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主的桌子和围绕主桌的属天同伴

 

读经:出埃及记十二章1-16节,21-24节。

路加福音二十二章l7814-21节。

前面我们说到,主如何在寻找那班愿意答应祂属天呼召的同伴们,而我们也看见以色列人至终如何拒绝神的呼召而失败了,虽然新的以色列尚未出现,但神早就将祂心中一直渴望要得着的那班同伴们启示出来祂所要得着的,乃是一班有属天生命和属灵性情的子民。

主救恩的桌子说出有分于属天呼召者的实际在于与主一同坐席

主救恩的桌子,或许是这个启示最美丽的发表,说出了那班成为基督同伴音的奇妙实际。

主被卖的那一夜,犹大出去了,他和那班弃绝主的以色列国,站在同一边。因此,当主审判的日子,他要与他们同列。所以我们知道,那夜出去的,不只是犹大一个人,乃是整个的以色列国,犹大成了以色列国的代表。他们抵挡基督,因此被神弃绝。何等希奇的事,这个代表悖逆之以色列的犹大,竟然与基督的同伴同坐!在这个与主最亲密的圈子里,犹大竟然坐在那里,他显明了以色列的真相他们按肉体说,虽是神的选民,但他们不是基督的同伴。

因此,当悖逆的以色列出去之后,作基督同伴的这班门徒,仍然与他们的主一同坐席。只有对这班人,主才能说:我在磨炼之中,常和我同在的,就是你们(路二十二28

逾越节的预表说出围绕主桌者四方面丰满的属灵意义与实际

主的桌子,或说主的晚餐,是一大特点,标出了旧以色列转换为新以色列过程的特点。新以色列是属天而且属灵的,从前借着逾越节为旧以色列人所要作的,如今在新以色列人的身上已成为实际。因此,我们要来看看,逾越节与基督的同伴发生关连的几方面:

、逾越节的总结性争战说明主桌在于羸得单一而绝对的敬拜

让我们回到出埃及记第十二章,在这里,神设立了逾越节。然而这件事里面的精意,究竟是什么呢?若我们仔细察看,就会发现,这天晚上,乃是神和埃及诸神之间争战的顶点。在逾越节的晚上,神对这场争战作了一个总结。祂最终的审判,不仅临到埃及人,并且也击打了埃及诸神。这里面是有讲究的,除非你们明白,否则你们就不能了解为什么神要降下那几种灾害夹击打埃及人。从一开始,这几种灾害就是要针对埃及诸神的。若是必要,我们可以一说明每一种的灾害都是与埃及人所拜的神有关的。例如:在埃及,青蛙乃是一种圣物,人们把它当作神来膜拜的。在耶和华的审判中,埃及人所拜的青蛙,便成为他们的网罗。埃及人拜太阳,神就将它遮蔽,使埃及遍地黑暗。每一样的灾都根据这个原则他们所拜的,成了他们的灾害,成为他们的网罗。

这场争战在逾越节的晚上,达到了最高峰,并且胜负分明。埃及人因着他们的诸神与神之间而有的争辩,在那夜,神要将它作一个总结。祂是一位忌邪的神,所以祂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十3)。

单要敬拜神,是一切问题的中心。我们要从这个观点来看主的桌子。主的桌子,第一个意义,乃是:凡是与神相违背的事,我们绝不妥协。一切都属乎主,而且单单地属乎主。

二、逾越节除灭埃及长子说明围绕主桌的乃是诸长子的教会

其次,这场争战最末了所要对付的焦点,乃在于埃及地所有的长子。在摩西的那个时代里(其实今天仍是一样),长子是其它后生者的代表,他一个人,等于是包括了全家人。若是你伤害了一冢的长子,你就如同伤害到他的父母和他全家的人,因此埃及人的长子,代表了所有的埃及人。主说:我要击杀埃及地所有的长子。神为了要带进希伯来书所说的诸长子的教会(来十二23),祂必须要除掉所有那些不属乎神的长子。神除掉那个祂所不喜悦的长子,为叫另一个长子能得着当得的地位。

那一夜,围绕主桌而一同有分于主桌的门徒,就是一班属于诸长子之教会的人。他们是从圣灵重生的,是基督的同伴。

三、逾越节洒于门坎上的血说明围绕桌者乃是因主卖血而特特圣别有分于那属天呼召的

这场争战未了,乃是在每一家的门坎那里,有了断案。出埃及记十二章二十二节,有一个希伯来字出现了两次:你们拿一把牛膝草,蘸盆里的血,用这盆里的血抹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这个盆字,原文(SaPh),与旧约其它处的翻译不一致。很明显的,乃是翻译的人无法领会,在此处这个希伯来字原文的意义,只好尽其所能领会地翻译成盆字。在他们的思想里,血自然是装在盆里的,牛膝草也当然是蘸盆里的血的。然而,在旧约的其它地方,希伯来文的Saph是翻译成门坎,因此,这节圣经应当读成:你们拿一把牛膝草,蘸门坎上的血才对。你们也许知道,门坎是一个家最神圣的所在,你们一定非常在意谁跨过门坎进到你们的家里来,这也就是许多迷信的人,所以要在门框上画符的原因。有的时候,他们画马蹄,或者任何其它的符咒,为的是防止鬼魔、或他们所说的晦气混入他们的家中。

这种事虽然成了一种迷信,然而它的背后确实有一个极大属灵的真理有一个门坎,在神看为极其神圣的,就是那有血的门坎,惟有在这个门坎以内的人,才成为祂的同伴。因此,这一个门坎,成了祂的同伴和祂的仇敌之间的界线。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摩西说:你们谁也不可出自己的家门,直到早晨。实际上,他乃是说:不要让任何人越过这个门坎,而进入仇敌的地界,让那有血的门坎成为一个分界,把你们这些是主同伴的人,与祂所要审判的仇敌分别出来。然而那一夜,犹大越过了这个门坎出去了。

我知道,直至今日(至少在不久以前,仍是如此的),在犹太人逾越节的习俗里,他们要作一件事:长子要出去,打开门坎那里的大门,然后回到屋里,加一张空椅子和一只空杯子在饭桌上,他们如此行是指望主的使者跨过门坎,进来与他们一同坐席。当然圣经里没有提到这些,但是希伯来人很懂得门坎的意义这是主看为神圣的,而且也是为主敞开的。

犹大越过门坎出去了,他进入了神对这个世界的审判里头;那夜,主耶稣的同伴们则留在门内,他们被宝血保护,而且从死亡中被拯救出来。

出埃及记第十二章给我们看见了一幅图画:那位满有权柄的主,到祂自己的地方来,宣告祂的权利。祂说:这血乃是记号和证物。无论你们从前曾否让我成为你们的主,使你们得享这权利,现在这洒上的血都是记号。当我一见这血,我就知道你们是我的朋友,也是忠诚向我的;若我不见这血,你们就是我的仇敌,必须接受审判。

我的灭命使者与我一同巡行,当我看见这血,我就对他说,不可进那里去,越过他们,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当我不见这血时,我就对他说,你进去罢!要注意,在这里主自己,是一位;那施行审判的,是另一位:祂差祂的使者所进入的,乃是没有这表记之血的人家。这就是逾越节的一幅图画。

四、逾越节的婚聘筵席说明新以色列乃是籍着新约许配给羔羊的新妇

还有一件事必须指出的,这件事在出埃及记十二章里没有说明,但在别处圣经却说得很清楚。耶利米书三十一章说,在逾越节的晚上,主牵着以色列的手将她聘定归给自己。原则上说来,逾越节乃是婚聘的仪式,用先知的话来说,那一夜,主将以色列如同贞洁的童女,许配给祂自己,并且以血立了这约。这道亮光,给我们带来何等大的开启!这种关系,乃是建立在血上面的他们要成为一体(创二24),从今以后,如果以色列再跟别神连合,他们就要称作淫妇了,就是犯了属灵淫乱的罪,因为他们的淫行使这桩婚约破裂了。

这种毁约的行为,就使得神至终非弃绝以色列不可。他们仍然有敬虔的外貌,他们仍然维持着逾越节的仪式,但主耶稣却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八44)。魔鬼所要作的,就是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而以色列就沦为成就这事的工具。把主钉十架的这件事,不过是以色列人在长期悖逆弃绝主的历史上最后的一幕而已,也是他们拆毁这婚约的尽头。

以上所说的,是黑暗的一面;现在我们来看光明的一面。按着神一贯的原则,主耶稣开始制作新的、属天的以色列。在所有的原则中,祂特别注重的一件事,乃是主被卖的那天夜里,在小楼上,祂所摆设的乃是婚聘的晚筵。主耶稣以血立约,将教会许配给自己,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借着这个约,祂要来得着那班一同响应祂那属天呼召的同伴,后面的信息里,我们会再来细看这位新妇。

我们必须把这些事,读到我们自己身上,才会发展这层深远的意义无论什么事,只要是背乎主的,我们绝不妥协。我每次在神圣的擘饼聚会中,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认识了它的精意主的桌子,乃是一道真实而截然的界线,分别了那些单单是属于主的属天同伴们,和那些属于其它权势的人。主的桌子,乃是宣告我们与主之间的婚配,在这圣别的婚礼仪式中,我们连结于主,籍着祂的血,我们成了祂的新妇了。因此,羔羊的婚筵,乃是将来必成的一件大事(启十九7)。主的桌子和围绕主桌的同属天同伴

 

读经:出埃及记十二章1-16节,21-24节。

路加福音二十二章l7814-21节。

前面我们说到,主如何在寻找那班愿意答应祂属天呼召的同伴们,而我们也看见以色列人至终如何拒绝神的呼召而失败了,虽然新的以色列尚未出现,但神早就将祂心中一直渴望要得着的那班同伴们启示出来祂所要得着的,乃是一班有属天生命和属灵性情的子民。

主救恩的桌子说出有分于属天呼召者的实际在于与主一同坐席

主救恩的桌子,或许是这个启示最美丽的发表,说出了那班成为基督同伴音的奇妙实际。

主被卖的那一夜,犹大出去了,他和那班弃绝主的以色列国,站在同一边。因此,当主审判的日子,他要与他们同列。所以我们知道,那夜出去的,不只是犹大一个人,乃是整个的以色列国,犹大成了以色列国的代表。他们抵挡基督,因此被神弃绝。何等希奇的事,这个代表悖逆之以色列的犹大,竟然与基督的同伴同坐!在这个与主最亲密的圈子里,犹大竟然坐在那里,他显明了以色列的真相他们按肉体说,虽是神的选民,但他们不是基督的同伴。

因此,当悖逆的以色列出去之后,作基督同伴的这班门徒,仍然与他们的主一同坐席。只有对这班人,主才能说:我在磨炼之中,常和我同在的,就是你们(路二十二28

逾越节的预表说出围绕主桌者四方面丰满的属灵意义与实际

主的桌子,或说主的晚餐,是一大特点,标出了旧以色列转换为新以色列过程的特点。新以色列是属天而且属灵的,从前借着逾越节为旧以色列人所要作的,如今在新以色列人的身上已成为实际。因此,我们要来看看,逾越节与基督的同伴发生关连的几方面:

、逾越节的总结性争战说明主桌在于羸得单一而绝对的敬拜

让我们回到出埃及记第十二章,在这里,神设立了逾越节。然而这件事里面的精意,究竟是什么呢?若我们仔细察看,就会发现,这天晚上,乃是神和埃及诸神之间争战的顶点。在逾越节的晚上,神对这场争战作了一个总结。祂最终的审判,不仅临到埃及人,并且也击打了埃及诸神。这里面是有讲究的,除非你们明白,否则你们就不能了解为什么神要降下那几种灾害夹击打埃及人。从一开始,这几种灾害就是要针对埃及诸神的。若是必要,我们可以一说明每一种的灾害都是与埃及人所拜的神有关的。例如:在埃及,青蛙乃是一种圣物,人们把它当作神来膜拜的。在耶和华的审判中,埃及人所拜的青蛙,便成为他们的网罗。埃及人拜太阳,神就将它遮蔽,使埃及遍地黑暗。每一样的灾都根据这个原则他们所拜的,成了他们的灾害,成为他们的网罗。

这场争战在逾越节的晚上,达到了最高峰,并且胜负分明。埃及人因着他们的诸神与神之间而有的争辩,在那夜,神要将它作一个总结。祂是一位忌邪的神,所以祂说: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十3)。

单要敬拜神,是一切问题的中心。我们要从这个观点来看主的桌子。主的桌子,第一个意义,乃是:凡是与神相违背的事,我们绝不妥协。一切都属乎主,而且单单地属乎主。

二、逾越节除灭埃及长子说明围绕主桌的乃是诸长子的教会

其次,这场争战最末了所要对付的焦点,乃在于埃及地所有的长子。在摩西的那个时代里(其实今天仍是一样),长子是其它后生者的代表,他一个人,等于是包括了全家人。若是你伤害了一冢的长子,你就如同伤害到他的父母和他全家的人,因此埃及人的长子,代表了所有的埃及人。主说:我要击杀埃及地所有的长子。神为了要带进希伯来书所说的诸长子的教会(来十二23),祂必须要除掉所有那些不属乎神的长子。神除掉那个祂所不喜悦的长子,为叫另一个长子能得着当得的地位。

那一夜,围绕主桌而一同有分于主桌的门徒,就是一班属于诸长子之教会的人。他们是从圣灵重生的,是基督的同伴。

三、逾越节洒于门坎上的血说明围绕桌者乃是因主卖血而特特圣别有分于那属天呼召的

这场争战未了,乃是在每一家的门坎那里,有了断案。出埃及记十二章二十二节,有一个希伯来字出现了两次:你们拿一把牛膝草,蘸盆里的血,用这盆里的血抹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这个盆字,原文(SaPh),与旧约其它处的翻译不一致。很明显的,乃是翻译的人无法领会,在此处这个希伯来字原文的意义,只好尽其所能领会地翻译成盆字。在他们的思想里,血自然是装在盆里的,牛膝草也当然是蘸盆里的血的。然而,在旧约的其它地方,希伯来文的Saph是翻译成门坎,因此,这节圣经应当读成:你们拿一把牛膝草,蘸门坎上的血才对。你们也许知道,门坎是一个家最神圣的所在,你们一定非常在意谁跨过门坎进到你们的家里来,这也就是许多迷信的人,所以要在门框上画符的原因。有的时候,他们画马蹄,或者任何其它的符咒,为的是防止鬼魔、或他们所说的晦气混入他们的家中。

这种事虽然成了一种迷信,然而它的背后确实有一个极大属灵的真理有一个门坎,在神看为极其神圣的,就是那有血的门坎,惟有在这个门坎以内的人,才成为祂的同伴。因此,这一个门坎,成了祂的同伴和祂的仇敌之间的界线。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摩西说:你们谁也不可出自己的家门,直到早晨。实际上,他乃是说:不要让任何人越过这个门坎,而进入仇敌的地界,让那有血的门坎成为一个分界,把你们这些是主同伴的人,与祂所要审判的仇敌分别出来。然而那一夜,犹大越过了这个门坎出去了。

我知道,直至今日(至少在不久以前,仍是如此的),在犹太人逾越节的习俗里,他们要作一件事:长子要出去,打开门坎那里的大门,然后回到屋里,加一张空椅子和一只空杯子在饭桌上,他们如此行是指望主的使者跨过门坎,进来与他们一同坐席。当然圣经里没有提到这些,但是希伯来人很懂得门坎的意义这是主看为神圣的,而且也是为主敞开的。

犹大越过门坎出去了,他进入了神对这个世界的审判里头;那夜,主耶稣的同伴们则留在门内,他们被宝血保护,而且从死亡中被拯救出来。

出埃及记第十二章给我们看见了一幅图画:那位满有权柄的主,到祂自己的地方来,宣告祂的权利。祂说:这血乃是记号和证物。无论你们从前曾否让我成为你们的主,使你们得享这权利,现在这洒上的血都是记号。当我一见这血,我就知道你们是我的朋友,也是忠诚向我的;若我不见这血,你们就是我的仇敌,必须接受审判。

我的灭命使者与我一同巡行,当我看见这血,我就对他说,不可进那里去,越过他们,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当我不见这血时,我就对他说,你进去罢!要注意,在这里主自己,是一位;那施行审判的,是另一位:祂差祂的使者所进入的,乃是没有这表记之血的人家。这就是逾越节的一幅图画。

四、逾越节的婚聘筵席说明新以色列乃是籍着新约许配给羔羊的新妇

还有一件事必须指出的,这件事在出埃及记十二章里没有说明,但在别处圣经却说得很清楚。耶利米书三十一章说,在逾越节的晚上,主牵着以色列的手将她聘定归给自己。原则上说来,逾越节乃是婚聘的仪式,用先知的话来说,那一夜,主将以色列如同贞洁的童女,许配给祂自己,并且以血立了这约。这道亮光,给我们带来何等大的开启!这种关系,乃是建立在血上面的他们要成为一体(创二24),从今以后,如果以色列再跟别神连合,他们就要称作淫妇了,就是犯了属灵淫乱的罪,因为他们的淫行使这桩婚约破裂了。

这种毁约的行为,就使得神至终非弃绝以色列不可。他们仍然有敬虔的外貌,他们仍然维持着逾越节的仪式,但主耶稣却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八44)。魔鬼所要作的,就是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而以色列就沦为成就这事的工具。把主钉十架的这件事,不过是以色列人在长期悖逆弃绝主的历史上最后的一幕而已,也是他们拆毁这婚约的尽头。

以上所说的,是黑暗的一面;现在我们来看光明的一面。按着神一贯的原则,主耶稣开始制作新的、属天的以色列。在所有的原则中,祂特别注重的一件事,乃是主被卖的那天夜里,在小楼上,祂所摆设的乃是婚聘的晚筵。主耶稣以血立约,将教会许配给自己,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借着这个约,祂要来得着那班一同响应祂那属天呼召的同伴,后面的信息里,我们会再来细看这位新妇。

我们必须把这些事,读到我们自己身上,才会发展这层深远的意义无论什么事,只要是背乎主的,我们绝不妥协。我每次在神圣的擘饼聚会中,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认识了它的精意主的桌子,乃是一道真实而截然的界线,分别了那些单单是属于主的属天同伴们,和那些属于其它权势的人。主的桌子,乃是宣告我们与主之间的婚配,在这圣别的婚礼仪式中,我们连结于主,籍着祂的血,我们成了祂的新妇了。因此,羔羊的婚筵,乃是将来必成的一件大事(启十九7)。──  史百克《属天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