人有各人的光景,各人的情形并不一样。也许有的人有了过失,有的人犯了罪,有的人跌得顶厉害,有的比较好些。如果是凭着各人灵性的高低来到神面前,就怎能同心敬拜神呢?你们的手,不都是顶清洁的,乃是染有污泥,着了污秽的,但因有了血,就可以坦然来敬拜神;若没有血,就不能敬拜,也没有敬拜了。主的血,不只在地上发生效力,在天上也发生效力;不只在十字架发生效力,在宝座前也发生效力,叫我们能够来到至圣所敬拜神。

有的人说,这样神太恩典了。殊不知必须藉血才能来敬拜。这是太恩典,但是,又不是太恩典。如果神可以胡乱的赦免我们的罪,叫我们到神面前敬拜,这才算是太恩典。但是我说,圣经知识好,灵性经历深,生命行为好的人,并不会比我更配来敬拜神。每一个来到神面前的人,都需要血,都需要靠血洗净,才能来到神的面前。我是和人一样,必须靠血来到神面前的。如果有一个地方聚会,以善行或属灵经历来代替血,靠这些来到神面前,这样的敬拜,自始至终,神不能悦纳。如有以前一礼拜的行为灵历为敬拜的条件的,这样的人,真是不知何为敬拜。让我们学习因着血敬拜,藉着血来到神面前。

许多人说,基督徒和以色列人许多地方相同。他们说,以色列人分作三等敬拜神:一等是在会幕外面献祭,一等是在圣所里事奉,一等是在至圣所里事奉神。我们基督徒也是照样分作三等来敬拜。唉,说这话的人,简直不知道什么叫作基督教,什么叫作敬拜。我们要知道以色列人与我们并不同。因为我们每个人靠血能到至圣所敬拜,他们却不能。旧约是一幅远离的图,会众自己不能作什么,也不能直接敬拜,甚至牛羊都不得自己宰杀,都要靠祭司代作。他们与神是远离的,他们不能直接敬拜神。新约就不然。我们每一个信徒都能到至圣所敬拜。没有什么人可以代替别人来敬拜。严格说来,即使主耶稣也不能代替我们敬拜神。这话是真的。旧约把敬拜的人分作会众、祭司和大祭司三等。独有大祭司可以每年一次带着血进入至圣所。此外没有别的人能进去。但是我们每一个都像大祭司,都能来到至圣所。我们说,主耶稣是大祭司。不错,祂是在天上父神面前作我们的大祭司,我们是各自为祭司。但在敬拜的时候,就不是这样。

有的人说,我们无论什么事,都是主耶稣代我们作,都是祂居间为我们转办。我告诉你,没有这件事。这里第十九、二十两节说,主耶稣为我们死,就是要使我们得以亲自来到神的面前。新约和旧约,血在祭坛上,都是为着赎罪。但是,在十字架所流的血,也是为着使人亲近神的。有的人以为赦罪是靠十字架的血,敬拜亲近神,就要靠行为。所以,有的人想,我这一礼拜作得不错,也常常读圣经,祈祷,可以安心大胆的来敬拜,也能唱诗,也能祈祷。有的人以为自己作得太不对了,现在不配在此敬拜。唱诗也不能出声,祈祷也没有信心。这样是把宝血的价值摔掉了。我们怎样靠血叫罪得赦,也照样藉血来敬拜神。

罗马书说到血,希伯来书也说到血。但所说的不一样。罗马书是说施恩座上的血,说到得救赎罪这一面的事。希伯来书是说幔子前的血,论到亲近敬拜神这一面的事。血不只赦免洗净罪过,也使人亲近神,带领人敬拜神。你说,虽然这样,但是,我这个礼拜作得不好,心里总不能坦然的来到神面前。这怎样好呢?我问你,你要到何时才能作得好,才能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错,心里才能坦然来敬拜呢?若要等到你自己作得好时来敬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到什么时候你心里才能喊出阿利路亚来呢?这样除非到你被提后,你不能来敬拜。所以不能因你们的好坏来定你们的敬拜。应当倚赖血而来敬拜。

假若主最亲爱的门徒彼得、约翰或保罗,今天和我们一同聚会。他们是怎样到神面前敬拜的,我们也是怎样到神面前敬拜的。他们是靠着血。不要想他们是更亲近神更蒙悦纳的,所以会敬拜。没有这事。若有人这样说,我想最先站起来反对的,就是彼得、约翰和保罗,因为他们和我们都是一样的单单靠着血得以亲近主。

我听见人说,我若能爬进天堂,站在门背后,就足意了。不,我们不是那样战惧的,爬到主面前来敬拜。我们是坦然无惧的进到神面前。我们有权柄作神的儿女,这是神应许我们的。我年少的时候,要去见人,心里总是乱跳不宁,恐怕人不肯见我。到人那里叩门,也不敢重叩,怕他不喜悦,或是他开了门责备我,就转身进去把门关起来。我不能大胆坦然去见人。我们来见神不是这样。乃是有权柄,奉命来的。好像我在自己的家门,是大胆坦然的叩门,顶自然的进去。我们都应当以这样的态度,来到至圣所朝见神。我们若知道血的价值,我们就必定坦然无惧。知道血的价值是敬拜的条件。在敬拜的聚会中若要有能力,就不能不居住在血底下。即使顶软弱,顶不好的信徒,他也有一样的权柄来敬拜神,和使徒们一样。断不会因他的不好,降低宝血的价值和功效。每一次的敬拜,都是靠血。我们的善行不能再加多宝血的价值一点。

我们擘饼(身子)是表明幔子(身子)已经裂开,障碍已经除去,可以一直进入至圣所。喝杯是表明主为我们死,祂的血带领我们亲近神。我极注重的再说,我们来到神面前,与我们的软弱无关,只因血的缘故。我们若仰望血,就能一天过一天来到神面前,不失那坦然的态度。你们回想你们怎样头一次负着罪来到神面前,亲近求告祂。照样你们每一次可以不因着自己行为、感觉的阻挡,只要一心仰望主的血,就可坦然来到祂面前敬拜祂。让我们多明白这件事。这样我们才能同心和谐的敬拜赞美神。靠主的血,我们能坦然有权柄似的,来事奉敬拜我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