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类目录 |

 

第二章 基督居首位

 

        经文:"祂也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

        在前一章里,曾专门提到基督为中心,这并非过甚其词地将基督夸大过于祂的所是,乃是诚心盼望我们对基督有一个应有的认识。基督是神赐给我们的产业,所以保罗以认识基督为至宝(腓三8)。今天,传道人的题目太多了,信徒追求的目标太复杂了;教会的情形也是十分零乱,本身既没有路走,对外又失去见证。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找着中心的原故。传道人的信息没有中心,信徒的追求没有中心,教会的活动也没有中心。吹无定的号角,必无人跟随(林前是四8);奔没有定向的路,必毫无成就(林前九26);造没有蓝图的建筑,至终也必被拆毁。

 

        但是,难道许多传道人真的没有中心吗?有,可惜大多以自己为中心:有的专夸自己的知识渊博,有的专述自己的经历丰富,有的专炫自己的工作伟大。总之,是传自己 ,没有传基督耶稣为主(林后四5)

 

        难道许多信徒真的都没有追求的中心吗?有,有的专追求某样恩赐,有的专注重某种道理,有的专跟随某人奔跑,忘记了基督是我们唯一的目标。

 

        难道许多教会真的都没有活动中心吗?有,有的专加强组织的完善,有的专计算财务的收支,有的专关怀人数的增减;此外,也有专以某种制度、礼仪、工作、道理、人物为中心的。

 

        总之,无论是传道人、是信徒、是教会,凡心思意念和行动作为上,不以基督为中心的,都是极其可怕的事!让我们听从使徒约翰的忠告吧:"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约壹五21)

 

        亲爱的神的儿女们!让我们再看一看神的心。

 

        在万世之前,神的心中就有一个秘密,祂没有告诉谁,当然也无人知道。祂因着那秘密的缘故,开始创造了宇宙和万有,创造了世界和人类。神从历代以来,虽有极多的计划和工作,但没有一件不是与那个秘密有关系。在《旧约》的时代里,那许多事迹、预表、象征、寓言、诗歌,都包含着某种秘密,不过在当时都是隐藏的,不为人所明暸。及至时候满足,神差遣祂的爱子到世上来,这秘密才开始逐渐显露。然而在最初,神还是让祂的爱子穿了一件厚厚的外衣,走了一条最卑微的路,以致除了少数跟随祂的人以外,祂仍旧不是明显的,最多不过被视为拿撒勒的一个先知而已。

 

        感谢神,祂又赐下圣灵来,为要揭开那历代以来隐藏在神心中的奥秘,那奥秘就是祂儿子耶稣基督。在我们开头所引的一节经文里,已经给我们看见,神的一切都是以基督为中心,而且是要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所以,神要建立以基督为首的,神也要毁坏一切不以基督为首的。因此,凡不以基督为首的,就是与神为敌。

第一节 基督是个人的头(林前十一3)

 

 

        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基督是教会的元首以前,我们当先俯伏地承认说:基督是我们个人的头!唯独当我们有了让基督作我们个人的头的经历以后,我们才懂得什么叫作基督是教会的头。

 

 

        一、头在人身上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头在人身上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也就是我们所说,让基督居首位的意思。或者说将基督列在第一,让基督走在前头,让基督显露,这都是一个意思。喜欢自己列在第一,喜欢自己跑在前头,喜欢显露自己,都是不以基督为头的人。按属灵的意义说,不蒙头的传道人和信徒太多了!喜爱筵席上的首位,会堂里的高座,不仅是与人争风较胜,实在是有意蒙蔽基督。出风头、广交游的女子,怎样藐视自己的丈夫;照样,好名声、喜活动的基督徒,也怎样羞辱基督。一个真正以基督做个人的头的基督徒,是凡事隐藏自己,让基督显露;是自己退后,让基督走在前头;是没有自己的主张、喜好和定规。因为自己不是头,他不但在众人面前自己不出头,就是在个人生活中,也是将基督列在首位。先求基督的荣耀,先寻基督的旨意,先让基督有享受,最末了才是自己(路十七7-10)。但愿主真的使我们不出头、不露面、也不在暗中活动,乃将自己摆在""的地位上,任祂支配、凭祂使用,借着我们这些卑贱的瓦器,来彰显祂自己的荣耀与能力。

 

 

        二、头有管理全身的权柄

 

        头有管理全身的"权柄",那也就是作主的意思。我们从得救的那一天起,就不只是口里认祂为主,也当实际让祂作主。认识和做到这点的人是多么有福啊!可惜称呼主啊、主啊的人多,照着主话行的人却少(路六46)。今天,我们在人面前也许可以假冒为善,但在那日却无法遮掩罪恶(太七21-23)。我们当停在这里想一想:我们有没有以基督作我们个人的主?有没有凡事受祂的管理与支配?我们有没有在言语、思想、行动等方方面面,都深深地感到自己没有自由、不敢自主,而将每一件事都带到祂的脚前,完全让基督作主?我们的理由、情感、意志是否都被祂征服了,不再与祂有争持、辩论、抵抗?我们是不是好象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听凭摆布?今天,许多基督徒好象从来就不知道我们是有主的人一样,言语放肆,行动随便,思想流荡。更有许多为神作工的人,态度傲慢,生活不检,谈吐骄狂,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主的掌权。请记得,基督决不仅是生命的主,也是审判的主。凡现在拒绝祂作主的,将来在祂面前都站立不住。让我们重新对主说:"祢是我的主,求祢管住我涣散的心不再它想,管住我流荡的眼不再它视,管住我浪漫的翅膀不再它往,除去我一切的任性、随便,让祢有完全的得着。"

 

        三、头有最大的功用

 

        头有最大的"功用",人身上最重要的器官如脑、眼、鼻、耳、口可以说都在头部。人缺了手脚还能活,但缺了头就一时一刻也无法活。因此,人如何不能一时一刻离开头,我们也一时一刻不能离开基督。怪不得主要郑重其事地嘱咐我们说;"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十五5)我们灵性的枯干、死沉、软弱、跌倒,都是因为与基督脱节的原故。一个信徒在暗中没有与主联合,在明处必然要失败;一个工人与基督失去交通,也必定不能结果。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基督而独立,什么时候就陷入黑暗和死亡。身体在自己没有生命,维独与头连络的时候,才有生命的表现与流露。不让基督作我们个人的头,简直和死尸不相上下。我们真应当有对基督作一番重新估价的必要:祂究竟在我们的生命、生活、工作上当占什么地位?当有什么权柄?该有何等价值?是否除了早晚两次祷告,主日作次礼拜之外,就再也用不着祂?不,不!祂是我们的头!我们当时时刻刻以祂为源头、为依靠、为依归,凡事以祂为目的、为中心、为范围。我们个人都当以祂的思想为思想,以祂的喜好为喜好,以祂的道路为道路。离了祂,我们是死的。

第二节 基督是教会的头(西一18)

 

 

        一、教会只有一个头-基督

 

        教会只有一个头,就是基督,如果是多头,那就成了怪物,而不是教会了。但可悲的是:老底嘉的政治含义终于被带进教会里来了,而且竟是末世教会的特色:多数人的表决通过,代替了主的旨意;多数人的喜好、主张,否决了主的命令。今天,差不多每一个教会,都用议会制度来决定一切的事物了。难道大多数人的意见,就是主的意见吗?难道会议中的决定,就是主的决定吗?许多的所谓教会,从来不寻求主的旨意,根本没有让基督作头。你想,不以基督为头的教会,基督能承认是祂的身体吗?

 

        也有的教会不是多头,乃是无头。虽有名称、组织、仪式,但没有工作、交通、活动,更没有方向、目的、中心,不过是乌合之众,一盘散沙而已。

 

 

        二、凡在基督以外另有头的,都是假头       

 

        教会无论是多头,或是无头,都不对。然而如果出现一个假头,更是可怕。凡在基督以外另有一个头的,都是假头。无论是一个人,或是一种道理、信条、制度、组织、势力,都不当作教会的头。一个地方教会,或一派一系的许多地方的聚会,如果以某人为中心、为转移、为舵手,那就是某人的教会,而不是基督的教会了;即或那人是众望所归、众人所选,这在神看来也是可憎的事。工人的确不当据教会为私有,或藉教会以扬名,更不该以教会作为自己的化身,来彰显自己的荣耀,成就自己的计划。工人可以在各地建立教会,但那是基督的教会,不是自己的教会。他若在那一个教会作工,他就从属于那个教会,并非将那个教会从属于自己。如果有人越过这个范围,他就是夺取基督的地位,霸占基督的产业。即使不是个人公开出面,而以其它方法、手段来拉拢、管治教会的,也是一样。

 

 

        三、教会必须在实际上专属基督

 

        基督是教会唯一的头,真正的头。一个教会不仅在名义上应专属基督,而且当在实际上专属基督。如果一个教会已经脱离了其它的名称、制度、遗传,而背底里仍旧把主撇在一边,不寻求、遵行祂的旨意,而仍然受人的操纵、号令、管制,那又与她所脱离的教会有什么不同呢?不过是更多了假冒、虚伪与欺骗而已。

 

        所有以上这些,都是得罪主的!我们千万不可陷在里面!

 

 

        四、以基督作教会的头当先从以基督作个人的头开始

 

        那么,一个教会如果真愿以基督为头,当从哪里开始呢?

 

        我们在前面已经提过:当从以基督作个人的头开始。唯独当基督作我们各人的头的时候,方能将众人在祂里面联络成为一身,全身也唯独靠着祂,才能联络得合适(弗二21、四16)。有人以为信徒个人不能有一个头,必须到教会里来找一个公共的头。这是抹杀主对个人的引导,取消基督直接作个人的头,而以教会的权柄代替基督。请记住:教会永远是身体,永远不是头!教会的领袖们最多也不过是较重要的肢体,或是一些供应的关节而已,他们决不能代替基督这个头!全身的每一个肢体都是直接听命于头的,手不必问耳说:我当作什么;脚也不必问鼻说:我当往哪里去。它们可以互相帮助,但并非彼此干涉。头要手作一件事,不必先告诉口,请它转告手,乃是直接的吩咐。如果教会中少数的人成了基督的全权代表,那么,与教皇制度又有什么差别呢?另一方面,又把基督的真正代表,就是住在每个信徒心中的圣灵置于何地?从属灵的实际说,唯独圣灵是信徒的神经中枢,是元首基督藉以直接指挥全身及每个肢体的。

 

 

        五、教会不当抹杀基督对个人的引导

 

        这样说来,基督是教会的头,与基督是个人的头,有什么不同呢?这个不同并非在我们方面,我们只要直接听命于基督就够了;这两者并没有矛盾和冲突。我们如果真有以基督作头、经常顺服祂的经历,那么,当我们在教会中应当有所供应和顺服时,基督自然会借着圣灵命令我们供应和顺服。如果教会的负责弟兄或工人所吩咐、安排的,真是出于基督,基督必指示我们当听从;若不是出于基督,我们的里面自然就会不通,就不能顺服。若盲目顺服,就是服从教会的领袖过于服从基督,在审判台前我们个人是要负责的。所以不是教会有无权柄的问题,乃是权柄有无限度的问题。教会不当抹杀个人的引导,而使之完全听命;至于少数的领袖或工人更不可勉强同作工人、同为弟兄、同作肢体的完全顺服自己,那就是侵夺基督,自居元首的地位。可惜今天有人太强调教会的权柄或工人的组织,太注重人为的联合与搭配,以致一般自以为代表基督的人,不是天天坐在位上发号施令,就是天天在地上画圈(主乃是画字),他们忘记了主举目望天的祷告说:"使他们都合而为一。"(约十七21)这个""字是专指那一个派别、那一个团体吗?当然是指世上所有相信的人。专用指头画圈的人,都是没有认识神心的广大。让我们再严重地说:基督是教会的头,此外再没有别的头;身体只有一个,乃是包括所有得救的信徒。如果在这两点之外再似是而非地添加什么名堂,就都是假头,都是分裂身体。── 杨绍唐 田雅各《生命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