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教会复兴带来什么

 

  我刚才参观过在大会中供应各种属灵书籍的地方,这些书籍所写关于基督徒属灵的生活,是讲台上所不能详尽的;属灵的书籍常常可以摸到人的心,这是讲员所做不到的。书摊中有两本书是我的着作,一是岌岌可危的当代教会。头三晚所讲的,就是这本书的首段;这本书也讲及圣灵,并说方言的事;圣经所载关于圣灵充满的经节,本书都一一题到。还有最近才译成中文出版“约翰笔下的耶稣”这本书并非解释全卷约翰福音,乃是题到约翰在每章中如何看耶稣。第一章约翰看耶稣是个创世者。第二章论耶稣是一个人,祂参加婚筵。第三章论耶稣和尼哥底母谈话。全卷约翰福音共廿一章,每章论到耶稣。

  今天晚上要讲当教会复兴的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复兴发生的事有种种不同,美国韦尔斯那时的大复兴和英国·斯理时的大复兴有所不同,但是无论如何,复兴必然发生的,就是神的灵感动我们有合一的灵;如果没有这种形出现,我们仍需复兴。保罗说:“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弗二14)未复兴之前,各种不同的墙把我们隔开;当神的灵动工,这些墙就拆断了。未复兴之前,基督徒彼此之间有着感情的墙,有嫉妒,看别人比自己强就恼怒;当复兴来到,就不再有这种情形发生了。请大家自问,是否你看见别人所有的,是自己所没有,就生出嫉妒;看见别人做得到的事,自己做不到,就怀恨在心,见别人有所成就便憎恨呢?当复兴未来到之前,教会中充满了仇恨;神的灵临到,这些嫉妒的城墙便拆毁了。如果你们哪一位心里仍存嫉妒的话,那就必须要复兴。神的灵不控制我们的生命,但如果心里有嫉妒,生命就出了问题。还未复兴之时,基督徒会憎恨别人,但耶稣教训我们说,不可恨人,更要爱恨你的人。在教会中有些肢体之间,会各存成见,不喜欢交谈,自以为是个好基督徒;其实这样的基督徒,本身已有问题。可能他是个诗班成员,可能也是主日学教师;或更有可能他是个长老、牧师、在教会中任要职;但是,若本身有了问题,圣灵就不能充满。我们实在需要从神而来新的感动,我们需要复兴。

  复兴未出现之前,人被社会的地位隔断,社会有贫富之悬殊,教育程度之高低;教会中也有不同之处;若某基督徒因为处身优裕而鄙视他人,那么,他必须复兴。复兴给神的儿女带来合一,破坏感情的墙就被拆毁了。

  复兴之后,宗派隔断的墙也拆毁了。我个人的意见,宗派在世界上是绝对需要的,我不相信所有教会都是一样的。各教会都有不同的基督徒,有的教会喜欢许多感情活动,有的教会的基督徒没有什么活动;有些基督徒聚会时拍掌,但有些基督徒则不然。我们实在需要各种不同的教会。我要问:到底我们的宗派重要,还是我们的神重要?我的宗派或者是我的团契是否比神更重要?当神的灵感动我们的时候,我们虽然仍有不同的宗派;但是我们却会有个同一的团契。在教会圈子里可以找到许多同样的例子。基甸会把圣经放在世界各酒店里,该会有各种不同宗派的信徒,他们不谈宗派,但最要紧的是将神的话传到世界各处。基督教学生福音团契,是个各种不同宗派的团契;长老会,浸信会,宣道会,圣公会……等等的信徒都有。他们在一起,并非推动自己的宗派;而唯一目的,乃是和其它的基督徒有合一的团契。两周前我往阿姆斯特丹,参加葛培理的布道大会;出席者包括全世界各宗派的人,约有四千个传道人在那里,来自世界一百卅个国家;在会中却未曾有人题及宗派的事,俨然属乎一个宗派;我们彼此团契,只希望把神的讯息带给别人;所以,当复兴来到时,宗派的墙就要拆毁了。

  约翰·斯理建立了循道会,他曾梦见被带到天门前,他和守门的天使谈话,他问天使:“里面有没有天主教徒呢?”天使答:“没有。”又问:“有长老会信徒吗?”也答:“没有。”再问:“有多少循道会的人在里面呢?”答仍是:“没有。”·斯理觉得奇怪,不明所答。说:“什么都没有,那么谁在天上?”天使答:“天上所有的是一班爱神的人。”

  当复兴时,一切宗派的墙都拆毁了,教义的墙也都拆毁了。有的人说:教义是不重要的,但是我告诉你们,教义是绝对重要的,每个基督徒都应当认识自己所信的是什么,都应当知道为何要信。从圣经神的话,每个基督徒应知道所信的是谁。教义极为重要,但是很多时候,教义把人分开。一九八二年有部新基督徒百科全书发行,内容有关统计基督徒的数字,题及超过两万个不同的宗教团体;有些基督徒为此担忧,为何一部圣经竟然产生诸多宗派呢?可是我们应该认识,在不同的宗派面,基本上所信的是一样,相信圣经中的基本真理;彼此有所不同,乃是有其它的理由。有时我们对于教会的真理,或浸礼方面有着不同的意见;有的宗派主张浸礼,有的洗礼,有的滴礼,有的教会没有施洗。不同之处,并不影响到永远稳固的问题;如果我已经得救了,是否再会失丧呢?又是否永远得救呢?解释预言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在这四个晚上,我们题到圣灵也有其它不同之处;有时我们题及圣灵同一样的事,但是我们用不同的字眼来讲圣灵;有时为这方面彼此辩论。当复兴来到,一切不同之处,都成为次要;大家都注重于对付罪的问题,接受救赎。接受神的全能,接受天堂,接受圣经神的基本真理。

  我小的时候,在加拿大有一次和家兄到农庄去,那时农场都用马工作,我们看见农夫赶着载重的马;到了山脚停下来,给马儿休息片刻。当起程时,那只黑马先起步,隔数秒钟那只棕色马才起步;因为起步不一致,虽努力向前仍然不动。于是农夫让马再休息,再次起步,棕马在先,黑马稍后,两马虽然尽力负轭,却依旧不动。只好再休息,然后农夫命令两马向同一方向出动,才成功的载重上山。基督徒也常这样,忙忙碌碌;但无济于事,尽力传福,却无人得救。很多时为了个人的兴趣,尽力推动自己的小问题,以致主的工作被停留下来。当复兴的时候,所有基督徒齐心合力以基督为元首,于最短时间内把福音带给别人;对全世界的人传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除了合一之外,我们更应有热爱人灵魂的心。

  数年前我和内子同到麻省,慕迪夫妇的坟地,我们站在这位大布道家他们的墓前;我思想,什么原因能够在他身上,让神如此重用他。慕迪传福音的工作,对英国美国有重大的影响,藉着他传道,千千万万人得拯救。有人问慕迪:“什么原因能够使你成功呢?为什么你所传的道,使人对基督有反应呢?你所有的,而别人所没有的是什么呢?”慕迪说:“我学习领人归主时,我当先爱他;如果我终日批评他,责备他,我就得不到他;若真诚爱他,他就接受基督耶稣。”爱心的祷告是:“神啊!愿你使我对失丧的人,有真诚的爱,愿你将这爱转成对别人的负担。”

  未知各位何时,是你最后一次对人的关怀呢?在你家庭中,或者你的父母,兄弟姊妹,未曾得救,你曾否为此整夜失眠?你曾否为家人得救的问题而夜半流泪?有时我们说要领人归主,但却没这负担,也没有这种关怀;我们当求神使我们的负担成为热爱去得人,求主催促我有爱人灵魂的心去拯救别人。怎能有爱人灵魂的心呢?向人传福音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摩西在申命记卅章19节说:“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我们向人传福音,为的不是多得些人参加教会,我们为主作见证,不是为叫人接受宗教;我们讲道却是要讲生死的问题,祸福的问题,天堂地狱的问题;那么,我们就有个热爱人灵魂的心。当复兴来到时,第一,信徒合一。第二、热爱人灵魂的心。第三、有效的见证。

  我曾题过美国的传道芬尼,传道时发生的大复兴。他原是个律师,有一天,他到树林里,跪下在神前;他第一次接受耶稣基督,同时圣灵降临他身上充满他。这样的事,对我们来说也常会发生过;当我们接受耶稣基督,然后圣灵充满我们;但芬尼却是得到拯救,同时也得到圣灵充满。当他回到他的办公室,他向周围的人作见证,在市镇中到处传讲耶稣;凡听他作证的人,在当日就接受耶稣基督,也有和他们接触之后的人,在次日也接受了耶稣。芬尼被圣灵充满,他的见证立刻见效。

  约翰福音第十二章,记载耶稣基督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后的事,(9-11)是很重要的经文。约翰说,那些宗教领袖计划要杀害耶稣,这时拉撒路刚从死里复活;他们以为不但要杀害耶稣,连拉撒路也必须除灭!因为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未知我们中间有多少这样的人,又有多少人像拉撒路一样,真正从死里活过来;我们已经从神手中得了拯救,祂以神迹使我们从黑暗转向光明,因信耶稣基督,使我们从死亡进入永生。有没有人看见我们而相信耶稣呢?我们是否有基督徒的生活,好像拉撒路一样呢?当我们复兴时,我们就有能力为主作见证,看见神大能的显现。

  昨天晚上我们从历代志下,神题到我们复兴的四个条件。如果我们具备这四个条件:第一、神要垂听我们的祷告。第二、神要饶恕我们的罪。第三、神要医治我们的病。神说:如果你们实行这些条件,我就在你们中间彰显大能。

  不久之前,我曾有机会到中国大陆探访基督徒的家庭,他们述说神的大能的彰显;讲到一切神迹的发生,也讲到神医治的能力。我听了感到如同使徒时代的教会一样。

  在多伦多本教会,神大能的推动约有一年多,当神的灵运行,祂的大能彰显;当我邀请别人接受主耶稣基督时,他们无需别人的推动,也无需我从中催促;很多时候有人打电话到教会,只要牧师和他们倾谈,他们就归向主了;有时从街道上来的人,牧师也有机会带领他们信主。

  希望各位有机会参加,如去年五月举行的世界性聚会;我们希望从那聚会得到一百万加币,来支持百多位在外布道的加拿大人。愿神感动本教会的信徒支持这一切的工作。去年所得到的和以往所得的差不多,约为一百十三万加币。有个特别的情形,就是无需我催迫,请求,用压力叫人奉献;在民众教会里有神的灵感动,因此,我们常看见神大能的彰显。──  史保罗《圣灵与信徒并教会复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