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主耶稣受审于耶路撒冷

 

约翰十八章十二至二十四节。二十八至卅二节。十九章一至五节

  我们已经研究主耶稣在伯大尼,和在客西马尼园;现在研究主耶稣在耶路撒冷城内受审判,站在衙门法庭里的台阶上。其后那石台阶被搬到罗马,因为君士,坦丁王的母亲,信了主耶稣,为主修了一个大礼拜堂,罗马皇帝就把主耶稣受审时所站的台阶搬到那礼拜堂内,以留纪念。兄弟在罗马的时候,特意去看看那台阶。那台阶在历史上很有名,天主教人说,谁跪在那台阶而爬上去就有功劳,可以得赦罪。路得马丁是宗教的命者,他第一次到罗马,虽然反对罗马教,他到主所站的台阶面前也跪下爬上去,爬到一半,听见天上有声音说:“义人因信得生”。他大受感动!义人因信得称为义,那就不在乎自己爬上台阶得功劳。从此更坚定志意反对罗马教,而建立福音教。罗马教与福音教的大分别:福音教在乎靠主得救,不是靠自己的功劳。自古以来很多名人帝王,跪在那台阶上。我看见那台阶,我也跪下。我并不是相信跪在那台阶上,就可以得救,我多年已重生得救,但是我因为看见主站立过的台阶,我就感谢主,祂站在那里为我受审判。我代教会祷告,也为天主教祷告。我一步一步跪上去,不是迷信;乃是特别记念主为我苦。和我同在一起的,有一位挪威牧师,他是信义会的,他反对天主教,他看见我跪上去,就很惊奇!我祷告之后,向他解释我跪的意见。

  今天晚上我们思想主耶稣,受审判于耶路撒冷城,事前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汗如血点,犹太人捆绑他,拉祂到祭司面前。大祭司的岳父审祂一次;该亚法审他一次;公会审祂一次。三次是宗教法庭审判祂,大祭司的差役打主耶稣。定罪之后,人用拳头打祂。吐唾沫在祂脸上,对祂说:“你是先知,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主为我们受那样大的侮辱。宗教审判定主的死罪,但没有权柄执行死刑。所以送祂到彼拉多面前,受政治的审判。第一次被拉多审判祂,发现祂是加利利人,就送祂到希律面前受审。希律侮辱祂,又把祂送回彼拉多面前。彼拉多三次宣布主耶稣没有罪,以为把祂鞭打了,就可以消除犹太人的怒气;那里知打了之后,犹太人还是要钉死祂!主被钉之前,受了一大顿的侮辱!人把荆棘的冠冕戴在祂头上,戏弄祂。

  主耶稣受三次宗教审判;三次政治审判。一切的审判,究竟不是他们审判主;是主审判他们:把他们的心脏肺腑都显露出来。例如亚拿作祭司多年,年老就交给他儿子作祭司;儿子交给女婿。总之圣殿的权柄,操在个人手里。他们妒忌主耶稣,是因祂洁净圣殿。祭司在殿里作买卖。当时人带牛羊来献祭,祭司查牛羊不是从大祭司那里买来的,就不收纳。所以献祭的人,非从大祭司那里买牛羊不可,于是祭司就抬高牛羊的价钱。对于捐款:祭司规定了要捐什么钱,所以必定要先到祭司那里兑换钱。祭司发大财,假公济私。主耶稣是拿撒勒的乡人,竟敢主持公道,起来打倒他们,推倒他们的桌子,祭司恨祂,所以捉拿祂。

  祭司的岳父,多年前已退任,居然过堂审判主耶稣,这是一不合法;半夜时审人,二不合法;不知罪状而捉拿人,三不合法。他们常作不合法的事,他们开会作假见证。他们不是审判主;是主审判他们,审出他们的罪。主维持公义,洁净圣殿,开罪于有权柄的人,他们的黑幕被主揭破,他们就诬告人,作假见证,用假见证来定主的罪。我们不要想古时的教会是那样;回想现在的教会,岂不是像那些祭司那样贪污忍恨,假公济私。恨恶人说正直的话。一切的罪,等于钉主耶稣于十字架。一言一事犯罪,等于打主耶稣的脸。主耶稣看见你犯罪,如同你打他一样。

  祭司在宗教法庭定了主耶稣的罪,他们已亡国,自己无权执行死刑,他们送主耶稣到罗马法庭,故意说主耶稣犯了政治的罪。若是说主耶稣说祂自己是神的儿子,祂洁净圣殿,那末祂的罪名不能成立;然而他们说主耶稣叫人不要纳税给该撒。祂说祂自己是犹太人的王。但是主耶稣明明叫人纳税给该撒,祂说“该撒之物,当归给该撒。主耶稣说祂是王,那并非叛逆罗马。他们用谎言诬告主犹太人多年仰望弥赛亚,弥赛亚来了而他们把祂治死。彼拉多平日作弊贪污,若是主持公道,他怕犹太人控告他,所以不敢凭良心释放主,反而定主的罪。主耶稣审出于彼拉多的罪,罪叫人懦弱胆怯!人有罪在心,就不敢主持公道。彼拉多想设法释放主,听闻祂是加利利人所以送到希律那里。希律也不定主的罪,他说:“很久听闻你的大名,请你行一个神迹给我看看。”主耶稣一句也不回答他。主那样是刑罚他,表示不值得对他说话。那样是要唤醒他的良心。但是他的良心早已死了。彼拉多想释放主耶稣,当时每年节期要释放一个囚犯,他以为那土匪巴拉巴杀人放火,众所恨恶,有谁肯释放他?谁要他?那知到胡涂的众人,要巴拉巴,不要主耶稣。我们天天也是这样胡涂。对于烟酒赌博,人人都要;罪恶娼妓,人喜欢要;主耶稣爱人,医人,救人,很多人不要祂。九龙今天晚上很多人来礼拜,但是到烟酒馆娼馆里的人更多啊。多少人要恩典不要罪?很多人说:我要魔鬼,要罪恶,要地狱,不要天堂。人不要以为古时的人钉死主耶稣;今时的人也是一样。

  彼拉多最后的办法,以为鞭打主耶稣之后,众人看见主流血痛苦,就动怜悯的心而释放祂。四福音都说是彼拉多命人鞭打主耶稣。打是用皮鞭竹鞭,鞭上有骨齿铁齿,把主耶稣上身的衣服脱去,捆绑主的手在柱上,用鞭打下去,身上血肉横飞!多么痛苦!多么难受!很多人受鞭打而死。主耶稣受那样的鞭打而不死,那是神迹啊。虽然不死,也是半活半死了。以赛亚说:祂为我们受鞭伤,使我们得医治,谁该受鞭打?是你我当受。一次我在某地讲道,讲主为我们受鞭打,一位女教员听了,那天晚上睡不着,心里难过。从前读圣经,不知道鞭打的意思,现在想到主耶稣心很不安。她说:“我应当受鞭打,我喜欢读淫书小说,心里污秽,人看见我外面很好,不知道我心里不洁,而且我偷取公物,我真是该受鞭打!她心里难受,流泪,半夜在床上起来,跪在床前痛哭,说:“我是污秽的人,该受鞭打。我不诚实,贪心,该受鞭打。但是主耶稣替我受了,求神赦免我的罪。”天光了,她的心也光了!从那时到现在十多年来,她爱主,为主作证。她说:“主受鞭打使我得痊愈。”各位,你我都应取用主的鞭打,使罪得赦免而得医治。

  主耶稣被鞭打,众人不怜恤祂,而要求钉死祂。:被钉之前,人把荆棘编作冠冕戴在祂头上。我在犹太地方看见那些荆棘,在耶利哥顶多。耶利哥人把那些荆棘编成圈子出卖,游人买回家作记念。我也买一个,我和他讲价钱的时候,一时不小心,一根刺刺进我手里面,痛得很!我想到当日犹太人故意把荆棘刺祂的头,该多么痛苦!荆棘在那里来的?是从亚当犯罪之后,地受神咒诅而长出荆棘来。荆棘不戴在亚当头上,而戴在主耶稣头上。主耶稣思想清洁,敬神爱人,祂的头为什么要戴荆棘冠冕?我们那一个人的头脑不是坏的?充满亵渎神和害人的思想,我们应当戴那荆棘的冠冕。

  他们把冠冕戴在主耶稣的头上,给祂穿上紫袍,把杖放在祂手里。平常王是戴桂花冠冕,身穿紫袍。手拿金圭。当时他们那样待主耶稣,一一都是戏弄。他们跪在祂面前说:“恭喜犹太人的皇啊!”又把祂手里的棍子打祂。我们听了很难过,但是我们很多时跪下,祷告等于侮辱主。我们称主为王为主,实际在生活上不遵从主,不顺服主,甚至叛逆打倒主。很多人侮辱主。今天晚上大家思想主所受的痛苦和侮辱,人打祂,吐祂,把荆棘冠冕戴在祂头上,这一切的一切,是为我们。祂受羞辱,使我们得荣耀;祂受捆绑使我们自由。主已为我们成了救恩,我们要用信心接受。

  在爱尔兰国,有一个大地主,他有很多田。很多农夫耕他的田。都欠他的债。一天那地主出报告说:“某月某日十二时,我在办公处接见一切欠债的人。请以债账拿来给我一笔勾销。”报告出了很多农人看见,摇头说:“那里有这样好的事?欠钱而拿账来勾销?是开玩笑。”有些人说:“那玩笑太厉害了,叫我们更难受,那里有这样的事?一文不要?”他们议论纷纷。到那天上午,主人和秘书进办公室,一同等候欠债的人来勾销。那知到谁也不肯进去。怕进去而不勾销那 就很丢脸。很多人站在门前。一个农夫的妻说:这个玩笑开得多么厉害啊!我欠这么多钱,若是主人免我的债,我死也闭目了。”丈夫说:老婆婆!没有这么好事的,回去罢。”一个人说:“你试进去,若真是勾销,我们都进去。”那老人说:“我进去”。于是他带着老婆婆叩问。进告了,看见主人,就问说:“主人,我看见报告上说:欠钱的人拿账来到,就一切勾销,是的吗”?主人说:“岂有此理,我说谎吗?”老人快乐得很!拿出账来交给人。主人拿起笔来一笔勾销。老人对主人说:“现在我不欠你的债了,是的吗”?主人说:“没有欠了”。老人喜乐得很!感谢主人,他对主人说:“我出去告诉众人”。主人说:“不要去告诉他们,他们若是相信,自然会进来”。众人在门前看见那老人这么久不出来,就议论纷纷,而且毁谤。时间过了,主人起来锁门走了。众人看见老人就问他。老人说:“一切债都免了”。于是众人大声叫主人,纷纷交账求免!主人说:“时间已过了,你不信,光是这两个老人相信,我就免了他们的债;其它欠我债的,一文钱也要他清还!”

  各位弟兄姊妹,你明白这个比喻吗?神预备赦罪的恩惠,你用信心去接受吗?我们的罪,神为主耶稣的缘故而一笔勾销,你相信神的话吗?神说一句算一句,不要用脑筋来思疑而不接受。我们当中有些还没有得救的人,快快拿账来求主勾销,如同那老夫妇销债后,一身轻松。各位你有重担吗?主已为你受了一切的苦,你接受祂罪得赦免,罪债勾销。现在有得救的盼望,日后见祂也很安心。你愿意吗?(请一同低头祷告)。── 陈崇桂《耶稣末后所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