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七章 传讲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保罗问道:“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辨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为愚拙吗?”于是他又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林前一20-21)。

这是什么样的传讲呢?他并不是说传讲是愚拙的,而是说传讲方式的愚拙。当然,拯救世人的,并不是今天在世上随处可以听见的那种有关道德的评论,或者是或多或少出于理性的传讲;因为成千上万的这一类讲道并没有感动任何人,也没有叫任何人归正。所谓讲道,并非仅仅是喧噪的演说;之所以说喧噪,是因为这一类讲道完全缺乏热诚的心和真挚的情感;讲道必须是象彼得在谈到“靠着从天上差来的圣灵传福音给你们的人”时所说的那一种传讲。如果不是受了圣灵的恩膏,人就无法正确地传讲福音,担当起看顾和教导众人的工作。

施洗约翰把门徒领到耶稣的面前,他大有能力的传讲为他们所受的属灵栽培建立了牢固的根基。在以后的三年里,他们听过耶稣公开和私下的传讲,也亲眼见过他的荣耀,他的生命、受难和复活,他还是命令他们在耶路撒冷等候圣灵。他是要叫他们更胜任他们所领受的使命。如果他们受了主亲自的指教和栽培,也仍然需要圣灵使他们能够凭着智慧和能力来传讲和见证,你我岂不是更需要他亲自与我们同在吗?

若是没有他,他们无法作任何事;而他若是在他们身边,他们便成为不可战胜的,能够继续耶稣的事工。他的事工所具有的大能,可以从彼得在五旬节这一天所作的传讲当中看出来。这一次讲道本身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惊人之处,主要是由一些以引用经文作为依据的见证所组成的,接下来是对众人的劝勉,就如同今天那些使众人即刻归正和成圣的大有功效的讲道一样。布施尼尔赫拉斯说:“真正的传讲就是见证”。

彼得所引用的经文十分恰当,与他讲道的对象和场合相称。他的见证充满了勇气和喜乐,迸发出温暖、新鲜和令人震撼的体验。他劝勉众人的话如火一般炽热,对人的恳请简直无法抗拒,却极其的温柔,充满了怜悯和仁爱之心。但是在一大群讥讽犹疑的人当中,神的同在却发挥出效力,使彼得几句简单的话变得如同烈焰一般,叫众人的内心都受了感动,悔改认罪了。

不论何时何地,一个人只要“靠着从天上差来的圣灵”传道,就必定会有人悔改认罪。因为保罗的讲道,“众人听见这话,就觉得扎心”(徒二37)。真理如同利剑一般深深地刺痛了他们的心,最后他们说:“我们当怎样行”(徒二37)。先前他们曾经有片刻的怀疑和嘲讽,但此刻他们却恳切地寻求得救的道路。

这两位传道人所说的话并没有经过润饰,举止笨拙,事情也十分简单明了。但是在借着圣灵炽热的爱和能力,以及极具感染力的喜乐所作的传讲之后,众人都确确实实悔改认罪了。

几年前,一位贫穷的非洲男孩被卖为奴隶,受着残酷的虐待。他听一位传道人谈起圣灵的内住,于是他的内心渴慕圣灵。为了更多地认识圣灵,他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一边工作,一边启行去纽约,沿途使船长和一些水手悔改归正了。他去纽约拜访的一位弟兄在他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晚便带他去参加聚会,将他留在那里,自己去办另一些事情。一小时以后,当他回来的时候,他看见许多人因为这个黑人孩子几句简单的话便来到忏悔台前。他带着这个孩子来到主日学校,鼓励他起来说话,而他则去办别的事情。当他稍稍留心的时候,他发现忏悔台前跪满了教师和学者,他们都在神的面前哀哭。他不晓得这个孩子说了些什么,但是他深深地折服了,内心充满了喜乐,因为这就是圣灵的能力。

人们过去因为韦斯利、怀菲德、芬尼和其它人的讲道而跪下来,仿佛是在战斗中丧失了力量一般。尽管并不是始终都会有相同的身体方面的表现,但确实同样都使人得着了对属灵的事的分辨力,内心被破碎以致良心发现。借着被圣灵充满的人所传讲的话,圣灵常常会象一阵风一般降临到教会所有人的身上,人们就会低下头,眼里闪动着泪花,内心也要因他使人认罪的能力而破碎了。我记得曾有一位傲慢的年轻女士一连几天晚上严厉地指责我们,但后来她也象这样受了神的击打。当圣灵忽然间向她的内心轻声低语时,她露出了微笑。她的面容即刻改变了,头低垂下来。她抽噎哭泣,傲慢的心终于破碎了。她发觉自己找到了借着真正悔改和信心来到耶稣面前,得蒙父神喜悦的道路。当许多大能的传道人在传讲的时候,我们岂不是也常常看见这样的事吗?当神所有的仆人在传道的时候,这个场景本来应该是十分普遍的,因为我们受差遣,只是为了叫众人认清自己的罪,认清自己的需要,借着圣灵的大能,引导他们归向救主。

这样的传讲不仅会使人们悔改认罪,而且一般还会使众人归正和成圣,尽管这样的事并不是时常发生。

当彼得在五旬节讲道的时候,有三千人接纳了基督,后来又有五千人归正,而且祭司当中也有人信了。当腓利比在撒玛利亚、彼得在吕大、沙仑和该撒利亚、保罗在以弗所和其它城市讲道的时候,同样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司提反的传讲即刻产生了效果,仅仅是激怒了听见的人,最后他们用石头将他打死,但很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促使替那些用石头打他的人看管衣服的保罗归正;而且借着这位保罗,外邦人也归服了福音。

美国一位最伟大的福音传道人借着痛切的祷告和哀哭来寻求圣灵的洗,最后终于得着了。后来他说,他也作了同样的传讲,以前丝毫也没有效果,但是现在却有几百人得救了。

许多传道人都是因此取得了成功。他们当中许多人还很年轻,没有经验,没有什么特别的恩赐,甚至没有学问,但是借着圣灵的洗,他们大有能力地赢得了许多灵魂。最顽梗的心被破碎了,最愚昧的头脑受了启迪,最顽固的私欲受了压制,最野蛮的天性也被他们驯服了。他们的话语始终都大有能力,使众人认罪、归正和成圣,整个教会都因他们所作的工作而转变了。

但是若没有圣灵的同在,宝贵的恩赐和深奥严谨的学问对众人得着的救恩来讲,也丝毫没有什么益处。我们常常看见许多人天生禀受了能力,受了充分的栽培,除了火的洗之外,得着了一切的装备。他们成年累月地作工传道,但是却没有见过一个人得救。他们花费许多年的时间研经,却从来没有用过一天的时间来禁食祷告,等候神的恩膏,叫他们充满了从天国而来的智慧和能力,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他们就像是一杆枪填满了弹药,可是却没有火花点燃火药,使弹丸风驰电掣般不可敌挡地发射出去。

这就是众人所需要的火焰,是他们借着无法拒绝的痛苦焦灼的祷告从神得来的。当他们得着的时候,他们就会借着从天上差下来的圣灵传道,众人也必定会因此得救。这样的传讲决非是愚拙的。

一、这样的讲道合乎理性。它顾全了人类的理性,并且合乎情理。我们读到保罗在公会与众人分辩(徒十七2;十七4-19)。他所传讲的,并不是高谈阔论,也不是优雅精巧、空洞无物的陈词滥调,而是传讲生命和死亡,就是永生和永死,因此牢牢地抓住了人类的理性。神赐给人理智,叫人禀赋了理性,圣灵也顾全人类的这一个能力。当他激动人向自己的伙伴传道时,也要诉诸理性的力量。

二、这样的讲道有说服力。神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赛一18)。他顾全人类的感觉、情绪、恐惧、盼望和性情,并且劝勉他们。他向所有人发出了呼吁。可是人并非完全是有理性的,并不单单是一架逻辑的机器。他同样还有种种的情感。真正的传讲,就是受圣灵感动的那一类传讲,凭着充分的论据来说服人类的理性;但是,众人被这样出于怜悯的劝勉完全打动了,于是生出对他们有益的敬畏之心,对罪恶的羞愧,良知也被除去了枷锁,对洁净和良善的渴想,以及温柔的爱慕之心都得以复苏,意志从此变得坚强,整个人都因为满怀拯救世人的热情而焕发出光彩。因为被传道人内心炽热的烈焰所激动,于是他们就能看出并感受到永生、神、审判、天国、地狱、道德品性最终的稳固等等一切是何等的真实,也认识到即刻悔改和接纳神在耶稣基督里所供给的恩慈是何等的重要。

三、这一类讲道合乎圣经的教训。福音与天然的信仰和理性并不对立,但它远远超出了这一切。它是从神而来的启示,完全是关乎真实的恩典和真理、恩慈和仁爱的启示,但是人凭自己无法认识这个救赎的计划。这个启示就记录在圣经当中。所以我们看到,保罗“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徒十七2)。圣经当中的真理涵盖了人类道德方面的一切需要,就如同手套包裹着他的双手一样;这些真理与他道德的天性和经验相吻合,如同钥匙与锁适配一样;而且这些真理也象镜子映射出他的面容一样,将他内心的光景显明出来。

人若是恨恶圣经,或是不恨恶自己的罪,就无法完整地阅读圣经。

但是就在圣经显明人类的罪恶以及失丧的光景时,它还揭示出神的慈爱与救赎计划。它向我们显明了耶稣基督,以及我们到他面前的方法,借着他,我们从罪里面得了释放,成为新造的人。只有在圣经当中,才能找到这样的启示。圣灵激动人们传讲的,也正是这个道理。保罗写道:“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耶稣,……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林前一23;林后四5)。他勉励提摩太“务要传道”(提后四2)。“基督的充足”虽然难以觉察出来,但是却在圣经里面显明出来了,这就是我们要传的道理。

圣灵使神的话语充满了生命力。他住在传道人的心里,叫他们纪念神的话语,在听道的人心里生发出效力,如同日头一般照耀着灵魂,直到最后罪恶显露出可憎恶的本来面目,如同利剑一般刺痛了他们的心,叫他们无法抗拒地认了自己的罪,为自己的罪恶感到羞愧。

彼得在五旬节的早上根本没有时间查考圣经,预备讲道的文稿,但是圣灵使他的记忆变得活跃起来,叫他回想起与眼下的场合相称的经文。

几百年前,圣灵借着先知约珥的口,预言在末后的日子圣灵要浇灌在所有人的身上,他们的儿女也要说预言。过去借着约珥说话的圣灵,现在同样也使彼得亲眼看见并且传讲约珥说过的五旬节的洗。

圣灵借着大卫的口说:“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诗十六10)。彼得此刻也同样因为圣灵的感动,用这段经文来印证耶稣的复活,向犹太人见证了他们定罪和杀害的那人,就是在先知书和诗篇当中所预言的那一位圣者。

今天,圣灵也感动那些领受他的人,叫他们运用这些经文来唤醒世人,使众人悔改和得救。

当芬尼还是年轻传道人的时候,他应邀去一所乡间学校传道。一路上他心里忧虑,头脑里面似乎一片空白。可是天使在所多玛对罗得所说的话忽然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你们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毁灭这城”(创十九14)。他向当地人解释这句经文,告诉他们罗得的故事,以及所多玛的邪恶,并且用这段经文来比喻他们当前所处的光景。当他还在说话的时候,他们都变得极度愤怒,然而当他恳切地劝勉他们弃绝自己的罪恶并且寻求主的时候,他们却从自己的座位上跪倒下来,仿佛是在战场上被击垮了一样,呼求神的恩慈,紧接着便发生了极大的复兴:许多人都悔改归正了,而且许多悔改归正的人都成了福音传道人。

令芬尼吃惊的是,他后来才知道那地方因为极度的邪恶,所以被人称作是所多玛,邀请他来传道的那位老人恰恰也叫罗得,因为他是那地方唯一敬畏神的人。显然,圣灵借着芬尼作工,最终取得了这些成果。当然,这样的感动对于被圣灵充满的人来讲,并不是非同寻常的。

虽然圣灵巩固了人的头脑和记忆,但是并没有排除研读圣经的需要。圣灵唤醒的是已经存在于人的头脑和记忆当中的一切,就象春天温暖的阳光和雨露唤醒了沉睡在泥土之中的种子。阳光并没有将种子播撒在泥土之中,圣灵也没有丝毫不顾我们是否留意,是否研读圣经,就把神的话栽种到我们的头脑之中。我们都该借着祷告,满有忍耐地研读神的话。

使徒说:“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六4)。

保罗写信给提摩太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

这些人都能够正确地分解属神的道理,并且被圣灵所用,出于对神的爱慕,认真地借着祷告来考查神的道,不住地思想他的话语。

四、这一类传讲使人得着医治和安慰。借着“从天上差下来的圣灵”讲道,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同时,它也使那些完全献身归主的人受到栽培,加添他们的力量,也使他们得着了安慰。它使人感觉到切肤之痛,但只是要治愈人的疾病;它刺透了人的内心,但也仅仅是为了叫人得救。它具有建设性,但同时也具有破坏力。它摧毁了罪恶、骄傲和不信,但是增进了信心、公义和圣洁,以及基督徒品性当中一切的恩典。它用仁爱温暖人心,加添了人的信心,叫人一切圣洁的意愿都得以坚固。

每一位受了圣灵之洗的传道人,就能与耶稣一同说:“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消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赛六十一1-2)。

几乎没有哪一间教会里面只有需要悔改归正的人。那里必定还有谦卑温柔的人,要将喜乐与好消息传达给其它的人;那里也有内心破碎的人需要得着医治,还有受试探的人需要得着释放,还有因恐惧或恶习而被撒但捆绑的人需要得着解救。圣灵鉴察众人的心,他必会激动众人传讲神的道,叫这些有缺乏的人得救。

传道人被圣灵充满了,迫切地祷告,不住地研读神的话语,怀着坚定活泼的信心,就必会得着圣灵的帮助;于是他便能够与以赛亚一同说:“主耶和华赐我受教者的舌头,使我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就象对年幼的撒母耳一样,主也要“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撒上三19)。

他必会取得自己所期望的成果,神也必定会叫他因自己的传讲结出果子来,就象农人栽种和耕耘之后收获谷物一样。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