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三、圣灵好像耶和华的手

 

  “于是灵将我举起带我而去,我心中甚苦,灵性忿激;并且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在我身上大能能力。”(结三14)这里我觉得中文圣经译得很好,译者看得很清楚;耶和华的手,原意就是耶和华的灵,用“手”来形容“灵”,耶和华的灵如手要抓住我们。如果人被这手抓住,这手要在他的生命中施展工作。祂抓住谁,就在谁身上工作;然后又用这个人向别人工作。

  有个传道人说,神的手在水平线上来回的动,当人在水平线上时;这手立即抓住他,成了神手中有用的器皿。当一个基督徒或是传道人,在他里面有真正属灵的渴慕和追求时,他就升上水平线;神的手就抓住他,他就变成不同的人,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

  当圣灵的手抓住人的时候,祂在这人身上,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举起;举到属灵的境界里面。本来我们在自然界中生活,但圣灵的手抓住我们,就把我们举起来,超过原来的水平线。

  保罗在(林前二14)题到两种人:一种是属血气的,一种是属灵的。属血气的人就是属自然的人,在自然的水平线生活。属灵的人,在属灵的高原上生活;属灵的境界是超越的。

  属灵的境界,怎样会高过自然的境界呢?现在要用两个人来作例证。

  一个是以利亚,他是代表圣灵感动的人。一个是以利沙,他是被圣灵加倍感动的人。我们原来都是属血气的,但圣灵在我们里面,开始工作之后,就把我们改变了。祂把我们从属血气,改变成为属灵;要我们顺从圣灵的引导,体贴圣灵。在圣灵里行事为人的,就是属灵的人。这些都是圣灵的工作,把我们举起来,放在属天的高原上。

  自然境界和属灵境界的比较:在自然境界,有基本的规律,限制和管辖所属的人。属灵的人,繲W越自然的规律。

  第一个比较,就是社会公平律。这个规律很宝贵,有用,而且重要。一般来说,公平律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自然界的人,觉得公平是最崇高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天公地道的。但属灵的境界,远超公平的律,到达爱的水平。以利沙是个很好的例子:(王下六21-22)当时亚兰军队落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王想杀他们,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亚兰人来侵[以色列。现在他们落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大可以名正言顺的杀掉他们。但以利沙说:“不可杀害他们,且为他们摆设筵席;让他们吃饱喝足,然后送他们回到主人那里去。”这件事似乎太反常,但他是站在属灵水平上而作的。结果,亚兰人从此不再侵犯以色列人了。假如我是个画家,我必描绘亚兰军队在筵席上面部的表情;他们既惊讶又受到感动,因为神的爱,浇灌在他们心里。如果我会绘画的话,我就会绘四幅画,第一幅要画的是: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第二幅是司提反即将被犹太人用石头打死时,他举目望天,被圣灵充满,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他跪着祷告说:“主啊!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第三幅是旧约的约瑟哥哥们把他卖到埃及。他离开父母家乡,悲惨痛苦。当他做宰相见到哥哥们时,他抱着他们的颈项哭;这并非恨的哭,乃被神的爱所感动,流出饶恕的眼泪而哭。第四幅:以利沙招待被击败的亚兰军,他摆设筵席款待敌人。我们可以用一句圣经的话来形容,作为这几幅画的总描写:“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人才有这四种的表现。

  有一位宣教士在华北工作。在庚子年间,义和团事变,他自知处境危殆,急速写信给他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内容说:“亲爱的孩子!当你收到这信;可能我已为主被杀了。你听到这消息后,礞ㄜn仇恨杀我的人。我现在所祷告祈求的,是求主感动你的心,将来也到中国传福音。我倒下去之后,你要跟着来,踏上我传福音的j禲C”这封信非常的宝贝,据说现仍存在耶鲁大学的图书馆里;因为这位宣教士,是该校的校友。这种爱实非人原有的爱,乃是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人的心里。

  第二个比较。在自然境界,有一条生物的定律──“保全自己”。一切生物都尽力保全自己,有的生物学家把这条定律,称为自然界的第一定律。但是在属灵境界,第一条定律是“舍己”。

  当我读初中一时,开始学英文字母。我发现有一字,只有单独的字母,而且是大写的。I(我)真有出人头地,唯我独尊的涵义。我得救后,才发现God(神)也是大写的。于是“我”和“神”在我思想上开始争战。“我”想得到统治权,“神”也要在我的生命中得到统治权。当神要得到我时,我紧紧抓住不肯放。我对神说:我绝对不能交出来给你,是我的主权;我绝不降服,绝不交出。感谢主!有一天,我才发现基督比我自己好得多。当我把自的一切,交在祂手中时;就是我最蒙恩,最幸福,最快乐。我发现耶稣基督,是最贵,最美丽,最崇高最完全的。祂的爱,祂的公义,真理,信实是最完美的。如果我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在祂手里,这才是我最有智慧的抉择。所以当我把自己献给主的时候,心里满有快乐;自己放下,得着基督。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这是最合算的交易;用我来交换基督,这是好得无比的。愿在座每位弟兄姐妹!都看见基督的美好,甘愿的,喜乐的无条件的把自己的生命,交在主手中。这时,圣灵的爱就要充满你心,你就有完全不同的人格。

  第三比较 在自然界中有一条数学的定律(2 + 2 = 4)。但在属灵的境界,超越了这个数字。列王纪上十七章载:先知以利亚照神的吩咐去做一件难作的事。神要他向那寡妇启齿。把仅有一把面、一点油分享。寡妇毫不犹豫,照着先知以利亚所说的去作,用那最后所有的一把面和一点油,做了饼先供给以利亚。这样油与面,并无短少,直到耶和华使雨降在地上的日子。(王上十七14)由此,这是一个属灵境界的方程式:1 ÷3 = 3 X 1260 这是属灵境界的数学。从一点点变成丰富,我们的耶和华是使无变有,叫死人复活的神。“在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我岂没有对你们说过,你们必因信看见神的荣耀吗?”只要我们有信心,就能看见神奇妙的大作为。属灵境界的数学,是藉除得乘。除就是分,藉着分而增加,这是基督国度的定律。伦敦美术馆内,有一幅画,描绘一个人刚死了,躺在A上。那画的重点,是两只抓紧的手;下面题着──“我所抓住的,我失去了;我所用去的,我抓住了。”这画含意深长!许多人拼命的抓,不肯放手,结果两手成空。好像空气又像水;水流去了,空气散掉了。生命结束时,何等虚空!主告诉我们:当我们与别人分享时,我们就得着了。保罗说:你们知道主耶稣基督,祂本来是富足,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八9

  第四个比较 自然境界,有一条生理定律。“劳动必然产生疲乏”这定律,相信没有人否定吧!但是在属灵的境界,繲W过了这定律:“奔跑礞ㄞh倦”(王上十九7-8)以利亚灰心了,他在萝藤树下求死;一个原来最坚强的人,现在竟然求死,后来他睡着了。睡觉也是主的恩典,人在灰心时,能甜睡一觉实在是很好的;如果你精神不佳,心灵愁烦时,别忘记好好睡一觉,这是以利亚的方法。人的身体和灵性有密切关系,身体差了;灵性也受影响,除非圣灵给予特别的恩典。我曾见过一个身体很软弱的人,但圣灵给他特别恩典,于是软弱变为刚强。一件自然的事,因圣灵的工作而变为超自然。当以利亚求死,非常灰心疲倦时;耶和华为他预备食物,天使来拍醒他,对他说,起来吃吧!他本来不吃喝;现在起来吃喝;这些饮食给他力量行走了四十昼夜,一直走到何烈山。超自然的食物,才能使他行走四十昼夜。“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礞ㄖx倦,行走礞ㄞh乏。”(赛四十30-31)超自然的食物,增加他超自然的力量,把他托起举起,进入超自然的境界里。有一次我到兵头花园,见到一根坚固的大石柱,蔓藤环绕而上,蔓藤是一种软弱的植物,无法自立;但依靠坚立的石柱,禰捖软弱变成最强壮。虽经大风吹袭,仍然依附石柱屹立不动。当我们藉着祷告,抱住我们的神,我们就成了最强壮的;可以如鹰展翅,展开祷告的翅膀,在空中飞翔。鹰在空中飞翔而不疲乏,秘诀何在呢?因为鹰在空中展翅滑翔,牠知道利用风和气流的作用,使牠平衡,安稳在空中,这就是鹰从新得力的秘诀。弟兄姐妹!我们若不学会祷告等候耶和华,有一天,我们也会疲乏,停止,退后,跌倒。等候耶和华,是我们必须学会的秘诀。鹰的翅膀是身体面积的廿五倍,牠翅膀伸开时;就可以把身体带上天空。照样,祷告的翅膀,也能把我们带上去。以赛亚被圣灵感动说:“凡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如鹰展翅膀上腾。”

  第五个比较 自然界有一个物理的定律:“冷则收缩,热则膨胀。”但在属灵的境界,超过这个例子;约伯说:“耶和华使人在夜间歌唱。”夜间较冷而且黑暗,易使人惧怕灰心颓丧;感谢神!耶和华簳洃H在夜间挺身昂首而歌唱。

  在困难,试炼,寒冷之时,真能有信心扩展的歌唱吗?以利沙身上有真实的表现(王下三末段),有三个王被困在旷野,无水喝,而且敌人迫近,他们来见以利沙。以利沙吩咐他们到处掘沟。他们不明白,以为水份已奇缺,若还掘沟,必使身体水份耗尽而死。但以利沙要他们凭信心挖沟时,神的作为立即彰显;次日清早,所挖的沟,都满了水。还有一次,以利沙的门徒死了。那寡妇来求他说:我丈夫死了,家里很穷;欠下的债无力偿还,现在债主要来捉我的儿子抵偿。以利沙吩咐她回家去,向邻舍借空器皿,(圣经载不要少借)这是信心的扩展。以利沙临终时,他吩咐以色列王把窗门打开,向外射箭;接着又吩咐王多拿些箭,向地射去。王只射了三次,以为放无的之矢未免太胡涂。后来以利沙对王说,这是耶和华的得胜箭,多射多得胜,现在你射了三次;你只能得胜三次。信心的箭就是耶和华的得胜箭,我们若射信心的箭,就能看见耶和华为我们争战。

  以利沙和以利亚同有“以色列战车马兵”的称号。他们一人的力量,相等于以色列的全部战车马兵,以色列得胜的力量乃是以利亚,以利沙。这两人同是被圣灵充满的人,所以有力量使他们的国家得胜。

  求主帮助,使我们追求,让圣灵在我们心灵里工作,把我们举起来,超越属血气的境界──自然的境界;把我们举起到属灵的境界。在那里,我们体贴圣灵,顺从圣灵行事,受圣灵的引导。──  滕近辉《圣灵的能力──工作与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