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八章 圣灵的恩召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消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赛六十一1)。这是神差遣的工人所作的见证。

神拣选了他的工人,而圣灵的职分是照他的旨意来呼召传福音的人。我不怀疑他为自己的荣耀而召世人去作其它的工作,而且常常这样作,只要世人为了了解他的旨意而聆听他的话语,耐心等候他。

他曾经召比撒列和亚何利亚伯建立会幕。他呼召并且选派外邦的国王亚哈随鲁重建耶路撒冷,使倍受刑罚、内心谦卑的百姓重新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园。他岂不是召约安担当起陌生而奇妙的使命,岂不是召了华盛顿和林肯吗?

毫无疑问,他借着自己为世人毕生的工作所作的预备而带领众人;但是传福音的恩召远远不止是神的带领。它是一种独特的、迫切的认识。

信宣会督在《传道论》当中说过:

“宣教工作的恩召和其它职业的选择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区别,虽然是十分含糊不清的。一位年轻人也许希望成为医生;也许想要参加海军,或者是想要成为农夫,但他感觉到自己理所应当成为传道人。恰恰是这种理所应当的感觉,表明了神的恩召。恩召的根基不在于才智、经验或者是愿望,而在于良知。‘你们应当传福音’,这就是神对人类的良知所说的话”。

有时候,恩召清楚地降临下来,就仿佛是从天上传下来的声音,一直达到人的内心深处。

有一个学习法律的年轻人归正了。片刻之后他便意识到自己成圣了。就在他还在寻求的时候,好象过去一样,他听见一个声音在说:“你愿意把你全部的时间都献上给主吗”?他回答说:“我要作律师,主啊,而不是作福音传道人”。但是他若是不说:“主啊,我愿意”,他就无法得着这个福分。

另外,这个恩召也许会如同无声的暗示,或者是高尚的信念一样降下来,仿佛柔软的 绳牢牢系在人们的内心和良知上,带领人担当起主的事工。暗示会变得越来越清楚,信念变得更加坚定,最后作了人的主宰,而且如果他企图逃避的话,他会发觉柔软的 绳变成了最坚韧的皮带,最坚硬的钢铁。

我自己也曾经是这样。当我还是十岁的孩子时,我曾听见一个人在传道,于是我对自己说:“啊,传福音是何等佳美的事”。两年以后,我归正了,不久便意识到自己应该作传福音的工作。后来,我决定选择另一个职业;但是这种感觉却变得更加强烈了,而我一直在抗拒它,塞住自己的双耳,继续研读圣经。可是,每当危急或者是静寂的时刻,当我的灵魂面对神的时候,必须传福音的感觉就在我的内心深处灼烧。我一再地敌挡。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宁愿下地狱,也不愿顺服。最后,我忽然强烈地意识到,“如果我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于是我终于顺服了,神便从此得胜,哈利路亚!

第一年里,他赐给我许多灵魂,叫我得着了三次复兴。现在我宁愿向贫穷的人传福音,喂养他的羔羊,也不愿在荣耀大宝座前作天使长。将来有一天,他要召我到他的面前,我就要站在他面前,因自己配得上神的恩召,因他召我传讲他充满喜乐的福音,在拯救失丧的灵魂时分享他的喜乐,于是我要永远赞美他。借着圣灵的洗和耶稣所喜悦的佳美的应许,“灾祸”在爱和喜乐里面销融了。

神的恩召偶尔也会降到一个作好准备、随时要踊跃喜乐地响应这个恩召的人身上。当以赛亚的口被红炭沾了,他的生命和内心都被洁净的时候,他“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他凭着这个全新的体验所带来的喜乐和能力喊着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六5-8)。

当保罗蒙神恩召的时候,他说:“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加一16),便即刻起身,听凭主的带领。

但是,看起来主时常寻找那些专于其它计划或野心,或者是被阻碍与困难所包围,因感觉自己不配而意志消沉的人。摩西分辩说,他不能在众人面前讲话。他说:“主啊,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从你对仆人说话以后,也是这样。我本是拙口笨舌的”。

于是主就象以往一样降临下来,与这个退缩的人分辩。他问道:“谁造人的口呢?谁使人口哑、耳聋、目明、眼瞎呢?岂不是我耶和华吗?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

当神的恩召降临到耶利米身上的时候,他也退缩了,说:“主耶和华啊,我不知怎么说,我是年幼的”。但是主回答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耶一6-8)。

今天也是这样,神的恩召降临到那些退缩不前、觉得自己不配,或者是被无法克服的困难所阻碍的人身上。

我认识一个人,当他归正的时候,他竟然目不识丁。他对圣经丝毫也没有了解,而且说话结结巴巴。当他念自己名字的时候,往往要花一分钟时间。另外,他的口齿不清,患有严重的神经痛,看来可能不胜任作任何工作。但是神将光明和仁爱浇灌在他的内心里面,召他作传福音的工作,今天他已经成为我周围所熟悉的赢得灵魂的人当中最有能力的一个。当他传道的时候,整个房间都会拥挤得水泄不通。人们都充满喜乐和惊异地专心聆听他所说的话。

他是在一次野外聚会上归正的,在一处玉米地里完全成圣了。他学会了阅读,但是因为太穷,以致于在夜晚点不起灯。于是他便借着月光阅读大字本的圣经。今天,他已经完全背过了整本圣经。当他讲道的时候,无需翻开圣经,便能够凭着记忆来阅读他的功课,引用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经文,而且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所引用的章节。当他讲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发出了光,他的话语如同蜜一般甘甜,像子弹从枪膛发射出来一般。他就是神在世上拯救的一个愚拙软弱的人,叫有智慧和强壮的人都羞愧了(林前一7)。

如果神拣选了一个人,并且召他作传福音的工作,就会象这样用某种方法来印证他的恩召,叫众人晓得他们中间有一位先知,就象在撒母耳身上发生的一样。“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撒上三19,20)。

如果人自己对所得的恩召还无法确定,神就会满有忍耐地说服他,就象他对基甸一样,使他确信不疑。别的地方都是干的,基甸他的羊毛却被露水沾湿了;而别的地方有露水的时候,他的羊毛却是干的。他也要听见一个大麦饼滚入米甸营中,将帐幕撞倒,于是大大加添了他的信心,使他认识到神与他同在(士六36-40;9-15)。

如果城门关闭,道路也崎岖不平,神必会行在他所召的人前面,使城门敞开,修平崎岖之地(赛四十五2,3)。

如果别人认为某个人愚昧无知,不胜任神的工作,以致怀疑他受了神的恩召,神就会赐给这个人赢得灵魂的恩典或能力,叫他们不得不承认神确实拣选了这个人。神正是借着这个方法,叫人认识到他拣选了一个开电梯的男孩子作他的事工。这个孩子叫许多乘坐他电梯的人都得救了。后来他被派去从事别的工作,使他能够把自己全部的时间都奉献出来,用来拯救世人。

主必定会叫这人的同胞弟兄认识到他所蒙的恩召,就象他曾对安提阿的教会所作的那样。那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十三2)。

有时候蒙召的人试图将神的恩召隐藏在自己的心里,于是神激动一些牧师,一些以色列的战士或母亲,把手放在他的肩头,问他说:“你岂不是蒙召作工吗?”他便会发现,自己再也无法隐藏,或者是逃避这个恩召,就象亚当无法在伊甸园的林中躲避神一样。约拿即使逃往他施,也无法逃避神的恩召。

人若是并不试图逃避,尽管自己会因这个大能的事工而战栗,但也能担当起来,满怀谦卑和信服,借着祷告和忍耐,投身于这个事工,不住地研读神的话,叫自己胜任神所分派的工作,这个人便有福了。他必须要为自己预备,因为作工的恩召也是叫人预备的恩召,不住地为更加重要的事工作预备。

神所召的人丝毫也不能轻忽或是蔑视自己所得的恩召。他会看出自己在世上的使命,自己在天上的赏赐,自己的平安和福祉,自己的能力兴旺,都与神的恩召密切联系在一起,而且完全要仰靠它。他也许会逃之夭夭,象约拿一样,找到一条挂帆待发的船,逃避神的恩召;但是他最后会看到狂风巨浪击打他,给人带来灾祸和愁苦的大鱼要吞噬他。

但是他若留心神的恩召,满有喜乐地听凭神的差遣,神就会与他同在。从此他再不会孤单无助。圣灵也会陪伴他,他也要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成为神的国里喜乐至极的人。

当耶稣差派门徒去万邦传福音的时候,他说:“我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20)。当耶和华差遣摩西到法老面前,搭救以色列人,带领他们达到应许之地的时候,他也对摩西说:“我必亲自和你同去”(出卅三14)。

主对年幼的耶利米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 他们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耶一8,19)。

我曾经读过这几段经文,因为借着信心认识到这些经文对于我,对于所有受神差遣的人而言,都有同样的含义,而且当我对众人说话,或是与某个人交谈,与一位悔改的慕道者一起跪下来祷告的时候,他都与我同在,于是我的内心充满了极大的喜乐;今天我读到这些经文,内心也仍然是这样充满了喜乐。

我的弟兄们,他已经召你们为他作工吗?你们可曾意识到他与你们同在,满有怜悯、救助和仁爱吗?如果是这样,就不要让将来可能遭遇的羞辱、压制、危险或恐惧使你们退缩不前。要大有忍耐地作这个事工,直到他召你们离去,而且当他再一次恩召你们的时候,你们的脸上就会洋溢着喜乐的神情,内心充满了仁爱、喜乐和平安。他要始终与你们同在。

“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