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两个安息

 

读经: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节至三十节

“耶稣在诸城中行了许多异能,那些城的人终不悔改,就在那时候责备他们说: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今天我虽然读了这一大段的圣经,我不过特别注意三节圣经的话,就是二十八、二十九节和三十节,就是“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这段圣经,是主耶稣讲说祂自己的心境。在祂讲这话之先,祂受了顶大的刺激。这里有一件事发生,叫主受刺激,就是主在各城中,特别在三个大城中──哥拉汛、伯赛大、迦百农──行了许多异能神迹,帮助了许多人,医治了许多的病,而主所得的结果,就是他们“终不悔改”。他们无论如何听,无论如何知道主耶稣从天上降下来,是作救主,作弥赛亚的,但是,他们终不相信。口里可以这样说说,心里仍是不信,不悔改。他们这样作,就叫主所作的事,一起都落空了。所以马太就在这里,把主耶稣基督的祷告告诉我们。

我们现在看二十五节的头两字:“那时”。主耶稣是在这一种的情形中祷告的。主祷告父说:“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这些大城中人,自以为“我是聪明智慧的”,所以他们不能接受主耶稣。主虽然喜欢大城的人得救,但是,主更喜欢顺服神的旨意。所以,虽然祂被他们弃绝,祂却能对神说,父阿,我感谢你,因为你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祂在顶艰难、顶可以叫人灰心的时候,仍然以神的旨意为重,为乐。祂不理祂自己的意思如何,祂说:“父阿,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祂不是说,“不”,祂是说,“是的”。无论在什么时候,祂都能够说:“父阿,是的。”因为祂所顾念的是父的美意。祂知道,“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了;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所以大城里的人可以不知道子,可以不悔改,但是祂心满意足了。这里是主耶稣心里平安不受环境摇动的原因和秘诀。祂靠祂与父的关系而安息。只要父知道祂就够了。只要有父的称许与赞美就够了,人如何对待是不足介怀的。如果有了父的笑容,和遵行了父的旨意,就够了;在人世方面的结局如何,是不必理会的。

在祂祷告之先,主的环境是不好,主的背景是不好,祂是受了大冤枉,祂尽心尽力把所有的都倒出来,但是,他们不接受祂,他们是无缘无故的不接受祂。如果是你是我,怕就要像约翰一样,要求神降火烧死他们。你和我在主这样光景中,就要想我为什么遭遇这些事呢?就要埋怨,就要不平安。但是,主受了这么多的冤枉,只说:“父阿,是的,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如果是我们在这种环境里,心里就要不平安,就要纷乱,就是不纷乱,也要疑惑,也就要不快乐。但是主说,“父阿,我感谢你。”祂心里没有一点不平安。祂在二十七节里将祂平安的秘诀告诉我们。以前所说的是背景,是说主在这样环境里能安息,能不动心。现在祂才告诉我们,祂所以不受影响的原因。到了二十八节、二十九节,主叫我们看见,如果我们也遇同样的待遇,我们应当如何才能安息。我们今天所要讲的就是这两节圣经。二十八节和二十九节,这两节有不同的地方。二十八节是讲到一个安息,二十九节又是讲到一个安息,两个不同的安息,是一步深过一步的。

{\Section:TopicID=149}得救的安息

二十八节里的安息,是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个安息,是得救的安息。二十九节,是得胜的安息。第一个安息,是和神和好的安息;第二个安息,是我们内里的安息;第一个是我们得救的安息,第二个是我们世上的安息。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弟兄姊妹们,也许你不觉得世界是如何。有许多人在世度日虽不多,他却很有历世的经历,他要告诉你,“世界是发热的”。当我经过大马路时,看见来来去去的人是这么多,他们是这么忙忙碌碌的,我就问说,他们作什么呢?他们疯了吗?我可怜他们。我告诉你,世人大概都发热了。哦,他们没有安息。主在这里,并未这样说,“你们罪大恶极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得安息。”因为罪的快乐是甘甜的,罪人是盼望有更多罪中之乐的。所以,主另外起一个名字说,“你们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得安息。”你是劳苦的,你是背重担的。多少的人,觉得罪是快乐甘甜的,但是没有一个人不觉得他是辛劳的;多少的人,对于罪不感觉痛苦,但是,人总感觉他的经历是很痛苦的。所以,不管是百万的财主,不管是政界里地位高的人,不管是学问出名的人,不管是学生,不管是作生意的,不管是平民、苦力、乞丐之类,他们没有一个自己是满意的。我有时想,拉黄包车的要叹口气说,“阿呀!”百万的财主,就用不着叹说“阿呀”!但是,我有一次住在一个百万财主的家里,我也听见他喊“阿呀”!罪的快乐是有的,但是,人生的劳苦,叫他喊“阿呀”!有一次,我和一不识字的女人讲道,她说,“阿呀,可惜我不认识字,不然,就可以相信和看圣经了。”我就想不识字的女人会喊“阿呀”,也许大学教授学问顶好,不会喊“阿呀”了。那知大学教授也是如此。有某校一位西国的大学教授,他是很悲观的,他总是看见这个也“阿呀”,看了那个也“阿呀”。有一天太阳顶好,天是青的,草是绿的,在校园里,真是花香鸟语的好。这位教授的同事们,就有几个来对我说道,“先生,你看今天多好,你总不用说阿呀了。”他看看天,看一切的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他说阿呀的。他就真的不说“阿呀”么?不,到末了,他仍是说,“阿呀,可惜这时候不会长久呀,阿呀!”

你能在每一个地方,看见人是劳苦的,是不得安息的,都是想我“终日遑遑”,停在何处呢?我怕你也得不着安息,你还是劳苦的。

有多少人觉得你背的担子多重,你是多劳苦,是得不着安息的!我有一次下乡布道的时候,才知道担子是多重的。我所到的那乡村,是在一座山的那边,不通火轮船。我乘小火轮到一个地方,下船后,要步行过山到那地方去。那时天很热,我又带了福音书、单张、食物、衣服等物,又雇不到人替我拿,只好自己带了走。当我走头二十步时,我不觉得什么,后就拿不动了。我想如果能快些到家歇一歇就好了。山上又无树木可以遮荫。我那时真想,罪人是劳苦背重担的,是多苦阿。今天在座的人,有的还未信耶稣,你并无安息,你的结果在那里呢?你今天可以听主耶稣的话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哦,这个世界是一个疲倦的世界。多少人是有钱的,但是,他说,“我疲倦了。”多少人作生意,但是,他说,“我疲倦了。”多少人在世上,有世界所给他的名声和爱情,但是,他们也疲倦了。如果那一件东西得不着,他们永不得安息。世人明知安息是好,只因担子过重,所以就不敢找安息,他们只想把他们的工作减轻些就欢喜了。他们真像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只盼望法老王减轻他们的工作,他们并不盼望安息。以色列人的光景是可以代表世人的,以色列人不过盼望工作减轻些,不敢盼望安息。你也想重担稍为轻些,在世上不觉得闷,没有罣虑就好了。但是,让我告诉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给的不是减少减轻的工作,乃是绝对的安息,乃是叫你的一切都停下来。我不知道你知道什么叫作安息吗?安息就是不作工,就是停工的意思。你们受罪和私欲的重压缠缚,不得安息。你们要明白主耶稣要你们来得安息,不必作什么就可得安息。

我幼年时,我的父母常对我讲到耶稣如何作救主,挽回神的怒气。我就想,我不知道应当作多好,才会叫神不恨我,才会叫神肯救我。许多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主在此说,你们不必作什么,只要来得安息。祂所要给我们的,是安息。祂不是叫我们去苦苦行善,安息是人所羡慕的,但是人总是以为神不喜悦他,他总得先去作好;等作得好了,然后神才喜悦他。但是主耶稣是呼召人来得安息,不是呼召人来作工。你想神恨我,我当作好,神才会喜悦我;但是主耶稣说,“不必作。”这是福音!为何主耶稣能给人安息,不要人作工呢?因为圣经说,主耶稣已作成了一切的工作,无论是得永生的工作,是赎罪的工作,是你在神面前受审判的工作,是你称义的工作,凡是关乎光明的、永生的、称义等等的工作,主耶稣都作成了,所以只要请你来得安息。

我再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在某乡间有一基督徒,与一作木匠的外教人作邻居。这位基督徒是明白道理的,常劝那位木匠信耶稣。那木匠总想耶稣虽然作成了救赎的工作,这还不够,我总得作点好,总得修理改良,然后信耶稣。耶稣赎罪是不错,我也得作一点事情才可以。所以,他不信。有一天夜里,一个贼到那位基督徒家里,想从大门进去偷东西,那知他因听见屋子里的声音,就骇得不敢进去,只把大门偷走了。第二天早起,基督徒看见大门被偷,就请他邻居──就是那木匠──替他作一大门。那木匠想他既是邻居,又是好朋友,就拣了上好的木料,赶工在当天下午把这大门作好。当他预备上门时,那位基督徒对他说:“你这门还未作好,还不够好。”他这样板着脸的对那木匠说,使得木匠很难为情,又是很气。木匠就问那基督徒说,“我拣上好的木料,又是加工作成的,为何不好呢?”但是那基督徒总是说他作不好,后来木匠说,“如果这个门作得不好,应当怎样作才算好呢?”基督徒说:“请你回家去取几块木板、钉子、锤子来,让我自己来作给你看。”那位基督徒就用钉锤和钉子,把木板排在那大门上,横七竖八的乱钉,乱敲。他这样作,使得木匠又好气又好笑,想他总是遇了贼偷,头脑有些不清楚,像疯了一样。后来基督徒对他说,“朋友,不要气,我们来谈话吧。你的门作好了没有?”他说,“自然是作好了。”基督徒说,“我加上一些不是更好吗?”他说,“门已作好了,你加上些木板钉子,反而不成样了。”基督徒说,“主耶稣救赎的工作,是已经成功了,在约翰福音十九章三十节说成了。但是,你说,主虽作成了,你还要加上些好,还要改良修理,所以,我在你所已作成的大门上,加上钉和板呀。”那木匠才明白,就此信了主。昨天这位基督徒失了一门,今天神得了一个罪人。主耶稣叫我们不作工来安息,因为主已经死了,为着担当我们的罪;他也已经复活了,为叫我们在神面前得着新地位。所以我们不必作,不过是到祂那里得安息。这就是福音。

多少人的生活,和他们在世界上的各方面,是担重担的,是劳苦的,连他们对于得救的问题也脱不开这观念。他们想,我咬紧了牙齿来作点好,来吃点苦,也许会叫神可怜我,叫我得救。你们知道,曾有许多印度教的人是这样作法。他们把门上钉满了钉,钉尖是向上的,他们就叫自己躺在这有尖钉的门上。他们想,也许我这样吃苦,那位不知叫什么的神,会可怜我,赦免我的罪吧。有许多人也是想,也许我多吃些苦,神会赦免我的罪。就是小孩子,也是这样想法。有一次,有一个小孩说,我犯了罪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叫我自己顶苦顶苦的,然后神才赦免我的罪。哦,不只小孩是这样想,世上的人都是如此想法,要劳苦出力到一个地步,叫神赦免他。岂知这是谎言,这是自欺,得不着的。并非你多担重担,多劳苦,就可以到神面前得安息。今天有一个呼召是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因为救赎已经成功了,罪,主已经担当了。你可以来,无论是谁,可以到主面前得安息。没有一个罪人可以靠着自己得安息,你若到主面前来,你就可以得安息。

{\Section:TopicID=150}得胜的安息

我现在要对已信的人,说到另一个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安息。”这安息,是基督徒所当得的。第一个安息是罪人所当得的,一个罪人,若没有蒙神悦纳,就没有安息。一个信徒,是已得赦罪的,所以有安息,他现在可以安息,因他得救的问题解决了,他称义得永生等问题也解决了。但是,基督徒有时仍无安息。他是安息在羔羊里,他是有了宝血里的安息,他有时却感觉在世事上、生活上,没有安息。他心里常像热水那样滚着,他有了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节的“安息”,却没有二十九节的“安息”。

这二十九节的“安息”,是一特别的“安息”。在原文里,这“心”字是与心理学的心理同义,所以这里是讲到心理里面的安息。圣经里面也有同样的字,是在诗篇四十二篇五节,那里是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这个心,会叫我觉得忧闷烦躁的,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魂”,我们的主所给我们的安息,是魂的安息,叫我们在世上,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忧愁,没有烦躁。

主接着就把自己魂里得安息的理由告诉我们。二十九节说:“我心里柔和谦卑。”第一个理由是柔和,第二个理由是谦卑。什么叫作“柔和”呢?柔和就是温柔,没有硬的。它没有什么叫你觉得是在那里刺你的,它是完全嫩的,是最容易对付的,是不会抵挡,不会拦阻人的,是不会保守自己,不会拒绝人的,是像水那样软,被打了仍是如此的。这就是主在世上所表显的生活。

有许多人待人顶温柔,心里却不谦卑。他外面是谦卑的,心里却不谦卑。谦卑的“卑”是有下贱卑贱之意。主的存心方面是卑贱的,主以为这是祂应当得着这种待遇的。主不盼望得着更好的,只盼望得着这种待遇。主在大城中传道,人家反对祂,祂好好的“从他们中间出来”。祂不只温柔,并且是谦卑的。主知道,这种生活是祂在世上所当得的分,祂并不盼望更高的待遇。骄傲两字的意思,不只是在面上的,也是在里头的。如果我想比人得的更好,想得神所未给我的,来为自己打算什么,羡慕什么,这就是骄傲。

主在世上的态度是温柔、谦卑的。我们若要得安息,就有两件当作的事:第一,是“负我的轭”;第二,是“学我的样式”。“负轭”和“学样式”是两件事。“轭”是牛背上的一块木头,使牛不能自由,并且要用力作工。犹太地只有两只牛同负一轭,从无一只牛独负一轭的。轭是主人给牠负的,是牛自己不会负的。所以主对我们说,“当负我的轭”时,这轭是神分派给你的,不是什么人给你的,也不是魔鬼给你的。轭是神加上的。样式,却是我们拣选的。

{\Section:TopicID=151}负主的轭

凡神所分派我的,我负了,我就有快乐。你若以为满意,以为够了,你就有平安,就没有不快乐,因为你没有逃避神的轭。我有一位同学,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真聪明,读书顶好。他是一个教友,却不是一个基督徒。他的盼望是要学问深高,名誉卓著,好赚大钱。到他毕业那年,有个教士要帮助他到美国留学,叫他先往上海圣约翰大学读完所差的两年课程,学校里替他预备奖学金优待他。但是他在前几个月得救了,并且听见神呼召他,要他专心事奉祂。那时神的轭加在他身上。他想我作传道是多么辛苦,朮其是作乡间的传道,衣食住都不爽快,也没有多的进款,那么,我一切的盼望都落空了!我的母亲和叔父唯一的盼望,都在我身上,他们的盼望也都落空了!他真不愿意负神所给他的轭,他想逃脱。他就答应校长去升学。一天我特意找他,问他说:你的前途决定了没有?他说:我已定规去大学读书。我因知道神已召他,所以顶直的对他说;你拣选的是错路。你想这样能得安息么?他说,我的老母亲和叔父的盼望都在我身上。我一面读文学,一面研究神学,在学校里作点个人的工作,岂不是两全吗?我说,听命胜于献祭。主不喜悦千山的牛,万山的羊。脂油和燔祭,祂不喜悦。祂要人听从祂的命令。他说,我已决定了。我说:你走错了路。你到某某学校若染了新神学的毒,怕你连根本的信仰都要推翻,你我不能同走一路了。再见吧!我去后,他在球场上走一趟,心里非常难过,没有平安。后来他到学校礼堂里,跪下祷告,一思念他的亡父寡母,再想到前途,不禁哭泣了。他想弃去神的轭,心里不安,顺服又觉得难。至终他知道神的旨意要顺服,就在神面前应许弃去升学机会,出去传道。他这样顺服后,祷告完了起来,心里非常平安,满了喜乐。他立刻去见校长,述说改变的情由,把奖学金辞掉,又把那西人助他的留学费也拒绝了,立时搬行李离校。他说,那一夜是他一生中最喜乐的一夜。(请各位注意,我不是叫你们不读书,乃是说如果神呼召你作传道,你就当顺服;如果神没有呼召你,那你就是读几十年书也不要紧。)

我知道,在这里有多少基督徒有这种经历,当你和神商量,要神让一步,而你自己不让步时,你是何等的没有平安。你的良心在这里告诉你错了,你是多苦阿!当你对神说,我负轭,你就有安息。神今天所要带领我们的,不只是在一生中的大事上肯负神的轭,就是在日常的小事上也要负祂的轭。有的传道人觉得同工是难以共事的,有的姊妹觉得家里的姑嫂婆媳们是难以相安的,有的人觉得他的同事是难以和睦的,学生觉得同学和先生是难以对付的。这就是你们的轭。你觉得他们可厌,最好你能离开他们,或者他们离开你。你觉得烦躁,你没有平安。但是,弟兄姊妹们,这就是神所给你的轭,这就是神要你背负的,这就是神给你的分。神就是要你府伏在这样的环境中,就是说,这样的环境于你是最好的。

何谓背十字架呢?这不是叫人花几千块钱,到耶路撒冷的橄榄山,买一个木头的十字架来背;乃是叫每一个人在他的地位上负祂的轭,这就是神所给他的分。你想我的环境不好,最好向人调一调,但是,这不是负轭。有时神将细心的人和粗心的人摆在一起,刚强的人和软弱的人摆在一起,健康的人和患病的人摆在一起,聪明的人和无知的人摆在一起,急性的人和慢性的人摆在一起,爱洁净的人和不大整洁的人摆在一起,叫这一个作那一个的轭,叫那一个作这一个的轭,叫彼此都有机会发表基督的性情。你如果挣扎,就永没有安息。你若对神说,我负你的轭,我肯处在你所给我的地位上;你肯绝对的顺服,你就有安息和喜乐了。

今天基督徒所以不能作美好的见证,就是因为他抵挡神的轭。你想换一个光景;岂知基督徒的品格,只能在这种光景中显出来。我们最高的生活,就是欢迎每一件自己所不欢喜的事──和本心相反的事。我告诉你,你若肯逆来顺受地背负神所给你的轭,你里头就要充满顶深的安息。但是,这并非得救的安息,那安息是靠基督的救赎,靠祂所成功的,靠祂背负十字架而得的。这安息乃是靠着你自己的顺服,靠着你自己舍己的态度,并你自己背负十字架而得的。我盼望每一个人回家后,都得着一个新的安息。你不必像下雪天,要把你衣服上的雪抖去那样的抖去你的环境。你不必在你的环境里奋斗挣扎,你只要对神说,我感谢你,因为这是你的轭。“父阿,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这样,你就有快乐。主耶稣的境遇虽然是顶可怨叹的,但是祂并没有怨叹,没有焦急,没有打算调换。祂只顺服,所以,祂能快乐。我们不能因为快乐而顺服神,乃是因为顺服了神就有快乐。我也不知有多少人是你不能爱的,不能共事的,但盼望你从今天起,从神手里接受祂的轭,就是那柔和的轭、卑贱的轭。

{\Section:TopicID=152}学主的样式

我们不只要负轭,并且要学主的样式。主的样式是记在腓立比书二章六至八节:“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已,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在主的样式里,有一两件事,要提起来讲。

第一件事,就是主并未为自己的权利站起来说什么话。“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这就是合法的权利。我们的主,本是和神同等的,同荣的,同有权柄的,祂是和神一样的;但祂不把祂自己举起,祂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祂和神同等本是可以的,祂并不像魔鬼,本来是一个受造者,是天使长,却想升高和神同等。祂和魔鬼是完全相反的。祂不来和神同等,祂反倒虚己。所以请你们记得一件事,我们没有一个人应当为自己的权利说什么话。每一个人都应当甘心乐意舍去合法的权利。

有一位姊妹,本来在她家里,好像作主似的,后来信了主,就变成用人似的。她若是要向父母要一点零钱用,他们也不像从前那样的愿意给她,但是她愿意舍去她作儿女所当得的地位和权利。你既是基督徒,就不能盼望父母当你作儿女,朋友待你像从前那样的好了。他们不给你,你不能要求,你当把自己放在神手里,而学主的模式。“祂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虚己。”祂永不为自己说什么话。我们也不应当为自己说什么话。

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安息,不只是我不亏待人,乃是人亏待我,我仍忍受。有多少少年基督徒,当你未信主时,你曾亏待过人,你信主后,就用公道待人;现在你看见人不公道,你就生气。岂知基督徒的程度,不只待人公道而已,并且忍受人不公道的待遇。主所得着的,并不是公道,若按公道,主就不必降下来作人,不必来救人了。但祂愿意为我们的缘故,忍受一切不公义的待遇。

第二件事,就是祂“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这就是说,祂受了限制。我们的主在天上,本来像天使那样,可以来去自由的;也可以像在旧约里所记的天使,向人显现的。但祂降世,成为人的样式,作婴孩,作大人。祂按着人的岁数一样的长大,祂也凭着人的样子一样的需要吃喝睡眠,工作休息。这是祂神格方面所受的限制,但是祂不只成为人的样式,并且是取了奴仆的形像。祂虽然没有了神的自由,祂还可以有人的自由,还可以享受许多人所享受的。但是,祂竟然取了奴仆的形像,连一个常人所有的自由都牺牲了。祂处处受了非人所能受的掣肘与束缚,除了神──祂的父──的旨意之外,不知道别的。这是祂人格方面的限制。祂虽是神,但祂仍然受限制。祂虽是人,但祂仍然受限制。我们呢?我们的心却要造反。我们巴不得打断一切的捆绑和限制,好自由动作。我们巴不得全世界的人、事、物,都要顺着我们的意,随着我们的心。我们并不像主,祂虽是神,却受限制。我们中间作母亲的,许多想要不作母亲而出去自由传道。像有一位姊妹曾告诉我过,她说,只要她丈夫许她,她就要丢下她三个孩子去西藏传道。她想最好把捆绑斩断了,可以飞去。但这不是主的样式。主是神,祂却顺服父母,顾念弟妹。我们应当顺服,不应当心雄志大。神既然将儿女来限制你,或是将家庭来限制你,就应当甘心乐意的顺服。如果作生意的想,我不作生意就好了;读书的人想,我不读书就好了;作事的想,我不作事就好了;教书的想,我不教书就好了,这就错了。我们若肯像我们的主一样接受各种的限制,而不挣扎,我们就有了安息。

所以一个未信主的人,可以得安息,可以得与神和好的安息。同时一个基督走,本是烦躁不平安,没有安息的,若肯负温柔卑下的轭,学主受限制的样式,一天过一天,不为自己的权利站起来说话;一天过一天,接受神所分派给他的轭,并自己拣选一个受限制的生活,就他心里必定能享安息。

主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每一个在主里有经历的人,都要说阿们。我们自己所拣选的道路是可等的不平呢!我们随着己意所作的事情是何等的麻烦呢!结局是何其伤心呢!进行是何其困难呢!我们如果肯负主的轭,学祂的样式,我们要看见,真的,祂所给我们的事情,祂对我们的要求,和祂为我们所安排的环境,都是容易的,轻省的。祂所叫我们经过的,没有一次是我们所担当不了的。祂知道如何分配祂的担子,祂也知道我们的力量。我们可以安心。祂不会叫我们作我们所不能的!祂所分派的是每一个弟兄姊妹所能担的,所能负的。一只三个月的牛,怎样也不会叫牠负铁轭,主也不会叫一个人遭遇一种环境是他所不能忍受的。如果有了什么临到我们的身上,就是表明神已经看好,我们是会,是有能力可以经得起这些事情的。神不会错,所以我们不可埋怨,我们应当安静地、谦卑地、温柔地、喜乐地接受祂所给我们一切的轭和担子;虽然有许多是我们所不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