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章               圣灵是谁?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就在逾越节后的最后一个晚上,在顶楼的密室里,耶稣对门徒谈起自己即将离世而去,命令他们要彼此相爱,规劝他们切勿内心愁苦,而要坚守对他所怀的信心;他也向他们应许说,尽管他即将受难,远离他们而去,但他是要去天父的家里,为他们预备地方。

但是,他们一直都觉得愁苦,因为死难和离世除了意味着断绝他们的一切指望和内心的谋算外,还能意味着什么呢?耶稣吸引他们离开了自己的渔船、税关和日常的劳作,以极大的个人热情和爱国热情激励他们,勉励他们相信他就是大卫的后裔,是应许中的弥赛亚;他们盼望他驱除彼拉多和可憎的罗马军队,复兴以色列人的国,坐在大卫王的宝座上,借着公义和不容怀疑的能力与权柄永远作王。这么说来,他们岂不是要成为他的臣仆,在他的国里作首领了吗?

耶稣就是他们的带领,引导他们作工。他教导他们,启发他们愚昧无知的心,排解了他们的疑问和他们一切的困惑。他就是保护他们的,平息了波涛汹涌的海水,在他们被诡计多端的仇敌围攻时,替他们分辩。

他们贫穷、软弱、没有学问教养。他们的一切救助都在他里面了。所以,若是没有他,他们要作些什么呢?他们又能作些什么呢?他们没有社会地位,没有显赫的财势,没有学问,没有受过学问的栽培,没有政治或军事的大权。然而耶稣就是他们的一切。若是没有他,他们就如同小孩子一般孤立无援,像狼群中的羔羊一样毫无抵抗的能力。如今,他们软弱的内心除了愁苦之外,又能怎样呢?

这时候,他赐给他们一条新的应许,虽然令人费解,但是他一再作了保证:“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十四15,16)。我即将离去了,但是另外有一位要来。他要来接替我,再也不会离去,而要永远与你们同在,“也要住在你们里面”。他接着又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对你们来讲再好不过了),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约十六7)。

这另一位保惠师究竟是谁呢?他必须具备属神的品性,不单单只是具有无足轻重的影响力或者是非人格的力量,否则他又怎么能接替耶稣呢?圣经上又怎么能说,同耶稣活在肉身里相比,他的降临要叫人受益百倍呢?他必定是大有能力和智慧,温柔诚实,所以才能接替受难并且离世而去的那一位。那么,他究竟是谁呢?

用希腊文写成的《约翰福音》把他称作是PARACLETE,但是在英语圣经里面,我们则称他是COMFORTER。可是,PARACLETE的含义远比COMFORTER更丰富,意思是“为人提供帮助的,中保,救助”。在约翰壹书二章十节里面,这个词也用来指耶稣。“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一位保护人,一位救助者),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就像耶稣成了门徒的中保,成了他们在天上的救助者一样,这另外一位保惠师也要成为他们的中保,成为在这世上救助他们的。他不仅在他们需要安慰的时候安慰他们,而且也像耶稣一样,作他们的导师和带领,加添他们的力量。每当他们需要的时候,他始终都是救助他们的,不仅会随时出现,而且满有智慧,大有能力。他要凭着自己的充足来满足他们的需要,用自己的力量来使他们的软弱变得刚强,用自己的智慧弥补他们的愚拙,用自己完全洞察一切的眼力填补他们昏蒙短浅的目光。哈利路亚!这是一位何等大有能力的保惠师!既然是这样,他们又为什么要担忧呢?

他们十分软弱,但他要加添他们的力量,叫他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弗三16)。他们要向世人传讲耶稣所说的话,并且教导万民(太二十八19,20),而他则要将一切事指教给他们,也要叫他们想起耶稣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26)。

他们要在公义的道路上引领归正的人,而他则要引导他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十六13)。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邪恶的罪愆,这个有罪的本性与生俱来,在人心里根深蒂固,他们要向它发起进攻。圣灵要行在他们的前面,借着叫世人认罪,承认公义和审判,为他们预备得胜的道路(约十六8)。他们要担当重担,并且面对超乎寻常的艰巨任务,但圣灵要赐能力给他们(徒一8)。事实上,他要成为保惠师,成为他们的力量和帮助。

他们对耶稣的认识始终很肤浅,时常看不到耶稣在哪里。有时候,当他们感觉自己异常需要的时候,他却睡着了。当他们在谷地尽心竭力地赶鬼,疲惫不堪地在汹涌起伏的海面上辛苦地作工的时候,他却来到山上。有时候,他被一大群人包围了,同文士激烈辩论,而他们只得在一旁等候,到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把自己的教训向他们讲解清楚。但是在熙嚷的人群之中,他们也没有失去另一位要帮助他们的。也没有片刻与他分离过,因为不管是人,是逆境,还是身体的需要,都无法阻隔在他们之间,因为耶稣说过:“他要与你们同在”。

这些话将圣灵这位保惠师的教训、作为、职责和工作显明出来,从中我们只能得出如下的结论:他具有完全与神相同的品性。在我们可以引用的许多经文当中,以下的经文用人所能使用的语言,尽可能全面地把圣灵的品性向我们彰显出来了:“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徒十三1-4)。

我们又读到:“圣灵……禁止他们在亚西亚传道”;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徒十六6,7)。

当罗马百夫长哥尼流差来的人寻访彼得的时候,“圣灵向他说,有三人来找你。起来!下去,和他们同往,不要疑惑,因为是我差他们来的”(徒十19,20)。

有许多经文都可以用来引证他的品性,以及他思想、意愿、行事和说话的大能是何等真实,前面所引用的只是少数几段。如果这些经文还没有把他的品性明明白白地彰显出来,那么人类所使用的语言就再无法作到了。

事实上,我深信即便是一位从未读过圣经的异教徒,只要稍有头脑,第一次读到四部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他就会说,圣灵的品性在使徒行传当中清清楚楚地彰显出来了,就象福音书将耶稣基督的品性显明出来一样。所以从很大程度上讲,使徒行传实际上就是圣灵的行传,况且门徒在五旬节之后,受圣灵直接的带领,即使耶稣在世上传道的三年当中,他们所受的带领也没有比这个更清楚的了。

但是,有许多人虽然承认圣灵的品性,可他们在借着顺服与神合而为一(DIVINE UNITY)的时候,却否认三位一体,以为圣灵只是父神用灵的形式将自己显明出来,从个性上来讲并没有什么分别。这种看法无法同圣经经文相调和,尽管圣经和人类的理性都清楚地昭示出,神有三个位格,就是父、子和圣灵。

保罗为哥林多人祝福的话,恰恰印证了这个道理:

“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林后十三14)。

而且,在前面引述过的耶稣所作的应许当中,耶稣也曾经这样教导过:“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就是真理的圣灵”(约十四16,17)。神的三个位格在这一段经文里面也清楚地彰显出来了。神的儿子向父祈求,父应允了他的祷告,于是圣灵降临下来。

圣灵就是“另一位保惠师”,是接替前一位保惠师耶稣而来的第二位,他们两位同样都是父差来的。

你们岂不是要说:“我实在无法理解这话的意思”吗?我自己是无法彻悟。有谁能理解这话呢?神并不指望我们理解,也不会叫我们为竭力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或者是把它同算术知识等同起来,以至头脑昏馈,内心愁苦。

请诸君留意,经文只是把三位一体这个事实彰显出来,但是一位神怎么能有三个位格这一点却并没有彰显出来。

“缘由”是极为深奥的,与信心毫无关系;但事实却与启示有关,所以与信心密切相关。我自己就是一个奇妙的身体、魂与灵的三位一体。我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其中的缘由却并不是我非要相信的。正是在这个问题上,许多人都困惑不解,甚至毫无必要地难为自己。

在一生种种寻常琐碎的事当中,我们掌握了许多事实,并且坚信这些事实,丝毫也不会对事情为何如此这般寻根问底。谁能解释食物如何维系生命,光如何将物体显明出来,声音又是如何把别人的想法传达给我们的头脑呢?我们晓得而且相信的,是这些事实,但是我们并不需要查究其中的缘由,只需要把它当做是尚未显明出来的奥秘来对待。只要是神所显明的事,我们就相信。我们无法理解耶稣是如何将水变成酒,并且用几块饼和几条鱼使几千人得了饱足;他如何平息汹涌的海水,又如何开了瞎子的眼,医治麻风病人,用一句话就使死人复活。但是我们相信这些事实。无线电讯号可以穿越远隔的重洋,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我们也相信。但它是如何传递的,我们却并不知道。因为这并不是我们非要相信的。这纯粹是关乎揣测的问题,现在尚无法解释。

一位年长的神仆指出,神所显明并且叫我们相信的,是三位一体这个事实,而不是神如何成为三位一体的缘由。

可是,当圣经把圣灵的品性这个事实向我们显明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要相信,对于有他住在里面的人来讲,神这一方面的品性就会加增他们对神的认识,以及蒙福的体验。如果使徒和门徒并不认识圣灵,我们又怎么能说他们在五旬节和以后的日子里,用一种十分肯定的、满有信心的方式来谈论他呢?就在彼得被圣灵充满,受了火的洗之后,他站在百姓面前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二16,17);然后他又勉励众人,叫他们相信,如果说他们需要满足什么条件的话,就是要“受圣灵的洗”。他对亚拿尼亚说:“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他在大祭司和公会的面前说,自己和众使徒都是耶稣复活的见证,又说:“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五32)。他们并没有辩解,也没有为此竭力分辩,或者是说一些“以为这样”、“希望那样”的话。他们谈到了“充满”,不仅是被一种全新而陌生的体验或情绪所充满,乃是被圣灵充满了,所以他们必定是认识他。如果他们认识了圣灵,我们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保罗说:“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林前二12,13)。如果我们明白了这话的含义,我们难道无法认识指教人说这话的那一位吗?

韦斯利约翰说:“对三一真神的认识,与一切真正的基督教信仰和一切充满生机的属灵生命息息相关”。他接着说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每一位真基督徒都能象麦奎德伦提那样说:我一贯相信经验的真实性,并且充分认识了永受颂赞的三位一体。我认识到这绝非‘婴孩’的经验,乃是‘在基督里作师傅’的人们的经验,但我并不知道谁能够‘有这见证在他心里’,在‘神的圣灵与他的心同证他是神的儿女,实际上就是在圣灵见证天父借着他儿子的功德而悦纳他之前,能够成为一位真正的基督徒。

“并不是每一位信主的人都留意过这个问题。也许这样的人还不到基督徒人数的二十分之一。但是如果你问他几个问题,你们很容易就可以看出,这一认识恰恰隐藏在他的信仰当中”。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当我第一次认识到它的时候,我的内心是何等的喜乐,交织着惊惧和疑惑。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研读圣经,认真省察自己的内心,使自己的灵里保持谦卑,几乎每日每夜都向神呼求,求他赐我清洁的心,叫我受圣灵的洗;就在一八八五年一月九日这个叫人欣喜欢快的日子,我读到这一段经文:“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豁然间我明白了这句经文的含义;我相信宝血将我内心的一切罪恶都洗净了,并且对此深信不疑。之后不久,我又读到耶稣对马大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十一25,26),这时候我的内心即刻便融化了,如同点燃的蜡烛一样;从此耶稣基督完全向我属灵的心显明出来,彰显在我里面,我的灵魂也被说不出的爱所充满了。我行在爱的国度里。后来有一天,我惊讶地对一位朋友说:“原来这就是使徒约翰曾经提到过的完全的爱。可是它远远超乎我的一切梦想;它本身就具有象人一样的品性;这爱在我里面思想、行事,与我交谈,纠正我错误的言行,启发教导我”。从此我便认识了神的圣灵就在这爱里面,这个爱就是神,因为“神就是爱”。

从这个认识而得着的喜乐,同敬虔、圣洁的敬畏之心交织在一起,因为叫圣灵住在里面,从此成为赐生命神的殿,本身就是一件叫人欣喜,又叫人对神充满敬畏的事!高山和深渊始终相对立;许多人就是从这个蒙福的体验的巅峰一下子坠落到狂热的深渊之中。但是,我们不必因为恐惧而对这个体验望而却步,借着虚心和谦卑,借着谦卑、忠实、大有信心的服事,借着把别人看得比自己更良善,以称赞别人为荣,借着时刻保守虚心受教的心,总之,借着坚定不移地仰望耶稣,仰望圣灵一直向我们所指点的那一位,一切危险就都会销解,因为圣灵绝不会叫我们单单只着眼于他自己和他在我们里面的作为,也要叫我们专心思想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思想他为我们所作的工,叫我们可以跟随他的脚踪,因为他所流的血赎买了我们,使我们从此得以洁净了。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