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基督同伴生命真实的根基属天和信心交织贯穿圣徒一生的金索

 

现在我愿意帮助青年基督徒明白,在我们生命中两个极伟大的词:属天和信心。你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会很容易发现到这两个词,在这卷书里占有何等显著的地位。

属天这个词,在希伯来书里,以下列几种的形式出现:同蒙天召(属天的呼召)的圣洁弟兄啊(来三1)。

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来四14)。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属天的恩典)的滋味(来六4)。

我们所讲的事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来11)。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属天的事物)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

照着天上样式作的对象,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来九23)。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属天的家乡)(来十一16)。

有名录在天上请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来十二23)。

但如今祂应许说,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来十二26

我们乃是蒙召过属天生活。

这样,你们就看见了,希伯来书是一卷如何论及属天的书信。而第三章告诉我们,我们所蒙的呼召,与属天的事,发生极密切的关系。这呼召,是个属天的呼召,要召我们过一个属天的生活。我们并不是等到过完了今生才开始过,而现在就开始。

我不在这里引录所有提到信心的经文,这些经文在整卷书信里,占了相当大的部分,你们也知道,第十一章用全章来说到信心。

神种在我们里头的信心提升我们过属天生活

属天和信心这两个词,对初信老是很难明白的。我们若对刚得救的基督徒说:现在你已经蒙召开始过信心的生活。他所能领悟的是很有限的,他不过以为你要他相信神,信神能拯救他,信神能保守他,信神能供应他而已。这些都是正确的,但我们要看见,信是远超过这些意义。我们若对一个初信的弟兄姐妹说:你是蒙召过属天生活的。我实在无法想象他会领会成什么意思,也许觉得这种想法何等地艰涩。他会说:我们现在还活在地上,怎么可能过属天的生活呢?

我还要说一次,属天和信心,两者是同一件事。现在从旧约开始,我们来说明它,好帮助那些不明白的人能够领悟。

神永远磨耗祂器皿的天然而种在超然属天的根基上

在我们还没有回到旧约看一幅一幅说明的图画之先,让我们先注意到下列的通则:当神握住一个人或一班人,要作成功为祂的器皿时,祂总是把这个器皿,放在一个超乎天然的根基上。祂要从各方面来作,祂要挪去他们所有的天然根基,使他们的生命建立在那超乎天然的根基上。对这些人来说,他们既失去了天然的根基,如果又得不着超然的根基,他们就落于虚空了。虽然这条道路难行,但惟有如此,他们才学习到:他们所遇见的神,乃是一位超乎天然的神,这一位神是在所有受造之物以上。于是,神为着这些器皿,就兴起了许多难处,按天然来看,是不可能解决的;然后,祂亲自出来解决这些在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事,好显明祂是一位何等伟大的主。

亚伯拉罕:除去不信天然而连于属天源头

我们从亚伯拉罕开始,来看一些例子。在希伯来书里面,他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神拣选亚伯拉罕有一个很伟大的目的。但我们先放下这一点,现在只看他一生的故事。亚伯拉罕蒙召成为一族之父。从这个族类,神要带进祂的儿子耶稣基督。神对他说: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使裔得福(创二十二)。请注意这里说:因你的后裔。说完之后,神就将这个应许悬在一旁,经过相当长的一段岁月,祂似乎没有什么动静来成就这个应许。

当亚伯拉罕八十五岁时,撒拉也那么老了,神再一次对他们重申这个应许因你的后裔。在这个时刻,按着天然来看是绝对不可能的;撒拉也说:这怎么可能呢?别妄想了,我们还是另外设法吧!你们都知道他们曾作了什么,他们要靠自己天然的方法来作成神的工。为了成就神的应许,撒拉利用她的使女夏甲来得后嗣,这是他们天然的方法,因为这样作,神一点都插不上手,神一直持守着祂自己那超乎天然的地位。如果这应许终于成就,就必须是那位全能的神来作,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作成这事的,即使是亚伯拉罕、撒拉两人一同来计划也是无法作成的,只有神能作,并且祂还是亲自在亚伯拉罕的身上作成的。

对于信心而言,这是何等大的试炼!祂把亚伯拉罕和撒拉放到一个不是属乎地,而是属乎天的根基上。这根基不是天然的根基,而是以信心为根基。神就是如此奇妙地作成祂自己的工。这是第一个例子,我们在圣经里许多地方都可以读到。

雅各:天然力量衰残而进入属天形像

从亚伯拉罕、以撒而雅各。雅各得着了长子的名分。神起初的心意,就是要雅各得着这个名分,也就是说,在神完成祂永远旨意的过程中,雅各是祂整条链子上的一环。可是,雅各从神的手中将这件事抓过来,要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他的意思就是说:让我自己来罢。为此,他欺哄了父亲,又剥夺了他哥哥以扫的名分;然而,他整个的计划破灭了。雅各不得不离乡背井,去投奔他的舅父。

在那里二十年的时间,神似乎并没有达到祂的旨意,在这段期间未了,你们看,雅各成了一个充满疑虑的人,对一切将要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都非常恐惧。所以在他回家路上要见他哥哥时,为自己性命的安全,他作了周详的计划。

就在这时,神遇见了他。你们都知道那夜神如何遇见了雅各,他一直想在天然的根基上来完成神的旨意,神却将那根基完全粉碎了。那一夜,雅各彻底地领悟了:若是神要在他生命里成就祂的旨意,只有让祂亲自来作。因此,当神替他改名为以色列,不再叫他雅各时。祂把这个人从属地的,改变成为属天的;从天然人,转变成以信为本的人,然后神才能与他同行。若雅各一直停留在他天然人的根基上,神就无法与他同往。当神使他脱离了天然根基,而进入了属天之根基上时,祂和雅各才能一起往前。

约瑟:经对顺服逆境而掌管属天权柄

从雅各往下,我们来看约瑟。在旧约里,约瑟的故事非常动人。他年少时,他的哥哥们对他冷言恶语。约瑟作了一些梦,其实这是很平常的,青年人都有很多梦的。你们记得他的梦太阳,月亮和十一颗星星都向他下拜。约瑟把这些梦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哥哥们,实在是犯了大忌。他们精明得很,一听就明白梦的意思,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些梦是朝着他们说的。哥哥们就告诉约瑟说:你果真要我们向你下拜么?你是我们兄弟中最小的,我们永远不会俯伏拜你的。

虽然你可以无情地批评约瑟的卤莽,但这些梦千真万确地应验了。当那日,哥哥们在约瑟面前,为他们自己的性命乞求他说:大人,怜悯我们罢!这些梦都实现了。那些梦有神在里面,我相信约瑟始终没有忘记这些梦。

在神的旨意中,约瑟要被高升,为着在一件伟大的事上来服事神,就是为叫神整个的选民得以存留。

我们回头看这些作哥哥的,当时正商议要如何除灭他们小弟的光景。其中有一位说:我们把他杀了,用血染在他的外衣上,给父亲看,就说有恶兽把他吃了。另一位说:不,不必杀他,还是把他丢在这坑里罢!他们把他丢在深坑里,让他自生自灭,这是变相的谋杀。他们作了这事,就离去了。然后他们看见来了一队骆驼,是一伙商人经过他们刚才所在之处。他们就决定把约瑟从坑中拉上来,卖给这些往埃及去的以实玛利人。约瑟被人当作奴隶带到埃及去了。噢!神的权能何等奇妙!约瑟必须下埃及,神预定他下埃及,因为就在那里,祂要成就拯救祂百姓的大事,约瑟从未想到他竟然是如此地被带到埃及去。

无论如何,约瑟到了埃及,有贵人把他买去作奴隶。

我们不细述每一情节。由于那人的妻子所设下诡计,约瑟被下在监里,在那里,他渡过了许多年。他以前作的那些梦,到那里去了呢?叫梦境成为事实,这是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局面,但这是出于神的手。在天然的根基上,这个时候丝毫不可能实现神所预定要行的事;惟独在超乎天然的根基上才能成就的而约瑟就是那位必须破种在超乎天然根基上的人。然而,这个从属地进入属天、从天然眼见变成以信为本的途径,是何等地艰难啊!这个转换的过程,要求严厉地对付肉体。这是一个定律!行作这事的是那位超乎天然的主!在约瑟身上所成就的,没有人会归功给约瑟或其它任何人,只有神能成就!这故事说出神所成就的不是在属地的根基上,而是在超乎天然和属乎天的根基上;它是出于信而不凭眼见。

神作工在团体器皿上也是如此

现在我要使用相当大的篇幅,来说到以色列。因着约瑟而蒙拯救的以色列家,后来也落在埃及地为奴。神预先告诉了亚伯拉罕,他们要在那里受苦四百年,然后他们要从为奴之地被带出来,神要用全能的手引领他们。总而言之,他们现在埃及,四围环境日益艰难,而且叫人害怕。想要离开埃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时,法老决定了要杀战所有以色列初生的男孩,他们在艰难的处境中,就更没有指望了。以后所发生的故事,你们读圣经便知道了。为攻之家绝望呼声引动神救赎膀臂

那时,摩西生下来(徒七20),摩西就生在以色列家那指望全失的黯淡岁月里。当所有的男孩子,都难逃厄运时,你们能说摩西居然能够幸免,不是一件超乎天然的事吗?摩西的存活,就不是天然的,也不是属地的,乃是超乎天然的,是属天的。接着,我们浏览一下以色列从埃及蒙拯救的情形就是我们所说的出埃及记啊!那是何等困难的局面啊!法老用尽各样方法,来拦阻这些百姓离去,为了彻底杜绝他们的去意,他没留下一样伎俩不尝试过。但是,神按着自己多年以前所说的话,祂亲自伸出强而有能力的膀臂来,将他们带出来了。出埃及这件事,是成就于超乎天然的根基上。

旷野子民断绝属地供应而得属天喂养

在旷野里的四十年,也是如此。您若不相信这是出于超然的能力所保守的,那么请您去旷野住上四十年,就会信服了。特别是住在迦底斯旷野,我曾多次从飞机上向下看那旷野,只有喟然叹道:一支民族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地方生养四十年呢?答案乃是:他们从未活在地上。他们是从上头而生活的,神亲自从天上来喂养他们并保守他们,他们生活的每一方面都是属天的。这一切不属乎天然,乃是出于神。祂把这支民族放在一个超乎天然的根基上。

过河族类凭信争战赢得产业

接着,约书亚来了,我们都知道他所面临的难题。在迦南地住有那些强悍诡计的民族,约书亚必须将他们赶尽杀绝,才能带领神的百姓进入,并得迦南地为业。你们想,单凭着人天然的力量,可以成功这件大事吗?那时,约但河水涨过两岸,他们却渡过约但河如行干地,不为滴水占湿,其余的故事,你们都很清楚了。

又过了数十年,到了土师记,我们只能从这卷书抽拣一件事来说明。当时,米甸人来围攻以色列人,他们如同蝗虫那样多(士七12),不管你们用什么形容词来描写当时的情势,都不可能说,以色列人得胜是简单的。这时候,神呼召基甸,吩咐他去对付米甸人、亚玛力人和东方人联盟的大军,神要拯救以色列人脱离他们的手。基甸想:这需要多强大的军队才能得胜呢?所以他通知了所有的以色列人,雁集了一支大军至少在当时算得上是大军。跟随他的有两万二千人,可是主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虽然对方的人超过你们数倍,但跟你的人还是太多。所以经过一个小小的试验,很多人回去了,只留下一万人。主又说:还是太多了!这时,神正将基甸提到一个超乎天然的根基上。最后当神满意的时候,跟随基甸的只剩下三百人。祂说:我要用这三百人拯救你们(土七7)。神真的如此施行了大拯救。

请注意:神如何将基甸放在一个属天的,超乎天然的根基上呢?对于基甸来说,这确实是个极大的试炼。请你们告诉我罢,这不是信心吗?信心和属天总是伴随而行的。

现在,你们开始看见了什么是属天和信心的意义吗?信心就是接受一件事实:信天能作成任何人或团体无法作成的事。

归回余民凭信恢复属天见证

圣经里的例子,还不只这一点。你们记得,后来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他们在那里过了七十年。当七十年将尽时,他们所处的光景是最可怜了。当有人告诉他们,可以返回故乡了,大多数的人都会说:什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回去有什么用呢?一片令人灰心的局面,全地已经荒凉,圣殿也已拆毁。我们已经没有返回的心志了。可是,有一部分余民回去了,你们知道神是如何使用祂的权能帮助了他们。祂为他们预备了一切所需的,并用何等奇妙的手段一路保守他们。所以,他们能重建圣城和圣殿,而且使他们的地再度富饶起来,这是件超乎天然的事。大部分人所投的票,是不可能;然而这班余民,他们相信神,却成就了这件事。

基督和教会也是凭信活在属天根基上

我们如果这样解说下去,不知要讲到那里停下来才好。让我们暂且放下旧约,来看这一切所指向的那一位主耶稣。旧约里,凡事都是指着祂说的。神应许了要差遣祂的儿子来世,预言里满了弥赛亚的来临,但以色列人对弥赛亚的观念,却是非常天然的,他们想:祂一定是位伟大的统治者,是一位满有能力的人。众人都聚集到祂那里,祂要把以色列建设成一个奇妙的国度,而所有的罗马人都要被赶出我们的疆界之外。这是他们对弥赛亚的天然观念。当祂降生到地上时,就没有地方容纳祂;而且当时的政权,又施行以往的诡计,屠杀所有两岁以内的男孩,为要在这一位耶稣身上施毒手。主耶稣能够得生实在是一件奇迹。祂的出生,是属天的,超乎天然的;而祂在地上的一生,也是如此。多少次我们读到:他们商议要谋害祂。他们要拿石头打死祂。但他们不能作什么,因为神在管制主的时辰,主一直是在属天和超乎天然的根基上,完成了祂在地上的职事。

祂的死又如何呢?他们商议要谋害祂,并且也决定了要如此行,然而他们说:我们不可在逾越节杀祂。恐怕百姓生乱!这节日不是合适的时候神说,这事在我手中,这是我的事,而非你们的事,这事必须成就在我所选定的日子里,我选定的日子就是逾越节那天。耶稣论到祂的死,如此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父所受的命令。祂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不是出于人的手,乃是出于神的手,并且也是一直握在祂手中的。因此,尽管祭司、文士决定什么日子捉拿它,然而事情还是按着神所定的日子,发生在逾越节那天,因为神的羔羊,必须在这一日被杀。以往多少个世代,和这一个日子,发生了紧密的关系,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是超乎天然的不是出于人,而是出于神。

我可以从这一点再说到教会。从五旬节那一天开始,整个教会的历史,就是一个奇迹。在初期,教会遭到极大的迫害,后来又经过多次的大屠杀,因为罗马帝国定要将基督徒全地灭绝。自此以后,教会屡次遭遇非常厉害的危机,然而神的教会却仍然往前,如今依旧屹立,并且还不断地生长,这是超乎天然的事。

我们也要凭信蒙召过属天生活

我们讲论这一切,目的何在呢?为要让我们看见:超乎天然这个思想,并非只在亚伯拉罕、摩西、约书亚和基甸的身上显为希奇,也不是仅仅限于旧约中其它许多的人,这卷写给希伯来人的书信,是写给基督徒的,是为我们写的,并且它称我们是圣洁的弟兄属天呼召的同伴我们是基督的同伴。神以往如何对待前面所举的那些人,照样,祂今天也把我们建立在那个超乎天然的根基上。

比较年长的弟兄姐妹们,从你们一生所经历的,就会同意今天我所说的这一切事。在以往的年日中,多少不可能的环境临到,这些不是我们所安排的,我们知道这些都是神所许可的,或说是神所定的,神把我们的生命建立在这等根基上。我们的救恩,必须是超乎天然的;否则,我们就落于处空。可怜的尼哥底母,虽然有那样的智慧,却无法越过人天然的界限,因此他问主耶稣说:人老了如何能重生呢(约三4)。我们的重生,是件奇迹;我们基督徒能够持续不断地往前走,也是个奇迹。在许多不可能的环境中,我们的得生,和得胜,都是超乎天然的;最后我们要变化进入荣耀,更是绝对超乎天然的。你们都要自然地死去,可是不会自然地复活,复活乃是神的作为。若是我们必定要与祂的荣耀有分,凡认识自己的人都要欢乐说道:这是何等大的奇迹!像我这样的受造老,竟然能在永世里分享耶稣基督的荣耀。这真是何等超乎天然的事!

这就是信的意义相信天能作成除祂以外、绝无人可能作成的事。信是个实际。面临一个全然没有盼望的情况下,我们当如何呢?是放弃一切说:真是不可能,这是世界末日了,我们的一切都到尽头了还是说:是的,按天然来看是这样的,但是神但是天天比地要大,而神是比万有更大!

这一点是希伯来书的信息。我希望诸位对于〔过属天的生活。能领会得更深,当所有的供应都断绝时,我们仍然靠着天上的源头而活。基督同伴的新地位希伯来书说出新约的

总纲神要得着祂儿子的同伴

我们在前面曾经说过,希伯来书的主题乃是神要得着一班基督的同伴。也就是一班响应属天呼召的同伴。这点也是打开该卷书信的钥匙。此外,我们也说过,这卷书信是新约的总纲。我们这样地说了这一句话,会留下很大的余地让你们去推敲,但现在我仍须再说,所有在新约圣经里的属灵事物,都以某种形态归结在这卷书信里了。所以,所有的新约可以归入这一个中心思想神透过属天的呼召,正在为祂的儿子寻找同伴。

我们现在要更深入地挖掘这卷书的宝贝,请你们先把这个思想种在你们心里如今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乃是那一班基督的同伴。

、这信息是旧约体系被震动的里程碑

让我们简括的介绍一下这卷书的立场。我们知道这卷书是在非常严肃的属灵关头之下写的,对像是希伯来基督徒,当时也正是存在了十数个世纪的旧约体系,面临崩溃瓦解的时候。从摩西以来的整个旧约体系即将消逝了。在书信的末了,当作者传完了主的信息,就引用了一节旧约里经作结: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这再一次的话,是指明被震动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来十二2627,引自哈该书二6)。这节圣经不偏不倚地摆在书信的结尾,显示出不久之后将要发生的事,历史也印证了作者的话。根据考证,我们知道希伯来书是稍早于主后七十年的作品。

主后七十年,罗马帝国的军队围住了耶路撒冷城,根据历史的记载,我们都知道随后发生的事,整个城池被围攻而摧毁无遗了,圣殿的石头没有一块留在另一块上面,犹太全地都荒废了,祭司的事奉止息了,圣殿一切的功用也结束了,整个国家都落入十分可怕的荒凉里。从那天起直到如今,旧约体系一直是停顿的。

因着主知道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并且在祂神圣的计划中,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已来到,祂就感动人写了这卷书信。我们总要在这一个大而可畏的历史危机的光中,来读这卷书信。

以上我们所看见的不过是故事黑暗的一面,但是你会注意到这卷书信也充满了更美之事,来取代老旧的;当我们一路读下去的时候,我们的思想将要驻留在那更美之事之上。当那班枸泥属地呼召的人,被神放弃在一边时,这卷伟大的属天呼召之书信,就呈现在圣徒的面前。

二、这信息也是新约体系得成全的号声

在我们继续读这卷书信之前,请不要忘记这卷书的信息也是为着我们。人若看不见有相类似的危机,快要发生在今天的话,那将是何等的昏昧啊!今天在地上,另一个庞大的基督教世界已经建立起来了,那是非常属地的体系。从前犹太人的心,是如何牢牢地被当时老旧的体系捆锁住;同样地,今日多少的基督徒,也被这个时间里看得见的基督教,所紧紧扣往。我没有意思自命为先知,但是在这个宗教世界快要被震动之际,的确有许多主的话是指着这一个时候说的。在我们这一生,我们就已经有许多例子,具体而细微地说出这个原则常有些教会被摧毁,神的儿女四散,迫使他们不能再用以往的形式往前,他们必须在任何属地帮助之外,自己去寻找神。他们只得从天上得着帮助,而非从地上。我们已经目睹这些事发生了,虽然它对整个宗教世界还不足构成轻重,但至少在两处场合,主这样做了。就在相隔不多的年间,主会在两处可怖的局势下,击打了属地的及其宗教世界。因此我们不难看出这样的震撼还要发生,而且规模愈大,可能就要发生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基督徒常常说到主的再来,这是我们的盼望和拯救,但我们绝对不可忽略一件事当主来的日子,将要在地上执行一次何等可怖的审判!所有不属乎天的都要被震动,震动到全然崩溃的地步。

这卷书信带给我们何等真实的信息。它如何对往日的犹太基督徒说:那一个牢牢地捆绑你们的体系,就要过去了。今天它也要同样对我们说:所有属地的体系都要被震动,从原地挪移掉。然而有一个更美的要来。因为神已经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来十一4O)。

上面所说的,就是这卷书信的立足点。我有把握说,我们能够看得清楚,它对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针见血的。我们今天所读的,不仅仅是一卷讲到数个世纪以前所发生过事的书信。神是永远的神,祂向每个世代说话,而且愈逼近末日,祂的信息也愈重。──  史百克《属天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