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复活的荣耀

 

读经:约十一章

结三十七1213

赛十一11

罗九27-29

为了明白本章的背景,我们得回过头读读前面的圣经。

他们又要拿祂,祂却逃出他们的手走了。(约十39

犹太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祂,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传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约十31-33

然使对门徒说,我们再往犹太去死,门徒说,拉比,犹太人近来要拿石头打你,你还往那里去么(约十一7-8

这里有犹太人的背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拿石头打主,他们对主的态度,与日后对祂仆人司提反的一样,他们一直要拿石头打祂,摧残祂,要叫祂死。于是,他们拿石头要打祂(约八59)。从约翰福音第十一章里,我们很清楚地看见,为什么旧以色列须被摆在一边,而且神要另外兴起一个新以色列来。因为旧以色列从未为神的旨意效力,并且抵挡神,所以被神弃绝了。

你们若把第十一章这几字挪去,从约翰福音第十章一直读下来,就会发现拉撒路的死而复活,正是这一段圣经的犹太背景。我们绝不能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孤立的事件来看,我们得知道它和其它的事有因果的关系。拉撒路的死而复活是此处的犹太背景,它被放在这里,绝非巧合或偶然。耶稣的反应一清二楚地说出这是神的计划;你若仔细读读这个故事,就会知道耶稣十分清楚地说出它是神的计划与安排。神安排拉撒路一定要死,而耶稣没有干涉神的安排;这件事定规要发生,它和神正要作的大事息息相关。

拉撒路病了,而且是个无可救药的病。我不知道当时在伯大尼以及数哩外的耶路撒冷城里有多少医生,但我相信只要有医生,在他死前四天里,他的姊姊们一定会把他们请来为他治病;然而,无论她们有否请医生来,医生们对拉撒路的病都是束手无策。在神的计划中,拉撒路一定要死,因他所患的病药石罔救。在以往,耶稣曾不止一次地叫人从死里复活,但是在这里,祂不能干涉神的安排,主明显地拒绝挽回他的性命。圣经说,耶稣听到拉撒路患病的消息后,仍然在所住的地方,多停留了四天。这样,马大、马利亚姊妹就遭遇了一个大难处,仇敌也得了可趁之机,当地的人则会说:只既然开了瞎子的眼睛,岂不能叫这人不死吗(约十一37)。好罢!就让她们姊妹俩误会,让仇敌得逞罢!无论他们怎样说,耶稣总是不动身,祂必须让拉撒路死。

这岂不是让这事陷入完全绝望的光景吗?可是,耶稣是怎么说拉撒路的病的呢?当祂收到姊妹两所捎来的消息时,祂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约十一4)。这病不至于死,可是主却让拉撒路死了,祂的意思其实是:这病不至于叫他永远死去,这个死也不是最后的死亡。虽然祂后来曾说:拉撒路死了(约十一14)。但祂先前既然说过:这病不至于死。就是明说这个死不是最后的结局。

我们再往下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耶稣的属灵认识。虽然祂住的地方离伯大尼有相当一段路,拉撒路死的时候,也没有人捎信来给祂;但主知道正在什么时候,拉撒路过世了。主对门徒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门徒却说:他若睡了,就必痊愈的。后来,耶稣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拉撒路死了。耶稣在灵里知道了这件事,因为无论在那里有生命或死亡,祂在灵里都知道。

主耶稣既借着祂的灵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必知晓事情的活与死。有时候,我们在人中间会说:啊呀!这里没有生命,只有死亡。有时则会说:不错,这里有生命。不着人来告诉我们这些人的属灵光景是死沉还是活泼,我们在灵里就能知晓。这灵觉是主耶稣的特征。

耶稣知道拉撒路死的时刻;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犹太人的背景,是与旧以色列相关的。方才我们读过两处先知书的经文;当以色列人被掳在巴比伦和亚述时,主说他们如同死而被埋,然后,主说:我必开你们的坟墓(结三十七12)。在神看来,他们如同在坟墓中。以赛亚说余民要归回,这些余民是从亚述和巴比伦的坟墓里出来的。

你们可曾注意到:保罗在罗马书里也持同样的说法,并且把它带入新约之中;他引用以赛亚讲到余民的话,并且说神要从埋葬了的旧以色列中,兴起余数来,他们要加入属天的新以色列,如同被主复活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拉撒路的故事在此被用来作为背景;耶稣定意要进入敌挡祂的犹太人区,在那里,他们一再要用石头打死祂,可是,主仍然对门徒说:我们再往犹太去。门徒说:主啊!那里的人近来只想用石头打你,你为什么还要回去呢?主并没有受他们争论的影响,仍是下定心意要去那块充满敌意的地方。为什么祂要这样作?拉撒路的故事就是答案,他的死而复活就是为了要来对付这种局面的。就在被神所弃绝,已经死了而且被埋葬了的旧以色列人之中,神要兴起新的以色列。

你或许会这样想;主若要开始社新工作,大可到其它国家去,祂为何不说:既然在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已不能作什么,不妨去印度、或中国,倒可以重新起头。但是祂却定意要回到犹太地,而且说:就在这块死亡地上,我要将复活带来。

单就上述这点而言,五旬节的到来真是奇妙;因为那时耶路撒冷已落入毫无盼望的光景中。在神看来,旧以色列已被弃绝,而且死了,埋葬了;然而就在那里,神借着重生带进祂的新耶路撒冷。这是拉撒路事件的直接背景与意义。

保罗把这事件带入了新约之中,他说:神虽然结束了旧以色列,但却在那片死亡之地上带出了祂的新以色列。借着与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联合,余民得蒙拯救。

什么是新以色列呢?罗马书第九章到十一章,一面说到旧以色列的死亡,成了被神弃绝的国家;一面又说有余民从那死亡之中出来。到了第十二章,保罗的话题一转,说起基督的身体来。什么是身体呢?并不是犹太基督徒加入外邦基督徒就是身体,乃是他们都失去自己原来的特征,而在基督里合为一体才叫身体。保罗另一个地方又说: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式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三28)。所以,当旧以色列被神挪去时,余民被取出来,与基督同里,同复活;他们不再是犹太的余民,而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这叫新以色列。

我们已经说过,新以色列与拉撒路的故事息息相关;然而,最帮助我们明白这故事的,还是它后面极深广的背景。

我们要把话题再转回到拉撒路身上。新约教导我们,耶稣基督的十架并不医治我们的旧人,而是将它钉死,这点实在常使我们困惑。让我们诚实的来面对这件事:我们都希望主来医治我们的旧人,把它医成一个好的旧人,除去它一切的缺陷、错误和罪性。可是主耶稣的十字架并非如此,它告诉我们:在神的眼中,旧人已经死了,而且埋葬了,保罗也说: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针十字架(罗六6)。耶稣从来不医治任何一个旧人,也不改善他,但我们却终日想望主把我们改好一点。终我们一生,旧人仍是旧人,但是在神的眼中,他已经与基督同钉了,同埋了,并且在坟墓中。惟有在复活的基督里,才有新造。

这就是为什么主不医治拉撒路的疾病,正如同神不想医治旧以色列的劣根性一样。神说:他必须死!这虽只是这故事的前半,但我们仍要把它弄清楚。在我们的生命中总有一些无可救药的背景,是医治不好的,这个旧的背景一直存在那里,它不可能从它属灵的疾病里得愈。无论那一天,只要你一回到旧人的根基上,你就会犯同样的罪。这是新约在这方面给我们的教导。

然而神的荣耀要显在我们的新生命里,叫它胜过所有旧的背景。我们可能仍带着有病的身体,因为主不一定医治有病的身体;当然,有许多时候祂会医治,但并非必然如此,即使在顶好的圣徒身上,神也不一定医治他的疾病。我们都明白我们的天然性情是不可取的,所以许多时候,我们的力量总是彼此抵消。我们常说:哎呀!假如我能忘得掉某弟兄,某姊妹里头那个天然生命,不知会多快乐!你不知道他有多笨拙!不错,他(她)是爱主,也要主的上好,但是你一旦碰到了他(她)的天然本性,就会领略到,他(她)决非一个好相处的人。J恩典不改变人原本的情形,也不除去什么,但它扶持我们越过这一切。当我们走到了人生的终程,或许也会像保罗那样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完全了(腓三12)。因为在我们最后一段日子里,快要见主前,别人还会与我们结怨,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不必对付生命中一些倔强或错谬的地方;恩典的确会在我们天性中行奇迹。但你若想在今生的某一天,完全脱开天性的捆绑,那你定规要失望的。或许你会因此而抱怨说:我们所传的福音太可怜了!

可是,还有另外的一面,你、我可以活在主耶稣复活的大能里;体虽衰残,性情乖戾,但她的复活大能却足能掩盖,主的复活大能才是我们的前景。看到某一些人,我们就不得不说:他的身体这么衰弱,他自己也很清楚;可是,主籍着他作了多少事。他竟然可以胜过这许多的难处,真是奇迹!按理说,他早读过去了,但他却仍活着;他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乃是另一个力量扶持他胜过了他的较弱。保罗也说:我什么时候换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1O)。基督的复活大能胜过了他的较弱,因此他能说:我更喜欢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复庇我。(林后十二9)。保罗在此是说到他肉身的疾病与基督的复活大能。

在肉身境界里真实的事物,在属灵境界也是一样地真实;我们苦活在自己里面,就要失败。在我们的天性里,有许多的疾病!我们总是带着一大堆的较弱,你们可明白我的意思?这些天性的疾病实在是我们的缠累。我们常说:我不能。然后因着这一个不能,我们就自暴自弃了;也失去了生命中最大的祝福。从我们眼中来看,保罗必须作的一切事和必须受的一切苦,他所面对的生活,实在太可怕了。内有疾病,外有仇敌,无论何往,都要受许多对头给他的折磨。他曾在海里一日一夜,他也曾赤身挨饿;一程又一程,一月又一月,他仍必须踏着旅途往前。我们可以把他一生所受的艰难都加起来,如果有那一个人最有资格说:我无法往前!的话,这个人一定非保罗莫属了。可是他是怎么说的呢?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不是我能作什么,保罗要说,我什么都不能作,但靠着那加力量给我的,就凡事都能作。有一天,按着人来说,保罗是绝望了,他说: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一9)。

拉撒路是完全无望,也彻底无助了,他什么也不能作;这其实就是我们的本相,可是耶稣却说:乃是为着神的荣耀。亲爱的朋友们,神的荣耀就显在那些已生命如同已死的人身上,神却能使他们往前并为祂工作。主或许并不医治我们的身体或改变我们的天性,但祂却赐给我们神圣的生命,这是一件大事。

你们中间有些人可能听说过一位神的伟大仆人宣信博士的名字。他对神医大有信心,也写过一本这方面的书;虽然他信神医,然而却说:不要有任何一个人误会了我的讲论,我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需要得医治,我是说每个人都能认识神的生命,这生命胜过我们的天然生命。

好,现在再回到拉撒路之其人其事。主没有医治他,却给了他复活的生命,那是每一个人的盼望。主或许会医治你的身体,或许并不;但是无论祂医不医治,祂都不要我们靠自己的生命活,而是靠祂的复活生命活。这正是耶稣话里的意思: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如果你读完新约,就会看见这一点:神永远在复活里得荣耀,复活的境界才是神荣耀所充满的所在。

所以,你可能看见一个肉身极为衰弱的基督徒,然而因着神生命的奇妙能力,你能因着那样一个人而赞美神。你也可能看见另一个人,他有许多缺陷,在他身上也有许多你所不喜欢的事情,但仍有一个东西能超越过这些,因为有主的生命在他里面。按看他们的肉身说,你不会赞美神,但是按着他们属灵的生命说,你能赞美神。

这是拉撒路故事的核心,由死而生是神的大能,这生命最能荣耀神。这故事可爱,是因为其中的真理奇妙;何不明天早晨就付诸实行呢?当你起床时,祷告主说:主啊!我一无良善,但我今天要靠你复活的大能过生活。你或在里面,或在外面的环境中遇见胜不过的光景,这时,只要对主说:主啊!求你让我活在你的复活生命中,好让你今天得着荣耀。每一天,都有一些东西要我们凭信去得着。

提摩太显然是位身体衰弱的青年,他的胃不好,他总是受其搅扰。保罗却勉励他说:持定永远的生命(提前六12)。虽然他屡次患病。如果主要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得医治,那么为什么保罗不医治提摩太呢?保罗深知有一个东西比身体得医治更好,在轻弱的肉身中活出永生的能力才是伟大的见证。持定永生那复活的生命,是我们必须持守的。──  史百克《属天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