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06}当求圣灵充满

 

  感谢主!使兄弟有第二次到广州来,这次来不是平常的来,乃是要和各位作更深的祷告。

  兄弟这次刚从中国的极北──哈尔滨,跑到中国的极南──广州香港。先十几天因为北方天气很冷,日中还要穿皮衣,晚上还要盖棉被,现在呢?穿葛布还要出汗。空气差得很远。兄弟不特盼望此物质的空气,由冷而热,更盼望属灵的空气,亦是如此。

  前次在吉林省布道,机会极佳是历来所未遇见的。每次聚会,不止少数人啼哭,有时全堂都啼哭起来。不止有人看见异象,且有人获见主面,与主说话。其中亦有不治之病,蒙主医愈的。至于从前冷淡的,恢复了热心;跌倒的,再起来行十架之路;未得救的,而今得救,……更大有其人。这个聚会,真是非常的聚会。记得最后的一次聚会,由晚上七点起,至明早四点半,还未散会,后来因兄弟七点要搭车回去,于是不得不要停止。你想:这种属灵的空气,何等温煦?何等令人快乐?盼望今年培灵会属灵的空气,比那里更温煦,更令人快乐。

  我们读以赛亚卅二13-17,就知那里有划然不同的两个景象:13-14节,是一幅荒凉可怕的景象;15-17节,是一幅升平有福的景象。这个大转机,其原动力在什么?就是在乎“圣灵从上的浇灌”。愿圣灵亦大大浇灌培灵会,使培灵会真能成为“有福之地”。

  请读以西结三12-14,使徒行传一4-5812-14

  兄姊们!你们很踊跃地来赴培灵会,到底抱何目的?如果我要各位表示的话,相信必异口同声的答我:“为要得着灵恩”。你们第一个欠缺和需要是什么?若真正觉得,你们亦必齐起答我:“就是灵恩”。又倘若耶稣在我们之中,任从我们向他求什么,如昔日从所罗门一样,我亦必定相信各位要对主说:“主啊!求赐灵恩于我们”!主已临近门口了,我们有没有资格,被主提举呢?十童女的智愚,及其结局的异趋,就在于有“油”与否。那五位智慧的童女,所预备的油,不特可以令灯燃着,更能充满那器皿。求主亦使我们得着灵恩的充满!

  本月八日,上海某报,登载一桩值得人注意的新闻。就是说:现在卅四国联合会议,通过准犹太人回国复兴。这件,不特是地上的大事,同时亦是天上的大事。盖正是耶稣快要回来的预兆呢!耶稣曾设个比方:‘那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那无花果树,是犹太人的预表,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即表犹太人回国复兴,可见主的再临,真个正在门口了。各位预备了未?我们一生的大事,是预备耶稣再来时,如何迎接他,千万不要忽略这件!

  刚才所读过的三段圣经,好像三幅图画:

  第一幅,是以赛亚卅二13-17。这画上半截十分惨淡荒芜;但下半截却十分优美可爱。今日中国教会正陷在那种冷淡,颓废,衰败……的状态中,有如该画上半截的景象,令人目不忍A。为什么还不快起来,求圣灵从上浇灌我们呢?

  第二幅,是以西结三12-14。先知以西结被圣灵高举,带他而去。当时他眼见耳闻那种情形,及其心灵里所感觉的痛苦和忿激,虽精擅绘画的人,恐都不能描写尽致。这幅极有价值的图画,同时亦极有教训于我们。无论何人,均不能自举其身,使之高起;要别人才可以高举我们,照样,我们欲得高尚的地位,亦断不能靠自己的天才,学问,道德,……必定要靠圣灵才行。故谁被圣灵充满,谁就得圣灵高举。

   第三幅,是使徒行传一12-14。五旬节之前的教会,太可怜了!门徒的信心,也太软弱了!甚至聚集的时候,都要关起门来。可是五旬节之后,就不是这样了。此时他们很勇敢地,刚强地,为耶稣作证,致一日能感动三千人悔改归主。圣灵的能力,果然应验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望主圣灵今晚亦亲自作工。

  我常说:主的仆人,可分三等:(一)靠己而作工的。(二)靠主而作工的。(三)让主自己去作工的。这第三等最好,且最有功效。以后我很让主自己在我们中间作工。

  我觉得我作主工,也有这三个时期:(一)靠己作工时期。在这时期当中,作工很殷懃,且很热心。有时亦能令人荣耀主,可是越看越可怜。因为是靠己不靠主,故功效结果是等于零。然这是从前的,过去的。现在呢?(二)靠主作工时期。这时期约占我工作时期的大部分。好是好的,可是还未达到顶好。所以我觉悟了,以后立志进入:(三)让主作工时期。我是个无用之仆,不能为主作什么。从今天起,我不作工,让主作工。其实这是不作工的作工,结果必定是繁多的。

  我今早起来祷告,目的是求主封蔽我的口,不准我讲话,使讲台上,不闻人的声音;祇听见主的声音。

  去年赴培灵会时,曾对黄原素牧师说:我这次带有许多讲题来,不愁没材料了。可怜可怜!那知许多讲题中,主都禁止不准我讲;故今年决定不带什么,除了这部圣经以外。惟有凭主的感动和引导而已。

  前者在吉林有一个退修会,地点是在树林之下,人数约有八九十人;他们都是注重禁食祈祷。我预备的讲题,到那时候,亦不能讲。领众祈祷后,当中有一位先哭,接着全场都大哭起来。镇静后再哭;如是者三次。他们虽整天不吃不喝,也不觉得难过,反觉得快乐活泼。记得又一次聚会,唱诗祈祷后,主又把我所要讲的题目打消了;于是再换第二个题目,那知讲了二三句后,也不能继续讲下去。我就觉得应该要让主作工,乃改开祈祷会而散。

  我们最大的错误,是想听某某名人演讲。你看使徒最初的时代,何曾有什么名人演讲呢?我们平常的聚会,不能得到真正的奋兴,和灵恩的充满,恐怕就是因为人的声音太嘈杂的缘故。所以我们当效法使徒时代第一次奋兴会为模范。他们聚会的光景是怎样?请看使徒行传一14:‘这些人……都同心合意的琱祷告。’这里有三个字,很可以代表他们的精神。

  第一个是‘同’字。他们有同一的心志和目标,即求灵恩的充满,他们当中没有人辩论彼得为什么这样胆怯不认主?约翰雅各等,为什么这样鹜高,而欲坐在耶稣的左右?多马又为什么怀疑不信主由死复活?……他们祇是互相饶恕,互相亲热。

  第二个是‘琚戌r。他们有十日的聚会,我们这次亦然。但可惜我们聚集时间为讲道所阻,不能有长时间多做祈祷的工夫。他们则不然,不止日间有祈祷,晚上也有祈祷,祈祷约占聚集时间的大部分。故十日的聚会,倒成了二十日了。

  从前见一信徒,事主很是热诚,他往往日夜祈祷不辍,有不达目的,不肯停止之势,这样的琱葶祷,真是难能可贵。

  第三个是‘切’字。许多人的祈祷,是随便的,敷衍的,没有恳切的态度,故得不着神的允准。我这次从吉林回来的本想憩息静养一下,再到南方来,不料有一位学生,写信请我立刻要到他那里去,主领奋兴聚集,信里很恳切地写着:‘你非来不可非来不能’等语。至此,我实在没有可推却的余地,不得不要去了。若果他照平常的写信给我,不甚恳切,那么,我必不去的。所以我们的祷告,不可不有雅各的恳切精神,──‘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时的祈祷,亦尝恳切到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我也见过一位信徒,无论在什么时候祈祷,虽天气严寒,额上都有汗点。他的恳切如此,他的能力,可想而知。但可惜我们的祈祷,总不能有那样的恳切,亦难怪主的灵恩,不能沛降在我们之中。

  兄姊们!你们真正愿意五旬节的光景,重现在培灵会么?若是愿意的话,请你不要靠人的演讲,祇要靠主的作工,和我们的祷告!

  从前有人谓教会奋兴,有三个方法;第一个方法,是祈祷会,第二个方法,也是祈祷会,至于第三个方法亦然。不特要有大的祈祷会,更要有小的祈祷会,即两三人托主名聚集的小群。若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或学校,或家庭,商店,工场,……能有多的小祈祷会,深信主必在我们之中,施行大大的祝福。

  当日以色列人所以能得胜亚玛力人,实不在乎约书亚的战术怎样精深,战具的怎样犀利,及其战斗力的怎样充足,……完全是在乎摩西亚伦等山上的祷告。找们培灵会之能够得胜与否,也不在乎讲员讲得好与不好,全在乎各人祷告的力量如何。各位,你们愿意组织这些小祈祷会否?

  旧约亚哈时代,一连有三年半没有雨落,这个情形,何等难过?但今日中国教会,那种枯燥的现象,何止干旱三年半?幸当时有以利亚这样负责的人,恳切向神祈祷。不然,其祸患,将不知伊于胡底。

  以利亚所求的;祇一件事,即求雨降落地上。他并不是求即得之,一连七次,才得见一片小云,从海里上来,如人手那样大。但他毫不灰心失望,仍然继续祈求,到底得主大施甘霖给他们。假若七次不见有云,我深信他虽切祷至七十个七次,也不停止。我们之中,有人愿做迦密山顶的以利亚没有?

  我很愿望有多的小团体,为培灵会祈祷;不独有小团体,其实每个人都当负起祈祷的责任。我敢放胆地说一句;培灵会工作的成功,就是你们祷告的成功;反之,培灵会工作的失败,就是你们祷告的失败,望今年的培灵会,祇藉着祷告以培灵,不藉着讲道。

  主的应许,必须我们祷告,才可得着。主已应许把最大的恩赐──灵恩的充满,赏给我们了,你们得着了未?若还未曾,请你多多的琱祷告吧!──  贾玉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