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圣灵与实际

 

读经:

“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十六13)

“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约壹五7)

 

      有一件事,是神的儿女所必须注意的,就是一切属灵的事,一切属灵的东西,在神面前都有它的实际。如果我们所摸着的不过是外表,而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那就一点属灵的价值都没有。什么是属灵的事的实际呢?属灵的事的实际是属灵的,不是物质的。虽然属灵的实际是要用话语来表达的,但许多的话语并不是实际;虽然属灵的实际是要在生活上来表现的,但刻板的仪式并不是实际;虽然属灵的实际是要在行为上来彰显的,但人工的装作并不是实际。

 

{\Section:TopicID=130}什么是属灵的实际】那么,什么是属灵的实际呢?主告诉我们说:“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心灵”在原文乃是“灵”。这里的“诚实”和以下所引两节圣经中的“真理”,在原文都是“真”。“真”就是“实际”的意思,)又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又约翰一书五章七节说:“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这给我们看见;神是灵,所以一切与神发生关系的,都是在灵里。真理的圣灵就是实际的灵,所以属灵的实际必定是在圣灵里的。属灵的实际是超过人的,也是超过物的;在圣灵里的那一个才是属灵的实际。所有属灵的东西,都是培养在圣灵里的。所有屡灵的东西,一不在圣灵里,就是字句,就是仪文,就是死的;所有属灵的东西,只有在圣灵里,才是真的,才是活的,才是生命的。是圣灵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实际。所以,若是用不着圣灵的带领就会进入的那一个,必定不是属灵的实际。凡人只凭着听,只凭着思想,只凭着情感而得着的那一个,必定不是属灵的实际。是圣灵带领人进入的那一个,才是属灵的实际。我们要记得,圣灵是一切属灵的事的执行者,今天神所作的事,都是圣灵作的。是圣灵作的才是真的,才是实际的。

      一切在圣灵里的才是实际。人摸着那一个实际,就得着生命。生命与实际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人若注意属灵的生命,就得注意属灵的实际。人如果在圣灵里摸着了属灵的实际,当他碰着别人也摸着属灵的实际的时候,他的里面就会立刻响应,立刻说阿们;当那些摸着属灵的实际的人碰着他的时候,他们的里面也会立刻响应,立刻说阿们。这就是诗篇四十二篇七节所说的“深处与深处响应”(照原文,“深渊”可译作“深处”)。可以说,是实际叫人摸着实际。我们在下面要举些具体的例来说明什么是属灵的实际。

 

{\Section:TopicID=131}浸礼】主对尼哥底母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保罗写信给在罗马的圣徒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祂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浸(原文无“礼”字)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3~5)。主耶稣和保罗都是说到受浸的实际。

      但是,有的人是从物质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他们的眼睛只看见水,所以就说,人只要用水洗一洗就重生。他们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有的人是用头脑来想这个问题,他们想到水不能叫人重生,所以就说,有的人受浸是真的,是里面的,就能进入神的国,有的人受浸是假的,是外面的,就不能进入神的国。他们也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

      主对尼哥底母所说的受浸是一个实际。保罗所看见的受浸,就是与主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保罗对歌罗西的圣徒说:“你们既受浸与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祂一同复活”(西二12)。保罗看见受浸和埋葬是一件事,保罗也看见受浸和复活是一件事。保罗知道什么叫作与主一同埋葬,什么叫作与主一同复活。他不是只看受浸的水,他也没有想到有的人是真受浸,有的人是假受浸,他是把他所摸着的受浸的实际告诉人。

      弟兄姊妹,你如果看见了受浸是一个实际,你自然而然知道受浸是怎么一回事。在你的心目中,没有真和假的问题发生,也没有里面和外面的问题发生。你看见受浸是与主一同埋葬,受浸是与主一同复活,这一个实际一被你看见,你就要说,受浸,这太大了,这太真了,这包罗太广了。人一看见实际,假的在他身上就不存在。如果有人说:“我受浸了,巴不得与主一同埋葬;我受浸了,巴不得与主一同复活。”说这样话的人,就是没有摸着实际,在他身上受浸是一件事,埋葬和复活又是一件事。但是,认识属灵实际的人,他知道什么叫作埋葬,什么叫作复活,他知道受浸就是埋葬,受浸就是复活,受浸在他身上就是那一件东西。

      所以,弟兄姊妹,你看见么?人凭着物质来看属灵的事,是永远看不见的;人凭着头脑来想属灵的事,也是永远想不通的。所有属灵的事,都有它的实际;摸着那个实际的人,就什么问题都不存在了。

 

{\Section:TopicID=132}擘饼】说到擘饼,也是这样。主耶稣在被卖的那一夜,祂“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人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但我告欣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太廿六26~29)。这个,有的人从物质方面来看,就说,饼和杯一经祝福,这一个饼就变质了──变成了主的肉;这一个葡萄汁也变质了──变成了主的血。有的人从理性方面来看,就说,饼和酒不是变质,乃是代表,饼是代表主的身体,葡萄汁是代表主的血。但是,从主的话看来,祂所着重的,不是变质不变质的问题,不是代表不代表的问题,而是属灵的实际──是你们拿去吃的后面有属灵的实际,是你们喝的时候有属灵的实际。祂说“这是我的身体”,祂不是说“这代表我的身体”。祂说了“这是我立约的血”之后,接着说“我不再喝这葡萄汁”,就可见葡萄汁没有变成血,葡萄汁也不是代表血。主说到饼,主说到杯,都是着重那个实际。在主的眼睛里,没有代表的事,也没有变质的事。保罗也是如此,他说:“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林前十16)?是饼,但是他又承认是基督的身体;是杯,但是他又承认是基督的血;可见在保罗的心目中,没有代表的事,也没有变质的事,而是属灵的实际。保罗在底下又说:“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17)。他如果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就不能这样说。因为人说一句话,说事实就是事实,说比喻就是说比喻,是直叙就都是直叙,是寓意就都是寓意,但是保罗在这里所的话却不然,“我们虽多”是直叙的说法,“仍是一个饼”是寓意的说法。他在这一句话里,把直叙的和寓意的连在一起,因为在他身上,“我们虽多”是事实,“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也是事实。他摸着属灵的实际是那么实在,所以在说了“我们虽多”之后,就紧接着说“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他根本没有想到文法怎样,修辞怎样。在这里有一个真认识主的人,他拿起饼来,真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他忘记了饼,他在那里摸着了属灵的实际;他拿起杯来,真是同领基督的血,他忘记了葡萄汁,他在那里摸着了属灵的实际。他摸着了实际,所以,话语不成问题,道理也不成问题。

 

{\Section:TopicID=133}教会】说到教会,那更是希奇。有的人一提起教会,就说有的教会是真的教会,有的教会不是真的教会。但是主对彼得说:“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六18~19)。在主的思想里,祂的教会就是这样;在祂思想里的教会,都是真的,没有不是真的。祂不只说到宇宙性的教会是这样,祂并且说到地方性的教会也是这样。祂说:“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之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隽;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八15~18)。在主的思想里,教会说一个弟兄对就是对,教会说一个弟兄错就是错。我们读到这里,很容易发生一个问题,就是假如教会的断案错了怎么办。但是,主说这话的时候,是指着那个教会的实际说的。断案如果是错的,那就不是从实际出来的,那就不是出乎圣灵的,而是出乎人意的。主心目中的教会;乃是一个实际;在实际以外的东西,在主的思想里根本没有地位。

      保罗在他所写的书信里,提到教会的时候,他说教会是蒙召的,是圣洁的,是神的圣所(罗一7;林前一2;弗二22)

      使徒约翰对于教会神说法也和保罗一样,在亚西亚的那七个教会,有的有许多失败的地方,但是约翰说她们是教会。主耶稣也说“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启一420)

      教会在使徒身上是一个实际,所以在他们的眼光里,没有假的教会的问题。这不是说世界上没有假的教会,这是说你如果没有看见教会的实际,那你的眼睛有病。从外表方面来看教会的人,就说只有真的教会。从理性方面来看教会的人,就说有真的教会,也有假的教会。而摸着那一个属灵的实际的人,在他的心目中,教会是属灵的,其余的问题根本没有地位。

      在实行方面,我们要提起一件事,就是什么叫作身体的生活。身体的生活,不是说你按着某一种手续在那里作就行,乃是你摸着属灵的实际的时候,你就摸着教会,你的行动就是在身体里的行动,而不是单独行动。比方:你要作一件事,不是说,你只要请全体弟兄姊妹来商量一下,你的手续作得很周到,就算是身体的生活;乃是说,你和别的弟兄姊妹交通(不论人数多或少),你在那里摸着那一个实际的时候,就是身体的生活。如果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那么,即使全体开会通过了,也不过是肉体的意见而已,这不是身体的生活。惟有摸着了属灵的实际,才能活出身体的生活来。使徒行传第十五章所记的那件事,给我们看见什么是身体的生活。他们为着外邦人该不该受割礼的问题,一同聚集商议。最后,雅各起来下了断案。这一个断案是出乎圣灵的,所以他们写信出去的时候,是说:“圣灵和我们定意……”(28)。这一个断案是出乎圣灵的,是摸着了属灵的实际,所以话是雅各说出来的,而“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都能阿们,都能一同定意这样作(22)。这就是身体的生活。在圣灵里摸着了实际,才能有身体的生活活出来。不是手续怎样作了就是身体的生活;必须摸着实际,才是身体的生活。

      我们必须知道,一切属灵的生活,一切属灵的教训,在神面前都有它的实际。人如果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他就是在那里把道理讲得很通,也没有属灵的价值。人如果没有摸着教会的实际,他就是口口声声说教会,他却是黑暗的、自欺的、骄傲的。人如果摸着了那一个属灵的实际,他的生活也就是实际的、生命的,而不是外表的、字句的。

      有一件希奇的事,就是如果你自己摸着了实际,那么你碰着别人没有摸着实际,没有进入实际,你就知道。你碰着一个人是凭着头脑在那里作,是凭着律法在那里作,是凭着外面的规条在那里作,你知道他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在神面前有一个东西,圣经把它称作“真”,就是“实际”。人摸着了那一个真,那一个实际,他就被拯救脱离道理,被拯救脱离仪文,被拯救脱离人的想法,被拯救脱离人的作法。受浸也好,擘饼也好,教会也好,在他都是实际,不是一种仪式,也不是一种道理了。

 

{\Section:TopicID=134}敬拜】像敬拜,约翰福音第四章告诉我们:“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这里的“诚实”可译作“真”;真,就是“实际”的意思。这里着重的是灵,同时也把真带进来,把实际带进来。敬拜神是必须用灵的。出乎灵的,就是实际的;不出乎灵的,就不是实际的。敬拜神不是凭情绪,不是凭感觉,也不是凭思想。敬拜神必须用灵和真。不然的话,就不能摸着属灵的实际。什么是真呢?灵碰着神就是真,灵没有碰着神就不是真。出乎灵的就是真,不出乎灵的就不是真。那些仪文的敬拜,我们不去说它。就是有些所谓的属灵的敬拜神,有的时候也叫人不能阿们;你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总觉得不是那个东西。而有的人在那里敬拜神,他即使没有声音,你也说阿们,因为你在那里碰着真,碰着实际。

 

{\Section:TopicID=135}感恩赞美】像感谢赞美,原是很好的,但是,有许多的感谢赞美,不过是仪文,并不是圣经里所说的那一个真,那一个实际。弟兄姊妹,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呢?就是有人在那里感谢赞美,你听见了,你的里面不只不阿们,并且冷得很,好像那个人越感谢赞美,你里头越冷。又如有的人遇见了难处,他在那里感谢赞美神,并且声音大得很,好像一无难处一样。这好不好?好。但是不知为什么缘故,他越在那里感谢赞美神,你就越不能说阿们,你里面在那里说,感谢赞美神是该的,但是这个感谢赞美不是那一个东西,不是那一个实际。有的人有难处,他好像满不在乎,很欢喜,很快乐的满口感谢赞美炎,但是你里头总觉得有一点不对,总觉得不是那一个东西,不是那一个实际。你碰见另外一个弟兄,他在神面前感谢赞美的时候,声音也没有那么大,喜乐也没有那么喜乐,甚至脸上还有些愁容,他轻轻的在那里说感谢主,赞美主,但是希奇,你自自然然会说阿们,你觉得对了,这就是那个东西,他摸着了那个实际。

 

{\Section:TopicID=136}祷告】像祷告,那些奉行故事的祷告,我们不去说它,就是有些似乎很热心的祷告,冗长的祷告,不只叫人不能阿们,并且他越祷告,越叫人冷下去。这没有别的,就是因为那个祷告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路加福音第十八章所说的那两个人上圣殿里去祷告,那一个“只捶着胸说,神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的税吏,他的祷告能摸着人,而那一个开口就感谢神,就自己称许自己的法利赛人,他的祷告不能摸着人。这没有别的,一个是在那里祷告神,一个是在那里“自言自语”(11)。许多“自言自语”的祷告,不只叫人不阿们,反而叫人厌烦。而那些真的祷告,话语虽然简短,有时好像辞不达意,但他是在那里祷告神,他摸着了实际,就也摸着了人的深处,就叫人自自然然的说阿们。

 

{\Section:TopicID=137}血与良心】像主耶稣的血洗净我们的良心这件事,如果从物质方面来看,就不能解决问题。我们想想看,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流出祂的血来,在当时,如果有人把那个血洒在自己身上,他的良心能不能得着洗净呢?不能。因为圣灵是一切属灵事情的执行者,当圣灵用主的血来洗我们的良心的时候,祂是用属灵实际的那一个血来洗我们,不是用那个物质的血来洗我们。一切在圣灵里的才是实际的,你摸着在圣灵里那一个实际,才得着生命。你所摸着的如果只是道理,就是死的,就得不着生命。

 

{\Section:TopicID=138}旧人】像罗马书第六章所说的我们的旧人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是一个事实。有的基督徒在那里说:“我知道我的旧人已经钉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旧人天天还是在那里活着。”这没有别的,就是因他所摸着的是道理,不是属灵的实际。我们要知道,道理如果是在字句里,不是在圣灵里,你就是知道了也得不着生命。像得救的问题,称义的问题,成圣的问题,如果你所摸着的都不过是道理,都不过是字句,那就是死的。必须是在圣灵里,那一个才是属灵的实际,当你摸着属灵的实际的时候,就得着生命,就是活的,就是新鲜的。

有的人可以在那里讲一篇好像很属灵的道理,却叫人听了感觉沉闷,因为他所说的不是那个东西。人摸着了实际,他所说的才是真的。是实际叫人摸着实际。不然的话,你就是引经据典,讲得头头是道,认识实际的人,还是要说你所讲的不是那个东西。

 

{\Section:TopicID=139}认识基督】像认识基督,那些凭着外貌的认识就不是真认识,只有在实际里的认识才是真认识。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人和主耶稣有接触,又好像没有接触;人好像认识主耶稣,又好像不认识主耶稣。这一种的认识是外面的。那些真认识主耶稣的人,都是摸着了实际的人,他们的认识是在灵里的。对于这一个,我们要从圣经里多看一点,因为这是太基本的一个经历。

      当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人对于主有两种的认识,一种是凭着外貌的认识,一种是里面的认识。我们先来看什么是凭着外貌的认识基督。

犹太人对于主耶稣的认识,就是凭着外貌的认识。他们从起头就抱着自以为知道的态度,他们说:“这不是约瑟的儿子耶稣么?他的父母我们岂不认得么”(约六42)?他们很有把握,他们的意思是,连他的父母我们也认识,何况祂呢。有一次主耶稣来到自己的家乡,他们说:“这不是那木匠么?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门的长兄么?她妹妹们不也是在我们这里么”(可六3)?他们不只认识主耶稣的父母,他们也认识主耶稣的弟弟妹妹。可是他们真的认识主耶稣么?他们不认识。他们虽然认识主耶稣的父母,但是他们不认识主耶稣:他们虽然认识主耶稣的弟弟妹妹,但是他们不认识主耶稣。他们凭着外貌来断定主耶稣是谁,他们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

      还有一班人,他们对于主的认识,虽然比犹太人深一点,但仍然不是在里面认识主。主耶稣那一次到了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祂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太十六13~14)。这比那一班犹太人的认识是进步了。有人说主是以利亚。以利亚是一个有能力的先知,可以说以利亚是能力的代表。主耶稣的确是以利亚,是顶有能力的先知。又有人说主是耶利米。耶利米是一个最会哭的先知,可以说耶利米是情感的代表。主耶稣也的确是耶利米,是有情感的一位主耶稣。主责备那些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的时候,是一连七次的说他们有祸了(太廿三13151623252729)。祂看见殿里有卖牛羊人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祂就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约二15)。祂真是以利亚。当祂与税吏和罪人在一起的时候,祂和他们一同坐席(太九10)。祂在西门家里坐肓的时候,祂让那个女人挨着祂的脚哭(路七37~38)。祂看见马利亚哭,祂也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哭,祂灵里悲叹,祂也哭了(约十一3335)!祂真是耶利米。但是,人说祂是以利亚也好,人说祂是耶利米也好,都还不过是凭着外貌的认识。

      当初的门徒对于主的认识,也还不过是外貌的认识,不是里面的认识。像多马,像腓力,那么久与主在一起,在人看来,是应该真认识主了,岂知不然。主明明说:“我往那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岂知多马竟然对主说:“主阿,我们不知道你往那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约十四4~5)?主明明说:“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从今以后,你们认识祂,并且已经看见祂。”岂知腓力竟然对主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约十四7~8)。多马所认识的主耶稣,还不过是一个拿撒勒人,他没有认识生命的主耶稣。腓力所认识的主耶稣,还不过是一个拿撒勒人,他没有认识主耶稣就是父的化身。腓力和多马虽然与主耶稣同在,但他们对于主耶稣的认识,都还不过是外表的认识,他们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

      门徒认识主耶稣虽然比犹太人多一点,但他们并没有认识主到底是怎样的一位主。主与他们同在是那样长久,地们还是不认识祂。他们亲眼见过主,亲耳听过主,亲手摸过主,他们还是不认识主。这告诉我们,认识主,是需要一个机关比外面眼睛的视觉还要明,比外面耳朵的听觉还要灵,比外面手的触觉远要敏。在基督那一边有一个实际,那一个实际不是人凭着外貌所能认识的。

      像彼得那一天对于主的认识,才是在里面的认识。那一天主问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立即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5~17)。主的意思是:你跟从我这么久,你以往的认识不行;今天,你这个认识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这一个认识是实际的。

      所以,如果没有启示,人就是和主耶稣同吃同喝,同住同行,仍然不能认识祂是谁。没有启示的认识,不过认识一位外面的基督,不过认识一位在历史上的基督,这叫作在肉体里认识基督。只有像彼得那样得着启示来认识基督,才是实际的,才是在里面认识基督。

      保罗说:“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林后五16)。保罗,当他凭着外貌认基督的时候,他敢于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敢于逼迫主的门徒,苫害他们(徒廿六9~11);及至神将祂的儿子启示在他的灵里之后,他就传扬他原先所残害的真道(加一1623)。他前后判若两人了。他后来的这一个认识,摸着了属灵的实际,他不是凭着外貌认基督了。

      马可福音里记载的那一个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妇人,“她听见耶稣的事,就从后头来,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于是她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她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好了。”那时主怎么感觉呢?主说:“谁摸我的衣裳?”门徒怎么说呢?他们说:“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么”(可五27~31)?在这里给我们看见有两班人──摸主的人和挤主的人。挤主的人只能挤着肉身的基督,摸主的人才摸着了实际的基督。挤主的人,好像是主所不觉得的人;摸主的人,是一摸就为主所觉得的人。何等可惜,挤主的人是那么多,而摸主的人只有一个!主说:“我对你们说实话,当以利亚的时候,天闭塞了三年零六个月,遍地有大饥荒,那时,以色列中有许多寡妇;以利亚并没有奉差往她们一个人那里去,只奉差往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寡妇那里去。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痳疯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四25~27)。这也和那一个患血漏的妇人得医治的故事一样。不是距离远近的问题,不是时间久暂的问题;问题是谁是在那里挤,谁是在那里摸着实际。人如果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就是挤到主的面前,就是紧紧挤着主,他那个人也没有改变。

      所以凭着外貌认识基督,就永远不能认识祂。必须有启示,人才能认识祂。我们必须记得,认识基督,不是凭着我们的视觉、听觉、触觉,认识基督是圣灵作的事。人如果没有圣灵,就不认识基督的实际。人如果没有圣灵,就是把主耶稣的历史都背熟了,就是曾拥挤过主耶稣,曾听见过主耶稣的声音,也跪在主耶稣的面前求问过,他还是没有摸着主耶稣在神面前的实际。

      主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所以,人如果摸着圣灵,就必定得着生命;不可能人摸着圣灵而不得着生命。是出乎灵的,必定是生命。人摸着实际,人就得着生命。许多的问题就在这里发生:有的人对于主的知识是从书本上读来的,有的人对于主的知识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是读来的也罢,是听来的也罢,都不见得是摸着主自己。那一个基督,实际的基督,不是人所读来的基督或者听来的基督所能比拟的;那一个基督,除了在圣灵里才能认识之外,再也没有另外的方法能认识祂。

      有许多基督徒不免灰心,好像他的信仰不灵,他说:“我听道听了多少年,我知道得很多,但是不灵,不中用。”缘故在那里?就是因为没有摸着实际。人用肉体的手去摸基督,是永远不发生效力的。不是有能力通到挤祂的人的身上去,乃是有能力通到用信心去摸祂的那一个女人的身上去。有的人挤着祂,却没有摸着祂;有的人却是摸着祂了。信仰的灵不灵,就是在乎有没有摸着实际。

      我们必须知道,肉身的基督,是肉体的手所能摸着的,是肉体的眼睛所能看见的,是肉体的耳朵所能听见的,但是,在圣灵里的基督,人只有在圣灵里才能摸着。摸着肉身的基督,并不就是摸着在圣灵里的基督。当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时候,人对于祂就已经有外面的认识与里面的认识的不同,今天我们对于主的认识也是如此。所以,问题是在你到底凭着什么认识基督,如果你在神面前有一天真的藉着圣灵认识了基督,摸着了在属灵实际里的那一个基督,你即使不会讲,不会解释,但是你里面知道。里面一知道,所有可疑惑的问题都不疑惑了。所以我们要求主叫我们对于主有一个真的认识,真的看见,叫我们认识主,不是由于自己,不是由于血肉的指示,乃是由于在天上的父的启示。

 

{\Section:TopicID=140}赦免弟兄】像弟兄赦免弟兄,是应该的。但是,有的时候,你碰着一个弟兄,他在那里赦免得罪他的那一个弟兄,他在那里大大的赦免,尽力量的赦免,发出大声的赦免,在表面看来,他真是宽宏大量的在那里赦免,但你里头总觉得不对,总觉得他这个赦免吃力得很,总觉得他这个赦免不是那个东西。这没有别的,乃是他没有摸着那个实际。你碰着另外一个弟兄,他受了一个弟兄的伤,他忧愁,他不快乐,同时他又相信神不会错,觉得该从心里赦免那个伤他的弟兄,他没有那么大声说赦免,他也没有那么表示他能赦免,他没有那么超然,但是至终他说我赦免我的弟兄。你觉得这一个弟兄不是在那里表演,而是在那里赦免,这一个弟兄是摸着了属灵的实际。

 

{\Section:TopicID=141}谦卑】像谦卑的态度,给人的印象应当是好的。但有的基督徒的谦卑,叫你觉得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力量在那里谦卑。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行,却叫你觉得他在那里是“故意谦虚”“自表谦卑”(西二1823),叫你觉得他所表现的不是谦卑那个真东西。如果是骄傲,你还能说这叫骄傲;他这一种的谦卑,你不知道叫它什么东西,你不能说它是骄傲,但你也不能说它是谦卑。他外面的态度很像,但离实际还远得很。另外有一个弟兄,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力量在那里谦卑,但是他轻轻的一句话,自自然然的一个表示,你这个人的骄傲都给他显出来了。你觉得你的骄傲是可耻的,你觉得他如果骄傲的话,诚然有可以骄傲的,但是他竟然是那样看别人比他自己强,竟然那么自然的寻求别人对于他的帮助。他摸着了谦卑的实际。

 

{\Section:TopicID=142}爱】说到爱,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有极清楚的一幅图画。“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人舍己身叫人焚烧,”这在人看,世界上难得有人有这样的可爱,可以说,没有比这个更大的爱了。但是保罗说:“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意思就是把所有的都赒济穷人了,又舍己身叫人焚烧了,仍然有“没有爱”的可能。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在圣灵里摸着那一个实际,就不过是表面的行为。一个弟兄可能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一个弟兄可能“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就不能不得赏赐(太十42)。根本的问题不是在作得多或少,而是在有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只有藉着主的灵摸着实际的,那一个才是真的。

      我们要看见,我们在神面前不要作得过于我们所是的。有的爱大是大,但是会叫人疑惑那个爱是真的或者是假的。有的基督徒的爱,大到好像连人的感觉都没有了,反而叫你对他这个爱起疑惑。我们读哥林多后书,看见保罗被人误会,被人毁谤,多受痛苦,多受难为,这些他都胜过,但他并不是没有感觉,他实在是一个人。他觉得痛苫,但是他得胜;他觉得难为,但是他得胜。他的得胜是人的得胜,不是天使的得胜。他真的得胜,他也实在是一个人。他这个人是真的,他的得胜也是真的。他藉着神的灵摸着那一个实在的东西。我们读他的话,就不得不低下头来说,在这里有一个人,离开我不远,我好像摸得着他似的。我们觉得他不是和米迦勒、加百列一样的人,他不是住在基路伯中间的人,我们觉得他是可领会的人。这没有别的,就是他有属灵的实际,所以我们摸着他那个人,就摸着生命。

 

{\Section:TopicID=143}行为与实际】我们必须记得,在神面前有一个东西叫作实际。许多基督徒的难处,就是打算作出那一个东西,而其实并不是那一个东西。许多基督徒在那里打算产生神面前的实际,所以在那里效法,在那里模仿。但是神所要求的,不是我们去仿造,神所要求的是那一个实际,是那一个真的东西在我们身上彰显出来。我们凭着自己去作的那一个,是人工的制造,是假冒,不是实际。我们要看见人单单凭着道理去作是何等的虚空。因为人单单凭着道理去作,至多不过有外表的行为,而不是那一个真的,不是那一个实际。

      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学习活在我所实在“是”的那一个里面。我们要求神叫我们摸着真实属灵的一个实际。有的时候,我们近乎虚谎,就是因为我们道理懂得太多,我们是跟从道理去行,不是跟从神的灵的引导而行。什么时候我们只凭着道理去行,我们就摸不着实际。

      有一个弟兄说到他的一个经历,他说:“有一个弟兄得罪我很厉害。有一天他来找我谈话,我说:弟兄,不要紧,没有事。但是我里面有一个感觉说,这一件事不对,因为他专门作这样的事,他不只作在我身上,他也作在许多人身上。我里面有一个意思要重重的说他一下。同时我想到,如果我重重的说他,他岂不要说我这个人不肯饶恕人么?他岂不是会受伤么?如果我和他拉拉手,请他吃饭,这岂不是表示我能爱弟兄么?但是,在我的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力量说:‘你今天必须对他说实话,指明给他看,他这种行为是错的。’我挣扎了一刻多钟,我到底对他说了直话。”真的,有的时候,责备人比和人拉手更有价值。我们可以有一种外表的和气,叫人说我们好,但是在神面前看来,并没有属灵的价值。问题就在这里:我们的行为,是凭着死的道理去作的昵,或者是凭着圣灵的引导去作的?我们的弟兄心里实在是爱那一个弟兄,但是在这里不只是心的问题,而是这样作了有没有属灵的实际的问题。

      有一个基督徒,有一天和他家里的人在那里相争,他家里有一个人很凶,竟动手打了他一个耳光。那时,他记起马太福音第五章所说“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的话,就想我是一个基督徒,我要作得像一个基督徒,所以他就转过脸来再给他打。但是结果他有两夜气得睡不着觉。凭看他的那个行为来说,他是照着圣经的话行了。可是他气得两夜都睡不着觉,就可见他并没有摸着那一个属灵的实际。所以他那一个行为不是生命,不是那一个实际的东西。

      有许多基督徒一直觉得他有一个缺点,就是不能分辨真假,不能分辨什么是出乎神的,什么不是出乎神的。凭着属灵的经历来看,他之所以不能分辨,就是因为他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如果他摸着那一个实际,那就凡不是实际的,一到他的眼睛里就看出来。分辨的能力,是从自己有所看见而来的。你摸着了那一个属灵的实际,就没有人能在那一件事上欺骗你。一个真得救的基督徒,最少在得救的这一件事情上,是摸着了属灵的实际的。什么时候人在得救的这件事情上要来欺骗他,就有点不容易。照样,他对于某一件事,如果摸着了属灵的实际,自然而然地碰着一个不是实际的东西,他就能觉得。他一碰着假的,他里面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把那个假的推出去,他里面立刻觉得这不是那个东西。我们所以容易受欺骗,常是因为我们自己欺骗了自己。自欺的人,常常受别人的欺;在自己身上看不见的人,在别人身上也看不见。什么时候我们认识了自己,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认识别人。没有一个人不认识自己而能认识别人的。我们经过了神的对付,看见了自己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也就自然会认识别人是怎么一回事。在某一种事情上,你经过了神的对付,你摸着了那一个东西,你认识了神的灵是如何在你里面动的,那么,你对于另外一个人,他是凭着自己来动,或者是凭着神的灵来动,你一碰他,你立刻能知道。属灵的分辨,只能在你自己摸着实际之后。没有摸着实际的人,他只能骗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灵性和地一样的人。他没有法子欺骗那些知道什么叫作出乎圣灵、知道什么叫作活在圣灵里的人,他更没有法子欺骗教会。他可能自以为是属灵的,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教会就是不说阿们。我们要记得,教会不阿们那一个人的时候,就是那个人该认罪的时候。弟兄姊妹感觉到不阿们的时候,必定是那个人有虚谎、没有实际的时候。

      有的弟兄姊妹,不只是他们的罪恶,叫教会感觉难受,感觉担心,还有他们出于自己的“好”行为,也叫教会感觉难受,感觉担心。罪恶是人所容易看见的,可是许多出于人自己的“好”行为,离开神远得很,离开属灵的实际也远得很,这却是人所不容易看见的。许多基督徒并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作来作去都不是那个东西,他还以为自己有那个东西,这是最令人难受,最令人担心的。我们相信:凡摸着实际的,结果必定是生命;凡没有摸着实际的,结果必定是死亡。有的人在神面前作了一件事,他自己摸着生命,也叫别人摸着了生命。有的人作了一件事,他自己虽然觉得很不错,但是别人在他身上碰不着生命,得不着他的造就,不只不羡慕他那一种行为,反而厌烦他那一种行为。这一种行为就是凭着他自己作出来的,结果不是生命,而是死亡。

      我们必须学习生活在圣灵里,不然的话,我们可能有“好”行为而一点都没有摸着屡灵的实际。什么叫作生活在圣灵里?生活在圣灵里的意思,就是不凭着我自己去作。凭着自己去作,就是出乎肉体;出乎肉体的,必定不是属灵的实际。属灵的实际是属灵的,不是属肉体的。简单地说,属灵的实际,就是你藉着圣灵所摸着的。你藉着圣灵所摸着的那一个才是活的,才是真的。一个基督徒,什么时候有一个行为,而那一个行为不是在圣灵里的,就不是那一个真的东西。他的那一个行为永远不能代替在神面前的那一个真的东西。他的那一个行为不能叫别人得着帮助,也不能叫他自己得着造就。求神怜悯我们,给我们看见,只有活在圣灵里的人,才是活在属灵的实际的人。

 

{\Section:TopicID=144}供应与实际】哥林多后书第四章给我们看见,有实际就有供应。保罗说:“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10)。在这里我们看见,耶稣的死所显明的地方,就是耶稣的生所显明的地方。换句话说,因为耶稣的死在我们身上,所以耶稣的生也在我们身上。这是说到他们这一班人认识耶稣的死,所以生就在他们身上显明。保罗接下去又说:“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12)。在第十节,他是说到生命的彰显;在这里,他是说到生命的供应。在自己身上显明,我们说它是生命;在别人身上显明,我们说它是供应;而那一个来源是一样的,就是耶稣的死。所以,空空的讲道是没有用处的。没有摸着实际的讲道,对于基督的身体不能有什么供应。是在我们身上有“耶稣的死”发动,才在别人身上有“耶稣的生”发动。这不只是讲道的问题,不只是作工的问题,而是生命的供应的问题。当然,讲道有它相当的用处,但讲道的后面如果没有实际,就不能有生命的供应。乃是我们得着“耶稣的死”的时候,基督的身体就得着供应。有实际就有供应。如果我们不认识什么叫作“耶稣的死”,没有静默无声的在那里背十字架,我们就没有供应。弟兄姊妹,你要记得,在属灵的实际方面,工作不是你去“作”的,乃是你自己在神面前实在有所经过,就自然而然叫基督的身体有所得着。你自己这一边,知道什么叫作“耶稣的死”,在另一边,基督的身礼就自然而然得着供应。

      因此,我们赦免人不需要那样告诉人,我们爱人不需要那样吹号筒,我们背十字架不需要那样吸引人注意。我们如果摸着实际,就自自然然会供应别人。我们知道也好,我们不知道也好;我们觉得也好,我们不觉得也好,都不成问题。有一个事实是:“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

      有一个难处,就是我们晓得的教训太多了,我们只是按着教训去作,而没有实际的供应。我们必须知道,供应不是表面的行为,供应乃是那一个实际。你在神面前知道什么叫作“耶稣的死”,自自然然“耶稣的生”会在教会里发动。是生命就自自然然的有供应。供应是把生命分给人,不是把你的工作给人家欣赏;供应是叫人得造就,不是叫人知道你有这样那样的经历。所以要紧的是在实际上有没有供应。每一次你经过“耶稣的死”的时候,总有弟兄或者姊妹得着你生命的供应。不必等你写一本传记,人才能得着供应;只要你从主耶稣那里得着生命的时候,教会就已经得着生命的供应了。我们要记得,有许多的帮助是超过意识、超过感觉的。只要你有那一个实际,就无论你觉得不觉得,人都能得着供应。生命是一个事实,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在主面前背十字架,什么时候基督的身体就得着供应。我们如果不知道什么叫作生命的供应,我们就不能领会保罗所说的“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还有,保罗对在歌罗西的圣徒说:“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这是什么?这是生命的供应。看见了基督的身体是一个,就自然而然的有供应,所以保罗能为基督的身体受苦,要在他肉身上补满基督的缺欠。你若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是一个,你就不能看见基督患难的缺欠怎么能补满。

      我们要求主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身体是一个。什么人真的认识了身体是一个,就能看见在他身上“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林前四7)。我们所有的都是领受的,我们所有的也都是供应的。我们个人在神面前所摸着的实际,就成为在身体上的供应。

      身体的供应,是超越过物质的交通的。保罗对在哥林多的教会说:“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灵(直译)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林前五3)。保罗摸着了基督身体的实际,所以他能说我的灵在你们那里,好像我的身子与你们同在一样。这不是理想,这是摸着了实际。你看见基督的身体是一个,你的灵就在那里。这个就叫作供应。这一个供应是超越过话语的,是超越过工作的,是超越过物质上的来往的。你如果认识神,你如果与主有接触,你所经过的,就自然而然成为身体的丰富。

      但是何等可惜,许多基督徒竟是活在外表那里!他们作工的时候似乎有供应,不作工的时候就没有供应;他们开口的时候似乎是神最好的仆人,不开口的时候就不是神最好的仆人;他们被人领会的时就能供应,被人误会的时候就不能供应。他们在神面前没有摸着属灵的实际,所以他们对于基督的身体就没有生命的供应。有一位弟兄,人和他在一起三个钟头,谈话只有五分钟,但是,人能得着他的供应。基督的身体是一个事实,不是彼此拉手的时候才有供应,不是彼此谈话的时候才有供应。他在神面前有所经历,他从神的手里接受“耶稣的死”,他就已经供应基督的身体了。所以,弟兄姊妹,你里面怎样认识神,你就是藉着那一个来供应教会。不是你要去供应他们,不是你故意去供应他们,乃是你自自然然的在那里供应他们。没有摸着实际的人就没有供应,摸着实际的人就有供应,这是没有法子勉强的。从保罗的经历来看,供应基督的身体是一个实际,不是一个行为。我们在神面前如果有实际的经过,如果有实际的东西,那一个就自自然然供应了教会。只要我们有实际的经过,就自自然然叫教会得着益处。

      保罗说的话是有点特别。他如果说耶稣的死在我们身上发动,耶稣的生也在我们身上发动,那我们还容易领会。但是他说,耶稣的死在我们身上发动,耶稣的生在别人身上发动。这句话,我们如果不认识基督的身体是一个,我们就很难领会。因为身体是一个,所以在我们身上所发动的,自自然然在别人身上也发动。这是生命,这是供应。我们如果看见这个,我们就要欢喜快乐。因为所有的肢体从元首那里所得着的,都在身体里。我们都是在那里享受这一个身体。弟兄姊妹,你如果摸着那一个实际,你就不觉得教会贫穷,不觉得教会荒凉。当然,在外表上,我们承认教会是有贫穷的情形,是有荒凉的情形。在外表上,我们也承认个别的基督徒是失败的,个别的基督徒团体是失败的。但是,什么时候你一摸着教会的实际,你就要说,教会并不贫穷,教会并不荒凉;教会并不因个别的基督徒的失败、个别的基督徒团体的失败而减少其丰富。因为一天过一天,所有的肢体从元首所得着的,都供应了教会。保罗是摸着那一个属灵的实际,所以他一面责备在哥林多的教会,另一面他是供应了他们。

      以弗所书四章十三节说:“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这经文,如果用头脑去想,凭外表去看,是很难领会的。从外表看来,要我们众人都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好像距离远远得很,教会也不知道那一天才能达到这个地步。但是,你摸着属灵的实际的时候,你要觉得这些问题根本不必问。你知道教会在神面前是合一的,从来没有分开过。你一摸着实际,外面的问题就过去。你如果没有看见那一个实际,你就不能有供应。你看见那一个实际,才是你供应的起头。所以供应是根据于十字架的经历,供应也是根据于摸着身体的实际。

      我们要知道,话语的供应也是根据于我们在生命上所已经给教会的。弟兄姊妹,你所发表的如果是你已经给教会的,圣灵就作见证。你所发表的如果是你在神面前所没有的,圣灵就不能作见证。你在生命上已经供应了,你再把那个话说出来,人就能得着你话语上的帮助。话语的帮助,如果只是帮助人的思想更清楚一点,帮助人知道得更多一点,那不过是分别善恶树上的东西而已。教会的粮食是生命,只有在生命上的供应是教会的粮食。问题不是你能把什么给人,而是你已经给了教会多少。那一个实际里的教会,你给了她什么东西?你站在那一个教会面前,你已经供应了什么?你如果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你就没有东西供应人。是那一个属灵的,是那一个实际在后面,才能叫教会得着供应。

      有的基督徒看基督的身体是一个比喻,没有看见身体的实际,所以他没有法子供应。你若没有看见身体,就没有供应的可能。因为是身体的缘故,所以嘴巴吃就是身体吃,眼睛看就是身体看,耳朵听就是身体听,一个肢体接受就是身体接受。不管是那一个弟兄,不管是那一个姊妹,他所接受的,也就是身体所接受的。我们必须看见,那一个身体的生命,不只是团体的生活,并且是一个生命。我们如果没有摸着那一个实际,教会就不过是道理,身体就不过是比喻,结果我们就没有法子供应。弟兄姊妹,你要记得,你在身体上是肢体,大家是一个身体,你不是单独的。保罗说:“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十二26)。到底他所说的是空话呢,或者是事实?保罗是有身体的感觉的人,他如果没有摸着身体的实际,他就不能说这样的话。所以我们要求神叫我们真能摸着根源,真能摸着实际,好自自然然的来供应教会。

 

{\Section:TopicID=145}问题与实际】我们如果没有看见属灵的实际,就会产生许多问题。比方有一个人,你听见他的事,你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所以你碰着那认识他的人,就不免问长问短。但是世界上有一个人是你不必问就清楚知道,就是你自己,因为你自己是你所认识的一个实际。比方有一所房子,你从来没有看见过,你就需要问房间有多少,窗户够不够大。如果你住进去了,你就不问了。凡你自己所清楚知道的东西,你就不会问。你活在实际里,你就不会去问了。一个人不认识基督的身体,就要问什么叫作基督的身体。他如果认识了基督的身体,他就不问了。

      对于属灵的事,你只能给人清楚到一个地步,叫他在属灵方面没有难处,你不能给人清楚到一个地步,叫他在头脑方面没有难处。像传福音,我们只能传一个福音叫人够清楚相信,我们不能传一个福音叫人的头脑够清楚知道。当腓力告诉拿但业,他遇见了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的时候,拿但业怎么说呢?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么?”等到主对拿但业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的时候,拿但业碰着了实际,他自然而然承认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约一45~49)。他摸着了实际,所以他没有问题了。属灵的事就是这样。人一摸着实际,就讲得通也罢,讲不通也罢,他里头是亮了,他里头是知道了。

      圣经中所说的话,有的地方好像顶容易叫人误会。但是,圣灵如果在那里,人就能摸着属灵的实际;人一摸着属灵的实际,误会就不存在了。有人说:“误会就是黑暗的表示。”这话是对的。人如果看见了实际,误会就不发生。

 

{\Section:TopicID=146}如何进入实际】但是,许多时候,属灵的实际在我们身上还不过是一个名词,我们并没有进入那一个实际。我们必须进入那一个实际,我们所摸着的那一个才是真的。我们怎样能进入属灵的实际呢?约翰福音十六章十三节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十四节:“祂要荣耀我,因为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这两节圣经告诉我们:是圣灵指示我们,是圣灵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实际。

      圣灵的工作,有两个是最大的,一个就是圣灵的启示,一个就是圣灵的管治。圣灵的启示,是叫我们能够知道、能够看见属灵的实际;圣灵的管治,是藉着环境上的安排,引导我们进入属灵的实际。

      启示是所有属灵进步的根基。一个基督徒如果没有得着圣灵的启示,就无论他属灵的知识多好,无论他外表的行为多好,他在神面前还是浅薄的,可能一步路都没有走过。另一面,圣灵的启示如果没有加上圣灵的管治,就那一个启示在人身上还不是完全的。可以这愫说:圣灵的启示是根基,圣灵的管治是建造。但这并不是说,有一段时期叫作圣灵的启示,有一段时期叫作圣灵的管治。圣灵的启示是和圣灵的管治调在一起的,当祂启示的时候祂管治,也是当祂管治的时候祂启示。所以,并不是说启示包括了基督徒全部的生活,除非我们提起启示的时候,也把管治包括在里面。

      我们相信,父所托付子的事,子都成全了(约十七4);我们也相信,子所托付圣灵的事,圣灵也都要成全。我们相信,那一个属灵的实际有多大,圣灵也能带领我们进入那么大的实际里面。没有一点出乎基督的是被留着不给教会的。因为这不只是我们经历的问题,更是圣灵的工作到底是失败的或者是成功的问题。我们要记得,基督如何成全一切,圣灵也必定要成全一切。我们要相信圣灵的可靠,要相信圣灵工作的完全。

      圣灵工作的目的,是要带领我们进入那一个真,进入那一个实际。圣灵一面就是给我们启示,把我们带到那一个真的面前,叫我们看见,我们在基督里到底已经是什么。有的基督徒有一个缺点:好像圣灵在他身上给他很少的制造,给他很少的组织;好像他帮助自己还不够,更不能盼望他帮助别人;好像他供给自己的需要还来不及,更谈不到供应别人了。一个基督徒如果盼望帮助别人,就必须被主的灵带领他进入实际。主的灵因为要带领他进入属灵的实际,祂就需要给他许多的管治、许多的试炼。

      大·说:“显我为义的神阿……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宽广”(诗四1)。神让大·落在困苦中,是为着要领他到宽广之地去。雅各书二章五节有话说:“我亲爱的弟兄们请听,神岂不是拣选了世上的贫穷人,叫他们在信上富足,并承受祂所应许给那些爱祂之人的国么?”神拣选了世上的贫穷人,目的是要他们在信上能富足。神没有意思要祂的儿女一直困苦,神没有意思要祂的儿女一直贫穷,神的目的是要藉着困苦领祂的儿女到宽广之地,藉着贫穷使祂的儿女在信上能够富足。

      启示录第二十一章告诉我们,教会将来在神面前显现的时候,到底是什么种的情形。在新耶路撒冷“城中有神的荣耀,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11)“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18~19)“城是四方的,长宽一样;天使用苇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样”(16)。这给我们看见,有一天教会在神面前显现的时候,是那样丰富,是那样宽广。

      什么叫作宽广呢?诗篇四篇一节所说的宽广,是说你在困苦中的时候,你能够被神带到宽广之地去享受神,就是说宽广到能享受神,困苦压不住你。在火@里能踫着第四个人的同在的人(但三25),是享受神的人,这样的人是宽广的人。下在监里,两脚上了木狗,而能在半夜祷告唱诗赞美神的人(徒十六24~25),是享受神的人,这样的人是宽广的人。监牢的门虽然关了,但是被关在里面的人,能够享受主的同在,这样的人是宽广的人。

      圣灵原是要藉着困苦带我们到宽广之地。可惜有的时候我们落在困苦中爬不出来。我们知道,主让约伯受苦,目的是为着带他达到主的结局(雅五11)。约伯是达到了主的结局,可惜有的人还没有达到主的结局就结局了!有的人就是当他们受试炼的时候,就倒在试炼里了。他们被困在困苦中,没有被带到宽广之地。有的人一受试炼就埋怨,就说神对他不公,结果就被试炼困住了,不能到宽广之地。

      有的基督徒虽然不是在困苦中,但他就是贫穷得很。他缺少属灵实际的东西,他自己所有的都不够他自己用,更谈不到帮助别人。可是有的基督徒是丰富的,你不能测量他的底,你不能把他量尽。你有难处到他面前,他总能给你帮助。好像你不能碰着他所不知道的难处,好像没有一个人到他面前去是他所不能帮助的。你只得低下头来说,感谢神,在教会里有丰富的人。他的丰富大过你的难处,大过你的贫穷,他能供应你。他丰富,所以他有供应;他所以丰富,就是因为他摸着了那一个实际。

      一个教会能不能作金灯台,能不能作见证,就是看那一个教会里有多少宽广的基督徒,有多少在信上富足的基督徒,有多少是能够供应别人的基督徒。不错,半夜有朋友来向你借饼,你没有什么给他摆上的时候,你也可以去叩别的朋友的门(路十一5~6)。但是,有的时候,遇见人需要饼,主要对我们说:“你们给他们吃”(太十四16)。那我们到底有多少饼呢?许多时候,我们可以有临时的祷告,神也怜悯,但是临时的祷告,不能代替丰富。如果我们过了一年、五年,竟然没有增加一点属灵的东西,这是何等的贫穷!

      贫穷的原因在那里呢?原因在缺少受圣灵的管治,缺少受圣灵的约束。我们必须记得,所有在神面前宽广的人、丰富的人,都是在神面前经过事情的人,都是在神面前有历史的人。他们的那些经过、那些历史,就是为着叫教会丰富。多少的疾病是为着教会的丰富,多少的难处是为着教会的丰富,多少的击打是为着教会的丰富,多少的挫折是为着教会的丰富。许多基督徒平安无事的过日子,结局是属灵的贫穷。当别的弟兄姊妹遇见难处的时候,他莫名其妙,他不能给人一点属灵的帮助。他在神面前一点历史都没有,圣灵在他身上没有机会显出基督的实际,圣灵没有机会将基督组织在他里面。尽管他道理听得很多,但是听道并不能代替圣灵的工作。缺少圣灵的工作的人,主的丰富就不能成为他的丰富,他也没有东西可以供应别人。所以,我们在神手里有没有用处,问题都在乎圣灵在我们身上作了工没有。一个基督徒总不能落到一个地步,好像圣灵从来没有打扰他过,好像他的贫穷是命定了的。我们相信,凡将自己交在主手里的人,主都不放松。我们相信,每一个试炼都是为着宽广的,每一个试炼都为着丰富的。人经过一次试炼,就丰富一次;人经过一次困难,就认识神一次;这样,他在教会里就能供应神的儿女。

      有一个姊妹,十三岁得救,活到一百零三岁去世。当她一百岁时,有一个弟兄去见她,问她为什么神留她在这地上这么长久。她安安静静的回答说:“神留我在这里,再祷告一回,再祷告一回。”哦,她是一个丰富的人!还有一个姊妹,因病躺在床上四十年,其中有三十五年耳朵是聋的。有一个弟兄去见她,她说:“我以前的时候很活泼,这里跑,那里跑,可是教会里许多该祷告的工作我都没有作。今天我躺在这里,已经有四十年之久,我天天都是作祷告的工作。”她并没有因着她的病在那里生气、埋怨、躁急,她反而作了很好的工怍。困苦叫她宽广,困苦叫她丰富,并且她的丰富成了教会的丰富。

      有的弟兄,有的姊妹,他们在教会里不是会说话的人,他们的知识也不算多,但是他们会祷告。他们听见一件事,就为一件事祷告,他们为病人祷告,他们为有难处的弟兄姊妹祷告,他们在那里不断的用祷告供应教会。有的弟兄,有的姊妹,他们只聚会不祷告,他们只听道不祷告,他们对于教会不能有什么供应。他们没有受过圣灵的管治,他们不认识什么叫作属灵的实际,他们是贫穷的人。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按人看,好像他们老早要倒下去了,但是他们竟然没有倒,这没有别的,就是因为有人在那里供应他们。所以,生命的丰富,不是话语的问题,不是道理的问题,问题乃是在神面前经过了什么事,有没有东西可以供应教会。

      一天过一天,圣灵是在那里寻找机会带领我们进入属灵的实际。如果我们不接受圣灵的管治,圣灵就没有机会带领我们进入属灵的实际。许多时候,难处来,有的人就拣选容易的道路;试炼来,有的人就绕道而行。这样,难处固然没有了,但是,圣灵带领他进入属灵实际的机会也没有了。圣灵没有机会在他身上作一件事,叫他能把他所得着的分给教会。你一逃避圣灵的管治,你就不能盼望进入属灵的实际,你就失去宽广的机会。

      弟兄姊妹,我们要接受圣灵的管治,我们才能到宽广之地,我们才有东西可以供应教会。我们需要有一次更完全、更彻底的奉献,好让主的灵在我们身上有机会作祂所要作的工,好让主的灵带领我们进入属灵的实际。盼望我们一天过一天在神面前都有所学习,都有所积蓄,好叫所有的学习、所有的积蓄,能成为教会的丰富,这一个丰富将来能在新天新地里显现。弟兄姊妹,没有一块金子是不经过火的,没有一块宝石是不经过火的,没有一颗珍珠是不经过痛苦而有的。所以我们要求主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空谈,救我们脱离一切的贫穷,求主叫我们越过越看见什么是属灵的实际,求主藉着祂的灵带领我们进入一切属灵的实际。―― 倪柝声《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