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满足神的真葡萄树

 

读经:约十五章

诗八十814

赛五l2

耶二ZI;六9

结十五l6

从善以色列转换为新以色列的第十五步,恰好记载在约翰福音第十五章: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以上所读的几处经文,是葡萄树的旧约背景。神原是要以色列成为一棵葡萄树,但是她失败了,其结局乃是〔丢在火中焚侥。这些经文很清楚地说出,以色列原是神的葡萄树,可是她竟变成了一棵假葡萄树;神只得将她投入火中,这种光景迄今已快要两千年了。

就在神将那棵树丢入火中时,祂又带进了另一棵。我们已经说过,约翰福音是记述旧以色列的被弃和新以色列的被带进。许多旧以色列的称呼都转到新以色列的身上了,这里就是题到葡萄树。当主耶稣说:我是真葡苗树时,祂所强调的是真;如果你们能亲耳听见祂说这句话,一定会听见祂把重音放在真这个字上。其含意很明显,主等于说:我已取代了那假葡萄树的地位,那棵假的已经遭弃绝了,我才是真葡萄树。

我们花点时间来看看,以色列是在怎样的性质和用处上变成虚假的。什么是葡萄树的性质呢?第一点,它会蔓延广远,左右延伸,总是向外要涵盖更大的空间;它不会向上走,那不是它的性质,它是向外走,伸展自己。

这正是神栽种以色列的目的,祂要她伸展膀臂以怀抱列国:我必使你作外部人的光(赛四十二6)。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兴起的光辉。(赛六十3)。神要在万国中兴起以色列成为一个见证,带领全世界的人来认识神。神给以色列人的呼召最为了实现祂普世的目的和异象。神要他们成为宣教士之国,向普世传扬好信息;然而他们非但没有纳入万国,反而与列国隔离,他们为自己筑了一道藩篱,说:我们才是人,你们都是狗。他们称外邦人为狗,并与他们隔绝,成为孤立的民;这样的表现,和他们的本质与使命背道而驰。这种隔离的情形和他们的本质完全不符,与神的性情更相矛盾。圣经并不是说:神爱犹太人,甚至将它的独子赐给他们。乃是说:神爱世人。神的爱被他们的自我隔离否定了。神在犹太人中间所显出的本性,被他们破坏了。转向自己永远是违背神圣的呼召的;任何人若以自己为终极,就是罪。人类历史才开始时,神就设下这个律了如果他们的本质正常,也按此本质的次序而活的话,一个家庭就会扩张、兴旺。大洪水之后,神对挪亚和他的儿子说:你们要生养米多,遍满了地(创九1)。这是神所命定的本质,当人的光景正常时,没有一个生命会以自己为终极。当然,也有些例外的情形,有些人无法繁殖下一代,但我是指一般正常的情形而言。按万物的性质来看,神要的是一个能繁衍的生命;若有谁刻意要违反这个律,而以自己为终极的目的,他就在神的律上犯了罪。

以色列蒙召去传扬认识神的真知识,并使其充满全地;但是他们扣留了这认识,不传给万国,只保留给自己,以自己为终极。所以神针对这点说:好罢!你们使自己走入一条死路!神的审判往往只是根据我们的抉择。以色列既违背了他们葡萄树的本质,他们的枝条没有蔓衍到万国,却是自我抵触;凡像这样的,都会置自己于死地。

那么,葡萄树的功能又是什么呢?很明显的,是为了结果子。它能结出葡萄,从葡萄才能得葡萄酒。酒在旧约中是生命的象征,所以在主的桌上有酒;它代表主的血,血中有生命。主自己将血叫作葡萄树的果子(和合本译为葡萄汁),主不是说:我不再喝我的血,直到我在神的国里喝新的那日子。祂乃是说: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神的国衷,喝新的那日子(可十四25)。

葡萄和酒都是生命的象征。

以色列人蒙召,是为着一个职事将生命传给万国。但是,你苦读读福音书,就会看见以色列所结的是什么样的果子,绝非生命,乃是百分之百的死亡。她所结的果子是酸的,所有尝过的人都要避开说:我们再也不敢命,并且是要人籍着他而得生命,所以他才说出这句经文来。

或许我们还不够有这样的羡慕,也不太喜欢这种想法,但愿神能帮助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事情:主正把我放入酒酵,让我经过重压;我虽被辗碎了,主却因此使我多结果子,多流生命,多让人得着主的生命。这实在是葡萄树的本性:要供应别人。这是真葡萄树,任何葡萄树若不是这样,都是假的。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  史百克《属天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