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有关圣灵谈话记录

 

{\Section:TopicID=193}关于得着圣灵浇灌的人】当你得着圣灵浇灌以后,你必须每天管理你的灵。神不要人混乱,乃要人安静。所以你必须顺服神,不可太过放松(暂用这辞)你的灵。在这事上,你自己必须负责,切不可任凭放松你的灵。圣灵浇灌不是娱乐的事,你不需要时,不可求得圣灵浇灌。烟台有一个弟兄,前些时候得着圣灵浇灌。后来在一次吃饭时又得着圣灵浇灌。以后因为没有需要,他就拒绝。有一次坐车时又将要得着圣灵浇灌,他又拒绝,因为没有需要。他很有能力,能救别人难救的人。在原则上,这是对的。圣灵浇灌只在需要时去得着,不需要时,你不要当为娱乐的事,寻求得属灵的享受。

      第一次得着圣灵的浇灌,我相信真是圣灵的浇灌;以后则不一定。圣经说,我们虽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路十一13)。我们如果站立在这节圣经上,向神求,神所给的就是圣灵。许多人在神面前有不正当的存心,他们求圣灵浇灌,乃是为着他们的好奇心,为着表明他们的好、他们的属灵等。后来邪灵就进来假冒。在这事上,我们必须小心谨慎,求圣灵浇灌不能出于好奇心,必须有需要才寻求。

      另一面,对于试验身上的灵,我们在任何时候,只要得着圣灵浇灌,就必须试验,每次都必须试验,因为我们不是属灵界之恶者的对手。

 

{\Section:TopicID=194}圣灵浇灌不能重过祷告和信心】在我们为神的工作上,圣灵浇灌绝不能重过祷告和信心。我们为神工作时,仍需要祷告和信心。圣灵浇灌乃是为着传给我们能力,我们不能以圣灵浇灌为快捷方式。祷告和信心不能拿圣灵浇灌来代替。这次聚会有许多人放肆得很厉害,有人以为越放肆,就越属灵,因此就产生许多问题。要知道圣灵要得着释放,乃是由里面的灵经过魂而达于体。得着圣灵浇灌的人,如果里面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就非常危险。得着圣灵浇灌,首先是得着圣灵浇灌的能力,以后才是加上身体的力量、和魂的能力,一同放出来。这就好比干净的地下水,通过地层,就变为不洁的水流出来;同样的,若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灵放出时,经过体和魂,就变为搀杂了。

      如何分辨是不是圣灵浇灌的能力?我们可以用十字架来试验。魂体的生命必须先被十字架对付过,这样,圣灵浇灌时,放出来的就只有灵的能力。但魂体的生命没有被十字架对付过的人,得着圣灵浇灌时,灵魂体的力量就都放出来。所以有些人被圣灵浇灌时,有魂体的能力搀在里面。从这里我们有一个明确的试验──这人如果得着自由,失去拘束了,他会怎样作?如果是体力没有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圣灵浇灌后就会大跳;魂也是一样,如果是魂没有受过对付的人,魂的潜势力会放出来。我们对同工弟兄姊妹说,要特别提防魂力的放出。如果体力差一点,魂力就容易放出。受过十字架对付的人,在圣灵浇灌的聚会中,就能知道什么人放出魂力。你可以骗过一千个外行人,但一个受过十字架对付的人,他知道,你没办法骗他。

      圣经里提到两种能力:一是复活的能力(腓三21),这是在人里面的;一是圣灵的能力(徒二4),这是在人外面的,就是圣灵浇灌时的能力。如果外面有圣灵的能力,里面没有复活的能力,结局乃是圣灵的能力出来,魂体的能力也出来。有经验的人能够看出这里有两条水流,这不是我们所要的;我们所要的乃是一条水流,是绝对纯净的灵。

      我们还要知道,什么是复活的生命。复活的生命乃是再活之后的能力。“再活”,意思是已经经过死的能力。我们天然里各个良善的点、魂的能力、情感、能使人哭的影响力等,都必须经过死。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在聚会中能使人只单纯得着灵的供应,他们所给人的帮助是纯一的,没有任何魂或肉体的搀杂。

      在中国有一个神的工人,乃是一位亲爱的弟兄,他的能力很大,救了许多人。有一天我看见他把油倒在三四十个人头上,然后打他们的脸,又用脚踢,但那些人的病都得了医治。你不可说那是邪灵。这位弟兄外面有圣灵浇灌的能力在他身上,但里面没有复活的能力,所以有不合十字架方式的举动。圣灵的浇灌乃是有福的能力,而十字架能洁净这种能力。十字架乃是站立在旧造之前,有了十字架,旧造就不能出来。所以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为神工作时,里面有复活的能力,外面有圣灵的能力。因此,我们今天虽然说到圣灵的浇灌,但以往所说十字架的真理不可放开,这十字架的真理是顶需要的,能使你行在清洁的路上。

      你们这次回家后,必须先带人过得胜的关,后然才带他们经历圣灵的浇灌。先后次序千万不可弄错了,因为里面没有复活的能力,外面有圣灵浇灌的能力,是危险的。在人没有得圣灵浇灌之前,你要告诉他,必须受管制,不能放松。我们必须帮助人受约束,不至过于放松。我们只应该教人如何与圣灵合作;人若不能与圣灵合作,我们情愿教人更重要的真理。

      今天我要承认我错了,那一次聚会被圣灵浇灌时,我们太放松了。其实那次不是我发起的,乃是信徒们自己发起的。我已经讲过好多次,我们必须在每一次得圣灵浇灌时试验之,这件事我们总不能放松。

 

{\Section:TopicID=195}圣灵浇灌与圣灵充满的分别】我们再来看,圣灵浇灌与圣灵充满的分别。圣灵浇灌是为着所有的圣徒,圣灵充满则是为一班特别的人,就是倒空的人。读经时我们要注意,每个字都有相联的字,比方复活与死相联,充满与倒空相联。我们必须把相关联的字带进来,才能正确的领会一个字。得圣灵充满的人,乃是倒空的人。因为充满与倒空相联。五旬节前,门徒有一百二十人聚在一起,他们都得着圣灵的浇灌并充满,因为他们都受过复活之主的对付,因此他们能聚在一起十天,同心合意的祷告。五旬节的三千人也得到圣灵浇灌,但圣经没有说他们得着圣灵的充满。那一百二十人有浇灌和充满二者,但三千人只有浇灌。后来又有五千人得着圣灵浇灌,也没有得着圣灵充满。

      我们怎能知道那三千人、五千人只有得着圣灵浇灌,没有得着圣灵充满?如果那时的教会,人人都得着圣灵的充满,就不可能会因伙食问题,就是寡妇的饮食被忽略的事,就生埋怨、起争论(徒六1)。这件事证明,那时那些门徒还没有得着圣灵的充满。这件事之后,使徒就立七个人管理伙食,这七个人必须是被圣灵充满的人(3)。如果全体会众都得着圣灵充满,就圣灵充满是普通的,也无须拣选了。但因为不是人人都得着圣灵充满,所以要特选七人。这证明当时许多人有圣灵浇灌,而无圣灵充满。

      圣灵浇灌乃是升天的主,因着我们的信,不管我们的生命如何,浇灌在我们身上的,这与生命无多大关系。圣灵充满乃是复活的主在我们里面,是因着我们的顺服而得的,这要求我们里面有圣洁的生命。

      你如果要得着圣灵充满,你来聚会时必须是倒空的、饥饿的.不满意的。这样,当你回去时,你里面就是充满的、满意的。你必须时时倒空、时时饥饿,才能时时得着圣灵充满。千万不可因得着这次聚会所得的,就以此为满足;要让十字架在里面天天对付你,这样你就能天天被圣灵充满。只要你有一时没有得胜,你就不能得着圣灵的充满。今天你能得着圣灵的充满,乃是因为你经历十字架的对付,有了得胜的生活。

      有一次我到一个弟兄家去吃饭。末了我说“已经够了”,但这位弟兄又来给我添饭夹菜,一来再来,有二十余次。我里面想,到底何时他才停止?我们在恩典中也是如此,神的供给还有许多。在恩典中,我们乃是恩上加恩,丰满洋溢。我们经历了得胜,得着圣灵的浇灌,也得着圣灵充满不知多少次。但我们不能以此为满足,圣灵能够一再的充满我们,并且第一次充满与第二、第三、第四次充满的度量都不相同。你被十字架掘得越深,你得着圣灵的充满也越多;你被十字架割得越深,你得着圣灵的充满也越深。得着圣灵的充满,有时心会伤痛,有时会遭难,有时会觉得很难走前面的路。但这些乃是十字架在挖掘你,要扩大你的度量,使你得的更大、更多。在那种光景中,你不要怕流泪,不要怕伤心,你若能经历这样的挖掘,主就能使用你。但如果你心怀不平,与神争执,你得胜的生命就会立刻停止。若是这样,就是圣灵浇灌也没有用。你如果在主面前,让十字架掘你、割你,十字架每割你一次,就除去一些你所爱的、所盼望的。这些除去都是十字架的工作,为要扩大你的度量。你的度量越被扩大,你所得的恩典就越多。

      有人以为自己被十字架割过,已经得着圣灵的充满,其实那也许不过如蛤壳贮满了水一样。这不是真正的苦难,也不是真正的充满。我们遭遇到与自己心意相反的事,乃是最能扩大我们度量的。每一次你降服在神的旨意之下,就是让十字架割你,让圣灵再一次充满你。

 

{\Section:TopicID=196}作见证】我们必须是在罪人,甚至在所谓的基督徒面前,显为圣别的人。我们若没有经过十字架,没有被圣灵充满,而在人面前所有的不过是蒙头、受浸而已;我要说,我是头一个要脱离如此宗派的人。我们必须在人面前叫人知道,何谓神一切的旨意,何谓神的中心;我们要叫人看见,我们奉献给神,乃是为着成就祂的旨意。我们乃是追求那大的旨意,而不是见证那些零碎的事。

      你们回去以后,不要随便拍卖你的得胜。我们被圣灵浇灌之后,要多见证主救我脱离罪、主替我活等,这样,人就会饥渴寻求;人必须有了渴慕,你的工作才有果效。你如果受神引导,就必须好好的、清楚的对人讲说主怎样作得胜的生命,并且要帮助人倒空自己,经历圣灵充满。

      还有一件事,你们要特别注意,就是不可把圣灵浇灌当作奇怪的宣传品,到处去宣传。主有引导时,你才可以作此见证。如果有人有圣灵浇灌的必要时,可以把他带到自己家里,聚集三五个人一同祷告而得圣灵浇灌。

 

{\Section:TopicID=197}个人的光与团体的光】神给人亮光,有两面的讲究,一面是个人的,一面是团体的。旧约里圣殿的光最特别,圣殿里有灯台的光,这光是长久不熄的。灯台的光预表基督自己。在旧约里,个人所得的光是暂时的,一时就过去了;但圣殿里的光是长久不熄的。我们今天的聚会就是圣殿。在圣殿里,必须有长久的光才可以。圣经对弟兄们的聚集,满了圣殿的思想。以弗所书二章说,教会乃是圣灵的居所;哥林多前书三章说,我们就是圣灵的殿。每次圣徒聚集的时候,就成为灵宫,我们乃是一块一块的石头被建造成为神的殿(彼前二5)。今天一个一个的圣徒聚集在一起,就是圣殿。所以我们聚集时,乃是盼望得着普通时候所没有得着的光。许多时候,个人常得不着光,但当众人聚集成为一个殿时,光就来了。今天的教会就像圣殿一样,乃是神赐下更多亮光的地方。

 

{\Section:TopicID=198}主亲自向保罗个人显现】问:为何神在使徒行传九章要亲自向保罗个人显现?

      答:使徒行传必须到第十章,五旬节才完全,因为那时之前,虽然犹太人的五旬节已经开始了,但哥尼流家的五旬节还没有到。所以在使徒行传九章,保罗有大马色那样的经历,是因为教会尚未完全出现。当教会未完全出现时,如果不是神直接向保罗显现,他就不能接受,因为许多事都是他自己想的。神救他,但不能用他个人。他与教会中的人接触最多,并且一直推翻他人──他在各处捉拿求告主名的人,所以神用光光照他。神今天是用普通的作法,不是用超然神奇的事。在这里祂之所以向保罗奇特的显现,目的是要折服他,使他顺服。虽然如此,主又告诉扫罗说,你必须进城去,城内有人知道你,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6)。主差亚拿尼亚告诉他两件事:第一,起来受浸,洗去他的罪(廿二16);第二,神召他在外邦人中作祂的见证,宣扬祂的名(15)。保罗顺服下来,就得着了救恩。新约里的常度,乃是从人手中得着福音,但保罗是直接从主得着救恩。所以保罗写加拉太书时说,神喜悦将祂儿子启示在我们心里(16)。这乃是新约的启示。有可能保罗是在亚拿尼亚与他讲论时,才得着这启示的。

      无论如何,保罗所以有使徒行传九章大马色路上的经历,乃是因为新约教会未完全出现,圣灵的浸尚未完成。

 

{\Section:TopicID=199}顺服与听从】问:彼得说,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这要如何解释?

      答:彼得在彼得前书说,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众人也要彼此顺服(5)。彼得不是说,年幼的要“听从”年长的,乃是说要“顺服”年长的。听从是行为的问题,顺服是态度的问题。我们只能听从主,但我们要彼此顺服。顺服是存心问题,听从是行为问题,乃是事实问题。许多时候我们听从一个人,但没有顺服他。顺服乃是与他人的态度相同,不反抗。今天有许多听从的妻子,但少有顺服的妻子。有许多女人,能作妻子所作的事;但在作的时候,也许口中啧啧抱怨。这是听从,却不是顺服。你们作妻子的,有多少时候是能顺服而听从呢?

      有一个弟兄不听从他父亲的命令,因为他父亲的命令与他的信仰相反。他对父亲说,我盼望能听从,我巴不得能作、能听从;但我不能违背神,请你赦免。这个儿子内心是温柔的,但他不能听从他父亲,因为他父亲的命令与他的信仰相反。保罗对作仆人的说,要听从主人。但他对作妻子说,必须顺服丈夫,而不是说听从丈夫(弗六5,五22)。许多事,女人能作,但你作每件事必须降服于你的丈夫。好国民必须能够顺服在上位的。彼得说:“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彼前二13)。彼得不是说要听从,他乃是说要顺服。顺服就是不反抗。弟兄中年幼的,也必须顺服年长的。但事情如果符合神的旨意就作,如果不合神的旨意就不作,这是顺服,而不是凡事听从。一个温柔的灵就是顺服的灵。彼此顺服与听从,若能分别出来,就可免去许多麻烦的事。

 

{\Section:TopicID=200}圣灵在里面的引导】新约中最大的恩典,就是我们能在里面明白神的旨意。有一个弟兄问我:“某事能作不能作,我读经也弄不清楚。我问过许多人,有人说可以作,有人说不可以作。”我说:“圣经说可不可以,先不要管。我问你,圣灵有没有在你里面?”他说:“有。”我说:“圣灵既在你里面,祂有何不能引导的?”许多时候不是圣灵不引导,乃是我们没有寻求祂,没有仰望祂,却转向别人去求教。如果你作某件事时,各方面都想通了,道理顶对了,人也赞成了,但事情可能还是错了。我们要相信,圣灵从来不失职,祂住在我们里面,就是引导我们。我个人相信,即使不读圣经,圣灵也能引导我们。(我的意思不是劝你不要读经,我乃是说,你必须注意内里的声音。)

      我姐姐刚得救约三个月,前两个月遇见一件事,就是我姐夫带她去吃圣餐。她从前没有得救时那样吃,不觉得怎样;得救后再去吃,心里就觉得不安了。她想:虽然圣经没有对我说什么,为什么我会感觉不安?后来才知道,吃圣餐的人中有未信的人。

      她后来再去,心里仍然觉得不安,就自己对自己解释说,我吃我的,别人吃,别人负责。于是又吃。回家后,就觉得不对,虽然口里有理,但里面圣灵的引导不管道理。那几天里她知道作错了事,就再读经祷告,主就指示她,去那里吃圣餐是错的。后来姐夫和她大闹说:“你是受了你弟弟的迷惑。”我听了就说:“我从来没有和姐姐谈过这事。我为她祷告的时候,也是如此感觉。这乃是圣灵给她的引导。”所以我们不可跟随自己的思想、理由等,乃要跟随圣灵在里面的微声。

 

      谢师母问:我们如何能够知道神的旨意?

      答:如果你一年之中都是自己出主意,直到生死关头的时候,才来求问神,这样,你就难得明白神的旨意。你若想要明白神的旨意,首先就必须把遵行神的旨意当作你一生的目的,这样,你才能够明白神的旨意。明白神的旨意不是方法的问题,乃是人的问题。方法是无用的。你要问自己,像我这样的人配明白神的旨意么?诗篇三十二篇九节说,“你不可像那无知的骡马,必用嚼环辔头勒住牠,不然,就不能驯服。”前一节说,“我要定晴在你身上劝戒我。”很熟的人只要用眼睛说话,生疏的人要用嘴说话。你如果与神相熟,祂就会用眼睛对你说话。因此我们要学习与主非常相熟,与主之间没有任何间隔。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知道神的旨意。

      腓立比书二章说到,我们要有基督耶稣的心。我们若要明白神的旨意,就必须有主的心。有主的心,意思是说,我与主之间没有间隔,没有任何罪在我与主之间。凡里面没有主的心的人,里面也永远没有神的旨意。我们要常常学习在里面跟从主的引导。主的引导有二面:第一,里面的催促;第二,里面的拦阻。你必须学习听从这两种引导。你如果不熟悉这两种引导,而想要明白神的旨意,那是没有可能的。

      你如果有充分的学习,当你遇到困难时,主就能以祂的旨意启示你,引导你。你里面如果没有基督耶稣的心,外面就永远没有神旨意的引导。当你遇到难处时,不可只治标,乃是治本。你这人要有彻底的改变,你必须有主的心,与祂相熟,与祂没有间隔。这样,你就能够知道神的旨意。

 

      芝美师母问:有时我知道一件事是主的旨意,但环境里有苦难,这时要怎么办?

      答:你若是确定以为某件事是神的旨意,但有上面的权柄压迫你,比方父母或丈夫等,你就当顺服。内地会有一个人要来中国传道,但父母不肯,他就顺服。如果是神的旨意,神要负责把环境弄好。没有一个不顺服权柄,而能得着神的祝福。你如果先顺服,然后求神对付那人,你就能看见他会改变。

      除了对你有权柄的人之外,如果有其它人或事阻挡,你就要胜过这些阻挡。在这种情形下,你要直接去遵行神的旨意。欧战时发生一个故事,有一连兵去守一座山,在军事上并没有必要守这座山,但这连兵听命去守,后来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内,全连兵都被打死。事情对错不是我们的事,我们只要问事情是不是神的命令。若是,我们要负行神旨意的责任,神自会负我们遵行神旨意之结果的责任。

 

{\Section:TopicID=201}众人的意见是否神的旨意】有一次栾弟兄在南洋某地方作工的时候,他里面有感觉,并且他也作梦,要他离开那个地方,但是当地的弟兄们挽留他。本来他六点就要走的,改到九点走;到了九点要走的时候,政府派人来,弄得走不成,结果很不好。到底他是应该顺服弟兄,不单独呢,还是他应该按着里面的引导呢?我的回答是这样:圣经乃是说顺服身体,并不是说顺服尸首,顺服团体的脾气。南洋的流氓集团,根本不能代表神的权柄。许多人以聚会为消遣,以聚会为生活中改换花样的节目。如果我是栾弟兄,我就要问对方,你们挽留我是否经过祷告?如果这只是出于你们自己的意思,那么请你们放下。只有经过这样的追问,他们挽留的意思才有考虑的价值。许多人所要的,不过是属灵的热闹而已。

      我在这里所说这些话,不怕被传到南洋去。有一次我应南洋弟兄们的邀请,说他们有属灵上的难处,需要帮助。我到他们的聚会中,没有什么话说。弟兄们就说,他们愿意听“没有话的话”。开会时,几乎每个基督徒都怍接待员,并带许多未信主、属世的人来。散会后,我问弟兄姊妹:“在这次的特会中,你们是要自己得帮助呢,还是要帮助别人?”我们固然不该跟随一个肉体,但是跟随多数的肉体也是不该的。

      老底嘉的意思是“大多数”。信徒不能跟随大多数,因为大多数不一定是对的。工人出门作工,不要让人为你定规,或者你自己定规什么,乃是要祷告在主面前,让主来决定。神不会亏负简单的信徒。最可恨恶的事,就是自己不知道神的旨意,还要来引领人作自己所不知道的。栾弟兄是落在强盗的手中。

 

{\Section:TopicID=202}正当的引导】李小姐问:前一次有人打电报来请我去,不知道该不该去?

      答:请你们看马太福音十七章,关于纳税的问题。这并不是一件可以作不可以作的事,而是要问你在作这一件事的时候,是在光明中,还是在黑暗中?如果一件事是出于主的,你去作的时候定规感觉你是在光明中;如果你去作的时候感觉有问题,那么你就应该立刻停下来不作。因为你觉得有问题的时候,乃是在黑暗中。有的时候,顺服弟兄,不是因为这是出于神的,乃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样作才好。我们就是顺服弟兄,也应该先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Section:TopicID=203}基督徒的道路】我们以为神量给我们的路是多端的,岂不知多路的人乃是不认识神的人。一个真正认识神的人,他的路必定不会多。因为神若真向一个人启示,祂定规会把许多的路关掉,只剩下一条路。箴言四章十八节说,“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这里的“路”是单数的,指明义人的路只有一条。许多时侯神启示我们时,只给我们一条路,我们连问有没有别的路的机会都没有。在新约里我们看见,基督一直只有一条路,祂从来没有两条路可以拣选;每一次,祂都只有一条路可走。今天为什么人觉得有很多条路呢?今天人以为有很多条路,需要他去找出那一条是对的,那一条是正确的,好像他需要在众多的路中,找出一条神为他预备的路。其实,要走属灵的道路不必如此辛苦,你只要有一个心志,就是要遵行神的旨意,要行在神的道路上,就够了。神自然会把祂的道路摆在你面前。

      今天许多弟兄姊妹有好多的路,这里那里都有人请他们去。人有那么多的路摆在你面前,似乎神顶信任你,把许多路摆在你面前,完全由你自己去选择。其实这样的人,不一定真是属灵的。还有许多人一直等神来开路,已经有了七、八条路摆在他面前还不够,还要求神开路。这样的人应该求神来关路,好叫他们能够走在神独一的路上。

      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他们跟随主的最初期,都有很多拣选。但是到了他们老年的时期,他们只有一条路,只有神命定的那一条路可以走。我们该走那一条道路的责任不在我们,乃是在神;我们不必自己忙着寻求道路,只要立志遵行神的旨意,神必会以祂自己所定独一的路指示我们。另一面,我们的路能够走得好,也不是因为我们有本事。不是因为我们能够找到好的路,所以才走好路,乃是因着神把我们关在祂的道路上,如同神把挪亚关在方舟里面一样。惟有神的保守,才能使我们走好我们的道路。

      保罗的一生中只有一条路,他从不犹疑;自从他在大马色的路上遇见主以后,在他面前就只有一条路,他一直竭力在这条路上奔跑,所以至终他能够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提后四7)。一个基督徒的灵性越长进,他的路就越少;甚至到一个地步,他只有一条路,就是神给他的那一条路。求神把我们面前许多的路关闭,求神保守我们走在祂为我们所命定的独一路上。

 

{\Section:TopicID=204}受膏的问题】膏油的分别为圣与膏油的教训是分不开的,什么时候我们有了膏油的分别为圣,什么时候我们就有了膏油的教训。凡是缺少膏油教训的人,就是缺少膏油分别为圣的人。

      有一段时间,史百克弟兄每个月在礼拜六和礼拜一,都有好几次的特别聚会。因此有一位弟兄问他说:“如果这样一个月再一个月,一直开特会,一直讲道讲下去,会不会有一天把道讲完了?”史弟兄回答说:“一个人若真有十字架的经历,他知道什么是十字架,那么他挂虑的不是怕道会讲完,乃是怕时间不够。”

      膏油会在你里面告诉你,那一件事应该作,那一件事不该作;或者那一件事对,那一件事不对。如果一件事真是出于圣灵的引导,那就不会似是而非。这好比母亲的面孔是微笑,是皱眉,就成为她的儿女认识对与不对的起点。

      我相信两件事:第一,圣灵已经降临:第二,圣灵已经住在信徒的里面。圣灵的降临,叫人能够相信基督,知道自己已经得救;圣灵住在信徒里面,叫信徒能够知道万事。信徒在膏油的事上有难处,乃是因为在归耶和华为圣上出了事(参亚十四20)

      膏油不但是个人的问题,并且是团体的问题。教会中的每一个肢体,都需要站在该站的地位上。“基督徒”这辞,就是受膏的人,我们这班基督徒乃是一个一个小的受膏者,就是被膏油分别为圣的人。这是我们的地位。另一面,我们也要按膏油的教训来行事。今天有许多人受了膏,却不像受膏者。好像扫罗虽然受了膏,但还是犯罪,被神管教。

      膏油的教训超过良心的控告,也超过良心的引导。真心叫我们感觉平安或者不平安,这是根据我们所作的是对或者错。但是神的光来的时候,我们深处的平安,与我们良心的难过不难过,并没有关系。虽然良心还是控告,可是我们里面仍然平安。有一个弟兄作了一件事,本来很受真心的控告,觉得很难过,就写了一封信给一位比较长进的弟兄;对方读完他的信,回一封信给他,把神的光带给他,他就平安了。所以,良心可能会错,但膏油的教训不会错。每个人对某些事,会有他自己良心的标准,我们可以称此为地方的良心(local conscience)。比方说,要穿怎样的大衣?是不是要去买白菜回家煮来吃?可不可以喝一点酒?在这些琐碎的事上,良心是根据我们个人对或错的意识而有感觉的。

      良心会错,膏油的分别为圣与教训是不会错的。所以我们说伊甸园时代是一个浑噩的时代,比说伊甸园时代是一个无罪的时代更好。因为在那个时代里没有膏油的分别为圣与教训,只有人会分别对错的良心。

 

{\Section:TopicID=205}关于知道神的旨意】问:如何知道神的旨意?

      答:人可以从三方面来知道神的旨意。第一,有的人知道主的心思,这样的人可以直接的知道神的旨意。这是我们自己从神直接而得知的知识。第二,一个信徒也许不一定能够绝对的、完全的知道神的旨意,乃是藉着别人,才能知道得更清楚、更完全。第三,也许神有一个旨意要告诉你,但是神不直接告诉你,却要完全藉着别人来告诉你。但是那人必须先知道,神是要藉着他来把神的旨意告诉你。就如同在往大马色路上的保罗,得救以后,他所当作的事,有亚拿尼亚来告诉他(徒九6)

 

{\Section:TopicID=206}人与行为】问:保罗上耶路撒冷去的事,到底对不对?

      答:如果是对,在推罗的门徒们,明说是被圣灵感动,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那么岂不是圣灵错了么?若是说不对,那么保罗里面的引导是错了么(徒二十22~24);而且亚拿尼亚也从主得着话说,“他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15,廿五26,廿六1~2)。使徒行传由二十一章至二十八章,都是讲到保罗上耶路撒冷以后的事;若保罗错了,那么长的八章圣经也就错了。但也不能说门徒不对,因为圣经上的明文是说,他们是被圣灵感动(廿4),并非由于血气的冲动。

      那么,到底谁对谁错呢?门徒对保罗说话乃在圣灵之前,这是不对的。他们所预言的那件事也许是事实,也许是对的,也许保罗上耶路撒冷就会遭到危险。但问题是在这里:人本身在神面前的对与否,与作事的对与否,是两件事。人在神面前若是根本不对,就是作了一件好的事,在神面前也没有什么益处。人在神面前若是根本对了,就是作了一件事是错的,也不要紧。(但你不要误会,这并非鼓励你去犯罪。)

      亚伯拉罕、雅各、挪亚、大·等,都失败过。亚伯拉罕作过许多的错事;罗得只作错一点。但罗得作错一点,神就很算数,对他非常厉害;亚伯拉罕错了不少,神却对付得轻些。神看重人的对错,远过于事情的对错。雅各因为人对,有时候所作的事虽然不对,仍蒙神的喜爱;以扫由于人不对,即使事情作对了,神仍不喜欢他。

      人本身在神面前对不对,与所作的事情对不对,乃是两回事。尽管人可以批评亚伯拉罕,批评雅各这事那事错了,但是神爱他们。人是谈他们的行为,神是看他们这个人。主来到地上,一个病人还未医治,一篇道还未讲过,天上就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这乃是人的问题,不是行为的问题。

      你对于一个人,也许能找出他许多错来,你所说的也许都对,但这个人却是神所喜悦的;反过来说,有的人所作的事也许都对,你找不出他有什么错来,他却是神所恨恶的。有的人可以站起来讲道,可以写书,但是只要那个人不对,他站起来就是可耻,他写书也是可耻。我这样说,并不是表示行为不要紧,乃是说人比行为重要。

      我初得救时读旧约,有许多人是我所不能佩服的,在他们的历史中有许多犯罪的,但是神却看他们为好。若是要叫我们的行为比亚伯拉罕、雅各好,而且好得多,或者不难;但若是叫我们像亚伯拉罕,像雅各那样得神的喜悦,就真难了。有人在行为上能胜过亚伯拉罕,胜过大·,甚至胜过约瑟,但是他却缺少那个性质,就是在神面前是个对的人。

      从前我能批评许多人,是一个“高等评判家”。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个人,是没有可批评之处的;但我知道我不一定能作得比他们好。据我所知道的,有四、五十个主所爱的人,我不知道我作基督徒作到死的时候,能不能像他们那样的蒙主所爱?那些人虽然有错,但他们的“人”,在神面前乃是对的。

      我在外国的时候,有一次,两位姊妹和两位弟兄说到史百克弟兄的错。我听了约有一天的时候,一直觉得耳朵像个垃圾桶。后来我对他们说:“我正在寻找另一个够资格评论史百克弟兄的人。”因为他乃是一个根本上对的人。他的行为是另一件事,他这个人却是神所使用的。

有一位弟兄批评史百克弟兄说,“若是他不这样那样,我们早就请他上开西大会的讲台了。”我就问他:“第一,史百克弟兄不上开西大会的讲台,是谁的损失?乃是开西大会的损失,并非史百克弟兄的损失。第二,照我在开西大会所听过的讲道人来看,还没有一个人是够资格批评史百克弟兄的。”

      在上海一些年轻的弟兄们,有的人错处很多,但是你觉得可以原谅他;有的人只错了一半,你就要对付他。因为前者,人是对的;后者,人是不对的。也许你以为在上海的长老们是很奇怪的。有的人作了一件错事,乃是偶然的,是可以原谅的,因为不是由于他的根本有错。有的人作事,不是那件事作坏了的问题,乃是那个人不对了。那个人有问题。没有犯罪的罗得,比不上有错、跌倒的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固然是跌倒了,却是跌在罗得的上面;罗得虽然是站着的,却还是站在亚伯拉罕的下面。人若不得神的喜悦,他的行为、工作就不能蒙神的悦纳。

      有的人在聚会中站起来说话,弟兄姊妹就发怒,心里就说,“这个人又来了。”有的人站起来,弟兄姊妹就欢喜,就赞美,预备耳朵来听。有的人一站起来,你就知道这个人不对。

      以扫吃了一碗红豆汤,是情有可原的事;因为他工作太忙,口渴,由田野回来累昏了。但在新约中就说,以扫乃是一个贪恋世俗的人(来十二16)。有人犯罪到百次、千次,仍是外面的,并不是身体系统中的东西;然而,有人犯罪,乃是身体系统中的。有人多病,如我母亲有十三种病,却不致死;但有人只有一种致命的病,一患即死了。以扫平日的行为固然是好,但他却是在黑暗中的人,他没有启示,也没有神的声音。雅各正好相反,他的行为虽然狡猾,不如以扫,但是他有启示,神也对他说话。有的人在神面前很灵巧的通得过,有的人就不能。求神怜悯我,使我能彻底的知道,我这个人在神面前对不对。

 

{\Section:TopicID=207}圣灵的工作与神的话】只有从深处出来的,才能影响到人的深处;只有在我们里面的圣灵,藉着我们流出来的,才能摸着人。圣灵不仅要在说话的人里面作工,也要在听话的人里面作工。只有当圣灵在说话的人里面作工,且在听话的人里面作工时,神的话才能把光和生命带给人。当一个教会不在圣灵中,就还没有资格来听深的道,因为还不知道分别。只有由神来的启示,才能给人光与生命。有的教会,你去开一个奋兴会,很容易作。但是有的教会,你若不是有从神来的话,就不一定能摸着人,只能取悦人的耳朵,人的头脑。―― 倪柝声《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