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五篇  圣灵的职事

 

读经:林后三章六、七节:“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灵;因为字句杀死人,灵赐人生命。若那属死的职事有荣光,何况那属的职事,岂不是更有光荣么?”(原文)

关于基督徒的职事,保罗在任何一本书信里,也没有像他在哥林多后书,把他的观念,说得那样清楚而完全。因着他需要对毁谤者证明他使徒的职分,因着他感觉神圣的能力和荣耀,在他里面作工在他的软弱上,并因着他的爱心迫切的渴望要将他所要分给人的交通出去,他心中就深深受到激动,而向我们说出那使人成为基督和祂的灵一个真正执事的生命所有的最深秘诀。在我们所引的经文中,我们能看见他对这事的中心思想,就是:他承担主的工作所有的够用力量,他一切的行事为人所受的感动和管治,乃是在于一个事实,就是他已经成为圣灵的一个执事。我们若读这封书信前一半(注一)那些题到圣灵的经文,我们就会看见,在他的观念中,什么是圣灵在一个职事里的地位和工作,和什么是一个职事在圣灵的引导与能力之下的特点。

在这书信中,保罗是要用权柄说话。他开头是将自己和受书的人摆在同一的地位上。在他第一次题到圣灵的时候,他告诉他们,在他里面的圣灵,是并没有两样的也在他们里面。“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质”。(一章二十一、二节)。用圣灵信徒,乃是把信徒带进与基督那受膏者的交通里,并将基督之于我们是怎样的一回事启示出来;用圣灵信徒,乃是在信徒身上作一个他是属于神的记号,并叫他对于这件事有一个保证;而圣灵作质,乃是使信徒立刻得以预尝并配得那在荣耀里的属天基业。这一切,他和他们都是同样的有分。不管在哥林多的信徒中间,有多少错误不圣洁的事,保罗对他们说话,想念他们,并且爱他们,仍是把他们当作在基督里的。“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这个深切合一的感觉,充满了他的里面,而在这整本的书信里表露出来,并且成了他能力的秘诀。请看一章六节、十节,二章三节:“我的快乐,就是你们众人的快乐”。(原文)。四章五节:“我们自己作你们的仆人”;四章十至十二节:“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四章十五节:“凡事都是为你们”;六章十一节七章三节:“你们常在我们心里,情愿与你们同生同死”。如果圣灵的合一,和彼此作肢体的感觉,乃是所有的信徒都必须有的,就这些岂不更是那些作执事的人该有的标记么?那为着众圣徒之职事的能力,乃是在于承认圣灵的合一,在于完全承认信徒都是同受圣灵之膏的。但是要达到这个目的,执事自己必须生活像一个受膏并受印的人,显出他有圣灵在心中作质。

第二处经文,是三章三节:“你们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是用活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原文)。在旧约里,将律法写在石版上,怎样是神一个明显的作为。在新约里,将圣灵的律和基督的名字写在心上,也照样是神一个明显的作为。这乃是一个神圣的工作,在其中圣灵用祂执事的舌头作祂的笔,其实际正如神写旧约的律法一样。在职事中所需要恢复的真理,乃是不只圣灵是工作所需要的,并且当工作与祂维持正确的关系时,祂更是等着来作这工作,而且必作这工作。保罗自己在哥林多的经历,(行传十八章五至十一节,林前二章三节),也教导我们,当神的能力降在我们身上时,我们是需要何等的感觉软弱、何等的惧怕战兢、何等的感到自己是绝对的无能。这全本书信,都证实这个:就是只有当人死的判决下,带着主耶稣的死,基督的能力才能在人身上作工。神的灵与肉体、世界、己、以及己的生命和力量,乃是站在对敌的地位上;只有当这些都被破碎,肉体也没有什么可夸耀时,圣灵才能作工。哦,但愿每一个执事的舌头,都准备好给圣灵用以作笔,写祂所要写的!

再就是我们所引的经文,(三章六、七节),教训我们什么是圣灵这个新约职事的特征。就是这职事“赐人生命”。相反的,“字句杀死人”。这话不只应用在旧约的律法上,并且照圣经的教训,也应用在一切没有圣灵赐人生命之能力的知识上。我们不能不认真的承认,就是福音,虽然是“属灵的”,但也像律法一样是有字句的。福音可能传得最清楚、最忠诚,也可能产生有力的道德影响,但由其而来的信心,仍可能是在于人的智慧,而不是在于神的能力。如果有一件事,是教会需要为她的执事和学习者呼吁的,那就是圣灵的职事得恢复它完全的能力。要求神教导他们:什么是个人活在内住之灵的“膏”、“印”、和“质”里面;什么是字句杀死人;什么是圣灵真正的赐生命;并最重要的什么是能使圣灵的职事自由作工的个人生命。

保罗接着就把这两个时代,以及活在其中(注二)的人所有不同的特点,比较一下。他指出,只要心眼是瞎了的,就是帕子还在心上,只有当我们归向主的时候,这帕子才能除去。于是他接着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灵变成的”。(三章十七、八节,原文)。因为神“是灵”,所以祂能给人灵。主耶稣也是在祂被高举到灵的生命里,而成为主灵时,才能赐给人新约的灵,并在这个灵里,亲自来到祂的百姓这里。门徒虽然认识主耶稣很久,却未认识它是主灵。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五章十六节,关于他自己,也讲到这件事。一个职事,可能认真的传了许多福音,说到主耶稣是那被钉十字架者,却没有说到祂是主灵。只有后一真理给人明白了,经历了,而再传讲了,保罗在这里所说“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的双重福气,才会临到。而信徒也就要被引进神儿女荣耀的自由里。(罗八章二节;加五章一、十八节。)然后“我们就变成主的形状,如同从主灵变成的”。祂必要作祂所以被差来的工—在我们里面启示主的荣耀。当我们看见那荣耀时,我们就要变得荣上加荣。在五旬节以前是说:“圣灵还没有,因为耶稣还没有得着荣耀”。(约七章三十九节原文。)但当祂已经“在灵里被称义,且被接在荣耀里”(提前三章十六节)时,圣灵就从“极大的荣耀”里出来,进入我们心中,使我们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就能变成祂的形状,荣上加荣。这是何等的呼召!圣灵的职事,就是要将主的荣耀,向祂所救赎的人展示,且给祂的灵用以作工使他们变成祂的形像。“我们既然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是当教会中有人认识并承认基督是主灵,和基督的灵是使信徒变成基督的形状时,职事在信徒中间才能有生命和能力—才真是圣灵的职事。

职事的能力,在神那一面是圣灵,在人这一面,—在这,里也像在别处一样,—就是信心。保罗再一次题到圣灵,是在四章十三节:“既有同样信心的灵”。(原文)。他在三章讲了圣灵职事的荣耀,又在四章一至六节说到这职事所传之福音的荣耀以后,就转到放这宝贝的瓦器上。去他必须讲明他明显的软弱。但他作得比这个更多。他不仅没有为他的软弱表示歉意,反而把他的软弱解释得有神圣的意义与荣耀。他证明这个是如何正好成为他的能力,因为在他的软弱中,神的能力才能作工。神所定规的,是“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七节)。所以当他带着“耶稣的治死,使耶稣的生在他必死的身上也显明出来”(十、十一节另译)时,他就能与主耶稣维持完全的交通。所以甚至在他的受苦里面,也有一些代人受苦的要素,就是他主的受苦所有的记号:“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十二节)。然后他为着说明那支持他经过一切忍耐和劳苦,使人有生命的能力,又说:“既有同样信心的灵”。(原文)。正如经上记着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自己知道,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从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祂面前”。(十三、十四节。)

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信能看见那不能见的,并活在其中。信是从信靠主耶稣开始—“你们虽不得看见祂,却因信祂,就有喜乐”(彼前三章八节)—而经过基督徒整个的一生。任何属于圣灵的东西都是借着信。神为着开启祂儿女的心来接受更多的圣灵,就作极大的工作,以训练他的信心脱离一切看得见的,而进入更完全的自由里,并更完全的信赖祂,甚至确信祂是住在他的软弱中,并在其中作有力的工作。为着这个目的,祂打发试炼和苦难来。保罗在第一章九节,用很可注意的话,说到他所受的苦难:“自己心里也判断是必死的,叫我们不信靠自己,只信靠叫死人复活的神”。(原文)。甚至保罗也有信靠自己的危险。没有什么比这个再自然;所有的生命都是自信的;并且人的天性一直到死是与自己一致的。保罗为着他所要作的重大工作,必须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活神,而不能信靠别的。神为着引导他这样信靠祂,当他在亚细亚遭遇苦难,就使他落到一个境地,判断自己是必死的。信心的试炼,就是信心的力量。在四章的上下文里,他回头说到这个意思:交通于耶稣的死,对于他乃是经历基督生命之能力的方法与确据。在这个信心的灵里,他说:“知道那叫王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

乃是等到耶稣死了,生命的灵才能从祂里面裂出来。耶稣的生命是从坟墓生出来的,是一个从死里出来的生命。乃是当我们天天死,并带着耶稣的死时;当我们的肉体和己被钉死并被治死时;当我们在一切属己和天性的事上,执行神死的判决时,耶稣的生命和灵,才能在我们身上显明出来。这就是信心的灵,在软弱和明显的死中间,叫我们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并且这也就是当信心夸软弱的时候,基督的能力所能覆庇的圣灵职事。乃是当我们的信心不因器皿的土气和软弱而踌躇,并同意这莫大的能力不是出于我们,或我们所感觉的任何东西,而是单单出于神的时候,圣灵就要在活神的能力里作工。

在其余的二段经文中,也有同样的意思。在五章五节,他又说到圣灵作质与我们的叹息劳苦有关连。然后在六章六节,说到他的困苦与劳苦是他职事的标记时,他也题到圣灵。“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执事,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在圣灵…似乎要死,却仍活着;似乎受责罚,却未被治死;似乎忧愁,却常常快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  (六章四至六节原文。)基督的能力,在圣灵里对于保罗是这样一个活的实际,以致那肉体的软弱不过引导他更喜乐,并更信靠这能力。圣灵的内住, 和祂在基督里的工作,乃是保罗职事的隐密泉源和神圣能力,这是可以觉得出的。

我们也许会问,圣灵是否会在我们的职事中取得地位,像祂在保罗的职事中所作的一样呢?没有一个执事或教会的一分子,与这个答案,没有重要的利害关系。问题并不在于我们是否承认我们绝对需要圣灵作工的这个道理,而是在于我们的职事是否用够多的时间和生活,思想和信心—就是圣灵作那在宝座上之主耶稣的灵的地位所需要的—来得着圣灵的同在和工作。圣灵在教会中已经得到了我们主耶稣所愿意祂得着的地位么?圣灵乃是那住在我们里面之神的大能,活的基督乃是在祂里面经过我们而作工,祂乃是那在宝座上得着荣耀的主与我们真实的同在。当我们的心向这不可思议的荣耀真理敞开的时候,我们就要感觉我们的职事与教会所需要的乃是:不断的在宝座的脚凳前,等候穿上那从上头来的能力。在基督的爱和能力里,在祂的死和生命中,基督的灵就是职事的灵。职事得着这一个,就成为圣灵的职事.教会的元首,就是要职事成为这样的职事。

祷告

可称颂的父阿!我们感谢你,因为你设立了话语的职事,作一极大的方法,借着我们被高举的主,借着圣灵作祂拯救的工作。我们感谢你,因为这是圣灵的职事,并因为你借着这职事在世上使多人得到祝福。最可称颂的神阿!我们的祷告,乃是求你继增而明显的,使这话语的职事,在你的全教会中,成为你所要他成为的圣灵与能力的职事。

求你赐给你各地的仆人和百姓一个深切的感觉,就是这话语的职事至今仍有多少够不上你的目的。求你启示给人看见,在这话语的职事里,有多少是信靠人的肉体、人的热心和力量,信靠这世界的智慧。求你把那将地位让给基督的灵,使祂能用他们的神圣秘诀,教导你所有的真实仆人。但愿基督在他们心中那觉得出的同在,借着圣灵赐给他们说话的胆量。但愿圣灵的能力,在他们整个的生活中,使他们成为合用的器皿,给他用以教导别人。但愿神圣的能力,在他们的软弱中间,成了他们公开职事的标记。

求你教导你的百姓等候,接受他们的救训,并把他们的教训当作一个圣灵的职事,向你祈求。但愿信徒的生活,在这样一个职事的能力里,继增的成为被圣灵引导、并分别为圣之人的生活。阿们。

附言

(一)基督需要因受苦难而得以完全,祂乃是因受苦难而进入荣耀,从这荣耀里圣灵被差来。“祂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却因神的大能,仍然活着。”(林后十三章四节。)保罗若不继续经历这同样的软弱,就不能在大能里运用他圣灵的职事。“这样看来,死是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我们也是在祂里面软弱,但因神向你们所显的大能,也必与祂同活。”(林后十三章四节原文。)殉道者及传教士,忍受逼迫与苦难,乃是交通于基督的苦难和软弱,交通于祂的能力和灵。我们可以不必自找逼迫或苦难;;但是为着圣灵的职事所必需,我们今日怎能维持交通于基督的苦难和死,使肉体被破碎呢?这只有深深的进入在我们四周痛苦人类的需要和忧愁中。并且舍已,不许肉体和己生命有所作为,只在极其软弱中继增的寻求使基督的能力得到工作的路,并且倚靠祂的灵。

(二)职事的标准,与信徒生活的标准,需要相符。当圣灵在教会的生命中,被人认识并尊敬时,人就会感到需要一个属灵的职事。当职事更深属灵的时候,教会的质量就得以升高。此二者是互为因果的。需要是管制供应的。但是一个诚恳、有学问、有口才的职事,不一定是一个圣灵的职事。这是何等严肃的一个思想! 

(三)但愿我们为职事不断的祷告。但愿我们记得教会是如何倚靠这个。但愿我们向神求一个圣灵的职事。当这个成为教会的需求时,供应并不会被扣住。

(四)什么是圣灵职事的标记呢?乃是一种对超然事物的感觉,一种对神在人身上同在的神圣敬畏,并圣灵实际同在的自证能力。

(五)“我们的才能,乃是在于我们能成为圣灵所喜欢用以将祂自己交通给人的器皿。”-葛德文Goodwin

(注一)到六章十节,保罗结束了他职事的普通描述,而转到个人的申诉上去。

(注二)按史实我们可能活在圣灵的时代里,而实际还活在字句的时代中。── 慕安得烈《基督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