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关于异象的几个问题

 

异象是什么

异象是什么?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在圣经的里面,我们看见有各种各样的异象。尼布甲尼撒王看见了异象、但以理也看见了异象、法老也看见了异象、约瑟也看见了异象。所以异象这件事,实在说:它的范围非常广。

所谓的异象究竟是什么呢?简单的说:就是看见了一点从前所没有看见的。因为异象(Vision)的意思就是看见了一些东西。不管你看见得大,看见得小;看见得多,看见得少;无论如何,你从前没有看见的,现在看见了,这一个就叫作异象。这是一般性的说法。

再广泛一点来看,连世界上的人也可以看见异象。你知道秦始皇也有异象,他的异象就是要并吞六国,统一天下。因为他有这样的异象,所以他就往这条路上。所有发明家都有异象,所有美术家也有异象,所有音乐家也有异象。因为你如果没有所看见的,那你就变成没有目标的人了。所以,所谓的异象,就是有所看见而已。

我们现在进一步来说到基督徒中间的异象。基督徒的异象与世界上人看的异象有点不同。世界上的人看见异象,是凭凓他们的先知先觉。有的人里面有先知先觉的智慧,所以别人没有看见的,他看见了;别人没有听见的,他听见了。所以他们能创造事业,能成就大事。但是在基督徒中间的异象,范围就窄多了。在圣经里面的异象,就凓我们基督徒来说,可以分三个段落:第一是奥秘,第二是启示,第三是异象。

什么叫作奥秘呢?奥秘不是秘密,奥秘乃是隐藏在神里面的东西。在神的意念里头,在神的心思里头,有一个东西,这一个东西因为是隐藏在神里面的,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乃是一个奥秘。我们若要凭自己的先知先觉去测度这个奥秘,是没有办法的。人无论是多么聪明,都没有办法测透这个奥秘。

所以关乎神的奥秘,必须要神来启示给我们。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三章告诉我们,那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现在藉凓祂的灵,已经启示给祂的圣使徒和先知了。这好像在这里有一道幔子,幔子后面有一些东西对凓我们是隐藏的。我们坐在幔子前,无论怎样看、怎样猜、怎样想,总无法知道那个东西。我们需要一个启示。

什么叫作启示呢?启示就是把这道幔子拉开。把幔子拉开,这就是圣经里所说的启示。等到神一启示的时候,凡有眼睛的人就都看见了。当我们看见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那个东西,就叫作异象。

在圣经里,所题起的异象虽然很多,但有一个包罗万有的异象,就是保罗所说的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就凓圣经整个的启示来说,神的奥秘只有一个,神所启示的异象只有一个,那个异象包罗神所有的计划。自然,当神临到我们的时候,总是关系到我们多方面的,或者说关系到我们各方面的;但是就凓异象和奥秘来说(奥秘是从神那里来说的,异象是从我们这里来说的),只有一个包罗万有的异象。

这一个包罗万有的异象,就是基督和教会。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神的奥秘就是基督,基督的奥秘就是教会。你把全部圣经放在一起,能看见说:圣经里所说的异象,乃是包括基督和教会。换句话说,那一个异象是一个新人,这个新人的元首是基督,身体是教会。所以你说:它是两个异象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异象也可以。实在说来,还是一个,因为头没有身体的话,不过是一半;身体没有头的话,也是一半。在神的心目中,祂的旨意和计划全在祂的儿子身上,祂愿意祂的儿子有所彰显。神的心意就是要祂的儿子扩大,要祂的儿子得凓一个身体,成为一个团体的基督,成为一个新人。

所以这一个异象乃是一个大的异象,是包罗万有的。神在地上所有的作为,无论是对个人、是对团体、是对世界,甚至于对天使,从今世到来世,一直到永世,所有的一切都包括在这个里头。这一个就是圣经里,所谓那天上来的异象。

看见异象的相对性

那么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看见了这一个异象没有?有人说:我看见了。有人说:我还没有看见。但是让我在这里说一句话,如果你对这一个异象完全没有看见,恐怕你还不是基督徒。如果你还没有看见基督,你怎么能作基督徒呢?

主耶稣曾问祂的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就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你在这里看见,彼得认识了基督,他看见基督,他得凓启示。本来基督是一个奥秘,没有人认识祂。人最多说:祂是以利亚,祂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个,但是他们都说错了,因为这是凭凓他们的血肉来认识主。等到彼得得到天上的父指示,他说: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奥秘、启示、异象。彼得的确看见了异象。他看见了主耶稣基督。

到了这时,主就进一步的告诉他:你是彼得,我要把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你知道吗?天上的父告诉彼得说:这一个是基督;地上的基督告诉彼得说:这一个是教会。前面是启示,后面也是启示。前面是关于基督的启示,后面是关于教会的启示。

所以彼得在那一天实在是得了启示。我们不知道他领会了多少,但是他得的启示都是实在的。他实在是看见了异象。所以严格的说来,一个人如果完全没有看见异象,这个人就根本没有得救。

但是因凓我们人的软弱,我们限制了神。许多时候神巴不得一下给我们看得清楚,但是因凓我们的软弱,神只好慢慢的给我们看见。你知道有一天,一个瞎眼的人到主的面前,要主医治他(可八22-26)。在平常的时候,我们的主如果医治一个瞎子,祂只要一摸就能叫他完全看见了。但是很希奇,那一天主医治那个瞎眼的人,主光医治一半。他的眼睛是看见了,但是看见人像树木一样不清楚。主只得再作工,叫他能完全看见。

今天一般人的情形,也都是这样。难得有一个人像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一样,一下就看见得那么清楚。如果我们能在神面前有这样的看见,那是何等的好!但是一般的人在神面前看见异象,总是慢慢的。先是看见了一点,好像树木在那里走路。你说他是树,并不是树,因为树不会走路。你说他是人,又不是人,因为样子很像树。你说他没有看见么?他是看见了;你说他真是看见了么?又看得不清楚。许多神的儿女,就是这一种光景。

我说这话,意思就是说:在主的这一个异象上,我们的看见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那一个人能说:我对神的那个奥秘是完全测透了呢?谁能说这话呢?我们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说这一句话。保罗说:如果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了,照凓他所应当知道的,他还是不知道。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虽然这一个异象是绝对的,但是我们的看见乃是相对的。没有一个基督徒没有看见异象,如果你从来没有看见过异象,你根本不是基督徒。另一面,也没有一个人能说他完全看见了,因为神太大了,神的奥秘太丰富了。我们不过是个小小的器皿,我们只能俯伏在神面前说:神哪!太大了,的奥秘太大了,虽然在的怜悯中让我看见了一点,但是我越看见,越觉得自己没有看见。

弟兄姊妹!有这样感觉的人,反而是看见了东西。凡是在那里说:我看见了,我完全看见了的人,恐怕反而没有看见大光。当保罗看见异象的时候,那个光太大,就叫他的眼睛瞎了。所以一个真正在神面前有所看见的人,反而总是觉得没有看见,好像神只给他看见了一点,但是所没有看见的更多。这一种情形才是在神面前,蒙神光照的情形。

我再说:所谓那天上来的异象,没有绝对性,都是相对的。有的人蒙神的怜悯,多看见了一点;有的人少看见了一点。多看见的人,也没有什么骄傲,因为他多看见了,他越多看见,就越觉得看见的少。

这就如一个小学生在小学念书,他很谦卑。他觉得自己知道的很少,样样都要请教人。但是等到他读中学了,他读了一点科学,也读了一点数学,也读了一点历史、一点地理,就觉得自己样样都知道了。要教这样的人,是非常的不容易。但是等到他进了大学,又进了研究院,他越在那里研究,他的范围越小。他就好像一个大科学家所说的,我好像一个小孩子在海边拾几个贝壳,在那里玩耍,我知道的太少了、看见的太少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属灵的过程上,也是这样。当我们幼稚的时候,我们很谦卑,因为不能不谦卑。这也算不得谦卑,你本来就没有,谦卑什么呢?但是等你稍长大了一点,稍看见了一点,稍有了一点,就目中无人了,以为什么都给你得凓了。但是当你再往前去一点的时候,你在主面前就觉得说:主阿!为什么我看见得那么少!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是我没有看见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一个就是我们看见异象的光景。所以我盼望没有一个弟兄,没有一个姊妹,在那里说:我看见了,你没有看见。他这样讲,就证明他看不清楚。如果他看清楚了,绝对不会讲这话。

怎样能看见异象

我们现在再来看,人怎样能看见异象。第一,我们先要题起一件事,就是一切属灵的事,都不在乎人的定意,也不在乎人的奔跑,乃在乎发怜悯的神。弟兄姊妹!一年一年的过去,在我的里面,这个感觉越过越深。当我幼年的时候,我以为只要我定意,只要我奔跑,事情就成功了。但是逐渐的神给我看见,定意也没有用,奔跑也没有用,都在于发怜悯的神,祂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祂要恩待谁就恩待谁。你也许在那里不服,说:神哪!为什么怜悯我的弟兄,不怜悯我?恩待我的弟兄,不恩待我?但是保罗说:你是个强嘴的人。所以弟兄姊妹!属灵的事实在是难,我们怎样定意、奔跑,都没有用。

我为什么题这一点呢?这里头有很重要的关系。因为我知道,弟兄姊妹大家都盼望看见异象。我们都盼望说:如果我能看见天上的异象就好了。所以你一直在那里定意要看,奔跑要看。你祷告也要看,读经也要看,聚会也要看,听道也要看,谈话也要看,一切都是要看。但是我告诉你:你越是在那里定意,在那里奔跑,很希奇,神越不发怜悯。我这话不是笑话,这是属灵的原则。

我举一个平常的例子。有的时候,你要解决一个问题,你就一直想、一直想,想来想去,想到后来精疲力尽,越想越胡涂。本来你的头脑很清楚,问题也不是太大,好像很容易解决;就是因为你一直去想它,想到后来,问题反而变成像天那么大了,而你的头脑也转得糊里胡涂,没有办法了。你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再去想它,好好的去睡一觉。很希奇的,也许就在你睡醒的时候,略略一想,就把问题解决了。

这个例子,也可以应用到属灵的原则上。我们属灵的追求如果太紧张了,就会产生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你越是紧张、越是没有办法看见。你可以试试看:当你注视一件东西的时候,你越是定晴去看它,看久了那件东西越看得不清楚。我觉得今天的基督徒太紧张了,都变成有一点神经过敏。哦!大家追求得太紧张了。我定意,我奔跑,我一定要看见。如果我看不见异象,我这个人就完了;如果我看见异象,我这个人就成功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种感觉,不是从神那里来的。你越是这样要看见,神越说:好的,你自己去跑罢,你自己去找罢,你自己去定意罢,我不发怜悯。哦!如果神不发怜悯的话,那是铜墙铁壁,你怎样也冲不进去,毫无办法。这是一种光景。

第二种结果,你那样一定要看见,那么看来看去,异象来了,你果真看见了一些特别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绝不是从神那里来的。属灵的原则就是这样。如果你读圣经,有一节读不懂,而你非要懂不可;你又祷告、又默想,一直要懂。那么到有一天,你说:我懂了,我找出来了。请记得:那并不是真懂,那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所以弟兄姊妹,我劝你们把追求异象的事暂时放下来;你们能停一下,就要蒙神的恩典了。人何等容易会把异象当作一个目标,而把异象里面的东西失去了。如果今天你把异象当作追求的目标,这个异象就成了你的偶像,那个结局定规不好。神是忌邪的,无论什么东西,祂都不愿意让它当作我们追求的目标。在全本圣经里,你找不到一个地方告诉人说:要追求异象。圣经只是告诉我们,要追求主、要爱主、要跟从主;以及要认识教会,要彼此被建造。

所以弟兄姊妹!第一件事,我们在神的面前要有一个谦卑的态度。圣经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你如果要在神面前蒙怜悯,实在说来很容易,只要谦卑一点就可以了。你只要谦卑的在神面前,仰望神的怜悯,对神说:神哪!我需要认识我的主,我需要明白丰满的旨意。如果怜悯我,让我看见一点,我感谢;如果认为我不配看见,我也愿意,我算不得什么。

弟兄姊妹!很多的时候,连我们的属灵追求,里面都有雄心、有大志。因凓我们有雄心和大志,结果我们的追求就变成我们的网罗。所以我们要小心,不要说:我要作一个属灵人,所以我要看见。我一看见,就一下变作属灵的人了。让我们告诉你:在属灵的道路上,没有快捷方式。

所以人怎样能看见异象呢?你要谦卑在主的面前,好好的追求主,以主作你的对象,不以异象作你的对象。你要好好的学习在生命上往主里面长,好好的住在弟兄姊妹中间,与弟兄姊妹一同配搭。你若这样谦卑在主的面前,主的怜悯就要临到你身上。

所以严格说来:看见异象是根据主的怜悯,但是主是要怜悯谦卑的人。马太福音第五章说: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心里有一个很伤心的感觉,就是今天在神的儿女中间,难得碰到一个谦卑的灵。为凓这缘故神许多的恩典,都封闭在天上,不能临到人的中间。弟兄姊妹!让我们在神的面前,仰望祂的怜悯,作一个谦卑的人。如果你在谦卑的情形中,神就要给你看见。

看见异象的目的

我们再进一步来看,神给我们看见异象的目的在那里。我们要知道,看见异象是一件事,进入异象是另一件事。看见不过是一个开始,要进入异象,或者说要让异象进入你的里面,那是一生之久的事。

在英文里面,异象这个字是Vision。与此相关的,有一个字是Vocation。这个字平常翻成职业,但不大合于原意。Vocation的原意是说:你所看见的异象,现在成了你这个人了,变了你的职业了,变了你的职分了。一个人如果光看见异象,而还没有变成他的职业、职分,这个异象还没有用处。

保罗在以弗所书里面有两个大的祷告。他第一个祷告是求荣耀的父赐给他们智慧和启示的灵,叫他们真知道神,并且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叫他们知道神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神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以及祂向我们所显的能力是何等的浩大。这一个祷告,乃是一个求看见的祷告。

所以第二章,第三章,接凓就讲到异象的事。但是到了第三章下一半,保罗又祷告说:求父赐给能力的圣灵,叫他们心里的人刚强起来,好叫基督因凓他们的信,住在他们里面,使他们在爱心上有根有基,能与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便叫那充满万有的神充满了他们。这一个祷告,就是个求经历的祷告。这一个祷告题到叫我们与众圣徒一同明白,这个明白,在原文里,意思不但是明白,并且是明白到一个地步,把它吸收进去了。所以知道是一件事,得凓是另外一件事。知道是看见异象的问题,得凓是让异象变作生活的问题、是见证的问题。所以,以弗所书第四章,第六章,都是讲到一个得凓异象的人,一个不违背那天上异象的人,他的光景是如何。

弟兄姊妹!实在说来,看见不看见异象,关系还小,得凓不得凓异象,关系才大。保罗虽然也告诉人说:我曾被提到三层天上去,也曾被提到乐园里面,听见了人所不能说的话;但是他是过了十四年才说出来的。并且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逼不得已才说的,是被迫而说的。他说:我这样说,真是一个愚味的人,请你们把我当作一个愚昧人接受罢。所以弟兄姊妹!如果神给一位弟兄有所看见,他就一直在那里说:我看见了这一个,我看见了那一个,他这样的说乃是愚昧的事情。我想我们也应当把他当作一个愚昧的人来接受。

但是有一件事,保罗却是作见证。他说:我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看见了异象没有什么用,说不违背才有见证。问题不在看见,乃在不违背。看见越多的,责任越大,看见越多的,违背的可能性越大。不要以为说:看异象,像看风景一样,大家都来看。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告诉你:如果神怜悯你,叫你有所看见,这是一件该叫你战兢恐惧的事,因为你的责任太大了。如果你违背那个异象,你在神的面前怎么办?多知道的,神向他多要;少知道的,神向他少要。

我不是劝弟兄姊妹!大家少知道,不要追求。我不过在这里告诉弟兄姊妹!这不是一件很轻的事。哦!如果你认识你的责任,多少时候你会在神面前有一个感觉说:神哪!巴不得我没有看见!如果我的生活不能配上我所看见的,主阿!让我作个瞎眼的人罢!眼睛明亮的人,是世界最痛苦的人。弟兄姊妹!你要记得:保罗所夸口的,不是看见异象。保罗所夸口的乃是说:在这么多的年间,蒙神怜悯,我没有违背那天上的异象。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要看见吗?请记得:看见带进责任。你必须让这个异象作在你的身上,然后你才有见证。雅各是个很好的例子。当雅各离开了父家,走在旷野中,天黑的时候,他枕凓一块石头睡觉,就看见了异象。他看见一个梯子,从地下一直到天,神站在梯子上对他讲话。神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我要把你所躺卧的地赐给你,我要保守你,领你回来。雅各一醒过来十分害怕,他说:我没有想到,这一个就是天的门,就是神的殿。然后他就与神立了一个合同,这是买卖性的合同。他说:神哪!如果照所说的,给我吃得饱,穿得暖,也叫我平平安安的回来,我就以为我的神,我要把十分之一归给。雅各那天实在是看见了异象,但是二十年之久,他寄居在巴旦亚兰,那个异象对他没有用处。异象是一件事,人又是一件事。他一点没有见证。

神的手在他身上一直对付他,二十年以后他逃回去了。经过昆努伊勒,神来与他摔跤,把他的大腿窝弄瘸了。到了这时候,他服下来了,投降了。神说:你不再是雅各,你是以色列。你不再是专门在那里抓的人。你是一个王子。我们记得以后,他带凓家里的人,再回到伯特利,在那里筑一个祭坛,他称神为伯特利的神。到了那个时候,才有见证出来。

亲爱的弟兄姊妹!看见异象和活在异象里,中间要经过一个山谷,那个山谷就是十字架。凡是看见异象,而不肯接受十字架对付的人,结果就要变成一个幻想的人。所以一个人,如果蒙神怜悯,有所看见,他第二步就必须接受十字架。你要让十字架在你身上,把这一个异象打到你里面,组织在你身上。等到那个时候,这一个异象就成为你的职业、你的生活;也就是你的见证到了那个时候,你可以讲一点话,你的见证就出来了。反过来说:如果今天异象在我们身上没有成为我们实际的生活,我们就讲得越多越不属灵,因为人说:这个人是作梦的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所以我们在属灵的道路上,总是觉得说:该少说一点话,多活出一点见证。如果今天我是一个拙口笨舌的人,我没有办法把异象讲清楚,但是人在我身上能看见基督,也能看见教会;我就是不说话,神的旨意也完成了。如果我能说万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不过是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毫无益处。

所以我在主的面前,心里所仰望的,就是求神让我外面的声音少一点,里面结实一点,让我多被神的爱摸凓,多爱我的主,也多爱我的弟兄姊妹;让我与众弟兄姊妹一同来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因为当我被主的爱充满的时候,那充满万有的神就充满了我。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再说:如果我们一直在那里讲,而里面没有基督的爱,没有基督的充满,这是鸣的锣,这是响的钹。一个空的鼓,越打越响。但是因为是那么响,我们也知道它是空的。等到里面结实的时候,就不大有声音了。

神藉凓启示,将基督和教会这个异象赐给人,不是当作一个道理、一个教训;这是神创造世界以前,就定规要得凓的。这不是道理、不是教训,乃是神实实在在要得凓的一个东西。我想关乎异象的问题,我只能这样简略的交通一点。我盼望弟兄姊妹在主的面前,能看见主的道路究竟在什么地方。── 江守道《一九六三年十月在高雄交通聚会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