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分辨诸灵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人若是没有受圣灵,或者是没有用心寻求他,自然很容易就会陷入教条,用毫无生气的仪式、圣餐、叩拜和仪式化的表演,来取代发自内心的、大有喜乐和满有生命的敬拜,就是因为受内住的圣灵感动而作的敬拜。他们歌唱,却并不是发自内心。他们念念有词地祷告,但并不是真正在祷告。一个孩子说:“妈妈,昨天晚上我祷告了”。母亲回答说:“孩子,你不是每天晚上都在祷告吗”?孩子说:“过去我只是说些祷告的话,可昨晚我真正祷告了”。于是他的面孔发出光来。他敞开自己的心来接纳圣灵,终于真正地与神交谈,并且敬拜他。

但是有些受了圣灵的人也有可能会陷入狂热之中,除非他们听从约翰的话:“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壹四1)。

神命令我们,“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帖前五20)。但是同时他又命令我们“要凡事察验”,“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四1),如果可能的话,还会使我们背离教会。所以我们必须小心警醒。就像一些作家所写的那样,我们一定“不可轻信一切的灵,不要轻信,也不要随从假冒从神而来的圣灵,或者是假冒从神而来的灵见、感动和启示”。

人的生命越是变得高尚,越是充满热情,就越是必须小心提防,否则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最后竟致背弃教会。自然界是这样,属灵世界也是这样。

当撒但再也不能哼唱貌似属灵的催眠曲使人入梦,或者使他满足于毫无生气的外在形式的时候,他就要假扮成光明的天使,有时甚至可能是装扮成博学的教师,试图篡改圣灵的地位。他不仅没有引导人寻求真道,反倒叫轻率的人犯了致命的错误。他并未引导人们走上圣洁之路,走上完全平安的道路,从此叫前面的道路上再不会出现贪婪的野兽,相反,他将灵魂领到旷野之中,灵魂被剥去救恩的彩衣,被强夺一空,伤痕累累,濒临死亡的边缘。良善的法利赛人满有慈悲的心,怀着像基督一样的爱,也绝不愿踏上这条道路。

一、当圣灵完全降临下来的时候,他要除去人的自以为是、骄傲和自夸。他们看自己就像是罪魁祸首一样,认识到只有靠基督耶稣,自己才能得着医治。从此以后,只要他们活在圣灵里面,他们所夸的就在他里面,他们的荣耀就在十字架上,因为记得自己当初是如何落入陷阱,所以对一切偏离道路的人,他们的内心都充满了温柔的怜悯之情。尽管他们并不宽恕或是轻视罪恶,但他们也不轻信别人的过失;他们对人的判断充满了慈爱。

但是受撒但诱惑的人却忘记自己了过去可悲的光景,夸耀自己的公义,也没有因自己从未象别人一样犯罪而感谢神,他反倒恶语伤人,言词尖刻,内心里面丝毫没有慈爱,反倒开始责备别人,再没有因温柔的爱来告诫和对待别人,而是总以为别人的行为和动机都是邪恶的,于是仓促地作出判断。

真正的慈爱和愚昧的举动毫无共同之处。因为慈爱从不使人把邪恶称作良善,对罪恶过犯视而不见,而是如同光明冲破黑暗,蜜与蜡不能兼容一样,使人摆脱了像这样论断别人的灵。慈爱的心使人即刻责备罪恶,但却是充满了拯救罪人和琱[忍耐的情感。

二、圣灵住在人里面,这人就有谦卑受教的心。他们因爱心称赞那些在主里面高过自己的人,而且因为受了他们的指教而心怀喜乐。他们因为敬畏主,相互把自己交托了,虚心领受别人的指教和批评,因为“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箴廿七5)。他们相信主还有许多话要对他们讲,他们也甘心乐意主借着他所拣选的人,特别是借着会牧和教会的弟兄来对自己说话。尽管他们并不在众人面前卑躬屈膝,凡事若没有借着神的圣灵和话语来证实,就不轻易相信,但他们相信神“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1),而且象哥尼流一样,随时准备聆听受神恩膏的牧师所说的话,领受主借着他们所说的话语。

但是,撒但寻求要毁灭人内心和灵魂里面的谦卑。他若是在人里面动了致命的工,这人就会“看自己比七个善于应对的人更有智慧”(箴廿六16)。他们自以为比所有人都聪明,谁也不能指教他们。一个自欺欺人的人先前也曾经以温柔谦卑为标记,人们以为他们是神所拣选的属灵领袖,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出他们属灵的知识,但是他们对圣灵却一无所知。保罗、路德和韦斯利曾经为这些误入歧途的人而愁苦,他们的工作也因此受了极大的危害;而且,每一次伟大的属灵觉醒都可能或多或少是因为这样的人而受到阻碍。所以,不管我们如何小心提防假冒圣灵的工作和带领的邪灵,都不会过分。

正是这种幻觉使一些人自以为是使徒和先知,所有人都必须听他们说话,否则众人都会落在神的刑罚之下。有人声称自己活在复活的身体里面,永远不会死;有人则狂妄已极,恬不知耻地宣称自己就是弥赛亚,或者是以肉身显现出来的圣灵。这样的人痛切地否认教皇是一贯正确的,但他们却以为自己从来不会犯错误,责备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

圣灵要使人在爱心、谦卑、友善、舍己和善工的方面展开竞赛,但是他从不叫人落入盲目自大之中,以为自己的知识智能胜过众人,以致无需受自己弟兄的指教。

三、另外,人若是被圣灵充满了,就能宽容地对待那些在看法和教义上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他坚持自己的信念,随时准备借着温柔和敬畏的心来诠释和捍卫自己所坚信的教义,并且深信这个教义与神的话相符,但是他并不指责或咒骂那些与自己看法不同的人。他乐于相信,人往往要比他们所信奉的教条更良善;不管教义怎样,他们总可以得救;这就好比群山的脚下沐浴着日光,覆盖着肥沃的田野和葡萄园,但是山顶上却浓云密布。人的内心也是这样,他们往往因为神出于慈爱赐下来的恩典而变得多结果子,但他们的头脑却因为教义方面的错误而变得愚昧。

无论怎样,他既是作了“主的仆人”,就“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理,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提后二22-26)。

但是,当撒但伪装成光明天使的模样降临下来的时候,他便会打着爱慕和顺服真理的幌子,在人的里面生出偏狭固执的心来。正是这种态度,使人们将耶稣钉上十字架,将胡斯和克兰默烧死在火刑柱上,将萨福纳罗拉绞死,使巴德罗买惨遭杀害,教会笼罩在宗教法庭的恐怖之下。这种态度表面上看起来温厚柔和,几乎无法觉察出来,但是却蒙蔽了许多自以为是基督徒的人,对那些在教义、敬拜方式或管理教会的方法上有差异的人们的良善品性视而不见。他们扼杀了爱心,试图捍卫他们自以为是真理的信条。若是没有爱心,哪里有真理可言呢?若是没有爱心,真理只会置人于死地,成了人的绊脚石,成了残害生命的教条!

对我们今世的生命来讲,身体是必不可少的。但即便是在受毁伤的残缺不全的身体当中,生命也能延续。这样的身体同它里面的生命,比起虽然完美但却是行尸走肉的身体来,要强过百倍。所以,尽管真理是最可宝贵的,符合圣经的教义要看得胜过金银,但是那些尚未完全掌握真理,仍然缺乏爱心的人也能存着仁爱之心。

神爱久长,

无可估量。

永生神的心,

充满大慈悲。

四、圣灵在基督徒中间生出合而为一的心来。当他降临到人们的内心之中时,那些坐在宗派樊篱背后怡然自得、沾沾自喜地抱着冷漠态度,或是满怀使人归正的热情,或者是顽固抗拒的人,忽然间从篱笆上面向外望去,发觉与别人的交通是何等甘甜。

他们因相互的交往而倍感喜悦。他们称赞别人,发自内心地在别人面前相互称赞。他们成就了诗篇作者的理想:“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一百卅三1)。这是起初在耶路撒冷基督徒团契的图画:“他们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徒四31-32)。这是一个何等的理想!正因为人们曾经得着过,所以能够再一次得着并且保守它,但是只有借着圣灵的内住。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耶稣将内心完全倾注在他伟大的代祷中,就像约翰福音十七章所记载的那样,当他在客西玛尼园被捕前,他说:“我为他们祈求,……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使他们都合而为一”(约十七9,10,21)。他要叫我们达到的合一的标准是什么呢?请你们留心听!

“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约十七24)。这样的合一具有奇妙的能力,能够迫使世俗的人们生发出信心来。“你所赐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十七22,23)。

他圣洁的心正是为此才长久地哀恸,也恰恰是为了这个目的,圣灵才在那些领受他的人们心里动工,但是撒但也一直在寻求破坏这种圣洁的爱和神所赐的合一的心。他来是要使人们相互猜忌,相互倾轧,遏制代祷的灵,惹动人背后咒骂别人,最后使人们产生隔阂。

在列举了基督徒所得着的种种恩典,激动歌罗西人竭力追求这些恩典之后,保罗又补充说:“在这一切之外,要存着爱心”(歌三14),或者说是爱,“爱心就是联络全德的”(歌三14)。这些恩典是外衣,爱则是将它们紧紧束在一起的腰带,所以爱也是将真基督徒联系在一起的纽带。

属神的爱是一种考验,我们要借着它来试验我们自己,所有的教师,并且要用它来试探诸灵。

爱是不自夸,爱是不偏执,爱是宽容,爱是不分派系,爱是对耶稣和他一切百姓忠心耿耿。如果我们借着圣灵使这个爱浇灌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会分辨出我们好牧人的声音,于是我们就要从形式主义和狂热当中得救了。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