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二、人的失败

 

  我觉得一九五○年重要之年,求主助我们靠神,以知道神的旨意为何?

  今天论到伯沙撒王预表人之失败,求神帮助我们。此题目在但以理五章中,请看第一节,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现在我们讨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是不接受圣经的人,这一群人,就是不接受但以理的人,说伯沙撒王是假的,历史上不提及他,一千多年前,一些不接受伯沙撒王,二百五十年前,有一非利士历史,记载巴比伦之历史从尼布甲尼撒起,他们从不说伯沙撒王之名,许多人不接近但以理,因他说伯沙撒是假的,感谢神的恩典,一百多年前,考古家到巴比伦,在其中掘地,发现石牌上有历史之事,有巴比伦王之名字,有伯沙撒王之名,这考古家名 Robin Son 此可作一比喻,经二千多年,一部分人不爱圣经,但是真有一个伯沙撒王,此可证明圣经上说的也是真的。今天所研究的乃是事实。

  伯沙撒是尼布甲尼撒之孙,尼布甲尼撒是他的祖父,在五章第二节的小字说得明白点。十一节中更可明白些,于十六节更清楚,叫但以理列第三,因他的父为第一,伯沙撒为第二,但以理作第三,尼布甲尼撒王,在圣经说是金头,伯沙撒是一个失败者,有一事很奇怪,世界历史与教会历史有关,神所审判犹太人,七十年被掳掠,后来平安回家,现在神的审判来了,很奇怪,各位兄姊,不要忘记,神的旨意在你身上成全,我记得少时,父亲死了,母亲便成寡妇,生活仅可糊口,但如有神的手在身上,我到母亲面前,母亲如何打算,我到学校读书,也没有法子了,母亲和我一同跪下祈祷,母亲说,主阿,我看我的儿子,我没有办法,求神帮助他。

  犹太人经过七十年巴比伦的生活之感化,他们变了,说巴比伦的言语,谈巴比伦的书,在其生活之下,但神不忘记他们。你不要爱世界,爱世界是很危险的,圣经上有一事是我很喜欢看的,诗73二至三节,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是吗?你没有什么吗?忽然生嫉忌之心,这是不应的,请看十七节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念他们的结局。

  今天试看伯沙撒王之行动,他的行为,是反抗神同一之行为,其结果也是一样的。

  他错在不理,有什么意思?巴比伦是骄傲,自高自大,以为自己有权,伯沙撒之父在外抗敌,其子在宫中,但伯沙撒不理,他大排筵席,国家之黑暗,危险,他不理,各位亦如此?多在此不理世界之事,香港之危险也不理,从前日人打香港时,香港也是一样,未打之前,有许多教友有谣言,但大言香港没有危险,大饮大食,贪爱世界,不理神与教会之诫命,不认识自己危险,圣经说!你们要明白,要认识父之诫命,各位兄姊,你们有接待神否?爱名否?爱地位否?爱自己否?这一口气,明天或许不在,为何不理神的诫命呢?

  可怜的伯沙撒,在危险中不认识自己,人类是无法了,人之今日,一切要败坏与过去。只有神不改变,你们明白吗?你知道世界危险吗?你的神奇妙的爱在你身上,你为何不接受呢?虽然你的头是金的,但仍是失败。可怜的世人,只会看自己荣耀,不会看自己的需要,不怕公开犯罪,什么也不怕,起初觉不好,觉羞愧,后来面皮厚了,什么都不怕。

  有一天,我吃了几枝香烟,母亲,你很像吃了烟,我说:有一个朋友与我同行,他吃烟将口气喷在我身上,实在不是我吃。我的面皮很厚不怕母亲。

  罪是来得慢慢的,十分危险,伯沙撒不是初犯罪的人,是公开的犯罪,大概有大节期,以致开筵席,他的面皮厚得很,我们不想在外丢脸,但犯罪时便公开地犯罪,外国人喜欢饮酒,常有醉兵,中国兵很少醉酒,一次内地城中,我晚上行街,有一穿长衣的人,见我便欲行凶,我明白他是饮酒之故。伯沙撒表示人之失败,慢慢公开地犯罪,相信神在宝座上,看看今天与昨天,人之思想怎样堕落,怎样犯罪,他们不祈祷,不怕人,各位!主如何审判我们,神只有忍耐我们。

  有一次,我在罗马城,有一个人带我到一处地方,那里有一条沟,是以前罗马人在此呕吐的,他们很爱钱,吃完吃饱后,在这沟便呕吐,后以香水洗身,再到各处去吃,吃了又吐。各位!现在香港也是一样,是快乐之地,今天到什么地方去,明天又到什么地方去,就是这样的过日子,到了时候,神的审判来了,或许是今天晚上。你的生命宝贝?各位!他们公开的犯罪,不理一切,不但伯沙撒这样,以色列人也是一样,这样,神把以色列人交给巴比伦的手,神也会这样待我们。公开犯罪,不理神的言语,心中冷淡起来,信徒如是,对于圣物不存恭敬之心,不存恭敬的意念,因受世界罪恶吸引我们。我们的身上有世界的气味?或有神的气味?如你与世来往,如我吃烟一样,你听道是徒然的,主说,我们要效法小孩子的谦卑。

  我们饮酒时,与朋友玩时,不知不觉想起尼布甲尼撒在耶路撒冷的气味,于是他把祖父的宝库中的圣器饮酒,为什么他这样做,为何他污了神的物?因为一步一步地犯罪,后至公开了,再领人犯罪,对神的物不存畏惧之心,耶路撒冷与他无甚关系。

  有一次,我与一刚信主的到一庙堂,他把一个菩萨的头打下来,我即安放好那头,我对他说,我们不能伤害牠,因我们有信仰的自由。我到参视罗马的圣保罗堂,当时有一朋友与我同行,那朋友忽然伸手在圣水池,将天主的圣水洒在我身上,我很难过。

  今天我们看这世界,有人反对教会,提到圣洁,他不要,失了道德的标准,世界是危险的,我们当保存圣洁,保存神的物。

  请看第四节,他们赞美木石所造的神,不怕亵渎了真神,在新约最大的罪,就是亵渎神的罪。── 刘福群《神旨意与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