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六十一课 - 拘守古人的遗传

 

经文:可七:1 - 23,太十五:1 - 20

主旨:法利赛人没有属灵的顿悟,宁愿拘守古人的遗传,也不愿接受耶稣的教导。

1。有的人可能对犹太人会按字义解释耶稣说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大惑不解。对我们基督徒来说,就算我们没有读过释经学原理,我们也明白,耶稣要我们相信他,接受他为救主,就有生命。所以,属灵的事必须要有属灵的洞察力才能明白,跟我们有没有学问,聪明不聪明是没有关系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连天主教那些大有学问的领袖和神学家会误解耶稣的教导,以为在弥撒进行时,有神迹出现,饼和酒会真实地变为基督的身体与血。今天,我们要看另一段经文,是有关吃饭洗手不洗手的问题,读了之后,你可能会啼笑皆非。

2。可七:1 “有法利赛人和几个文士从耶路撒冷来,到耶稣那里聚集。”

耶稣讲完《我是生命的粮》这篇讲章后,他仍然留在迦百农,彼得的家乡。从耶路撒冷来的法利赛人和文士又来找麻烦了。我们看到他们和耶稣愈来愈多冲突。

3。可七:2 - 5 “他们看见他的门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没有洗的手,吃饭。(原来法利赛人和犹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遗传,若不仔细洗手就不吃饭;从市上来,若不洗浴也不吃饭;还有好些别的规矩,他们历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铜器等物。)法利赛人和文士问他说:‘你的门徒为什么不照古人的遗传,用俗手吃饭呢?”

我们要感谢马可,他替我们解释“俗手”的意思。“俗手”(原文是koinais,英文是common,unclean) 就是没有洗手吃饭。除非你是犹太人,你很难明白不洗手吃饭究竟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其实,这里说的不是手的清洁卫生,而是指礼仪上的不洁净(ceremonial defilement)。这是法利赛人和文士根据旧约利未记的礼仪律发展出来的一套繁复的洗涤规条。譬如,餐前洗手,至少需要一圆形木筒四分之一的水,首先把水倒在手指正面掌心向上的双手上,必须流到手背,直至腕关节;从腕关节滴下来的水,不能流回手指,因为这水已经接触过不洁的手。一位严谨的犹太人不但在餐前如此洗手,甚至吃每一道菜前都要洗一遍。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在礼仪上就是不洁净,也就不能敬拜神。这是为什么法利赛人向耶稣兴师问罪的缘故。

至于法利赛人说的“古人的遗传”又是什么呢?原来犹太人认为律法有两部分,成文的律法记载在圣经里;口传的律法则是历代的文士所增添的,如洗手之类的规条。这些口传的律法就是古人的遗传,跟圣经的律法有同等的约束力。

4。可七:6 - 13 “耶稣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你们诚然是废弃神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摩西说:‘当孝敬父母’。。你们倒说:‘人若对父母说:我所当奉给你的,已经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献的意思),以后你们就不容他再奉养父母。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

耶稣在这里引用的经文是出自以赛亚书二十九:13。法利赛人和文士只有形式上的敬虔,对他们来说,只要礼仪和仪表做得足够,崇拜神就一定没有问题;耶稣却认为崇拜最要紧的是洁净的心灵,他在约翰福音四:23 早已说过: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父神。耶稣称法利赛人是“假冒为善”(hypocrites),意思就是娇柔造作,做戏给人看。他们的罪就是拘守古人的遗传,离弃神的诫命。

各耳板是希伯来文Corban,意思是供献或礼物。从耶稣给的例子,我们可以看见法利赛人在诠释经文时怎样误导人。他们实际上看古人的遗传高于成文的律法。在马太福音十五:14节,耶稣说他们是瞎子领路,只会引人走迷途。

利未记的礼仪律对我们仍然有约束力吗?___________

5。可七:14 - 23 “。。从外面进去的不能污秽人,惟有从里面出来的乃能污秽人。耶稣离开众人,进了屋子,门徒就问他这比喻的意思。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也是这样不明白吗?岂不晓得凡从外面进入的,不能污秽人,因为不是入他的心,乃是入他的肚腹,又落到茅厕里(这是说,各样的食物都是洁净的)’;又说:‘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渎、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

“从外面进去的不能污秽人,惟有从里面出来的乃能污秽人。”这是一个耶稣的比喻。在太十五:12 节说法利赛人听了这比喻,心里不服。换句话说,他们是明白耶稣说的话,但由于心里顽梗,拘守古人的遗传,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伏在耶稣的脚前。

“你们也是这样不明白吗?” - 难道门徒也是心盲,没有属灵的洞察力,看透耶稣要说的话?_________

“各样的食物都是洁净的。” - 感谢马可,他大概是从师傅彼得在约帕所经历的异象(徒十:15),明白耶稣在这段经文里的教导。

神要求他的子民不要本末倒置,将外表的洁净看得比什么都来得重要,因为食物不能污秽人的心;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洁净真诚,才能讨神的喜悦。对法利赛人和文士,他们视自己的遗传比神的道理还来得重要,只有外表的虔诚而没有内心的真诚,耶稣的这一番话就好像一把利剑直插入他们的心扉。但他们就是顽梗,不肯悔改,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

默想:

有很多外教徒的事奉和生活是全然出自内心,像是给他们的教主作的,但他们的虔诚和信终归是徒然。

我们基督徒敬拜的是一个又真又活的神,但我们的事奉和生活很多时候却是对着人,不是给主作的,结果产生四种“虚”的情况:

虚荣 - 只求人的称赞

虚伪 - 失去真诚。

虚浮 - 失去属灵的深度。

虚空 - 在神面前是空的。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神是看我们的内心,不是看外貌,请赶快自我省察,看看事奉和生活是否蒙神喜悦,最后能否欢欢喜喜的见神。

―― P.C. Chong《跟随基督的脚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