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章 圣灵与真道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耶稣基督具有神性吗?圣经是一部因圣灵的感动而写成的书吗?人是堕落的造物,只有借着造物主的受苦和献身才能得救吗?死去的人要复活,那一日神要借着人子基督耶稣来审判世人吗?撒但是活生生存在的吗?有地狱这回事吗?邪恶的人是不是要在地狱里面永远受刑罚?

这些都是重要的道理,自从耶稣和他使徒的时代以来,凡是跟从他的人都这样相信,这样教导别人,但它们一直都受人攻击和弃绝。

这些道理都是正确的吗?或者它们仅仅是幻想和假想,是形象的比喻和对真理的歪曲?我们如何才能找到真理,并且认识真理呢?

耶稣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十六13)。

圣灵要引导我们明白的,是什么真理呢?不是九九表、自然科学、艺术或世俗历史之类的真理,乃是属灵的真理-就是有关神、神的旨意和品性,以及我们与他在基督里面的关系,这个真理对得救来讲必不可少,所以耶稣说:“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约十四26)。

那么,我们该如何避免错误,“道理纯全”呢?只有借着圣灵的帮助。

我们怎么晓得基督耶稣是神呢?是因为圣经这样对我们说的吗?圣经里面的这一则启示确实是无限的宝贵和重要,但我们的认识并非是从此得来的。是因为教会用她的教义来教给我们,或者是我们从教义问答当中听来的吗?在任何教义或者教义问答当中,都无法教给人至关重要的真理,所以我们的认识也不是由此而来的。

我们又是如何得着这个认识的呢?请听保罗的话:“若不是被圣灵感动,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3)。保罗是说没有人能说耶稣是主。所以人并不能从圣经或者是教义问答当中鹦鹉学舌般地认识这一点;但是人如果要想真正认识耶稣是主,就必须从圣灵受教。

这并不是一次作出的启示,仅仅赐给与耶稣同行,与耶稣相交的人,乃是重新为每一个信主的人所作的属灵启示,就是赐给那些借着悔改的心来寻求他,从而满足了接受启示的条件的人们。

保罗写道:“……神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加一15,16),而且“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他又写道:“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四19)。从属灵的意义上讲,基督要借着圣灵的运行,在每一位信主的人里面成形,就如同从肉体上讲,他借着同一位圣灵在马利亚腹中成形一样(路一35)。“这道理就是历世历代所隐藏的奥秘,但如今向他的圣徒显明了,……就是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有荣耀的盼望”(歌一26,27);“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弗三17)。“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林后十三5)?

耶稣在向门徒应许保惠师的时候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十四20)。他又在自己所作的祷告中说:“我已将你的名指示他们,还要指示他们,使你所爱我的爱在他们里面,我也在他们里面”(约十七26)。

正是这种借着永远常在的圣灵在里面运行,从而不住地在悔改和信服的心中涌现出来的启示,使人们对耶稣基督的信心变得活泼,无与匹敌。“我知道他就是救主,因为他使我从罪里得救,并且现在便救了我”。这话是惟理论和不信的人都无法辩驳和推翻的。只要世上还有人能说这话,对耶稣基督是神这个道理所存的信心就大有保障了。这样的经验和见证都是借着圣灵得来的。

圣灵啊,我敬拜你,

我喜爱敬拜你,

复活的主永升天国,

但有你常伴我。

借着圣灵的带领和教诲,一切使人得救的真理对我们来讲都变得至关重要了。

他使圣经成了一部赐人生命的书,叫世人相信最后的审判(约十六8-11),使人确实晓得天国充满了永远的荣耀和喜乐。可是对那些在承受恩典的日子里终日犯罪,最后临死时也毫无悔改之心的人来讲,地狱却充满无尽的哀伤和痛苦。

有谁一直在传讲地狱里永远的黑暗、恐惧与痛苦呢?就是那些始终怀着怜悯的爱心,大有能力和效力的传道人。

凡是发生复兴的时候,在人们似乎生活在昏蒙的境地,忽然得着了永生的灵见时,就有人一直在传讲地狱。这些复兴运动的领袖们,始终都在祷告,满怀信心和使人销融的仁爱之心,但他们也始终晓得“主大而可畏的事”,所以他们传讲神的审判,也证明了律法和刑罚都是带领人归向基督的导师(加三24)。许多人都在传讲这个道理,但并不是态度粗暴地传讲,而是怀着温柔和信心,就象母亲告诫自己的孩子,要小心提防一些严重的危险;这些危险也许会随着疏忽和利己的错误举动而发生。

有谁象这些人一样,满怀爱心,殷勤作工,把一且都献上呢?他们的内心始终是对神的爱和信心所点燃的熔炉,是对人的爱和怜悯涌流不息的源泉。但是他们越是看出神对罪人的爱和怜悯,就越发会看出神对罪恶和一切顽梗的罪所怀的愤怒。他们隐约之间看见了天国,向世人讲述天国的喜乐和永远长存的荣耀,他们也同样看见充满无尽刑罚的地狱,声音颤抖,热泪盈眶地告诫世人:“逃避将来的愤怒”(太三7)。

这些人是因属灵生命而战抖,因热爱神的国,热心叫自己的同伴得着永远的福祉而身心交瘁,因而借着真理的灵得着了这个信息,还是他们误入歧途呢?圣灵常常首先把属神的事向那些哀哭祷告、为神和世人传讲和作战的先知述说并启示出来?还是那些哲学家、学者一般的神学家,或者是传讲平和安逸的普通传道人呢?这些人仅仅是坐在书房和书籍当中,用自己的头脑来编造出神在宇宙之间的计划和美意的种种幻想。

保  罗说:“……圣灵的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人看透这些事,并非是借着探究和哲学的思辩,而是靠启示。耶稣对彼得说:“这不是属血肉的指教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7)。满有真理的圣灵是真理的导师,而唯一可靠的解释和捍卫这个纯全道理的,就是那些被圣灵充满的人。

研读和考察本身具有重要的作用,但是若非属灵的人,那么在属灵的事上它们也都毫无用处。就仿佛是生来目盲的人试图要看清楚璀璨的星空,天生耳聋的人想要说明和评判巴赫与贝多芬的乐曲一样。人必须耳闻目睹,才能大有智慧地述说和写出关乎这些方面的看法。所以,人必须受了属灵的启发,才能明白属灵的真理。

任何一个教会组织遇到的最大危险,莫过于一群人要有职位的升迁,居于首位。他们刻板地本着教理问答来认识教会组织最根本的教义,却没有得着圣灵大能的恩膏在他们里面成就的对真理的切身体验;他们缺乏约翰所说的“从那圣者受的恩膏”,所以无法“知道这一切的事”。

人们为什么否认耶稣基督是神呢?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叫自己与圣灵相交,满足这些不可更改的条件,使他能够把耶稣向他们彰显出来,显明他就是救主。

为什么人们要阻止从圣灵所受的感动呢?因为圣灵感动“在神里面圣洁的人”写下这部书,却把属灵的知识向那些并不属灵和并不圣洁的人隐藏起来了。

为什么人们怀疑大审判的日子和永远受刑罚的光景呢?他们在自己罪恶的重担下,因为罪意识和与圣洁的神隔绝,所以从来没有被压服和破碎,但这一切只有借着信靠神受难的独生子,才能被消灭。

漆黑无光的夜晚,骑马的人在无情的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忽然他的马转过身来,不愿再向前走一步。他赶马向前,但马却向后退去。就在这时候,一道刺眼的闪电显出他恰恰站在悬崖的边缘。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紧接着稠密的黑暗又把一切都隐藏起来。但他立刻调转马头疾驰,脱离了可怕的险境。

一位知名的教会学者不久前曾对我说:“我不喜欢有关地狱的教义,甚至有些憎恶它”。稍后他又补充说:“可是我一生当中有三次眼见自己与神隔绝,永远落在地狱之中,因为我并没有照神的恩召来行事”。

圣灵满有忍耐和恩慈地寻求叫所有人都得救,在罪人所深陷的黑暗夜幕中闪烁出光亮来,叫他得以看见永生。只要他留心,他就会得着甜美的平安和永生的保障。因为当人们留心并且荣耀圣灵的时候,黑夜便过去了,黑暗消散,天也渐渐亮了,“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玛四2)。得救和成圣的人满有平安喜乐地行在他的光明之中。世俗的意念、愚拙或者是叫人不信的人跌倒的羁绊都被清除了;过去曾经拒不接纳的教义,此刻却变得极其宝贵,叫灵魂得着满足。先前隐藏在无法冲破的黑暗之中,或者只有朦胧地透过浓雾才能看清的真理,此刻却可以借着白昼的光明,清楚地看见了。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