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一百三十二课 - 谴责文士和法利赛人()

 

经文:太二十三:1 - 36

主旨:耶稣怒责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

1。从耶稣的谴责文士和法利赛人,相信大家现在都明白,信仰最重要的是“真”是“诚”,绝对不能是“虚”是“假”,千万不要自欺欺人。上一课,我们已经查考了耶稣怒责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七祸中的三祸,今天我们要继续看其它的四祸。

2。太二十三:23 - 24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

第四祸:他们本末倒置,注重宗教外表的表现,却不行公义怜悯。

薄荷(英文mint,原文heduosmon),茴香(英文dill,原文anethon)和芹菜(英文cummin,原文kuminon)都是厨房的配料,一般上种的不会多。根据律法的规定,“地上所有的,无论是地上的种子是树上的果子,十分之一是耶和华的,是归给耶和华为圣的。”(利二十七:30)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注意这些小节,却对律法上该做的,如公义、怜悯、信实,完全置之不顾。

耶稣还用了一个非常幽默的比喻来揶揄他们。蠓虫(gnat)是属于不洁净的昆虫;骆驼也是。犹太人在喝酒的时候,为了避免喝到不洁净的东西,他们会先用细布过滤了酒。耶稣说,他们会过滤酒以免喝下蠓虫,却会高高兴兴地吞下一只骆驼!

我们在教会,是否会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如祷告的姿势,却忘了带着一个虔诚的心来到主前?_________________

 3。太二十三:25 - 26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

第五祸:虚伪是一回事,他们还为非作歹!

耶稣毫不留情地职责他们,空有虔诚的外貌,实际上却大干勒索和放荡的勾当。我们要问:这些宗教领袖还是“宗教人”吗?

4。太二十三:27 - 28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第六祸:他们涂墙抹粉,掩饰心里的腐败。

根据律法,若有人碰到死人的身体或尸骸,他就是不洁净。(民十九:16)所以,在逾越节前一个月,为了防止朝圣的人在路上无意中踢到坟墓而成为不洁,犹太人会用 powdered lime dust (石灰粉)粉饰路边的坟墓,使得它们在日光底下闪闪发光,大家都看得清楚。耶稣谴责他们就像粉饰了的坟墓,外表好看,里面全是污秽的尸骨,尽是腐败邪恶。

5。太二十三:29 - 36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谴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了。”

第七祸:他们是杀人犯!

耶稣直截了当地说:以色列的历史是谋害神的先知的历史。该隐杀亚伯是记载在旧约第一本书《创世记》。至于撒迦利亚的被杀,则是记载在代下二十四:20 - 22,是约阿斯鼓动百姓用石头打死他的。历代志下是希伯来圣经的最后一本书。换句话说,圣经从头到尾,记载的就是以色列人谋害先知的故事。宗教的领袖成为杀人犯!可怕吗?

总之,耶稣把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假面具一个一个的拆掉,我们现在明白何以他们会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吧!

默想:

《庄子》记载了这则故事:

一群儒生半夜到野外盗墓,先生担心天亮后会被人发现,一面催促弟子加快速度,一面询问进展情况,弟子报告说:“贴身的衣物还没脱下来,死人的口中还含着珠子,难怪古人诗中说:‘麦苗清清,长在山坡’,活着不做善事,死后还含着珠子有什么用?”先生便指示道:“你不妨揪住死尸的发髻,按住他的下巴,用铲子敲打他的下颚,慢慢地分开牙齿,小心地取出嘴里的珍珠,千万不要弄破了。”

儒生指责死人生前不做善事,死后含着珠子有什么用?他们却忘记自己是盗墓者,完全没有儒者的行为规范,反而去挖人家的坟墓。这群装腔作势的儒生何不多做点有益社会的事,以免死后也遭到被人挖墓一样的后果!

我们今天跟随基督拆掉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假面具,自己是否又戴着假面具呢?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何不现在就拆下,以免日后耶稣亲手拆!

――  P.C. Chong《跟随基督的脚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