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异象成为天职

 

亚基帕王阿,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二十六19

 

昨晚我们在这里交通了一点那从天上来的异象,我们看见天上的异象实在是我们一生中最大的需要,天上的异象就是显明神永远的旨意。全部圣经可说都是把天上的异象向我们打开,那异象不是别的,乃是基督和祂的教会。

天上的异象要成为我们的天职

神把天上的异象向我们启示,并不只是要我们揣摩,给我们思想,而是要化成我们的天职,使成为我们的生活,叫我们在生活中活出所看见的异象,完成神的心意。这异象要变成我们的天职,否则便没有什么用处。

当神的异象临到我们时,祂必定在我们身上有很厉害的要求,就是要我们顺服。如果我们看见了异象而不顺服,这异象不久就变成虚空的东西,只是空谈而已。但我们若看见异象又顺服,就能进到异象里面,异象也能进到我们里面。这异象就不光是思想而已,乃是变成我们的天职了。

保罗说:亚基帕王阿!我们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自从主把这异象赐给他之后,他没有一天不是走在这异象的路上,他一生顺服这异象,这是保罗的见证。

异象的荣耀

 

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实在是一件荣耀的事。因为天上的异像是把神的心告诉我们,是把历世历代隐藏在神心里的奥秘,也是把神所喜爱的交通给我们,叫我们知道祂的心究竟在那里,祂心中所要的是什么。所以人若得着天上的异象,实在是被提到三层天上去了。如果有一天神把那天上的异象向你打开,你的经历就像到了三层天上一样,因为看见了神的荣耀。

异象使我们惧怕仆倒

另一方面,天上的异象也是件可怕的事,因为当这异象临到我们时,就看见我们与天上的异象距离太远,那天上的异象与我们这属地的人,实在有天地那样的距离,叫我们感到自己的软弱,看见自己的不配,感到自己够不上;所以这异象也是很可怕的。

雅各的经历

我们记得旧约雅各的故事,雅各心里虽然渴慕属灵的东西,但他是个诡诈的人,他用诡诈的手段夺取长子的名分,得着长子的祝褔。表面上他好像得着了,实际上他却不能住在家中,必需离开家庭。当他走在旷野时,天已黑了,圣经说:他用石头当作枕头睡觉,弟兄姊妹!人若不是太疲倦的话,恐怕用石头作枕头也无法入睡。他实在是太疲倦了,是个孤苦伶仃,无家可归的人。前途茫茫,往前走也不知走到那里,要发生什么事,退后也不能,就在如此可怜的光景中,他睡着了。

雅各在梦中看见了天上的异象

他看见有个梯子通到天上,神在梯子上面,他在梯子底下,天使在梯子上去下来。神对他说:我是耶和华你袓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褔;我也与你同在。神在这里对他说了应许的话。雅各醒了,他说:神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就惧怕说: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门。然后他把所枕的石头竖起来,浇油在上面,并向神许愿说:你若保护我,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回来,我就把你当作我的神,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必作你的殿。

U在想不到的时候,神就遇见他,给他看见天上的异象,他看见就非常惧怕。他为什么惧怕,因为他知道自己够不上,自己离那天上的异象太远了,他感到自己不配。虽然如此,他仍被这异象所吸引。当时雅各不明白这异象的整体意义,不知道这是神给他的完整应许。神所应许亚伯拉罕和以撒的,都应许了雅各,但雅各不懂。所以他对神说:你只要给我有衣服穿,有食物吃,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家,我就以你作我的神。你看雅各对这异象实在是不明白,那异象太大,雅各太小。那异象太属天,雅各太属地。

虽然雅各领会不够,但他实在接受了这异象,并向神许愿说:我要把这根住子作为神的殿,我要来服事这位神。他一面惧怕,一面把自己交给神。因着这缘故,神就开始在他身上作工。神用二十年的时间作工在他身上,就是要把这异象变成他的生活,把雅各作到这异象里面去。到了有一天,神对他说:你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你已不是在那里抓的人,你在神面前乃是一个王子;那异象就变成了他的生活。

每次天上的异象临到我们,在我们身上总有这样的反应,如果我们说看见了天上的异象,却没有在我们里头创造出可怕的感觉,恐怕我们还没有看见这异象。在圣经中,所有看见天上异象的人,第一个反应,都是被这异象所征服。

以赛亚的经历

以赛亚是个先知,他在末看见异象之前,已经是先知了。从以赛亚书第一至五章看见,他的话多么厉害。到了第六章,乌西雅王去世了,在他里头就有很沉重的感觉,大概以赛亚与乌西雅王是很亲近的。他进到圣殿,在殿中神给他看见一个异象;他看见神的宝座在圣殿中,撒拉弗喊着说: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祂的荣光充满了全地。当他听见这声音,看见这异象时,第一个反应不是说:荣耀阿,荣耀阿!乃是说:我有祸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间。先知最厉害的东西就是他的嘴,因为先知是代神说话的,当他看见天上的异象时,他感觉最深的就是他的嘴不洁净,他根本不配为神说话。感谢赞美主!有位天使用祭坛的火炭沾他的口说:你洁净了。然后他听见有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以赛亚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这给我们看见,人若真正看见天上的异象,第一个反应就是感到自己的污秽。如果今日你说你看见天上的异象,而你并不感到自己的败坏,我怕你并未看见。

以西结的经历

先知以西结,有一天,他在被掳之地,看见神的宝座由嶋口伯带着而来。当他看见这异象时,他就仆倒在地。如果我们说自己看见了天上的异象,而我们还能站着,不是仆倒在地,就显明我们并没有看见。

但以理的经历

但以理是神所爱的,圣经没有记载他一生有什么软弱的地方。在但以理书第十章记载,当他看见一位荣耀的主时,就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主摸他,给他有力量。他说:当我看见你,我的美丽就变成败坏。

我们没有看见这位荣耀的主之前,恐怕我们看见自己有许多美丽的地方,觉得自己身上有许多可称赞之处,也许这些还是许多人所羡慕的,自己都觉得很满意。但如果主向我们显现,我们所有的美丽都要变成败坏。

约翰的经历

在新约里,恐怕没有人比约翰更亲近主。当主在地上时,约翰是躺在主怀里的人。但到了启示录第一章,他在拔摩海岛上,看见升天的主行走在七个金灯台中间,他就仆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样!

一个人如果看见那天上的异象,真的看见了神永远旨意里的基督和神永远旨意里的教会,就要仆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样;我们所有美丽都要变成败坏,要承认自己实在离开这异象太远。如果连这样的感觉都没有,怎能说看见天上的异象?甚至有人说:他因为看见了天上的异象,所以他就站得更直,说话的口气更大。我怕这样的人,并没有看见天上的异象。

如果没有经过死的感觉,就不能进到复活里面去,我们与属天的异象距离实在太远了。所以一个人看见天上的异象,第一个产生在我们身上的反应,就是把我们打倒在地。

保罗的经历

使徒保罗本来就是个站得很直的人,要把人放在他的脚下。但当他在大马色路上看见天上的异象时,有光照在他身上,他就仆倒在地,将他所有属地的雄心大志都粉碎了!弟兄姊妹!这是看见异象的第一个反应。

异象要求我们顺服

看见异象的第二个反应,就是要求我们顺服。但是很希奇,保罗在这里说:亚基帕王阿!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没有和违背,都是反面的说法。他为什么用双重反面的说法,而不是清楚简单的说:我故此顺服那天上的异象?我们知道在文法上,双重反面的说法乃是加重的说法。

但我相信这说法还有属灵的意思。为什么?我们要记得顺服根本不在我们里头。一个属肉体的人不懂得顺服,根本没有顺服这东西,没有一人是顺服的。尤其在属灵的事上,我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顺服。从我们的袓宗亚当犯罪以后,在我们的天性里头就有不顺服的特性。

你如果读圣经,再去看自己,或看其它的圣徒便知道,按着天然来说:顺服根本不在我们里面,我们里头对属灵的事都是背叛的。所以保罗也说:属肉体的人,不顺服神的旨意,也是不能服,因为属肉体的人不能讨神的喜悦,并且与神为敌。

我们不要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上的异象,自自然然就会顺服了,不,我们天然里头就有个不顺服的心。为什么?因为当天上的异象向我们挑战时,我若顺服,我的自己就必需被置于死地,这是我们办不到的。谁不爱自己呢?有谁不看重自己呢?谁都有爱护保存自己的心。所以当天上的异象来要求我们时,我们的自己就反抗,不愿意顺服。

神的要求都带着恩典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神每一次的要求都是带着恩典。就是说:如果神今日对我们有任何的要求,祂总是同时准备够多的恩典。神知道我们不会顺服,也不会答应祂的要求,所以神要供应恩典。神一方面要求,一方面给我们恩典。也可以说神不是要求我们,乃是要求在我们里头的主。神先把主的生命放在我们里头,然后祂让这生命来答应祂的要求。

主耶稣的顺服

亲爱的弟兄姊妹!全世界只有一个人是顺服的,他就是我们的主。主在天上时,祂是神的儿子。神是不需要顺服的,神是高高在上,超乎一切,神只知道发命令而不知道顺服。因为祂不需要顺服,祂受千万天使的敬拜和事奉。许多时我们要勉强神来顺服我们,这是神的本性里所没有的,因为神若顺服你,神就不是神了。

但当主耶稣来地上作人时,祂学了顺服的功课。希伯来书第五章说:主在地上,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因着祂是这样的顺服,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主耶稣在地上过的就是顺服的生活,祂一生顺服祂的父神。祂是神,虽然在地上作人,祂还是神。外面是人,里面是神;是完全的神,完全的人。但祂不凭着自己作什么,祂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看见我父在那里作,我也作;我听见我的父说,我就说。

若有一个人在地上能凭着自己说话作事而不犯罪,这人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为祂的人性里头没有罪恶,祂的己是个完全的己。我们的己是堕落的己,是被罪所控制的己。因为罪在我们里头作了主,我们就作了罪的奴仆,从我们里头出来的都是败坏。保罗说:在我里头,就是在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我们以为很好的意见、主张、办法,因为是出乎堕落的己,是由堕落的生命发出来的,所以都是败坏的。从己生命出来的东西,在神面前都是罪恶,都是神所厌恶的。但我们的主,祂的己生命是个清洁无罪的生命,祂可以凭着自己说话作事而一点没有犯罪。但为着我们的缘故,祂不凭自己说话作事,祂所有的时间都是父的时间。祂在地上只有一个心志,就是遵行父的旨意。

你说祂没有自己吗?祂有自己,但祂的一生都是舍己的,因此祂受了许多的苦;祂舍己来顺服父的旨意。因此,不但地上的人误会祂,祂的弟兄也不懂得祂,祂的门徒也不明白祂。祂可以过着很平顺的生活,但祂甘心乐意过着十字架的生活。祂可以在登上变化山时,就升到天上去,因为祂作人已经作成功了,祂已经成了神心目中所要的人。为着祂自己,祂可以回家了。但为着我们,祂下山了,祂愿意上十字架。

我们的主活着是为了顺服,祂死也是为了顺服。腓立比书第二章说:祂与神同等并不是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亲爱的弟兄姊妹!祂在十字架上受了极大极深的苦难,不但是外面的苦难,还有舍己的苦难。但祂因着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是学会了顺从的功课。所以在祂从死里复活之后,所赐给你我的生命中,里面带着顺服的性质。弟兄姊妹!你要记得:在你里面,神所赐给你的生命,就是基督的生命,这生命有顺服的成分。今天主成了顺服祂的人永远得救的根源。

我们不会顺服

我们不会顺服,如果你以为自己会顺服,是你欺骗自己,你可能外面是顺服的,里面却仍然是背叛的。只有我们的主才会顺服;所以保罗在这里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就着我的本性,即使我看见了天上的异象,也不会顺服。感谢神!我没有违背,这是主的恩典。我接受了主的恩典,让主的生命在我里面掌权。我是因主而顺服,并不是自己有可夸之处。我们往往以为说:主若对我有要求,我立刻就会顺服,这是因为我们不认识自己,我们需要看见我的自己是不会顺服的。

彼得有异象,但拒绝十字架

实在说来:当一个人看见天上的异象时,天然里面就有一种反抗。在马太福音第十六章,那时主已经开始被人弃绝,祂就退到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界,这是外邦的城市。主返到边缘时,就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门徒为顾到主的面子,不将世人所说那些难听的话告诉祂,只把好听的话说出来。他们说你是施洗的约翰,是以利亚,是那先知,主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抢着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

今天我们要认识基督,需要父把基督启示出来,因为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也没有人知道父。所以我们看见彼得得了很大的启示,父把子向彼得启示出来,这样就叫彼得成了活的石头。主说:你是一块石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父把子启示出来,子又把教会启示出来。这是两个极大的启示,这就是那天上的异象。

接着主就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被长老、祭司长、文士弃绝,被杀,第三天复活。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基督,就没有教会。父把基督向我们启示,基督把教会向我们启示,如果没有十字架,基督就不能完成祂的工作,教会就不能被建立起来。所以主就把十字架启示给彼得,因为十字架是达到天上异象的途径。但彼得抓住主说:主阿!万不可如此!你必须体贴你自己,你不需要那样牺牲;你可以作基督而不必被钉十字架,你可以建立教会而避过十字架。彼得刚刚得着那么大的启示,都起了极坏的反应。照人看他是好心好意,但主转过身来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主在这里说如此严厉的话,是因为主知道,撒但在利用彼得的肉体。

弟兄姊妹!照着我们的天然,如果我们看见了天上的异象,会进到异象里去吗?不会;因为这异象带着十字架!如果没有十字架,异象就变成幻想,根本不是异象。那天上的异像是带着十字架的,但我们的肉体一看见十字架就退缩了,我们就要体贴人的意思,不体贴神的旨意。

弟兄姊妹!我们对那天上的异象是什么态度?是不是肯接受,如果你接受异象,你必须同时接受十字架。你不能只接受异象而不接受十字架,因为两者是连在一起的。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基督,也就没有教会。今天基督教中,新的说法是没有十字架的基督,但是基督如果没有钉十字架,祂就不是基督。教会也是一样。今天人在那里讲教会,却不肯接受十字架,不肯让十字架来对付我们己的生命,这是社会,不是教会。所以我们看见这异象的要求是大的,祂要求我们这个人被置于死地,否则,天上的异象永远不能成为我们的天职。

亚伯兰对天上的异象妥协

我们对天上异象的反应,也许不像彼得,而是像亚伯拉罕。荣耀的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对他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所吩咐你的地方去。为什么神给他这命令呢?因为迦勒底的吾珥,是个拜偶像的城。

如今考古学家已经把它从地下挖掘出来了,发现这个城满了偶像。并且按着遗传,亚伯拉罕的父亲他拉是个制造偶像的人;甚至有这样的故事:亚伯拉罕幼年时,看见他父亲的偶像,他认为这些东西实在不是神。有一天他父亲要远行,就吩咐儿子当心这些偶像。但当他父亲走了之后,他把这些偶像的手足都打断了。他父亲很生气,责问儿子为何这样作。亚伯拉罕回答说:你走了之后,这些偶像打起架来。父亲说:偶像怎会打架?儿子回答说:那你为何信它呢?但这不过是个故事,不是圣经,圣经说:荣耀的神向亚伯兰显现,叫他离开本乡、本家,到神所要他去的地方去。

但亚伯拉罕得着这异象之后,反应如何?圣经记载说:他拉带着亚伯兰和他的侄儿罗得,一同出了迦勒底的吾珥,到了哈兰就住在那里,哈兰刚好在迦南与吾珥中间。你看见亚伯兰对天上的异象妥协,没有完全顺服。你说他没有顺服,他也顺服了一半,说他顺服,他实在没有顺服,因为他在哈兰住下来了。那段时间,神没有向他显现,也不对他说话,一直等到神把他拉取去了(这是神的怜悯),神才再向他说话,亲爱的弟兄姊妹!这里给我们看见,对于天上的异象,我们很容易妥协,只顺服一半,来安慰自己的良心,但没有真正的顺服。如果不是神的怜悯,这异象永不会成为事实。

英国有位很出名的传道人迈尔(F.B. Meyer),他年轻时在爱丁堡礼拜堂作牧师,他很有口才和才干,也很爱主。有一天,施达德(C.T. Studd)到他那里。当时英国剑桥七杰蒙召到中国传道,施达德是其中一位。他到中国之前,是在苏格兰各地传道,他到了迈尔的礼拜堂。迈尔看见施达德的属灵光景,而他自己里头没有,他很渴慕那种情形。施达德告诉他说:你要在神面前有个彻底的奉献。迈尔已有奉献,但他承认自己的奉献并不彻底。

所以等到施达德走了之后,有一天,他在神面前把自己彻底奉献给主,把所有的一切逐样点交给主,最后只留下一样不肯点交。他说:主来了,伸出手来。他就把一大串的钥匙,就是开每一房间的钥匙,都交给主。但主不要,因他留下一小钥匙。他对主说:我都给你了,只留下这一点点,就让我留下吧,你若许我留下,我会加倍热心。但主不要,他也不肯交,主就走了。当主走时,他急了,就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主阿!求你叫我愿意!我实在不愿意,求你叫我能愿意。他这句话一出口,主就转过来,把他所有的钥匙都拿走了,然后用了许多时间,把所有的房间逐一打扫干净。后来他成了主大用的仆人,他替主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如果我不是一切的主,我根本就不是主。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句话何等实在,你在那里主阿,主阿!如果祂不是你一切的主,祂根本不是你的主。如果我们真看见异象,那天上的异像是不容易妥协的。如果我们妥协,根本就没有顺服。如果我们不顺服,这异象永远不能成为我们的天职。

以其它东西代替顺服

第三个反应。我们也许既不拒绝,也不妥协,但用东西来代替。撒母耳记上第十五章二十二节说: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羔羊的脂油。当主对我们有要求时,我们太聪明了,不顺服不对,妥协又不对,那么索性用其它东西来代替吧。主要我们顺服,我们就献祭。我们天然就有献祭的观念,就是用工作来代替顺服。我为神作点事,给神一点东西,就可以不必须服了。但主说: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千山万岭,所有的牲畜,都属于我们的神。祂并不缺少公羊的脂油,祂是要我们听从祂,要求我们作个顺从的人。但人就是这样诡诈,总是用别的东西来代替。多少时候我们看重手中的工作,过于看重顺服我们的主。今天有许多人,看重工作而牺牲了天上的异象。以工作代替主的地位,不知道神所要的是我们这个人。神看重我们的顺服,过于我们的献祭。今天的代替品太多了。

基督是中心,教会是圆周

我喜欢用这样的比喻。你知道世上有个很大的发明,就是轮子。这发明在世界近代史上,是个很大转折点,使东西的运送,又轻便又快速。轮子中间有个中心轴,从中心轴伸出来一根一根的车辐,外面有个轮圈。那中心就是基督,轮圈就是教会,车辐代表所有属灵的真理与经历。这样神的运动就来了。

以西结书中,那些嶋口伯旁边都有轮子。轮子代表神的运动和神的工作。我们要神的运动往前去,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轮子,以基督为中心,以教会为圆周,所有在主里面的经历与真理都是平衡的。圣经中所有属灵的真理与经历,都是从基督出来,达到教会,都是平衡的。没有一根是长一点,或是短一点。若有一根比较长一点,轮子转动时就不稳定了。若有一根太短,这地方就软弱了,轮子就蹩了;所有的真理都是相对而平衡的。

基督教中,为了所谓神的拣选和人的自由意志,打了二千年的仗。但这只是轮子中相对的一对,要平行才能把轮子支撑着。所以无论是属灵的经历或真理,都是那些车辐,不是中心。什么时候你以其中的一根作为中心,整个轮子就被破坏了。于是基督不见了,教会也不见了,神的运动就被破坏了。所以基督必需是中心,教会必需是祂的圆周。这样,所有的真理和经历就维持召祂们的地位,神的工作就能往前去。

可惜今天许多人把真理代替基督作中心,这是错误。甚至把教会作为中心,也是错误。因为教会是圆周,不是中心。至于以某个经历作为中心的,就把基督与教会都丧失了。这些都是拆毁神的异象。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在神面前需要看见那天上的异象。当神把这异象赐给我们时,我们应当顺服。我们的天然不会顺服,我们自己也距离那异象太远了。但感谢赞美主!祂的恩典够我们用。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就是我们顺服的秘诀。如果我们看见了异象,能仆倒在地,让主的手扶着我们起来,我们就能在异象中往前去。

越顺服,异象越清楚

当我们初看见天上的异象时,不过是个轮廓。我们越顺服,这异象就越清楚。好像这异像是进步的,其实这异象永远是一样。只是就着我们的经历来说:你越顺服,这异象就越明亮、越完全。你越不顺服,这异象就越暗淡,甚至完全失落了,你就活在代替的东西里面。因此,我们需要常常回到主的面前,与天上的异象对照一下,看看我们与今天神所给我们的异象有没有偏差。

撒但不愿意我们活在异象里面;世界也千方百计要把我们引到异象外面去;就是我们的肉体,我们天然的生命,也一直与这异象反抗;所以我们很容易在不知不觉间偏离了那异象,仅在外面维持一个遗传而已。外面的东西还在,里面的实际没有了。

教会要受异象的校正

所以我们需要时时回到主面前;这是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启示录第一章是那天上的异象,到了第二章及第三章,主在那里呼召祂的教会,来与天上的异象校正,看看他们对天上的异像是符合的,还是已经远离了。

主对以弗所教会说:我是手里拿着七星,行走在七个金灯台中间的,我是那监察教会的。主在那里察看以弗所教会,她的外面还是维持着当初的样子。她本来是个很荣耀的教会,保罗能在以弗所书中,把神永远的旨意告诉他们。因为他们不但信主,而且爱主。可是现在虽然外面还有热心和工作,而且有知识分辨假使徒,也能分辨尼哥拉一党的人。但是主说:我反对你!因为你已经离弃了当初的爱。

从保罗写信给以弗所教会开始,到启示录第二章,中间不过隔了三十年光景,里面已经空了。外面仍维持着,里面的实际没有了。主说:你要悔改!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挪去。以弗所教会需要天上的异象来校正。这是神的怜悯,因为祂知道我们容易偏离。

主对士每拿教会说:我是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直活到永永远远!你要受苦,并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主在这里也是以自己来与教会校正,鼓励他们注意祂自己。因为主是这样的一位主,所以你要至死忠心,像主至死忠心一样。

主对别迦摩教会说:祂是口中有两刃利剑的人。因为别迦摩教会已经与世界混合,与世界结婚了。所以主给她看见,神的话像两刃的利剑,要把魂与灵,骨节与骨髓分开。所有的一切都要在神面前显明出来,与天上的异象校正。如果他们肯悔改,就能够进到异象里去;若不悔改,就要从异象中出去。

对推雅推喇教会说:你们要持守当初所给你们的。因为有许多异端已经进到教会里面了,你要持守在基督里的单纯,倚靠神的儿子。

对撒狄教会说:我是那有七灵的。但你是有名无实的人,圣灵在你里头的光景没有了。你要悔改,要被圣灵充满,活在灵里;是活的,不是死的。

对非拉铁非教会说:主是拿着大卫钥匙的。开了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你略有一点力量,你要持守到底,免得有人夺去你的冠冕。

对老底嘉教会说:我是那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但你完全是假冒为善,不冷不热,里面没有,还要在那里骄傲。你若悔改,我就进到你那里去,与你一同坐席。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主给教会再一次机会,呼召教会恢复到异象里去。教会开始时是有异象,现在已经慢慢偏离了,所以教会需要悔改!如果我们仍是自高自大,以为自己样样都有、样样都对,我们就是可怜的、贫穷的、瞎眼的、赤身露体的。今日教会需要悔改!因为我们离开天上的异象太远了。巴不得神赐给我们悔改的心,让我们再一次与天上的异象对照,使我们回到当初去。

主呼召得胜者

主在这里一再的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得胜的!得胜的!神在呼召我们,要我们作得胜者。得胜者就是回到异象里面去的人,这是神永远的旨意。感谢赞美主!祂是工作的主,祂一直作工,直到神永远的旨意完全彰显出来。那时,这异象就完全变成实际了。

 

祷告:主!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你,因为你何等爱你的教会!我们实在实在感谢赞美你,你不但把天上的异象赐给我们,并且你常常用天上的异象来提醒我们。我们的主!我们只有在你面前承认说:有的时候,我们没有看见;有时看得不清楚;有时我们没有顺服;有时我们妥协;有时我们又用其它的东西来代替;我们也会不知不觉从异象中出来。我们的主阿!求你怜悯我们,叫我们真正在你面前谦卑下来,有悔改的心。主阿!求你自己再向我们显现,叫我们能蒙恩回到你里面。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一九八九年三月三日至四日 在香港所释放的信息

── 江守道《那从天上来的异象》