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三章 冒犯圣灵

 

“但圣灵降临在你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在我小的时候,我曾因为年幼,一时恼怒,说了一些过激的气话,不恰当地指责别人,令我母亲大大地担忧。她没有说什么;尽管她温柔的面容已经安葬在南方的雏菊下面许多年了,但是卅多年来她忧虑的表情我却一直记忆犹新。这是我儿时一段令人悲伤的回忆。一个陌生人或许会对我当时的话觉得有趣,或者是觉得愤慨,但我母亲却感到忧虑。她之所以忧虑,是因为我缺乏宽厚、忘我、温柔的爱心。

我们可以激怒陌生人或敌人,但是我们只会令朋友担忧。圣灵就是这样一位朋友,远比母亲更温柔、更信实;我们岂能不住地冒犯他,使我们自己与他疏远,完全不顾他对我们的爱呢?

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的罪都是在冒犯圣灵。当然,并非所有罪都是不能得着宽免的。但是,所有的罪都具有这样的倾向,只有在罪恶初露端倪的时候就杜绝它,我们才有安全可言。只有当我们“靠圣灵行事”的时候,我们才能“脱离罪和死的律法”(罗八2)。因此,谨防冒犯圣灵才是最重要的事,“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来三13)。

令圣灵担忧是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常犯的令人哀恸的罪,而且许多跟从基督的人之所以软弱无知、毫无喜乐,也必定是因为这个缘故。

圣灵如同我母亲一样,因神儿女毫无爱心的言谈和态度而忧虑。

保罗在写给以弗所人的信中说:“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弗四29)。他接着又补充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一切苦毒、恼恨、愤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之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象蒙慈爱的儿女一样,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弗四30-2)。

在这段经文里面,保罗要教给我们一些什么功课呢?我们令圣灵担忧,并非因为恶贯满盈,像犹大那样悖逆主,或者像亚拿尼亚和撒非拉所作的那样,试探圣灵或是向圣灵说谎(徒五1-9),而是因为一些在大多数人看来微不足道的琐碎小事;因为说污秽的言语,而不是说一些叫听的人得着福气和益处的话;因为闲谈、苦毒、毫无怜悯之心的指责和挑剔。浪子回到家中的时候,他的兄长犯了这样的罪,叫他慈爱的老父亲伤透了心。

我们叫圣灵担忧,是因为一时冲动,高声怒斥、毁谤和恶毒中伤,因为缺乏怜悯,内心顽梗,冷漠无情的态度。总之,圣灵担忧是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没有像在我们天父的家里一样;在我们的邻居和朋友当中,也没有像在他蒙慈爱的儿女中间一样;因为我们没有以满有恩慈的爱心相待,因怜悯而为他人舍己。这决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它也许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

轻忽世上可贵的团契,是一种恶毒、无情、无法弥补的作法。如果我们轻忽的团契是关乎天国的,如果这位朋友是我们的主和救主,我们的造物主和救赎主,我们的主宰和审判者,我们的导师、带领和神,它带来的危害又会是何等之大啊!当我们轻忽了朋友的意愿,特别是当这种意愿与我们的意愿完全相合,并且是为了叫我们尽可能得着益处的时候,我们的轻忽并不能使朋友与我们疏远,而是要叫我们自己与朋友疏远了。我们的内心对他变得冷漠起来,尽管他为我们身心交瘁。

扫罗越是恶意对待大卫,他就越发仇恨大卫。

这样的疏远会一点一点使人干犯更严重的罪,内心变得冷漠顽梗,怀疑不信,灵命衰微,以致最后竟然不认主。

要想从这种光景之中得着医治,就必须叫内心得以洗净,充满了甜美温柔、宽厚忘我的爱,于是我们就要“效法神,好象蒙慈爱的儿女一样”,“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己”。

但是另外还有一种冒犯的举动,就是消灭圣灵的感动,这是由于神许多儿女相当愚顽麻木而造成的。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16-19节当中,使徒说:“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

主所爱的儿女何时才能认识到信耶稣实在是一件寻常的事,但就是小小的疏漏也会毁坏整个的工作呢?使徒在这段经文里面岂不是要告诫我们,我们之所以消灭了圣灵的感动,不仅是因为一些绝望懦弱的举动,乃是因为轻忽了喜乐、祷告,以及凡事随时向神谢恩。

要想使太阳光不照进你的房里,无需将日头从空中抹去,只要关起百叶窗,拉上窗帘;要想将火熄灭,不需要把整桶的水浇在火苗上,只需防止通风便可以作到了;为了断绝水的供应,也不需要将城市的蓄水池炸毁,或是破坏管道,只要不打开水龙头就可以作到了。

所以你们消灭了圣灵的感动,并非是犯了十恶不赦的死罪。如果因为对人或对某些事的恐惧,不再满怀喜乐;表面修饰得象大理石碑一样洁白光亮,却诅咒自己里面充满的喜乐;在感到内心有一种温柔的吸引力,需要单独与神相处的时候,却轻忽了祷告,忽视了发自内心地感谢神的恩慈,信实的律例和因爱而生的怜悯,你们不久就会发觉,你们消灭了圣灵的感动。他再不会像活水的泉源一样,满有喜乐地在你们里面洋溢。

但是,只要给圣灵流露的通道和机会,他就要在你们里面兴起,使你们的灵魂洋溢着光明、仁爱和喜乐。

多年以前,一位妇人得着清楚的经验,晓得自己成圣了。她每天坚持来到神的面前;可是令她吃惊的是,不管是在祷告里,还是在他的话语当中,她都似乎无法看见他。她省察自己的内心,想找出犯罪的凭据来。但是圣灵向她表明,在她的心思、内心和意愿当中,完全没有与神旨意相悖的事。她竭力回想过去,看看是不是有毁约、背誓、轻忽大意,但她完全找不出来。

于是她求主向她显明,是不是还有未履行的职份,有哪条诫命是自己本该遵守,但却未曾留心,一瞬间这句常常读到的话在她脑海中闪现出来:“要常常喜乐。今天早上你作到了吗?”

她的确没有作到。整个早上她一直在忙碌,没有片刻空闲,但是到目前为止,她的内心里面确实没有明确的喜乐,尽管种种的富足和叫一切基督徒喜乐的缘由她都得着了。

她即刻开始数算自己的福气,为自己所得到的每一个福气感谢主,因主的带领和主所赐的恩惠而满怀喜乐,片刻之间她就凭着属灵的心察觉到主的同在了。

她没有犯过罪,也没有敌挡圣灵,而是无法在天天为她背负重担的主里面感到喜乐(诗六十八19),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消灭了圣灵的感动。她还没有打开龙头,所以她的灵魂没有涌流出活水来。她没有记起主的命令:“也要因你手所办的,在耶和华你神面前欢乐”(申十二18)。但是在那天早上,她学会了足够一生受用的功课,借着顺服“在主里面喜乐”这条反复强调的诫命,她叫自己的灵魂得着了保障。

令圣灵担忧,消灭圣灵的感动,不仅使灵魂无法发挥出效力来,陷入孤立的境地,而且对教友、教会、教区,整个民族乃至整个大陆都造成了危害。从很大程度上讲,我们通过漫长而令人不堪忍受的黑暗时代就可以看出来。那时候,福音之光几乎泯灭了,只有在一些地方,一些谦卑地承受苦难的灵魂一直在哀哭和祷告,借着痛苦的争战找到了光明,高擎起真理的火炬,将黑暗冲破了。

在那些从来也不晓得复兴,或者仅仅在过去曾发生过复兴的教会、小区和国家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那里的人并不是生在神的国里,而且在神的百姓中间也没有充满喜乐的欢呼声。

缺乏思想和祷告,缺乏象耶稣一样热诚的信心,人们也可能会无意间令圣灵担忧,消灭圣灵的感动;但是这些缺乏却埋下了隐患,最终导致了断然地故意敌挡圣灵。

敌挡圣灵就是与圣灵交战。

罪人听了福音的召唤,认了自己的罪,却拒绝借着真正的悔改和对耶稣的信心来顺服神,这就是在敌挡圣灵。

我们可以列举一些触目惊心的历史实例,来说明敌挡圣灵所带来的危险,比如降临到法老身上的灾祸,以及降临到耶路撒冷、而且整个二十个世纪以来始终伴随犹太人的可怕灾难。

降临到法老和他百姓身上的十次灾祸,实在是十次机遇,为他们开启了蒙神喜悦和与神和好的大门。但他们顽固地敌挡,以致把自己封闭起来,只有可怕的大灾祸才能将他们击垮。

司提反对犹太人说:“你们……常时抗拒圣灵”(徒七51);犹太人弃绝耶稣,内心顽梗,灵命衰微;当他们抗拒一切因爱而付出的努力,以及受圣灵之洗的门徒的恳请时,这一切便即刻将他们压服了,紧接着耶路撒冷受困被毁,其中的居民被杀害、放逐,遭受奴役,一切灾祸都降临到犹太人身上。

降临到整个国家和民族的事,也会降临到个人的身上。接纳并且顺服主的人受了启迪,蒙神赐福,并且得救了。但抗拒和弃绝他的,却孤立无援地陷入了可悲的境地,最终必会遭受彻底的毁灭。

同样,承认自己信主的人一听到内心圣洁和从罪里得以洗净这些话,就把它们当作是自己此刻借着信心就可以得着的福气,只要承认自己迫切需要神所赐的恩惠,顺服神的意愿和旨意。然而,他却拒绝一心借着因爱心所作的奉献和信心来寻求,这便是敌挡圣灵了。这样的抗拒使人落入一种无法估量的危险之中。

在以色列人当中我们也看见一个例证。他们受神迹奇事的引导,被领出埃及地,越过红海和旷野,来到迦南的疆界,可是因为忘记了神的信实,抗拒进入那个地方,他们因此抗拒圣灵的带领,就象法老一样,给自己带来了可怕的恶果,在自己邪恶的道路上被消灭了。

他们之所以犯了比法老更严重的罪,是因为他们得着的光亮远远超过了法老。

几百年之后,在那个时代写成的《以赛亚书》当中写道:“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并且他面前的使者拯救他们。他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在古时的日子,常保抱他们,怀搋他们。他们竟悖逆,使主的圣灵担忧;他就转作他们的仇敌,亲自攻击他们”(赛六十三9,10)。

我们由此看出,如果基督徒要想脱离因为令圣灵担忧和消灭圣灵的感动所招致的黑暗与枯竭,以及因抗拒他而必然带来的危险,就必须小心警醒祷告,借着满有喜乐的顺服和象小孩子一样的信心,安静地与主同行。

我乃圣主仆人,

在主面光之中;

求主教我殷勤审慎,

准备见你复命。

导我警勉祷告,

一生惟你是靠。

无辜圣召,无悖恩道,

等见天上荣耀。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