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宝血与控告

 

问:诙们怎样可以对付仇敌的控告?

答:神的儿女被仇敌控告,恐怕是多于我们所想的。我想,神从来没有意思要我们的良心在祂面前是亏欠的。所以良心在神面前一有亏欠,这一个人在神面前就立刻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想,撒但除了罪以外,还用两个方法叫我们不能抵挡:一个就是死亡,一个就是控告。死亡,我们不知道从那里出来,但是,我们莫名其妙地作软弱的人。控告呢,是在叫我们知道我们错了,然后叫我们软弱。死亡是叫我们软弱的,控告也是叫我们软弱的。不过死亡的软弱是说,不知道为什么缘故;控告的软弱,是叫我们以为说我知道,当然罪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一直想说,神的儿女在今天的时候,是特别需要再回头,再知道什么叫作血,我们需要再认识什么叫作血?我想也许有许多人在神面前,对于血的价值还没有看清楚。虽然曾有一次靠着血得救,恐怕到今天,还没有看见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件事,我想我们在神面前和撒但面前必须要清楚的,或者这样说:我们每一次来到神的面前,我们到底是靠什么?我们知道是靠血,这是我们很熟的了。我们是靠血来到神面前。我再问一句话说,我们不是靠什么来到神面前?许多人对于正面会答应,对于反面却不会答应。但我们对于反面的若不清楚,就我们对于那一个血的意思,永远不清楚。我们不是靠着律法的义,这是罗马书给我们看得很清楚的。

律法的义就是说,我把神所要求的作到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把那一个希望扔掉?我这一个人不能满足神的心,所以我这一个人不要满足神的心;我这一个人是不能遵守律法的人,所以我这一个人不靠律法的义来到神面前。也许这样的话是对一个罪人要得救说的,但是不,没有那么简单。每一个来到神面前的人虽然得救了,也许有一天,我要注意这一个字,有一天要解决,我这一个人到底是靠着赦免来到神面前,或者是靠着公义来到神面前呢?是靠着义来到神面前,或是靠着赦免来到神面前呢?我告诉你们说,只要这一个字改一改,虽然是小的字改一改,要叫你作完全两样的基督徒。有许多人到神面前来所以一点没有平安的缘故,因为他不是靠着血的义,而是靠着律法的义。律法的义意思就是行为,血的义意思就是说赦免。你看见么?你每一次到神面前来,你如果是说,我这一个人所以能到神面前来,只有一个缘故,因为我是一个被赦免的人,不是因为我今天作得好了,所以我有精神到神面前来。不错,是有胆量,但我今天所以有胆量,是在赦免里,我今天还是一个被赦免的人,所以我今天有胆量来到神面前。我告诉你们,你们作基督徒要和今天两样。有许多人作基督徒吃力得很。吃力到什么地步?我今天来到神面前要拿我的义到神面前,如果我没有义,我这一个人坍了。但我不是靠着律法的义,我是靠着血的义,你们看见么?我虽然到神面前来没有义,但是我到神面前有赦免?好人有义,我坏人有赦免。你是好人,你到神面前来有义,我是坏人,但是我有赦免。神的话给我们看见说,我们每一次到神面前来,都是站在赦免地位上,不是站在义的地位上。罗马书所说的就是这一个。因为我有赦免,所以是称义的。

所以,你在神面前这一个问题一解决,你在撒但面前另外一个问题,同时就立刻解决,就是说胜过撒但。你看见这两边是相对的,在神面前是说,不是义,乃是赦免。能胜过撒但,也不是没有罪,乃是赦免。如果主今天是定规说,我们要没有罪,才胜过撒但的话,我告诉你们,我们没有法子。但是感谢神,是赦免叫我们胜过撒但。我所以能叫仇敌在我身上没有法子作,不是因为我没有罪,乃是因为我被赦免。所以才说,弟兄们胜过牠,是因为羔羊的血。因为见证的话,不是因为手里所作的事。不是因为手里作的事是对的,是口里作的见证是对的。我们见证说,羔羊的血有功效。也许你们觉得这一句话顶简单。我说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够进步,如果这一个没有解决。我胜过撒但到底是因着我这一个人没有罪呢?或者是因为我是一个被赦免的人?我问你过去这几年之中,你作基督徒,能不能天天每一个钟头都没有犯罪?我不是说,你能不能;我是说,你有没有。我想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在过去五年之中,没有一天在二十四个钟头之内,没有一个时间不曾犯罪。我承认说,我们有失败。要天天没有罪,凭着过去五年的经历来说,是不可能。我再换一句话来说,你能不能在过去五年之中,在每一个时候得着赦免?我说,可以,所以胜过撒但是不能停止的事,是没有间断的,因为赦免是没有间断的。

赦免是我们胜过撒但的根据,行为不是我们胜过撒但的根据。我一点不轻看罪,血是神所设立的,不是没有罪,乃是有血。哦,让我们把这一件事彻底的弄清楚。我所以能胜过撒但,不是因为我没有罪,乃是因为我有血,这是所有的问题。你每一次受控告的时候,让我说这一句话,若是你把你的条件弄错了,就是你那一次是说,“我要靠我的没有罪,不是靠血。”你如果一直抓住这一件事说:“我所以能够得胜,是因着血。”我告诉你们,控告不可能,你改变了。你若以为得胜是因着没有罪,你把你的条件一改变,就糟了。我不知道我的话清楚不清楚?你没有法子落到控告里面去,你如果没有把胜过它的条件改过。你就是说,我要一直在撒但面前作没有罪的人,不是被血赦免的人,你才能够受撒但的控告,不然连控告都没有法子控告。

当我和弟兄姊妹谈话的时候,我碰着一个人,受控告,我说这一个人已经远离主耶稣的血。你什么时候能够觉得说,我站在神面前是靠着义,我站在神面前靠着没有罪,而不是靠着血,我告诉你,你完了,你立刻受控告。所以每一次有一个弟兄、一个姊妹在那里受控告的时候,你立刻给他看见说,你活在神面前那一个条件错了,你胜过撒但的那一个条件错了。神给我们的条件是血,而你要把它改作义,没有罪。因为你不能义,不能没有罪,所以你就受控告。每一次都是这样。所以我觉得顶快乐的事就是神所设立的,是因血而来的义,并不是因行为而来的义,你们看见么?这两句话你们不要轻看,不是那样简单的事。血就是我的义,我的被赦免就是我的义,我是靠着被赦免到神面前来。

引一个简单的比方,你是一个学校里的教员,学生们总得把书读好,才能来到你面前,书读得顶好,才能够来到你面前。如果一个学生书读得顶好,他能够来到你面前,一点都不怕。明天他也是读得顶好,他也能够来到你面前,一点都不怕。但是三百六十五天之中,恐怕总有一天、五天,书读得不大好,不能每一天都好,那一天、那五天,他怕。如果你叫他背,他背不出。所以每一次来到先生面前,是要书读得好,他所有的条件,都是要书读得好,才能够到先生面前去。有一次这一个小孩子书读得不好,你问地,不能答,你说:“不要紧,我原谅你。”好,这一个小孩子回家去很欢喜。第二天读又读得顶好,到先生面前去,有胆量。后来有一天读得不好,先生说,原谅你,有一次先生说原谅你,有十次先生说原谅你,有三十次先生说原谅你,有三百次先生说原谅你,这一个小孩子顶欢喜。十年以来,有的时候是靠着读得好,到先生面前去,有的时候书读得不好,是靠着原谅到先生面前去。

今天的难处是什么?在这里这一个学生有一个功课要学,就是书读得好不是天天的事,这一个先生是特别的先生,本来书读得好是天天的事,原谅是难得的事。今天神掉一个头,书读得好是难得的事,原谅是天天的事。原谅是靠着主耶稣,原谅是不会更改的。因为是血,血是不会更改的。所以今天到神面前的时候,不是不要读得好,是要读得好,但是我不知道我读得好不好。但我现在来到神面前是因为原谅,这是永远不改变的。我书读得好是书读得好,但是我到祂面前那一个胆量的根基是原谅。我告诉你,你作基督徒是完全脱离律法的基督徒,那一个叫作基督徒,行为的问题在你身上再不叫你难过。所以我说,每一个人要看见一件事,每一次撒但在这里来控告我,对我说,我不行,对我说我所作的不行,对我说了许多事,我说我根本没有盼望作这一个,这是一面的;另一面,血就是我所有的胆量。

我今天要对你们说一句话,我盼望你们不要把神所没有盼望的东西给神。我们记得,逾越节的羔羊,我们记得神赐给羔羊。神没有盼望从以色列人身上得着报答;神所盼望的就是把这一只羔羊杀了,把血涂在门楣门框上。神所盼望从我们身上得着的,就是把血给祂。祂给我们救主,我们把血来给祂,这是神所有的盼望。这是我们今天许多基督徒所记念的。我没有能力作,作不好的时候,用血来遮盖,我还是有胆量到神面前去,要作好,作得不好,血遮盖,神没有盼望我们藉作好来到祂面前。神是盼望每一个人每一次来到神面前是靠着血。你一点不觉得需要赦免的时候,请你记得,你到神面前去,你还是站在赦免的地位上。你今天作得非常之好的时候,你觉得连保罗、彼得、约翰都没有你好的时候,请你记得,你来到神面前仍是站在血的地位上,不是站在行为的地位上,你没有法子得着控告。你根本对于你自己没有盼望,怎样能够得着控告呢?我每一次来到神面前,我说,主,我是靠着血到你面前,神只盼望我们带着血。所以我不带别的东西。

我承认,今天是神的儿女特别容易受控告的时候,都是因为对于血的根据看得不够清楚。对于神的要求、血的根据看得不够清楚。所以撒但对我说的话,我们以为是真的,我们的良心有软弱,我们这一个人有软弱,所以落下来。但是每一次觉得自己不对的时候,你自问一句话,到底我是靠着“对”到神面前来呢,还是靠着血到神面前来?感谢神!我的那一个“对”已经改变,但是血没有改变,所以我们在这里有一个无亏的良心。我们的良心用不着受控告。所以我想我们越走前面的路,越看见我们要回头到血的根基来。每一次你都脱不掉,无论如何,要回到当初的地位来,就是血。所以有一件事,神的儿女如果没有分别得清楚,就什么东西都完了。我们和神交通是根据于血,不是根据于我们的行为。

 

问:得不着神的领导,被撒但控告,和普通有罪的被控告,有没有分别?

答:你要看见,你在这里要弄一条线,把它隔开。我承认这是最为难的事,为什么呢?我觉得我在神面前应当得着领导,如果得不着领导,撒但就控告说,定规你什么东西错了,不然人家得着领导,你为什么得不着领导,但是问题在这里,我该得着领导是事实,这没有改变,我在神面前是该得着领导的,不得着领导这是错,但是我来到神面前良心没有亏欠,是另外一件事。

 

问:我常常得不着领导,所以我很多时候不舒服,没有喜乐,我总觉得在神面前有缺点,我应当弄好。

答:仇敌每一次来控告说,你有缺点,所以你会觉得这一种不舒服,你的良心所以会受控告,因为你说,我应当好,因为你已经有这一个感觉,你已经有这一个意思,要求有这么多的Betters(更好)带到神面前来。我们应当晓得。你到神面前来,你觉得要把“晓得”带来,你没有说出来,但是这是事实。你要站在一个地位上,我到神面前来是血,不是“晓得”,一切在神面前的平安和喜乐,是因着血,一切我在神面前的平安和喜乐,不是因着说我该怎样达到。你看见么?你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带着血之外的东西到神面前来,你在那里是感觉说,我应当比我现在更好,我没有更好,所以现在我觉得不舒服,我不喜乐。这一个不喜乐,就是说,你要更好,你要比你现在更好。你觉得你不能更好,所以你觉得难受,所以你不安定。有的时候你觉得更好,有的时候你不觉得更好,但是有一个根基,是永远不摇动的,是血。我是靠着血来到神面前,那是不摇动的。

 

问:你光讲血,我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答:那一个问题让它不解决,但是我在神面前,我因着血得着喜乐。问题是说你的喜乐是在血里头,你的喜乐不是在你的“好”里。你一到这个地位,就不会受控告。所以我说,你是非常会摇动的。今天也许你所说的领导得着了,你就觉得你更好,也许你没有得着领导,你就觉得你不好,我得着领导,我非常欢喜;我得不着领导,我觉得不舒服。但是你觉得不对的时候,在神面前也是靠着血,一起都是靠着血。你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因为再也不能摇动。我想有一句话我要说,就是所有属灵的进步,总得等到你的地位先站好。如果你自己的位置还没有站好,根本不能进步。我们所必须站的位置是血,然后才能往前去,如果血的位置没有定,以后你在神面前都要出问题。所以我承认说,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够进步,如果他的良心不是清楚的。一个清楚的良心是属灵进步根本的条件。我带着这样的良心来到神面前,是喜乐的,没有难处。我不知道你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到底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经历;不再觉得罪?许多人不相信这件事,是不是?血洁净天良,然后就不再觉得有罪。十章二节:“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我想从前的基督徒和今天有一点两样。不再就是不再。我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得救之后,不再觉得有罪的有多少个?但是使徒说,这是可能的事,就是说良心一次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就是过去了。我说一个人如果不觉得有罪,怎么能够受控告呢?他是撒但很不容易控告的人。

 

问:在这里有没有什么范围?

答:所以我说问题在这里,并不是说我们轻看罪,我们有罪,但是好像没有罪。

 

问:有的人有罪,旁边的人都看见,他郄不觉得,这怎么样?

答:在这里不是看希伯来书,要去看提摩太书。良心烙惯了;就是等于我们中国人所说的面皮厚了。良心烙愦了,所以不觉得,这一个是用水的,那一个是用火的。

 

问:所是有一个范围的,是吗?

答:那一个范围就是说,他并没有轻看罪,不是说可以随便,也不是说我们的目标没有达到,心里难受。

 

问:问题是在血的价值。是否?

答:问题是血的价值,你看见这是一件事,那是另外一件事。今天我们要说,有一个神的儿女看见说,我有许多地方赶不上,在这里亏缺了神的荣耀,我问你们,有多少人在这样的时候,能够赞美血?弟兄,你如果一面受圣灵的责备,知道你自己有罪,因为你亏缺神荣耀的缘故,在那里哭,同时又能够赞美主耶稣的血在神面前的价值,那一种亏欠的感觉是对的。如果你有那一种亏欠的感觉,糊里胡涂的说,那是三年前的事、五年前的事,没有用处。那一个血的价值已经失去。我们可以有血是今天的价值,同时有罪的感觉。我们不是说圣灵不再在那里叫我们看见不对,圣灵是顶厉害的在那里叫我们看见不对,但是同时血还在那里。

今天的难处在这里,圣灵一责备,血的价值就走了。但我们要知道,我们还是能够在血的地位上,那一个地位是固定的。所以范围在这里,一面神的灵还能够说你错,但是另一面你能够说,感谢神,我在神面前是靠着血,不是靠着别的。我该比今天更好,但是我到神面前来是靠着血,不是靠着功劳,我就是能够比今天更好,我到神面前来,我还是靠着血。我再说一句话,不要说圣灵责备我们,有的时候圣灵的喜乐充满我们的心,我们觉得荣耀得很,我问你们,你们在那个时候怎么看血?这是一个试验。你在神面前得着一个大启示,你全心觉得喜乐,在那一个时候,你对于血的感觉如何?所以我所争的就是说,我在主面前最荣耀的时候,还是靠着血,因着血,我还是照旧喜乐,因着血,我还是照旧站牢。或者我受圣灵的责备,顶重的受圣灵的责备,我在神面前还是靠着血,那一个地位不改变。这一个地位是没有更进步的。我荣耀的时候,还是靠着血。所以说,那个不要紧,不摸着这里面,圣灵的责备也好,圣灵的喜乐也好,和血不发生关系。这态度是我一直在神面前要维持的,这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