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灵的引导

 

读经:罗马八141-11

  昨晚讲的,是一个信主者要得着更丰盛之生命,也须得着主在他的里面,约翰十一25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翰十四6说:我就是生命。所以我们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5)在这里可知道一个信徒是否有生命,就能断定他有没有耶稣,这是很显然的一个正比例。

  生命是从哪里来?岂不是从上头而来的吗?因为生命是从上而来之独生子来的。贵省地临海滨,多知海上生活,若有人从海底取珍珠而不遭溺毙者,其故安在?盖人在箱里面;而且那箱是有两皮管通到海面,由这两皮管输送空气,故其生命得以无恙。换句话说,他的生命就是由海上而来。我们生长在世,犹如在苦海当中,主既选召了我们,叫我们得着生命,那么,我们也当为主名作证,叫人认识救主,本于相信而得生命,因为主不愿一人沉沦,而愿万人得救啊。我们若不遵其意旨而行,则恐我们非但不能救人,甚至连自己也不能得救。总之,生命是在乎主。

  加拉太四6说:你们既为儿子,神就差他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呼叫阿爸父。这样可知道接待耶稣,即接待主之灵。换一句话说,耶稣居在我中,即灵居在我中。是故一个富有生命的,就是主的灵充满了。所以现在我要述说这题:灵的引导。然则圣灵在我们里面所要作的,是什么工呢?

{\Section:TopicID=111}(一)随从他

罗马八4

  经上说: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第一样工作,是要随从他。试想人们在过犯中为何如人?岂不是死在过犯里面吗?这就是因为人们都是随从魔鬼啊。若是吾人接主十架之后,立即改变其方向,那时吾人的标准,却是主耶稣了。

  使徒行传九6说: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9节说: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8节说: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这是保罗接受主以后的第一个光景吧。他三日不吃喝,眼睛不能见,主命他起则起,命他走则走,惟主命是从。或说,有人在旁扶助但什么人我们不知道,然而走在他面前引导,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或更有疑之者说:保罗既盲,若没有人扶助,怎能行走?不错,保罗行走,自然是有扶助,但扶助的人若不从灵意,又奚能助之?故这人谁引之行,也可说是保罗从灵而入大马色。这样,圣灵引导我们,虽是肉眼盲了,而心眼却没有盲,那么,我们从灵引导世人,若说你是盲从的时候,须知导满有灵恩的人在人们的眼光看来,固是如此,但在主目看来,却有亮光啊。论到保罗三日不吃,就知道一个信心接受主的人,并不为肉体上打算,所要打算的,乃是灵一方面。以后他吃过饭就健壮了。(使九19)为什么这时要吃呢?因为从此之后,保罗要为主的名而活。可见我们不是不为肉体打算,要知道为肉体打算,不是为自己,乃是为荣耀主啊。

  你想保罗在这是着急吗!当然他是性急的人,不过,在这时他却要安静了,故我们凡遇非常事的时候,也不可着急,恐怕魔鬼乘机控告,惟当效法保罗,以安静来应付。有一位姊妹对牧师说:我心很焦急,因我感觉我没有爱主,说话态度很诚恳,几至下泪,牧师安慰她说:你不要说我爱耶稣,应当说耶稣爱我。过一个月,便很欢笑地回来说:感谢主恩,当我回去多思想主爱我之时,我爱主的心便油然而起了。这里叫我们在爱心上感觉不配跟从主的时候,就当思想主耶稣怎样爱你。

  当以色列民出埃及,乃为摩西引导。然在实际上看来,摩西不过是一个工具耳,引导他们的,实乃天上的神。看哪,白日有云柱,晚上有火柱,地上有祭坛,都是引导以色列民行走。何去何往?都由祭坛的先导而定方向以行止。

  然则我们怎样随从主?先须知主的指引大概有二方面:(1)微小声音的传达所谓灵感者是,正如火柱云柱之在天空的引导一般;(2)环境的显示所谓机会者是,有若祭坛在地上的引导一般。换言之,了解主意,是有时藉着细微的声音,也有时藉环境的安排。不过所要注意的,当我们明白主旨而随从时,要整个的随从他,非局部的随从他,有一乡人来省探友,因不识路径,问一车夫,车夫讲值拉去,于是乡人从之而坐车上,可怜车夫,虽竭力拉车,不能大动;且甚辛苦乃回头察看乡人,岂知他是坐在脚踏的那一层,头向前俯,故车不能动,经车夫劝,乃上坐,其后两者均安。兄姊们,你们跟从主是三分之二呢?或是二分之一呢?若是,你就不能得平安,惟当完全随从他。

{\Section:TopicID=112}(二)体贴他

罗八6

  保罗说: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我们知道圣灵在人心里作工不第要随从他,还要体贴他,是什么缘故呢?帖撒罗尼迦前书五19说: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这是原因;以弗所四30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这是结果。我们有许多的事都叫圣灵担忧,因为多少时候多少事我们都要消灭圣灵的感动。你看约拿的故事,神叫他到尼尼微城传道,可是,他并不体贴主,主想要万人得救,而他偏要跑往他施,这是头一次不体贴。及至受主罚后,而到尼尼微,他仍不体贴主,架棚对城而坐,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主乃特为其绘一幅图画,促其觉悟,那就是安排一棵蓖麻,使其发生高过约拿。不久,神却安排一条虫子,咬这蓖麻,以致枯干。于是又安排炎热的东风,日头暴晒约拿的头,使他发昏,他就为自己求死说,我死了比活着还好。于是神教训他,提醒了他。兄姊们,若是我们想要明白一件事,在人手所作的棚上来看上主的旨意,这是办不来的,因为以一个人浅薄的思想,怎能窥探上主高深的旨意,那一定是要毁坏的啊兄姊们,你有棚吗?许多人以人意来窥探天上之意旨,怎能得呢?毁坏牠罢!你若求天上的火烧毁牠,那么你就是体贴圣灵。

{\Section:TopicID=113}(三)服他

罗八7

  这是灵在人心里的第三种工作,也是最后的工作。我们在主前完全服他,在灵性上就没有危险了。在南京有一八岁的小童,便在高等小学毕业了,我很体贴他,因为以一年小的童子,而毕业高等,实在罕有的事,故而极其佩服他。又在某日下乡布道,途遇一骑骡者,还有一工人随后赶骡,那时恰巧是下雨的时候,行一行,仆一仆,我见了这种情况,实在服他,因为是体贴他在大雨当中遭遇艰辛,毫无怨言的缘故。我们服了圣灵,照样,是由体贴圣灵而来。

  哥后五14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神是爱,耶稣也是爱,因为我们甘心乐意来为主,就是主爱所激励。不然,则没有人能服他了,以色列民过了红海而服主,乃因见红海中所行的神迹,迨约书亚带他们过约但河的时候,又是服了神,因为他们的脚放下约但河中水才分开。可惜有许多人在旷野倒毙,乃因他们思念埃及,没有体贴神和服神的心,故不得入迦南美地。兄姊们,你愿意入迦南得着安息吗?巴不得你要随从他,体贴他,服他。

  保罗说:我若不传道,便有祸了。但照人的眼光看来,他若不传道,并没有福,倒因着他要传道,就不免要受了许多苦难,那才有祸哩!为什么保罗的眼光,与人相反?无他,服主而已。唉!彼得惧怕一时的患难,三次不认主,迨主复活以后,也要受主三次的诘问说:你爱我么?这时他才服主,然而他的心灵,因着主的诘问,受责备却是不少!

  雅各四15说: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活着的人,惟独听主命。在这里也可以显出我们一点意思都没有,这就服主了。李叔青先生见一乡人入城,手里拿着几封信,都已贴足邮票的。他四处的寻找邮政局,忽有一人引他到信箱,叫他把信放进信箱里,他心里疑惑,以为这并不是邮局,不允放进,但因那人的催迫,乃勉强从之。由此,可知道这乡人不肯随从那人。同时显出他没有体贴那人的好意,尤其是谈不到服那人因为恐怕失去那几封信呵。兄姊们,这几封信有失去吗?不,因信上既有邮票,是必到达,照样,我们也有印记──主的血在身上,我老实说,你大胆投进去吧,那么可与主一同藏在神里面,即所谓进入迦南而得着安息了。但若不服他,不体贴他,不随从他,又焉肯进入神的里面。

  现在我要附说三个难解决的灵性问题,是我在赴各处奋兴布道会所见到的:(1)不明白神的旨意;(2)明白了,没有实行的勇气;(3)有了实行的勇气,还是容易灰心丧胆,回到原来的地位。这三个问题,我们信主的人都有的,你想要解决吗?

1)不明白神的旨意

  为什么不明白神的旨意?就是口头归顺神,而心却远离神,那是不能明白他的旨意。一个葡萄园外,有一人站立着,主人问他说:你想吃葡萄吗?他说:是。乃使之随从己而行,行了老远主人忽而未之见,以为被欺骗,回头便走了,主人固不知也。既至葡萄树下,以剪刀摘下许多来时,那人已不知去向,你想那人了解主人的意思吗?唉,他甚不了解所以也就不随从了。在这里能得的教训:就是明白神的旨意的先决条件,必须要随从他,尤其是你的心不要远离他,多随从多明白,少随从少明白,不随从就不明白。

2)明白了,没有实行的勇气

  为什么你没有勇气?乃因为没有力量。为什么没有力量?乃因为没有体贴圣灵。你若是体贴他,就有生命,并且有平安。(罗八6)你若是有生命,就有力量,你若是有平安,就有快乐,那么,就有实行的勇气了。

3)有实行的勇气,还是容易灰心丧胆,回到原来的地位

  为什么?因你没有完全服圣灵,若是你真实服圣灵,你的力量就要像江河的活水涌出来了。希伯来十二2说;主乃创始成终的主,既动了善工,就必成全,我们知有这样的主,为什么尚要灰心,丧志没有勇气呢?岂不是没肯服主的缘故吗?

  在民国十八年的时候,南京有一个打锣的传道者,名叫王约瑟,山西人,年七十三岁,他有五个儿子,五个媳妇,八个孙子。有一天,在祈祷的时候,听着一个声音说:你要到南京去传道。他本来是没有学识的,可是他听闻这声音以后,惟有凭着信心往南京去了。当他出门的时候,并不知南京是在哪一方,乃搭车至江苏徐州,到一教会,由教会人指引他到南京,他每日的工作:是用半日挑水维持一己之生活,半日打锣传道,不少人闻其道而信主。民国十九年,圣灵向他说,你年老了,当回家去,于是又回到山西去传道。我提出这人不是要荣耀人,是要叫我们知到在这末世仍有人服圣灵,随从圣灵,体贴圣灵,叫他去则去,叫他来则来。兄姊们,宗教是什么?就是富有主生命的经验,有经验自然就有信心。你若是大信心,有我要恭维你,虽在地上生存,已经享受着天上的福气了。── 李既岸《更丰盛的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