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三篇 宝血的伟大得胜

 

读经:

 

    约翰福音第十九章十四至十七节:‘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约有午正。彼拉多对犹太人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他们喊着说:除掉祂,除掉祂,钉祂在十字架上。彼拉多说: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么。祭司长回答说: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于是彼拉多将耶稣交给他们去钉十字架。’

 

    约翰一书一章七节:‘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约翰一书三章八节:‘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

 

    约翰一书五章四至八节:‘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么?这借着水和血而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不是单用水乃是用水又用血。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

 

    罗马书三章二十五节:‘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

 

    以弗所书二章十三至十五节:‘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启示录十二章十至十二节:‘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宝血说出基督的完全得胜

 

    约翰福音十九章记载主的血流出来的时候,约翰看见的乃是得胜,耶稣的血,在这里说出完全而伟大的得胜,这个得胜完满到一个地步,以致得胜到不能再得胜!就在这时,坟墓开了,死人起来,宝血胜过了阴府和死亡的权柄。地大震动,宝血胜过了今世君王和属地的捆绑。幔子裂开了,宝血胜过了一切的旧造,胜过了每一个仇敌,连扎祂的人都要仰望祂。

 

    羔羊的宝血,不但有多方面的得胜,也有多方面的意义:彼得特别说到宝血的洁净和赎罪,一方面他称这血为无瑕疵,无斑点的羔羊宝血,叫我们得赎。像彼得这样的罪人,曾经三次否认主,这样严重的失败,连他自己断定没有希望了,但是当他看见血的功效,就知道他不仅被挽回,还能进到至圣所和神有交通,不仅能享受主耶稣伟大的恩典,而且还能尽使徒的职分,这血是何等宝贵!所以彼得特别说到血的救赎。保罗看到的是重在另一方面,保罗一说到血,总说到诸天的门都向我们开了。保罗说:神设立耶稣作施恩座,是凭着耶稣的血。希伯来书说:耶稣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至圣所,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叫我们坦然无惧来到至圣所。以弗所书保罗也说:因祂自己的血,叫我们得以亲近,享受诸约,成为神家中的人,进到这个属灵的范围里面。保罗一说到血,就说因着血,使诸天被开启,叫我们进到至圣所,享受属灵的丰满。但是约翰却特别述说血的得胜。约翰看见有水和血流出来,他就作见证,他又说这作见证的人知道所作的见证是真的,叫你们可以信。到了书信里面他特别宣扬这个得胜:胜过罪恶,胜过鬼魔,胜过世界,乃是借着由水和血而来的。耶稣得胜的记号乃是祂的血。启示录也是约翰的信息,启示录说到血,没有一处不和得胜发生关系的。弟兄们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因为这班人实在懂得了宝血,所以他们也舍魂像主耶稣舍魂一样,因此和祂同站得胜的地位。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一个见证。

 

 

 

血的本身就是得胜宝血流出宣告战争已经奏凯

 

    弟兄姊妹们,宝血得胜,并不是开始于流出的时候,血流出来的时候,整个战争己结束了,已是奏凯歌了,撒但的权势已崩溃了。宝血得胜不是在于流血,乃是在于血的本身就是得胜!流血是个动作,到流血的时候,得胜已经完成了,所以得胜乃是因为这血,就是得胜的血。有首诗歌说:“没有血,没有坛,﹝那意思是说再没有旧约祭牲的血没有物质的坛﹞…牺牲再无必需;更美的血流自更贵的脉,…大胜地狱死亡黑暗势力,毋需两次争战,不留一个仇敌。”更美的血流自更贵的脉,这一个血的本身,就是得胜!所以主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这一个血所说出的魂,在仇敌面前就是得胜!仇敌看见这个人活着,就要战抖。为什么血的本身就是得胜?因为这一个美丽到一个地步,完全到一个地步,连宝座上的神都被祂的表现所震动,所以神有几次违反了祂的定律,作了从有人类以来所没有作过的事,神越过人,越过天使的凭借,直接出来说话,正当主耶稣表现祂魂生命的美丽的时候,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当主耶稣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之后,天上立刻有声音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这个尊贵的生命,神圣的魂,活在肉身的里面,无时无地不显明这个得胜。

 

 

 

血所说出的争战的伟大属天性质

 

    在希伯来书里,主耶稣有一个名字叫‘完全’,这是耶稣的另一个名字,因祂活在地上没有一个时刻不得胜,没有一个地方不得胜,没有一个试探不得胜,没有一个苦难不得胜,没有一个引诱不得胜。弟兄姊妹们,因为祂的魂乃是至圣的魂,在祂里面无论怎样熬炼,熬不出一点的仇恨来,撒但用尽了一切黑暗的手段,不能激动祂的魂,祂一直是那样充满了神的爱,充满了神的圣洁,充满了神的生命,那样的尊贵而又谦卑,那样满了能力而又站在软弱的地位上,那样荣耀的表现而又甘心忍受羞辱,带着锁炼,而折服了君王,我们真要唱说:“你是千万人中第一人。”弟兄姊妹们,你若认识耶稣魂的得胜,才知道什么叫作我们在生活中的得胜,这一个情形就叫作得胜。祂的血,不仅说到魂,也说到祂的绝对得胜,有一首诗歌是说到血代表魂最好的一首,其中有一节说:“…刺你的枪不过引出血水洗人天良,虽然你的路途艰难,你却不想怨叹,父的喜乐你心所重,从未违祂命令。不因撒但诡计摇动,不顾苦难损失…”哦,这血说到那魂生命的超凡、美丽、完全,并且祂每一步路都是以父神喜乐为重,顺服神。所以圣经到了希伯来书称祂的名字为完全。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不是等到挂在十字架的时候才得胜,不是十字架上的血开始往下流的时候才得胜,乃是从这一个人生下来,这尊贵的血,在这一个人的脉中流的时候就得胜了,当这一个尊贵的魂,活在这一个肉身中,道成肉身,行走在我们中间的时候就得胜了,只要祂活着就得胜。所以主耶稣将要离世的时候,祂说现在黑暗掌权了。当主耶稣在地上时,黑暗没有势力,认真说那黑暗权势的得胜,只有那三天,而现在因我们在这里,所以黑暗又不能掌权了。弟兄姊妹们,主在我们心里,主已复活了!主说的话,就指着那个时候‘现在…黑暗掌权了。’我在地上是世上的光,现在黑暗掌权了,但黑暗只有三天。耶稣来了,带着更大的能力而来,带着完全的得胜而来,哈利路亚!当祂在地上的时候,只要祂活着撒但就不能得胜,所以这个争战从伯利痟N开始,仇敌就要杀祂,借着希律王的手,曾把所有两岁以里的男孩都杀了,撒但一切的工作就是要除灭耶稣,但是神大能的手一直保留这个美丽的魂生命,一直保护着祂,这样一个魂,神不能不保护,这一个魂若是失掉了,整个神的国都失败了,神大能的手从伯利痟N开始,一直保护祂,到了最后一次祂进耶路撒冷,一共七天的工夫,到末了一天,上各各他,你知不知道这七天是人类历史六千年以来最严肃的七天?争战来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撒但必须要在这七天里打败主耶稣,若是那七天里不能打败耶稣,撒但就没有得胜的机会了。这一个争战一关一关过来,这七天争战达到了高峰,主耶稣一直表现羔羊超凡的魂生命。头四天在圣殿里面,仇敌借着这班人来激动祂,那班人来抓祂的把柄,又一班人来陷害祂,另一班人来出卖祂,一帮一帮人来和祂说话,耶稣就是这样一直坐在殿中,从早到晚接受考验和挑战。

 

    我们遇见艰难的时候,一开始时,可能还站在得胜的地位上,早晨还行,到晚上灵就不对了;人家少说几句还能过去,多说几句灵就把握不住了,血气就发动了,但是主从早到晚,每天这样,这是耶稣的得胜!祂一心遵行父神旨意,神不让祂住在耶路撒冷,每天晚上要走路到伯大尼去住,早晨再回到耶路撒冷接受考验。从那一关以后,下面的几站,没有一站不和血发生关系,到了客西马尼,那是一次太大的争战,仇敌来攻击祂,祂跪下祷告,祂完全站在人的地位上,若是祂站在神儿子的地位上,祂不需要这样祷告,祂已经知道一切,就不需再求。现在耶稣祂知道必须借着人的魂胜过撒但,所以就祷告到汗如血点滴在地上,还没有真正的流血,但是汗如血点一样,这是人的魂顺服神,顺服到了极点,那天祂心里忧愁,几乎要死,祂所怕的不是钉子的痛苦,祂忧愁的不是荆棘的冠冕,而是因为神把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压在祂身上,这事祂担当不起,因祂和我们不同,祂从不知罪,你我犯罪犯惯了的人,不知道祂所忍受的味道,当日一切卑下的罪都压在耶稣的身上,神把你我众人的罪都归给祂。哦,这么圣洁的魂,神却把你我的罪实实在在都压在祂的身上,所以主说:‘我心里忧伤,几乎要死。’祂就迫切祷告,祂知道这罪的严重和刑罚,祂知道自己要被神用烈火责罚,祂说:‘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祂是神的儿子,祂知道这杯何等苦,但是祂马上说:‘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叫作得胜!在客西马尼,主只要有一口气,仍要顺服神,祂说:‘不要照我的意思’这是伟大的得胜!到了审判厅,荆棘的冠冕压在头上,血开始流了,到了兵丁的营里,他们用鞭子打祂,每一条鞭伤,都说出耶稣得胜!当祂往各各他的山上去,所走的这条路,常被我们称为“血迹的路。”因为主不是到了十字架才流血,当祂被鞭打了,带着冠冕,背着十字架,往各各他去的时候,在这一段很长的路上,祂已经满身是血。所以祂每一个脚印都是血,一路流着血,血滴在那条路上。以撒华滋在他的名诗里说:“看祂全身满被水血,如同穿上朱红衣饰,因此我与世界断绝,世界向我也像已死。”他实在是看见了血的意义。

 

    另一方面,在这条血迹的路上,每一滴血流下时,撒但都在那里战抖!地都在那里震动!因为这个美丽的魂,这个神圣的魂,撒但怎样也不能打败祂,每一滴血,都说出祂以父神的旨意为重,祂讨父神的喜欢,没有一个黑暗的手段能彀叫神的儿子,稍微移动祂顺服的地位,直到各各他山上,祂挂在那里的时候,血从祂身上流下来。什么叫做流血?流血乃是宣告得胜!宝血流尽的时候,乃是宣告这是最后的一仗,此后争战已经结束了,撒但失败了!所以流血不是得胜的开始,流血乃是奏凯!故此,主耶稣流血到末了时所说的一句话是:‘成了!’撒但的国度已经摧毁了!黑暗的权势已经失败了!所有其它的权势都已打败了!今世的君王已赶出去了!地狱的捆绑也解开了!所有的旧造都胜过了!

 

 

 

血使我们得着了基督得胜的权利

 

    约翰福音特别题到约翰看见血和水从祂的肋旁流出来?就作见证。所以约翰书信和启示录中,每一个血的见证都说到得胜。在启示录第七章说到穿白衣手拿棕树枝的人,他们唱诗赞美,荣耀归神,他们是靠着羔羊血洗净的人,这是伟大的得胜!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宝血已经完全得胜,这一个得胜不在你的想象或感觉里,也不在我们的经历和祷告中。主的得胜不是在你的心里,乃是在宝座上,得胜是个事实。血就是得胜的保障和宣告。在灵界里,一见这血,鬼魔就逃避。魔鬼知道这血得胜的能力,要比神的儿女更清楚。今天,我们是何等愚昧,好象我们的眼睛总是有帕子,若不是圣灵开启,我们总是视而不见,但魔鬼知道这血的能力,所以赶鬼的圣徒,一定要靠着主的血,宣告羔羊宝血,一个有医病经历的圣徒,也一定要信靠主的宝血。因血是得胜的记号。

 

    在约翰一书里,第一件事是说,血胜过一切的罪,约翰在这里说:我们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然后说:祂儿子耶稣的血就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三件事是连在一起的:在光中,在交通里,血就大大的显出祂的能力,洗净你我一切的罪。神的儿女有几种情形:一种是犯罪像家常便饭一样,没有感觉。这样的人最好少题主的宝血。曾有一位弟兄对我说:“弟兄,我有的时候也有感觉,所以我要犯罪之前,我就不敢祷告,我心里想犯完罪快快回来祷告,因为主是有恩典的,祂的血会洗净我一切的罪,若是先祷告会不平安的,等作完了回来再祷告主耶稣,让祂的血洗净我就好了。”我说:“弟兄!不得了!你敢说这样的话,还没有感觉!你想这样祷告是不是血就能洗净了你?弟兄!你这样祷告完了心里有没有平安?有没有赦罪的喜乐?有没有圣灵的膏油证明罪已经得赦了?”没有!绝对不会有!第二种的基督徒是一直分析自己,一直看见自己有罪。要知道分析自己和光照完全是两回事,基督徒不要自己太找麻烦,人好好的活在光中就不要一直分析自己。最好的一班基督徒是活在光中的基督徒。人在神的光中,是件受不了的事,这是不能改变的定律。越亲近神的人,越觉得自己有罪。连约翰都说:若有人说他自己没有罪,就是自欺,人不可能属灵到一个地步,连一点罪的影儿都不沾染,你活在这个地上,就好象从马路上经过,你就是再清洁,你从路上经过,走到这里来,你脚上一定会带着灰尘,这个世界也是这样,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罪。所以在光中的人,越靠近神,越感觉自己站立不住,神的儿女若是有一个礼拜没有在主面前觉得自己有罪,不觉得自己有亏欠,不觉得自己不能亲近神,不觉得需要靠主耶稣的血,这个人属灵的光景定规不正常。正常的人像旧约祭司来到至圣所,没有一次不带着血,就是一直宣告说:我不配!我不配!保罗虽然讲话厉害,在讲到主的时候,讲到耶稣得胜的时候,一直说我们夸耀耶稣的得胜,夸的那么厉害,但一说到自己的时候,有没有一次夸耀我保罗作的工?没有!只说我是罪人中的罪魁,蒙了神的怜悯;我是比圣徒中最小的还要小,因我从前是逼迫基督的;我好象没有到产期而生的一样,我是特别蒙主怜悯和恩典的。弟兄姊妹们,这是在光中的人。

 

 

 

血使我们一直活在得胜的地位上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光中才有交通,但是难处就在这里,因为在光中就会觉得我们不行,许多基督徒就落在这个被良心定罪的控告之下。没有光不知道自己的亏欠,固然不会长进,但是在良心控告中的人也不会长进。追求主的人就会有这样的经历,在光中觉得里面所看见的主是那样美丽,荣耀和甘甜,但是我们的生活却配不过,良心常被控告,这是在光中,在交通里的人,但约翰说你必须看见宝血,一面我们看见自己的不行和不配,一面又能坦然无惧的来到神面前,因为祂儿子的血已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只要作一件事-认罪。即使没有事实的罪,但一个在光中亲近主的人,也常会对主说:“主,我们是何等不堪的人!”这是保罗常说的话,他一直站在该站的地位。我们是蒙恩的罪人,来到主前享受耶稣,必须站在血的地位上,站在血的地位上乃在神的光中,乃在神的交通中,耶稣的血就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洁净我们的良心,除掉我们的死行,叫我们事奉这位真活神。

 

 

 

血使我们胜过世上的君王

 

    约翰一书第五章说:神的儿女胜过世界,胜过世界的是什么呢?乃是我们的信心。我们的信心信什么呢?乃是信耶稣基督-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是怎样的一位呢?是借着水和血而来的耶稣基督,靠着祂就胜过世界。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只有借着圣灵使我们看见宝血功效的时候,我们就一步跨过去,越过了这个世界。这叫逾越节!保罗就因着这血而逾越,历代的圣徒也因着这血而逾越。弟兄姊妹们,约翰是这样,保罗是这样,你我也是这样,当我们真的看见主耶稣流血的意义,祂把魂倾倒以至于死。所有的世界都要从我们里面出去,因为祂的魂和这世界是绝对相反的,我们不能和世俗为友,以致与神为敌。父的爱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能再爱世界。胜过世界是因着我们的信心。我们的信心若看见宝血,世界已在十字架的那一面,我们己经过来了。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谁是得胜的人?得胜的人都是把世界踏在脚下的人,神儿子的伟大要从我们身上显出来,我们靠祂得以胜过今世。

 

 

 

血使我们胜过了鬼魔的权势

 

    约翰不仅说胜过世界,也说到胜过鬼魔,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借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除灭’这个字翻得很好,撒但作了多少,祂都给牠取消了,牠作的范围有多大,祂就取消多大,魔鬼无论有什么作为,耶稣的血都把它取消了。所以到了马太福音二十八章说到这权柄,便吩咐:‘你们要往普天下去。’下面两个字原文应翻作‘驱除。’因着宝血到世界各地去驱除鬼魔的权势,因祂已得胜!罪已被胜过!世界已被胜过!保罗说:所有的间隔都胜过了,不要说人和人的间隔,人和神的间隔,所有的冤仇,血都废去,所有的墙垣已拆除,两下靠着祂成为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远离的人得以亲近神。

 

 

 

我们是蒙血所洒的人

 

    启示录更讲到宝血得胜的主观经历。不仅耶稣得胜,羔羊宝血洒在我们身上,我们也要得胜,耶稣的得胜今天要继续在我们身上,要像祂那样的舍弃魂生命,要像祂那样的顺服神,来彰显血的功效。‘弟兄们胜过牠’第一是什么?‘羔羊的血。’末了是什么?‘虽至于死,也要舍魂。’﹝原文﹞这是基督徒的伟大,这里不是说特别的人要这样舍魂,而是说‘弟兄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像羔羊那样舍己,舍魂,胜过撒但。这是约翰所写福音的特点。今天神的儿女都要接受这个见证,都要在信心里支取宝血的能力和权柄,到主面前说:“主耶稣!叫我看见你的血,叫我相信你的血,叫我支取你的血。”你就试试主能不能使宝血发挥最大的能力在我们的身上。

── 史伯诚《伟大的羔羊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