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三、完全奉献

 

  圣灵充满,即灵力的充满,灵力充满之后,不是给我们自己所使用,乃是给圣灵所使用。所以我们必须顺从这种灵力,让圣灵完全在我们心中作主,作王。我们有一完全顺服的心,然后方能得圣灵充满。

  路加一章十五节说:“他(施洗约翰)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约翰五章卅五节:“约翰是点着的明灯。”施洗约翰是被圣灵充满的人,他大有能力,为主作大工。他被圣灵充满的秘诀在那里呢?圣经说他淡酒浓酒都不喝,他和撒母耳先知一样,是个拿细耳人,不薙发,终身归与耶和华,换言之,他是一个完全奉献顺服的人,故能被圣灵充满。我们看施洗约翰的一生,可知圣灵充满的第三个条件──完全奉献的重要。

  圣经说他是点着的明灯,是点着的,是发光的,如一蜡烛,一面烧着,一面发光。烧着是指自我牺牲,自我毁灭,如此,才能发光。不断的牺牲自己,毁灭自己,则不断发光,什么时候牺牲完,毁灭尽,什么时候他的光才停止。

  我们把奉献的烧着,我们所奉献的才能发出光辉来。

  约翰在少年时,居于旷野,渐渐长大,长大后,离开家庭,父母,亲戚,在神前完全奉献。他从小便奉献,丢弃了前途,牺牲了学业,及地位,名份,……他本可以承继父亲职份,而为祭司,但他从小奉献与神,这一切都不放在眼内。

  有一部书描写约翰少年时的光景,说他早岁丧失父母,他决心逃到旷野去,朋友亲戚前来劝阻他,对他说:你这样做是没有前途,没有人生幸福的!在家里穧书读,可享受高尚的生活,长大后可望封立为祭司。你年纪尚轻,前途无量,你可以建立很大的事业,功勋,……为什么要离开家庭,跑到旷野无人之境那里去呢?但约翰回答他们说:我从小便做拿细耳人,我已奉献,不能收回。于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庭,与朋友亲戚们说声再会,便独个儿跑到旷野里去了。从前亚伯拉罕也是如此,神叫他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亚伯拉罕也完全顺服,照着神所吩咐的去了。

  说到奉献这件,许多人便觉困难了,我们能把这些都奉献么?但不奉献,便不能得圣灵充满。神不必同样的叫我们如亚伯拉罕施洗约翰一般离开家庭,离开香港,离开你的事业,不过我们要知道我们的一切都是神的,神要我们无论离开什么,抛弃什么,我们都得愿意。

  我的父亲,从前也不愿意我去做传道,有一天,他到我家里来,那时我刚布道回来,我叫他,他不应,一会儿,他才说:你还配叫我做父亲么?我叫你不可做传道,你偏去做,你不配做我的儿子了。我说:你平生最尊崇孔子,孔子有言,大丈夫当立德立功立言,我不能立功,立言,我可以立德。父亲说:你立德没有饭吃,有什么用?你若真的去传道,你搭车,我卧在车轨上,你搭船,我跟着去跳海,我看你传道去成不成,我说:我还有一位天父:我亦当听从天父的话,天父叫我去传道,我是不能违命的。我父亲就拿刀来杀我,幸有友人从旁劝阻,他还暴怒如雷,乱叫乱跳,他很胖,叫跳起来,很吃力。其后我的弟弟来了,苦劝他,和他回去。其后,我的父亲在逝世前写信对我说:我现在很欢喜你做传道工夫了。可惜我从前因不明道而阻止你传道,你现在可忠心传道,不要后顾。……

  我们当把一切地位金钱事业……完全奉献在神的祭坛前,如蜡烛烧了,才能发出光来。

  施洗约翰在旷野身穿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吃的是蝗虫野蜜,我们现在传道,吃的穿的住的都比约翰为好,难怪我们的能力不及约翰了。我不是提倡刻苦主义,说非刻苦不能上天堂,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当贪爱世上的虚荣富贵和享受。我们看现代的人,有的还要更有,享受的还要再享受,我们的肚腹已给鱼肉等充满,脑海已给物质充满,还能被圣灵充满么?

  我常见有人替耶稣绘像,绘的是面红红面团团的,你以为耶稣的脸是这样么?以赛亚五十三章廿三节说:“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以赛亚先知为我们刻画的耶稣真像,和我们所想象的红光满脸,有天渊之别。他生在木匠之家,没有睡觉的地方,他过着很穷苦的生活,他忙得不可开交,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所以他的身体,颇为衰弱,在钉十字架时,两个强盗捱了很久才死去,惟耶稣不多时便断气了,耶稣身体不够强健,可见一斑。圣经说他“心如蜡化”他有心病,故很容易死去。耶稣三十几岁,人们以为他是五十多岁的人,他面目憔悴,形容苍老。

  不久之前,有人对我说:赵牧师,我看你最多不过卅八岁罢?我听了,心很快乐,也有人说我有五十多岁,听了我不很高兴,因我只有四十多岁。本来应该高兴,主耶稣不是有人说他已五十多岁吗?

  施洗约翰的衣食住行,是那么简单朴素,倘我们不肯付出相当牺牲代价,不肯把精神放在物质的享受上,我们怎能得圣灵充满?如洪水时代的人,饮食嫁娶只求享乐,不顾道德公义,如此行为,性命尚且不保,还想望圣灵充满吗?这是永不可能的。

  约翰出身传道,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一宣传,便震动了整个耶路撒冷城,及犹太全地,许多人都出来亲就他,领受他的洗礼。几天之内,约翰的声名,轰动了全国,吸引了各阶层的人都来亲就他。

  约翰的礼拜堂最大,以整个旷野为他的礼拜堂,他的洗礼池也最大,以约但河为他的洗礼池。讲台也够宏伟,以山为他的讲台。教友也是多,全国的人,几乎都做了他的教友。……他的风头起劲了不久之后,有一人来了,他自承替他解鞋带也不配。不久,那人“抢”了他的礼拜堂,洗池,教友……应当如何反对他,拒绝他,……但他并不这样做。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我不是基督,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么?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么?他回答说:我不是。于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以赛亚先知所说的。他们又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却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洗。约翰将一切荣耀,地位……双手奉献于耶稣,自己一点也不懊悔。结果,他自己的门徒,有许多跟从耶稣去了,或说:约翰真是傻瓜,为什么不争点气,与耶稣较一日的短长呢?但他说:他必盛,我必衰,何必争长论短呢?我一切一切都是耶稣的,都是为耶稣的。这种牺牲,这种奉献,真令人佩服之至。

  我作个小见证,我从前病了许多时间,卧床而不能起,在病中有一位西姊妹常来探我,帮助我,她年纪已老,在一九三九年她自己病倒在上海,我也去探视她,见她咀斜目歪,异常软弱,我问她病状如何?她说:你可为我祈祷求神,快接我回去,否则求神快医愈我,给我快些回到乡间去,帮助乡间一般老妇人,我说:你可以在床上为我们中国青年人祈祷,使他们早日归主,这种工作,是很有价值的,你一生为主作工,救了许多人,也救了我,将来,我必为你作一传记,把你一生爱主爱人的种种事实写出来,以鼓励后辈。她听见我的话,两眼一直望住我,流泪对我说:你怎么好使这垂死的人去偷取神的荣耀呢?你必不可这样做,我当即答充她,故我至今还未敢为她作传记。她逝世之后,我拿花放在她的墓前,那时,我受了很大的感动,默祷主说:求主使我一生效法那位姊妹,走十字架的路,奉献一切与主,牺牲一切为主。

  施洗约翰后来因为责备希律的罪,给他拿住锁在监里,最后希律也打发人去,在监里斩了约翰,把头放在盘子里。忠心为主的人,结局如此。三十多岁的青年,不死在家里床上,乃死在监里,把性命也牺牲了。约翰的工作完了,神把他接去了,这就是奉献,这就是牺牲。

  我们要为主而活,为主而死,生死都在主的手中。多人很愿为主而活,少人甘愿为主而死。撒母耳时代那两只拖乘约柜新车的母牛,给我们一个很有意义的启示。那双母牛是从来未作过工及未负过轭的,一旦要牠套在车上,一直拖到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照理,牠拖到目的地,可以释放牠回去,那知不然,后来还要将那两只母牛杀了,献给耶和华为燔祭。牠们做成了神的工夫,所谓大功告成之后,还要牺牲,骨成灰烬,这教训我们一生都要为神,不要为自己,若是神的旨意,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如此,才可以得圣灵充满。

  许多人以为被圣灵充满,乃是为自己的益处,其实不然,被圣灵充满,全然为神的益处。

  我们抱着世界的观念,物质,享受,事事以“我”为前提,以“我”为依归,则圣灵永不能充满我们。我们不可忘记,当舍了自己,如蜡烛之销化,然后可能发光。

  今日谁羡慕约翰,谁就不能忘记约翰之所以能被圣灵充满,是由于他的牺牲自己,奉献自己,你肯走约翰的道路么?你的生活──衣食住行──简单朴素,你愿意如此么?你肯背上他的十字架么?若能的话,你便可以如约翰一样被圣灵所充满了。──  赵君影《被圣灵充满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