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新以色列的起头

 

如果我们愿意花点时间来看看,从起初一直到基督的时代,神的经营运行所留下的轨迹,那是件很奇妙的事。一代兴起,一代又结束了,在圣经上有几处地方作过几次摘要式的记载某某人怎么活着,活了多久,然后他死了。那是一些冗长的谱系,记载他们曾经活过,然后死了。虽然如此,在许多的谱系当中,有一条是生命的路线的,它穿过历史一直延续到基督的身上。有的时候这条线隐藏了,但许多时候,它的轨迹是清楚可循的。

神带出新旧以色列的原则是相同的

在神所经营运行的历史中,有一个点,我们自己都觉得好像置身其中,那一个点呢?就是神要得着以色列族的时候,也就是亚伯拉罕的时代。在亚伯拉空之前,神所得着的是一个一个的信心伟人,像亚伯,以诺和挪亚等等;但是到了亚伯拉罕的身上,神有了新的起头,整个以色列族的历史已经出现在地平在线了。

不过,我们现在所要注意的,乃是神如何起头得着一个以色列族;而且要注意神起头的原则,如何转用在新而属天的,也是在基督里的以色列身上。当你读新约使徒行传,发现到在这里提到老旧以色列起头的故事,你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请你注意,这几笔是发人深省的。使徒行传乃是旧约和新约两个时代之间的联结,而两个时代之间转换的焦点也落在这卷书的里面。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殉道者司提反的那篇信息,因为他的死给予新以色列一次很大的冲击。司提反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以色列的起头是因为神荣耀的显现

关于老旧以色列,司提反首先说到的,乃是:当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在米所波大米的时候,荣耀的神向他显现(徒七2)。荣耀之神的显现,乃是神对老旧以色列头一次的行动,也正是神对新以色列头一次的行动,这点,我们可以在新杓中发现到。我们来看约翰福音太初有道道这成了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正是父独生子的荣耀(约一114)。请你特别任意到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这一句话。请大家再来看希伯来书神就在这末世籍着祂儿子晓谕我们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来一l-3)。因此,在新约时代的起头,荣耀的神显现了,怎么显现的呢?乃是在这末世,在祂的儿子里面对我们说话,而神的儿子就是神荣耀的光辉。

神介入我们的历史是祂荣耀显现的首要目的

在这里,我们首先看明了荣耀神的显现,其责义在于神介入了人类的历史中间。这个就是老套以色列所发生的故事在迦勒底的吾琅,那里是一个拜偶像的国家,约有二千多种的偶像;而荣耀的神就在那里介入了,改变了以后历史的演变。所以,荣耀的一现,是神得着以色列的第一步。

约翰福音第一事则告诉我们,荣耀的神是循着新的道路来介入人类的历史。当然啦,不论是读旧约还是读新约,你都可以客观地在心智上来吸收它,但这还不够,你必须把握住圣经上所说的,然后用在你自己的身上才够的,因为这是一部与你我都发生关联的书啊!你和我都蒙神所召,同在一个属天的呼召里来作基督的同伴,所以,这一个呼召是我们大家一同有分的。我们成为神属天的以色列,其起头正是因为神介入我们的生命了。

或许神介入我们的经历,和祂介入亚伯拉罕的一样,都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的。我们原来都是在世界上过生活的,地上许多的事物纵横交错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也被世界之神操纵着。我们活在世上不过是人类众生中的一个而已,然而神介入了。神来遇见我们,这在我们的生命中,是千真万确的经历,那是我们一生历史的转折点。通过了这个点,我们转变了,我们不再是属于这世界,我们已经成为新以色列的一分子,有新的属灵性情,成为天上的国民了。发生在亚伯拉罕身上的曲折故事,可能和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不一样,但有一件事却是不可少的,那就是神已经进入我们的生命中。神的进入这件事实,或许从人这边看不是那么一回事,但是从神看来却是实在的。神是发动者,祂所采取的途径可能是很奇妙,也可能是很平淡;就时间上来说,它可能是转瞬之间,也可能是旷日持久的,无论如何,神总是就我们的处境介入了。神是怎么进来的呢?假如我们想要用言语来表达的话,真不知要如何说才好呢!我想没有一种说法,会比荣耀的神向他显现来得更好了,这是老旧以色列的经历,你能够把你相似的经历说出来吗?

在新约里有许多的话,是为说明这个荣耀的经历的。神在耶稣基督的里面来了,而神的荣耀就在耶稣基督的里面。我们既然遇见了耶稣基督,我们就亲炙于神的荣耀。希伯来书说:神在祂儿子的里面对我们说话。所有知道耶稣基督已经进入他们生命里的人,都知道荣耀的神也已经进来了。因此,使徒约翰既然说过了道成了肉身,支搭帐象在我们中间,他就要接着说:我们见遇祂的荣耀,就是父独生子的荣耀。

恩典是神荣耀显出的轨道

至底什么是荣耀呢?约翰继续说: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你们注意到吗?在新约里头,恩典和荣耀总是连在一起的。如果你想要明白什么是神的荣耀,你就得明白什么是神的恩典;反过来说,神的荣耀是充充满满有恩典的,当祂施恩的时候,祂的荣耀就出来了;所以,你经历了神的恩典,你就明白什么是神的荣棹。荣耀的神永远循着恩典的轨道来遇见我们,因此,我们尝过主恩典的人都能见证说: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

荣耀说出基督里面的超然神性

或许你知道了荣耀这个词,是约翰福音中最重要的语词之一;如果你还不知道的话,我劝你再把这卷福音书好好地读一遍,而且把所有荣耀出现的地方都用色笔标出来。

(在此我要打个岔,我要对那些还没有在读经上好好下过工夫的年轻圣徒们,说些读经的方法。这并不是说,我对圣经懂得很多了,我只是要告诉你们,我是怎么开始读经的。我是从约翰福音下手的,我把这卷书中某一个词所有出现的地方,都用一样的色笔把它标出来。譬如生命这个词出现的时候,我一既用线笔标出来,绿色是生命的色彩;所有题到荣耀的地方,我就用蓝笔标出来,篮是属天的色彩;而所有与血和十架相关联的词,我就用红笔标出来。当我这样把约翰福音读完的时候,我就留下非常生动的印象了。这只是一个参考,当然色彩不只是这三种而已!

我们方才说到了荣耀这个词,是约翰福音的钥字之,而这卷福音书所有题到基督的荣耀,都和祂超然的位格与能力发生关联的。当约翰在写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这一句话的时候,主已经来过又升天回去许多年了。约翰福音是新约中最晚写的书信之,当时,其它的使徒们可能已经先后被主接去了。所以,约翰回顾以往的历史,神就启导他把这印象写出来;当他想到主的自己、主的生活、主的工作、主的教训、还有一切其它关于主的事,他就把这些观感总结在一句话里面我们也见过神的荣耀。

神荣耀显现的时机恰在人的尽头

使徒约翰是如何见到主耶稣的荣耀呢?他是在许多不同的场合下,见到主荣耀的;而这些场合,是他生命中一连串人不能作什么的绝境。(这又是一条读经的路线了。回到约翰福音,看看一共有几次的绝境罢!)

人的绝境引进神迹岁月

约翰福音是卷满了人绝境的书。首先是在迦拿的婚宴上,酒用尽了,按人来看,这是绝境了。然后又发生在尼哥底母的身上,他所说的: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不正是这个意思吗?又一个绝境:让我们思想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罢,她试过每个方法来寻找满足,但她一直是干渴的,这又是一处绝境。你可以这样一直找下去。在所有的绝境中,耶稣进来了,就把这些不可能的事变成为可能事实。因此,在迦拿婚宴的尾声,有这样的记载: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这句话,正是控制所有神迹的原则,可能话语的表达不一样,但原则是不变的,你看那个撒玛利亚妇人进城之后,她怎么对众人说呢?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么?你可以下个断语,她遇见神的荣耀了。

同样地,我们来看看拉撒路的情形。耶稣听到他生病的消息,就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约十一4)。接着,主并不念于行动。祂在所居之地,仍住了两天,然后才去。当然,拉撒路已经死了,这是他的两个姊姊所遭遇到的绝境,她们作梦也没有想到,主来了,这个问题就会立即解决。因此,马大对主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约十一24)。耶稣就回答说:我不是对你说边,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么(约十一4O)。你们看到了,神在耶稣基督里的荣耀,是和人所不能作,而神能作发生关联的,这荣耀乃是那位超然的位格,也是神儿子的能力。

难处发生是为逼我们经历神的荣耀

这就是神的荣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时常遇见一些难处,逼我们去过关的原因。可能你常常因着一些难处而被困扰,不知道如何能到主面前来?似乎主都不打算要拯救我们了。我们落在难处之中,或几天,或几个礼拜,甚至或有几个月之久,我们一直用脚踢刺,又一直扛看这些难处,事情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撑到最后,主来了,难处就越过去了。为什么要这样呢?神着重地说:这些事是冲着我来的,不是你自己的事。没有一个人能够拯救他自己,甚至有其它人好意的帮助也没有用的。拯救魂生命不是人所能作的,只有神能,而且神留意这件事,并把它放在超然的根基上;然而,祂不介入,直到我们面临绝境了,祂才翩然介入。

生命长进是由一连串的人不能,神能组织成的

在我们得救的事上是如此,在我们属灵生命的长进上更是如此。我们一再地被神带到人不能作什么的绝境,并且发现我们自己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也不能改变所处的环境。假如我们还是属于这世界,或许我们还能作些什么;但是不管怎样说,因着我们是主的百姓,那些作法就不灵验,所有人的聪明都扑空了。我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事实上我们就是遇不去。我们试过每一条路,却叫自己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就这样地被带到绝境,最后只有承认说:是的,只有主能作!其实,这正是主一直带领我们的方法。这时,当荣耀的神显现的时候,祂就是不折不扣的荣耀的神。你们看到了这绝望的点吗?不错,我说过在约翰福音里荣耀这个词,与耶稣基督的超然能力是相连在一起的;所以,面对绝境,惟一的路是来到祂面前,只有祂能帮助我们过关;也藉此才能够认识耶稣是谁。荣耀的巅峰在于以色列得着儿子的名分

上面所交通的,是讲到荣耀的神,在祂子民身上作起头之工的情形。我们接着注意到下一件事:神的荣耀,在亚伯拉罕的身上,能达到巅案,乃是在于以撒得着了儿子的名分。在亚伯拉罕一生的际遇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荣耀的神来介入,所以,我们读到在各种不同的光景中,主向亚伯拉罕显现。虽然如此,所有神显现的最高峰,却是以以撒为关链的;也就是说,荣耀是与儿子的名分系在一起的。从儿子名分的角度来看,神为什么要与亚伯拉罕立约的这件事,就豁然开朗了。所有神在亚伯拉罕身上经营的目的,都系在以撒身上。当然,开头时候的生以撒,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然而到了末了的献以撒,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把他献为炸祭(创二十二2)。对亚伯拉罕而言,所有的约和应许,都系在以撒的身上,而现在,亚伯拉罕却要拿刀将他杀掉!这是把他逼到了绝境。要以撒死掉吗?死了,就不再有第二个以撒了,我怀疑亚伯拉罕会向神要另一个以撒。这一刀下去,就是生死之别,如果以撒死在祭坛上,他所有的盼望都成泡影了。但是你们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你们也知道新约是怎么说到这一件事: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来十一19)。

除了神,有谁曾叫人从死里复活的?人类想出许多法子来延年益寿,叫人可以活到人类医学能够叫人可以不死了。然而,直到今天,连把人的寿命延长至到这个地步都办不到!让我们等着瞧罢,看神会不会把祂的特权叫离体的灵魂重新回到身体里面的权力,授权给人类呢?不会的!这是神的工作;而且,神是叫人复活,不是叫人复苏。

按着儿子的名分的这个思路来看,神的荣耀曾在亚伯拉罕的身上达到巅峰,以后在新约,我们可以看到神的荣耀是和拉撒路的复活紧紧地扣在一起的。

我们还是回头读约翰福音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我们如何看见祂的荣耀呢?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一11-12)。这里说,主就恩待他们作神的儿子,这也是我们的故事,我们可以宣告:借着神的介入,我现在是神的儿子了。请你注意约翰说得更细: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一13)。因着神的介入,我们如今是神的儿子了,这是神在祂那边直接作好了的。我们是从上头生的,如今成了神的儿子,神的荣耀籍着耶稣基督显在儿子的名分上。你是神的儿子,是从上头生的,你以这个名分为荣吗?

同一位约翰,多年以后,他又非常恳切写了这些话:亲爱的啊!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我们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三2),而以上的这几句话,是和另一句相连在一起的: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约壹三1)。成为神的儿女,是一件何等奇妙的事呢!约翰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

荣耀,是成全于儿子的名分上,这点达到了,以色列也就在望了,因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由以撒生的。当神对法老说:容我的儿子去!的时候,整个民族已经出现了,儿子的意思,是包括了整个的以色列族。在神的眼中,整个民族犹如一个儿子,神不会容让一小部分开的,因为儿子的名分是浑然一体的。法老说:好罢,让你们的壮丁去罢,把女人、小孩子和牲畜留下来罢!但摩西驳斥他说:我们的牲畜也要带去,连一蹄也不留下。神所说的我的儿子是包括整个族类的,所以不可能有一部分被分开而留下的,统统都要算进去的。盼望我们都认识这一点,好叫神的荣耀能够在祂的新以色列身上,达到巅峰。──  史百克《属天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