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圣灵的水流

 

有一个水流,我们在神面前称它作“圣灵的水流”。神在每一个时代,叫这一个水流没有断,是一直有,一直进步的。圣灵的水流,今天在教会里是进步的。我有一次读了·斯理讲道集之后,我感谢神,今天圣灵的水流是进步了。你今天回头去看·斯理的时候,他们在神面前的工作是非常之大,他们的生活也许我们还赶不上,但圣灵的水流今天仍是进步的。

在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你作神在那一个时代所要作的,就得着圣灵的水流。如果你一直保守你的以往,要神来作你所重视的,你所希望的,就得不着圣灵的水流。在十六世纪作马丁路得是对的;在一九五○年只作马丁路得就不够。在中世纪作盖恩是对的;在一九五○年只作盖恩就不够。在十八世纪作·斯理是对的;在一九五○年只作·斯理就不够。在一八二八年作达秘是对的;在一九五○年只作达秘就不够。因为神是一直往前去的。因为每一个工具,都是为着教会各尽其职。圣灵在教会中的水流,是一直朝前去的。

在这里,有许多人,有一个基本的缺点,就是不认识圣灵在教会中的水流。教会中有许多的伟人,有许多属灵的东西,我们今天是承受他们的遗产。像马丁路得,像盖恩,像达秘,像罗伯斯,像宾路易,都有属灵的遗产给我们。这是我们不能感激得够,不能赞美得够的。但是,在今天,你就是成功作一个马丁路得,你就是成功作一个盖恩,作一个达秘,作一个罗伯斯,作一个宾路易,你还是一个失败的人。因为你根本没有看见中心的圣灵的水流。

每一个时代,是挂在一个水流上的。你必须承认,圣经从创世记起,一直到启示录,是一直进步的。神是一个时代过一个时代,逐渐地启示出来,一直进步地启示出来。

在香港,有一个弟兄问我以希伯来书的意义。我就问说,使徒行传和希伯来书有什么分别?使徒行传这一本书,自己是进步的。走到第八章,就不能回到第二章。主已经走到撒玛利亚了,若回到耶路撒冷,就怎么能走到地极?主在那里走,那里有路。圣灵要走到罗马,圣灵要走到地极。到撒玛利亚是头一步,到撒玛利亚是预备走到地极。产生外邦的使徒是对的,是进步的。出去了又想停留在耶路撒冷是错的。外邦的使徒要一直走到罗马去。

希伯来书给我们看见一种资格的人,就是或是作犹太人,或是作基督徒。使徒行传给我们看见双重资格的人,又是犹太人,又是基督徒。在使徒行传里有圣殿。当时的基督徒,一面也去圣殿,一面也在聚会中祷告说,主,我把自己献给你。他们觉得有罪,一面自己祷告,一面请祭司。这个时候,基督徒是兼差的,也作犹太人,也作基督徒。两个祭,两个赦免,两个赎罪祭(有十字架,有动物的羔羊)。希伯来书是对基督徒而作犹太人的说,你是作基督徒呢?你是作犹太人呢?使徒行传是兼的。希伯来书是不可得兼。你只能拣选一个。只能有一个赎罪的羔羊,只能有一个祭司,只能有一个圣殿。所以到了十章说,“不可停止聚会”。如果你在基督里的聚会一停止,就再没有赎罪祭了。所以希伯来书基本的概念只有一个,就是进步。你们必须进步。圣灵的水流,是一直进步的。

因为圣灵的水流是一直进步的,所以在耶路撒冷作的事,在罗马就不够。在该撒利亚作的事,在今天就不够。进步,是圣灵整个水流的进步。神何以必须让提多毁灭耶路撒冷?因为神只许可一个耶路撒冷存在。当教会在地上得着建立的时候,神就把另一个毁灭了。耶路撒冷毁灭了,祭就停止了。犹太人今日虽然还守逾越节,但没有羊羔。这就是进步。神把那一个毁了。使徒行传能作两个人。到希伯来书,只能作一个人。话是非常重──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在使徒行传的时候,保罗还是许愿。你们不要以基督教绝对的启示来衡量某一个时代的人。你我今天要跟随圣灵的水流才行。圣灵走到那里,你我也要走到那里。保罗剪发,进圣殿行洁净的礼,并不是错,因为圣灵的水流只走到那里。但是希伯来书,把整个犹太教拆光。希伯来书是说那完全的来到之后,摩西就了了。神有进步,道理的进步,圣灵的水流的进步。

在教会近二千年的历史中,神的灵是一直进步的。使徒行传二十八章后,神的灵是一直朝前去没有了的。使徒行传这一本书是没有结局的。除非有人愚昧,以为圣灵是离开了教会。实在每一个时代神都兴起人来。每一个时代,教会都在那里进步。一路一路,一直往前进,一直进步到今天。

只有神所喜悦的才有后代。米甲没有后代,拔示巴就是所罗门的母亲反而有儿子。什么叫作有后代?圣灵的这一条线,一直传下去,这就是我所说的圣灵的水流。我们是承受列祖列宗一切的恩典,接受属灵的遗产。今天神的路是从我们一直进步出去呢?或者是从另外的人身上出去呢?这一个就是我所说的圣灵的权柄。如果我们错,圣灵第二步的工作,定规要从另外的人身上出去。圣灵的权柄是像树干一直进步的。圣灵的印记在那里,神的路就在那里。

这一条线断了怎么办?我们读教会的历史,去看神的踪迹,在历史中,在教会中,去看神的踪迹。今天去看马丁路得的时候,有许多缺点。但在路得的时候,是圣灵工作的最高点。我们今天也是路得工作的结果。我们没有这么长的寿命能支配这条线。

教会好像一条溪流中一块一块踏脚的石头。圣灵在我们身上,要我们像一块踏脚的石头,让祂藉着我们往前去。这是我们最大的荣耀。如果祂从我们身上走不过去了,祂就另选一块石头走过去。祂若不藉着我们走出去,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损失。圣灵的印记现在是摆在什么地方,再过十年,又不知道祂是摆在什么地方。圣灵是一天一天,一批一批地把人淘汏,把人搁在一边。所以我们要在圣灵的那一条路上。许多的人好像是被圣灵用尽了,圣灵无法再藉着他有所作为。所以只好从新在另一人身上起头。这是何等的严肃!

我们总要走在积极的路上。史伯克弟兄,二十年来,一直注意身体的事奉。前一百三十年就有人说起,但这一条路一直没有走。真理的恢复和走上真理的路不一样。是到了史百克的时候,属灵的实际才起首显出来。我们现在是该走全面事奉的路的时候。什么都是为着福音。读书是为着福音,生产是为着福音。神在教会中所恢复的路,神在另外一个范围里也显明。主在教会中有个举动,主在世界中也有个举动。我们要作到全体配搭事奉,什么都是为着福音的地步。教会全面事奉的时候,就是主再来近了。不只是道理出去,圣灵也出去了。教会动,是圣灵已经动了。圣灵一动,大家都说阿们。圣灵走在前头,我们是跟在这水流里走。你我的话语,你我属灵的感觉,都要跟得上圣灵的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