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四、荣耀的形像

 

  今日思想的是荣耀神的形像,这形像是在人的生命和学效基督之后才有的。

  读经弗四17-24,请注意24“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神不愿人造祂的形像,但却选择了两个对象来表彰自己:

  (一)耶稣自己──约一18“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神要显明祂的形像,不藉人手所造,要藉祂的儿子把祂的形像带到人间,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这形像是丰富不过的,但在世上有谁能欣赏祂的形像呢?人总以为代表神的人必定是美丽、活泼……的,又谁知道祂无佳形美容呢?所能代表神的不是外表而是内里,内里满有力量,能作神所作之事。

  (二)神的儿女──二千年前,祂藉祂儿子表现祂,儿子就是祂本体的真像,(来一3)今日我们学耶稣,先要得祂的生命,这生命是照神的形像造的,人看见我们,就是看见神的形像,保罗对以弗所人说:“你们不要像外邦人”,外邦人,就是未信主的人,他们的形像是虚妄、昏昧,(弗四17)请注意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不是指着外表,而是指着内心。“虚妄”正如诗二1“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的“虚妄”,意思是他们行事为人,无人能管,自己有自己的思想和看法,自己作主──这就是外邦人的样式。

  今人每以伟人的偶像当神看待,以明星的行为衣饰,为学效榜样。这些伟人、明星,就做了心中的偶像,以致行为虚妄,与神隔绝,也有人只顾物质享受,只顾名誉地位,这些东西便成了他们的对象,成为他们的形像。各位,你今日所敬拜的是什么?“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时……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传十一9)这些话值得警惕的呵!

  保罗说:“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弗四20)因那些事是旧人的事,都已过去了。21节提及三件事:(1) 如果听过祂的道,(2) 领了祂的教,(3) 学了祂的真理,23节我们必须“心志改换一新”。

  “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也可以翻作“有真理的仁义,有真理的圣洁”。

  什么叫真理,初时不明白,当常作哲学研究,在此我用一个事实解释:一个客人叩门,小孩子问找谁?客人说:“找你爸爸”,小孩到书房告诉爸爸,爸爸说:“你告诉客人说我不在家好了”,小孩出去对客人说:“爸爸叫我说他不在家”,这孩子的话是实话,“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

  主是公义的──这里仁义也可作公义。(24节)旧约比方公义如天平,当重量一样,那时候是平的;轻重不均,就高低不平,如果一生为自己而活,在神的天平上是不平的,因生命失去,天平就歪了,耶稣也说过比方,说他们大斗量进,小斗量出。教会也有外表公义,内里不公义的假公义,如果有了神的形像,就有真实的公义。

  有一个暑假,我用了卅元介绍费找到一份工作,见工场主管人的时候,他问我的学历,我告诉他是大学毕业,他不用我。后来介绍所的人说:“为什么不说是高中毕业?”结果我取回介绍费,也没有找到工作,因我是基督徒不能谎的。我要操练真理仁义的形像。

  再看“真理的圣洁”──圣洁也有假的吗?记得战时在国内,曾有自称是某教会来的人,身穿烂棉衣,到来叩门要钱,说是失火棉衣也烧烂了,我们怜悯他,给钱他去了,后来,同工祈祷会大家谈起这事,各教会的同工都发见这事,各位,说起来真可怜,真正有人藉耶稣的名来讨钱的,也有人藉耶稣来做别的勾当的。有一青年教友来问我:“牧师,我们青年团友可以在教会开跳舞会吗?”我当然说不可以,他问为什么?我就把跳舞不能荣耀神,无益和绊倒人,照圣经道理对他说,过了一个礼拜,那青年人又来对我说:“牧师,关于在教会开跳舞会之事,可否要求长执会?”之后,我就请长执会注意这事,若通过准许青年们的要求,我就立即离开教会──因我当初讲过,不能在教会跳舞,而且长执们答应的……后来,也有一二长执赞成青年们的意见,但始终通不过。而青年们又提出要求,是在开会时先行用半小时读经、祈祷,请牧师讲道,且请两位老年人领导,用这掩饰的方法想完成他们开跳舞会的计划,我坚决反对到底。这些是另有作用入教会的,这等人能认识耶稣吗?在其内有基督的形像吗?这是假的圣洁呵!

  圣洁,“虔诚热心”之意,真理的圣洁,就是真实虔诚热心。

  有人因达不到自己的企图,便离开了教会,我探访他不来,他还说:“有某人在教会,我就不去。”我对他说:“你到底事奉人还是事奉主呢?”愿大家知道,教会是神作主的,虽然今日我和翻译人站在台上讲道,但作主的仍是神。神在这里,我们要虔诚热心事奉祂,赛九7“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仔细读之,意思是万军之耶和华必要达到目的,中国人每被人讥笑为五分钟热度,是羞辱的事,圣灵对老底嘉教会说“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有许多人在教会中,奉献、读经、读道、甚至打扫……都似乎很热心,但和他属灵交通起来,就知道他是另有作用,甚或有人怀着野心到来,也见过有黑社会为背景的在教会中,我们只求主怜悯,愿我们操练真实的圣洁。──  于力工《操练基督的形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