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章  担子的问题

 

  你守安息吗?不是实际上按字义在第七日的安息,而是安息日所预表的内在的安息。外在生活上一切杂务的歇息,不外是内心宁静的一个比喻。这宁静不是单为着一日,而是为着每一日;不是单为一个民族,而是为全人类;不是单为来世,亦为着今生。这安息已为神的子民预备好,它不因四周狂风暴雨的侵袭而有丝毫损失。它是为一切忠信的人所预备的。他们可以随时去得这安息,并随身携带着这安息过每日的繁忙生活。这样的安息是由神永恒的和谐和祂的安息而来的。

  守安息的秘诀是不背负重担。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谨慎,不要在安息日担什么担子,进入耶路撒冷的各门。也不要在安息日,从家中担出担子去。接下去的经文论到,君王是否能长久在位,要看他们是否留意听从不担什么担子的吩咐而定(耶十七24以下)。尼希米对安息日的事非常看重,他甚至派自己的仆人管理城门,天一黑就把城门关闭,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担什么担子进城。(尼十三19)

  在过去这一件事是真实的,今日依然是真实的。若随意把担子担进心灵里面,人就不能真正守安息日。这就好比有一群健康活泼的小孩在房间内玩捉迷藏,快把房子弄翻时,你还想入睡一样。挂虑像罪一样,会破坏心灵的安息。我们若要体验那出人意外的平安,就必须学会关门的艺术。从世界来的思想,就像一担接一担的担子,不断往上堆,用它们的脚步声,用它们呼喊的声音,要搅扰、占据我们的灵,我们必须学会对他们关闭城门的艺术。

  我们不必多用笔墨来描述重担为背负者带来的结果。从他们愁苦的脸,疲乏的眼和沉重的步伐,就可明显看出来。比这更深一层的是:祷告无力,在神里面没有喜乐,不能躺在青草地上安歇,不能在溪水旁漫步。北极的小雪花、热带的细沙粒,可以在那建在低处的小房子前,累积成一道墙,而把光线遮住了。挂虑也一样,虽然所挂虑的是那么微小的事,拼起来却足以把人与神的恩光隔断,把神原来希望是正午的地方变为漆黑的午夜。

  可悲的是,背负重担的人不能荣耀神。当这世界的人观看那些自称为神子女之人的脸孔,看见他们也和自己一样,脸色黯淡时,他们不免会诧异,祂是一位怎样的父亲?不管什么人,只要从祂的儿子就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假若我从神儿女来判断祂是一个什么样的神,那么,祂的敌人对祂所发出最严酷的攻击,可能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这种情形下,不信的人可以合理的辩驳,说:若不是没有神,就是祂无能相助,或是祂根本就不真正爱人,再不然就是祂对自己儿女的需要漠不关心,宗教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们若不是一篇诽谤文,就是一本圣经;不是引导入港的灯光,就是警告的讯号;不是吸引人的磁性,就是排斥人的抗磁性。这就要看我们如何处理自己的担子而定。

  当然,挂虑和痛苦有分别;自己惹来的焦虑重担和照神旨意受苦也有分别。我们不可轻看由父而来的受苦,因为这些苦是要教导我们一些功课。而这些功课惟有依照我们主所立下的榜样,借着顺服才能学到。受管教的灵必须安静忍受苦难。但是这跟担重担子全然不同。因为这种受苦对天父的关怀没有半点疑惑,对于结局也绝不担心,对长远的未来没有挂虑。对于信心的眼睛来说,这就像眺望水平线以外的远方,虽然有乌云密布,但他知道明亮的太阳将从那里出来。

  有时,清晨我们还在床上,尚未完全醒过来,就感觉到情绪的低潮,好像什么也不对劲,似乎有声音正在为我们数算当日要担的一连串担子,和要面对的艰难。

  唉!那声音说:今日是何等不如意的一日呀!

  怎会呢?我们害怕地问。

  记住,今天你必须去见那债主,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要你去清理,要忍耐那可能爆发起来的脾气,要去和那些暴躁的人周旋。祷告也没有用,不如赖在这床上,能挨多久就算多久吧!你就像一个正被拉往刑场的殉道者。

  往往我们就受到这些声音的影响,勉强拖时间过日子。我们双手作着日常的工作,而实际上精力却耗费在自己所找来的那些担子上。神应许要赐给我们能力以完成一切祂为我们安排的工作,但这并不包括我们为自己惹来的担子。

  医治背负重担的方法是把重担卸给主。英文修正译本(Revised Version )诗篇第五十五篇第二十二节的旁注写着:把神交给你的卸给祂。不管神给你什么担子,全交还给祂。用以前处理罪担的方法,来处理你挂虑的担子。屈膝跪下,慎重地把它交给耶稣,对祂说:主阿!我把这事交给你,还有这事,和这事 我背负不了,它们快要把我压碎了。我慎重地把它们交给你管理,调整和安排。你曾除去我的罪,请你也挪开我的忧伤,赐我你的平安和安息。乔治赫伯特(GeorgeHerbert)说得好:我们必须把它们全部投入基督的袋子里。

  主耶稣岂不跟我们世上最好的知心朋友一样真诚可靠吗?在我们的一生中,岂不曾经有些时候走投无路,无法自己解脱?那时我们只有找那真诚可靠的朋友,把心中的问题和他交通。我们确知,他一定会竭力帮助我们。我们当然也可以同样信赖那位爱我们甚至为我们代死的主,让祂来安排日常的一切事物。

  当然,在未把担子交托主耶稣,完全放心让祂管理之前,我们必须负荷一两个条件。要先把自己的罪卸给祂,才能把担子卸给祂。我们要先借着救主与神和好,才能借着信心拥有神的平安,知道祂必伸手帮助我们。我们还要活在神的旨意中,停留在云柱下,顺服祂的律法,尽己所知实行祂的计划。我们要以神的应许作为信心的食物,因为这粮食非常重要,可以挑旺信心。有了这一切以后,就不会感到难于屈膝向神祷告,把担子卸给祂;然后轻松愉快地站起来。

 

1、 在恩典中长进的担子 〗

 

  对一些真诚的人,这是极重的担子。它们携着笔记簿,参加这个聚会后又参加另一个,听完这个讲员又听另一个。他们热切地希望得到祝福。他们往往把得到恩赐的喜乐看得比得到施恩者更重。因为听到别人经历过一些自己所没有体验过的事情,结果他们就背负着失望和自责的重担子。

  这就好比一个幼儿园的学生,因为自己还未从小班升到大班而耍脾气一样可笑。何必为自己升班的问题担心?现在他所要关心的事只是学会老师教导他的功课。当他把一切都学会之后,老师就会把新的功课给他,把他升到大班,让他学得更快。同样的,我们所要关心的只是天天好好学习主耶稣为我们安排的功课,至于认识神和更爱神的事,就得让祂来引领。

  多马在主耶稣的学校里是一个愚钝的学生。其它同学已透彻了解的事情,他却一点也不明白。主不单没有责骂他,丢弃他独自在黑暗中摸索,反而特地探望他,把自己复活的大喜事实,阐明得连那多疑的亦能与其它人一同欢呼快乐。不要为自己的愚钝忧虑;这只不过表示,我们亲爱的主要给你更多、更个别的关怀。孩子中那些多病体弱的和迟钝的,母亲必给予更多的照拂。

 

2、 维持基督徒信仰的担子 〗

 

  许多人因为私底下感到自己可能不能把基督徒信仰坚持到底,就避免公开承认自己的信仰。他们很害怕自己羞辱了基督徒的信仰,丢了基督的名誉。他们在不自觉间,等于重复了大卫那句悲观的话: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

  挂虑这类圣洁的事,会遮住了基督的圣脸,好似无形体的烟雾可以遮住那积雪的山峰一样。这是不必要的。那拯救我们的,也必能保守我们。祂的爱心如何,祂大能的膀臂也必如何。祂可以保守我们不失脚,把我们无瑕疵地引到自己的荣耀里。我们若只有躲在船中,甚至一双手还紧紧握着船边不肯放,就永不能认识神有充足的能力可以保守我们。只有我们把脚踏在水面上,完全依赖主的能力,才能肯定的认识祂必能保守那交托祂的直到那日。

  甚至天天住在祂里面的这担子,我们也不应担。我们只要相信祂必要保守我们信靠祂,住在祂里面。我们若如此行,祂必不让我们失望,又必因我们的信心,而使我们喜欢祷告、读经和团契,这一些乃是保持与神不间断的相交之秘诀。

 

3、 基督教工作的担子 〗

 

  怎样保持自己的会众?怎样在众同工的竞争中保持自己的地位?怎样维持我们组织的活力和效率?怎样调解同工之间以及与下属之间的歧见?怎样搜集材料使讲章和演讲词更充实?在这些重担的压力之下,多少工人崩溃了。工作可以受得了,但忧虑他们就无法忍受。

  然而,工作的责任并不是我们的,乃是主的。主以自己的膀臂托着这个世界,好像母亲托着生病的孩子。祂供应了人类无穷的需要。为着父的荣耀,祂继续执行那伟大的救赎计划。祂所要求的,不外是我们忠心履行祂每天所交付我们的工作。

  小水手只管在吊床上安歇熟睡吧,船长清楚知道船的航线。听差遣的工人,只管照主人的吩咐去作吧!公司的主管人员知道公司的政策和方向,也知道可以动用哪些人力物力来达成他们的目标。基督的工人哪,只有主人才可以担得起的担子,你不要想自己去承担。主不会差遣我们去作祂的工,而不先计算一下自己是否有能力,把我们背负过去。

 

4、 情绪高潮低潮的担子 〗

 

  我们的感觉有如四月的天气变幻无常。许多因素都可以影响我们的感觉--身体的健康,天气的情况,过度疲劳,睡眠不足,此外还有更属灵的和内在的因素。精密的仪器很容易受外界因素变化的影响。看到自己情绪如此容易变化,我们心里也会觉得着急。

  遇到如此情况,我们应该自问,我们之缺少感觉是否因为已知的罪或已知的挂虑?若都不是,我们就可以把对这一切的挂虑,都卸给那位认识我们的本体,纪念我们不过是尘土的主。我们在那黑漆的楼梯往下降时,还是要牢牢抓着楼梯的扶手,就是祂的旨意。虽身在黑暗中,依旧愿意遵行祂的旨意。主阿,我还是属你所有。现在虽然陷入我心灵的深渊中,我对你的奉献还是和以前我在你爱中感觉得最快乐的时刻一样。

 

5、 其它的担子 〗

 

  仆人的经常改变;雇主的无理要求;针对你的耳语和毁谤在四周流传;事业陷于窘境和逆境之中;入不敷出的问题;迁居和转换环境的问题;子女儿童时期多病,青年时期任性的问题;生老病死的问题。有些人所从事的工作确实特别困难,易于使人焦虑;另外有些人则不是,他们眼中所看到的只是沦为乞丐或被送入救济院的这一类可怕的幽灵。

  任何一件这样的事情,都可以破坏我们的安息,好像在静寂的夜晚上 ,一声狗吠就可以吵醒我们的憩梦。一粒微小的尘埃就足以使眼睛不能享受最优美的景色。

  事实上,除了把担子,把自己交托在神面前,我们什么都不能作(诗二十二8)。一个小孩子帮助父亲搬书籍,却跌在梯间被厚厚的书本压着。父亲岂不连忙跑上前帮他,把他和他的担子一起抱起来,抱到自己的房间去?我们的天父岂会不如这父亲呢?祂的爱是无限的、随时的,因为祂顾念你们。

  你若不太清楚神的旨意时,最好的方法是留在原地不动,或继续作正在作的事,直至祂清楚显明自己的旨意,又加给你力量去作为止。把你道路的责任交托给神(箴十六3),又相信,如果祂要你改变道路,一定会让你知道。即使你是最愚拙、最无知的学生,祂亦不会让你误会祂的意思。

  不要为衣服、饰物和可疑的食物忧虑。撒旦喜欢把人的注意从基督转向自己。好像一个女孩子,情人已经在楼下等得不耐烦了,她还花一小时在自己的房间内盘算要穿哪件衣服会见他。她应该下楼去见他。若她希望的话,他立刻就清楚告诉她,他喜欢那一件衣服。你应该到耶稣面前来,祂决不会让你留在茫然不知所从的迷雾中。祂会清楚无误地把自己的旨意告诉你,每一次明确地告诉你一项祂的旨意。

  大主教莱顿(ArchbishopLeighton)说得好:在你要作某事,在为某事受苦,在你将要筹划某事时,去,把这事告诉神,让神知道--对了,把这事卸给祂--那样,你挂虑的任务已完毕。再没有挂虑,只是愉快安静地努力尽自己的责任。在处理各事情上信赖祂,把所有事情束成一捆,交托给神。把你的挂虑,和你自己一同扎成一捆,完全交托给神。

  这样,再没有担子进心灵之内,各事立时交托给恩主,神的平安就充满你里面的殿。虽然,外面满是口舌的争斗,不安定之世界的摩擦,如海翻腾不能静止一般,还有来自各方面的许多压力。这一切就像海水冲击岩壁,总是徒然无功而退。因为神的同在就是我们的墙垣,外面压力虽大,心灵却可不断享安息,好像飓风把海面飓得波涛翻腾,海底深处却是平静得纹风不动。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四7) ── 迈尔《神引导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